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揭秘:为什么20万太平大军却打不过2万湘军?

分类:古代野史 2021-09-23
为期整整四十六天的李秀成对决曾铁桶的雨花台决战,作为太平天国战史上最经典的阵地大决战,一开打就显得异常激烈而残酷。这是一场力量极为悬殊的对决,曾国荃将要承受来自李秀成的攻击波,而且是一次强过一次的攻击波,才能迈过这道鬼门关。<br/>整个战役分成四个阶段,期间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幅扣人心弦的战地画卷,每一次冲锋与防守都是一次你死我活的残酷搏斗。第一阶段为期六天,李秀成强攻,曾国荃死守,这一阶段曾国荃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br/>经过前线观察,李秀成发现曾国荃的布防非常严密,内外两层壕沟,大垒小垒,层层叠叠,互相护卫,根本没有破绽,真不愧“曾铁桶”这个称号!要想有机可乘,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包围对包围,用铁桶对付铁桶,用二十万人将两万人层层围住,再想办法切断粮道,这样一来曾国荃必定死无葬身之地!<br/>这个方案虽好,但是没有可行性。一来,天王催得很急,严令李秀成尽快赶走曾国荃,不容他慢慢解决;二来,二十万人要想长期围困下去,非得有源源不断的粮草接应才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二十万人的冬衣还没有着落,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只有强攻了,凭着强大的兵力优势,李秀成决定重拳出击,用全面进攻让曾国荃顾此失彼,一举摧毁天京城外的湘军。<br/>1862年10月13日,李秀成发动了第一次全面攻击,打击目标是曾国荃的东西两翼。东翼是曾国荃的主力,西翼是曾国荃的粮道,只要解决其中任何一个,曾国荃就得走人。<br/>李秀成率军从东西两翼猛攻的时候,曾国荃告诉手下将士让长毛靠近了再打,一来打得更准,二来节约子弹。排炮的威力自然非同小可,李秀成指挥太平军听到炮响就卧倒,等湘军打完了再身前进,但是这种打法说到底吃亏的还是进攻方。损失惨重的李秀成,决定还是在后勤保障上做文章——只要能切断曾国荃的粮道,到时候孤军深入的湘军,根本用不着打,饿都能饿死他!<br/>1862年10月15日,李秀成发动第二次攻击波,目标锁定湘军西线江心洲。李秀成指挥太平军抄袭江心洲后路,意图切断曾国荃的交通线。曾国荃深知李秀成这招毒辣,赶紧命令湘军连夜开工,加班加点,修筑了十几座营垒,与太平军在洲上对峙,确保粮道通畅。全面进攻打了六天,曾国荃营垒丝毫未动。看来还是低估了湘军的防守能力!全面进攻看来是行不通了,李秀成决定进行第二阶段——重点进攻。<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A0/F1/A0F10D380C70916EA6CB829BAE8E504D.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曾国藩就奏请朝廷,批准开办了中国近代史第一座现代化的军工厂——安庆内军械所——用来装备湘军,加强攻击火力。<br/>曾国荃的部队虽然配备了不少洋枪洋炮,但与李秀成比起来却也显得有些寒酸。李秀成凭着炮火优势,指挥太平军向湘军发起猛烈冲锋。曾国荃深知洋枪洋炮的厉害,不敢出来应战,只是命令兵将死守阵地,投掷火球、施放枪炮,拼命抵抗。这种打法之下双方虽然伤亡都很惨重,但是战事仍在激烈地进行。<br/>1862年10月22日,李秀成继续加强攻击力。太平军将士在炮火支援和掩护下,用木板顶在头上,弯腰迂回前进,躲避湘军枪弹,齐声呐喊,冲到壕前,用草把填壕,试图冲进湘军阵地展开肉搏战。曾国荃见李秀成要玩命,大叫不好,一旦太平军突破壕沟,杀将进来,自己这点兵力肯定全部都得报销。<br/>“兄弟们,跟我上!”曾国荃脱掉外套,冲到壕前,亲自督战,鼓舞士气,拼死挡住太平军前所未有的强大攻势。战火无情,枪炮无眼。正在督战的曾国荃只见左脸一热,随即嘴角一阵甜味,还夹杂着淡淡的咸味。鲜血和着尘土,沾满了曾国荃的面颊,他用手一抹一甩,用湘乡话狠狠地骂了一句,继续组织将士还击。统帅都上来了,挂了彩都不下火线,你看他都被毁容了,可还是那么淡定沉着,咱们岂能做孬种!湘军将士在曾国荃的感染下,虽然眼看自己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却并没有胆怯退缩,反而越战越勇,终于没有让太平军越壕沟一步。<br/>经过一天的激战,曾国荃部伤亡惨重,简单处理一下被弹片划伤的口子后,他带着各营营官,逐营视察安慰,激励士气,安排加固工事,补充弹药。战斗还没有结束,明天还得继续。曾国荃知道,残酷的对决才刚刚开始,后续的战事将会越来越残酷而艰难,现在唯一的出路除了坚守,还是坚守!<br/>[page]<br/>1862年10月23日,雨花台之战开始进入白热化的第三阶段,为期十一天的战斗开始呈现出立体作战的特征,这是整个战役的高潮部分,也是整个雨花台战役打得最艰苦最惨烈的阶段。<br/>经过一夜的短暂休整,曾国荃带领湘军重新回到战斗岗位,准备迎接新一天的考验。今天应该会温柔一些吧,曾国荃心想,刚刚狠命对干了一天,总该缓口气了吧!曾国荃很快就知道自己有点自作多情。太平军的攻势不但没有变得温柔,反而更加狂野。看你曾铁桶能撑多久!李秀成决定加大力度,打烂曾国荃这个铁桶。就在战事逐渐升温的紧要关头,侍王李世贤带领三四万生力军,也从浙江赶来为李秀成助战。<br/>兵力上进一步占据优势的李秀成,再次指挥太平军掀起了第一次进攻高潮,他一边加大正面攻击力度,一边趁着湘军注意力被地面部队吸引的机会,开始玩起了地道战。曾国荃见太平军四处挖地道,担心防不胜防,便在壕沟围墙内再挖一道壕沟,再砌一道围墙。<br/>这个办法只能用一个办法来归纳它:绝!就算太平军的土营将士,能够洞穿第一道壕沟和围墙,也不可能再有力气穿越第二道防线。<br/>1862年10月26日,为了进一步麻痹曾国荃,李秀成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命令木匠衙赶制大批木箱。木匠们很是纳闷:打仗要木箱子干吗?给曾妖头做棺材吗?小了点吧,要不要加大尺寸?<br/>李秀成笑道:这个嘛,本王自有妙用!这个小木箱,就是曾九妖头的棺材!小是小了点儿,不过,等把他炸碎了,也就能凑合着用了!李秀成指挥太平军将士,每人带着一个装满土的木箱,冲到湘军壕边,垒成一条木箱墙,作为临时的掩体。既然地面不行,那就从地下过去吧!接下来李秀成开始表演“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偷偷在木箱砌成的墙体下面开挖地道。这种小儿科的土方作业,岂能忽悠得了工民建专家曾铁桶?<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E5/A5/E5A55EBACE536C532815D2F181627B41.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火药炸开了两个缺口,太平军将士闻声而动,在一排又一排的炮火支援下,他们一边呼啸呐喊,一边冲向湘军阵地。<br/>眼看太平军就要冲进缺口,李秀成喜出望外,可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曾国荃又带着大批湘军突然杀到,在缺口处用枪炮猛烈回击太平军。由于挨得太近,湘军的武器杀伤力达到了极限。在湘军杀伤力最大化的打击下,太平军即使付出了惨重代价,还是没能冲破湘军防线杀进缺口。<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B7/A7/B7A7666027A03058CA2DAB847F3A4BF5.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彭玉麟水师打得节节败退,未能实现既定作战目标,所以曾国荃一直能够通过水路得到曾国藩为他筹集的粮草和弹药,与李秀成在阵地上顽强地打消耗战。<br/>李秀成不想再与湘军正面冲突,这种人海战术伤亡太重,再这么打下去,自己这点家底弄不好都得在这个鬼地方赔个精光。在李秀成以奇制胜原则的指导下,第三阶段太平军努力的重点是地道战。地道战本来是太平军的拿手好戏,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总结,太平军的地道已经挖得非常专业,可是碰上了湘军,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br/>太平军挖地道有两个特点:一是暗中作业,二是广种薄收。地道要想不被湘军破坏,当然挖得越隐蔽越好,太平军开挖的洞口,一般都选在离湘军很远的偏僻处,并且在挖地道的同时,利用地面炮兵部队进行掩护,让湘军的听地法失去用武之地。<br/>[page]<br/>太平军土营的专业土方作业,依然没有骗过精明的曾国荃。他的应对办法很简单,太平军挖,他也来挖。太平军挖得多,他也挖得多。这就叫针尖对麦芒,地道对地道。<br/>1862年11月5日,湘军中有个叫做刘南云的将领,终于第一个挖穿了太平军的地道,与太平军在地道里狭路相逢。<br/>狭路相逢勇者胜,相期不如偶遇,湘军和太平军在地道里不期而遇,当即就在地道里打得你死我活。<br/>有了刘南云这个成功的案例后,曾国荃就命令湘军成天到处转悠,到处开挖地道,竟然把太平军挖的绝大部分地道都挖穿了。挖穿之后,湘军根本就不管什么环保问题了,拼了命地往里面又是熏烟,又是灌脏水。这些招数恐怕连老鼠都吃不消,更何况太平军?结果很多地道都是半途而废,成了烂尾工程。<br/>李秀成趁着地道战激烈进行的时候,指挥地面部队同时向壕沟发起了猛烈冲锋,战事在地面地下同时展开,形成一道独特的战地风景线。人多势众的太平军在地面战中依然占据着优势,可有时候意外情况的出现也能改变历史的进程。就在太平军快要越壕而过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太平军枪炮一下子全变成了哑巴,只好退出战斗,功败垂成。<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86/01/86018A2DE7CE3B75AA3BBD959C9B171B.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alt="揭秘:为什么20万太平大军却打不过2万湘军?"/><br/>曾国荃掩埋了兄弟的尸体,洗掉阵地上的血迹,重新修筑防御工事,等待着再次发动进攻的那一天。筋疲力尽的曾国荃,因为手下将士伤亡惨重,所以心情很是低落,但他坚信为了总攻的那一天,这四十六天艰苦卓绝的防守是值得的。<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7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