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杀心早萌:慈禧狠心毒杀光绪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分类:古代野史 2021-12-21
慈禧一直在临死前,脑子都十分清楚,这个《清史稿》有记载,《慈禧光绪病逝记实》也有记载,当慈禧安排溥仪进宫之时,她就知道光绪已经不可能复出了,因为她已经决定了痛下毒手。所以慈禧毒杀光绪,不可能是在神智昏乱情况下做出的,毒杀光绪,是她经过深思熟虑过的决定。<br/>慈禧毒杀光绪,应该出自于以下理由:<br/>(1)身后不留仇敌<br/>慈禧手段的毒辣,这个不需要浪费文字举证、说明,因为这个人人都相信。以慈禧狠毒霸道的心性,如果她确信光绪对自己十分仇视,那么仅这一条就足够让她在临死前动杀心了。而光绪恨不恨慈禧,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回答。<br/>慈禧发动政变,中止了光绪寄予厚望的维新变法,并将光绪帝幽禁起来,这一幽禁就是十年,这十年,不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在精神上的折磨,对光绪都是刻骨难忘的,何况在这十年之中,慈禧并不是让他安安宁宁的在幽禁之处消磨时间,慈禧有的是折磨光绪的办法。送给光绪的饭菜多是发馊的,瀛台的窗户纸是烂的,连光绪盖的被子也破旧污脏。《述庵秘录》上说在光绪去世后,“有人见其病室中陈列极陋,睡—大床,安段北京泥土火炉,裱糊之壁纸破裂霉烂,盖下等百姓家所居也。”光绪还要时不时地被慈禧叫去训斥,尤其在慈禧看戏时,她要叫光绪坐在她的旁边,一边看着戏,慈禧一边拿戏上的人物指桑骂槐,说那个忤逆不孝,应该遭受怎样的折磨,如此等等。<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0E/EA/0EEADBC70EC82BEDCE4E08B267D8CDC9.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载沣交谈,但慈禧连这个也不允许,《述庵秘录》对此有记载:<br/>光绪既被西后之虐禁。不得与臣工交语,其近支土公,亦无敢私谒者。帝乃久喑思语,秘置一小箱于南书房中,私与其弟醇王书,令彼此以书面交换。通信钥匙,则二人各一。外人不得开之。其书面大抵言外间琐屑事。以此笔谈而已。此事后亦为西后所知,怒而禁止。此后并此笔谈之自由,亦剥削矣。<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8D/CA/8DCAEF22C6F4002A55CE23A5BBAAD60A.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皇帝有一后二妃,即隆裕皇后,瑾妃、珍妃。隆裕是慈禧的亲侄女,而瑾妃、珍妃俩是同胞姐妹。在这一后二妃中,光绪最为宠爱的是珍妃,珍妃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性情活泼,兴趣广泛,她喜欢玩,在宫中时而扮成宫女,时而扮成少年,光绪忙碌的时候,她还能协助光绪处理政务。但她的脾气耿直、性格倔强,因看不惯慈禧的所做所为,偶尔有顶撞的言行。慈禧也看不惯珍妃的活泼好动,另外,光绪不怎么爱慈禧的侄女,钟情于珍妃一人,这也让慈禧非常不满,慈禧在戊戌政变幽禁了光绪之后,对珍妃也施以杖责,并撤去簪环,将她幽禁在偏僻的钟粹宫后北三所,下令永不许她再见光绪。但最残忍的是,在八国联军进京,慈禧行将西逃时,竟不许珍妃随行,下令要她跳井殉国。<br/>关于慈禧逼死珍妃,各种记载极多,几乎各种记载都认定是慈禧下令害死珍妃的。《述庵秘录》对此事的记载是:<br/>及拳匪事起,七月念夜召见军机毕,两宫暨后妃易微服将行,慈禧谓珍妃曰:“予将帅尔行,拳匪如蚁,土匪渐起,尔年尚韶稚,倘遭污,莫如死。”时宫中扰攘,内监总管崔某,邃牵珍妃毡裹推诸井。<br/>除此之外,《清稗类钞》中也有珍妃被慈禧赐死的记载。解放后,《故宫周刊》还曾采访过亲眼目睹珍妃被害的太监唐冠卿,唐冠卿也力证是慈禧下令害死了珍妃,执行这个命令的是太监崔玉贵。崔玉贵清亡后,也坦然承认是自己奉慈禧之命推珍妃下井的,他还说:<br/>我不会忘掉那一段事,那是我经历的最惨的最惨的一段往事。回想过去,很佩服二十五岁的珍妃,说出话来比刀子还锋利,死在临头,一点也不打颤,我罪不该死!皇上没让我死!你们爱跑不逃跑,但皇上不应逃跑!这三句话多在理,咽得老太后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只能耍蛮,在冷宫里呆了三年,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了不起。(出自《宫女谈往录》)<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FC/3E/FC3E37B623773607E577AE97A1B04998.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alt="杀心早萌:慈禧狠心毒杀光绪背后究竟有何隐情?"/><br/>在八国联军入京,慈禧仓皇西逃,继而感觉按老一套无法走了,国家必须维新方有出路,在此时,慈禧面对光绪时,心中自然也有羞愧的感觉,当然,慈禧绝不能当着光绪的面表露出羞愧,即便面对群臣有所表示,如《庚子国变记》中所写的“太后每见臣工。恒泣涕引咎。臣下请行新政,多所采纳。”那也是为挽回人心的一种需要,一种工作方法,决不是慈禧真的潘然悔悟,从此要洗心革面、发奋图强,另外,慈禧的“泣涕引咎”,假装十分痛悔,那也是掩饰羞愧的方法之一。而光绪并没有如老奸巨猾的荣禄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慈禧的羞愧,例如《近代稗海》的这一段记载,写慈禧在洋人走后重新回到北京时的作为以及光绪的表现:<br/>回銮未数日,大臣即议筹款建正阳门楼。光绪曰:“何如留此残败之迹,为我上下儆惕之资。”而慈禧却以诸臣之议为是。还召外优演剧。光绪说:“这是何等时光,还唱得什么戏。”被一小太监听到,怒曰:“你说什么?”光绪赶紧说:“我胡说,你千万莫声张。”<br/>这样一个爱说真话的光绪,估计经常在不留意时,让慈禧羞愧,慈禧以群臣之议为是,支持重修正阳门楼,除过她爱好奢华的特点外,恐怕也有护羞的逆反心理在作怪。光绪没有荣禄的心机,光绪也对慈禧恨得太深,尽管时时掩饰,但那种从内心深处的仇恨是很难完全掩饰住的,在一些小事上不经意的就会露出来,时时刺激慈禧的羞恶之心,使她时时牢记不能放过光绪,这样,在她自知将死之时,首先想到的便是先杀害光绪。<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7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