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匠心营造·斗拱 | 山节藻棁——中国古建筑早期斗拱形象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10

斗拱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我们知道,斗拱是以榫卯的形式连接组合而成的,而已知最早的榫卯构件出现在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遗址中——对榫卯结构的掌握与利用就预示着斗拱的诞生。  撰文:张利伟、于向勇 

陶楼

斗拱的形象最早出现在周代铜器中:河南洛阳出土的西周失令簋的四足代表柱子,上面有带皿板的栌斗;河北平山县战国中山王墓出土的龙凤铜案上则可见斗拱的雏形,四只温顺的小鹿俯卧于案下,四条姿态雄健的龙与展翅放飞的凤站立于上,龙首上有蜀柱承托斜置横木,并通过斗咬合到铜案架上,这组斗拱系统比失令簋只有栌斗更先进一步。龙、凤、卧鹿共同呈现了一个祥和的景象,而架空的斗拱结构将案面高挑,转角处斗拱的采用促成了空间上的视觉展示。龙凤铜案上斗拱的转接与悬挑,形象虽然简单,应用于此类器物上却恰到好处,而如果要在房屋上施用,显然要复杂得多。

错金银龙凤铜案 

国家博物馆藏东汉画像砖中的房屋及斗拱形象

建筑上的斗拱形象至迟在汉代才出现。《汉书》中记载,高祖七年萧何建造的未央宫非壮丽无以重威,而如今宫殿早已成为遗址,我们只能通过汉阙、崖墓、墓葬出土的明器陶楼以及画像砖来了解汉代斗拱式样。陶楼是汉代建筑水平的缩影,河南焦作素以出土精彩的汉代陶楼著称,陶楼通常高达数层,复道行空、高耸入云,让人遥想当时的盛况。其中一座通体彩绘的四层陶楼,由门阙、院落和高楼组成,在门屋及高楼的檐与平座下均施斗拱,而在门阙上绘有斗拱形象。斗拱的应用对平座及枋木承托屋顶的延伸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陶楼斗拱仍未与屋檐直接接触,屋檐靠檐椽来承接。仔细观察三层平座上的斗拱,其在正面与侧面分别用斗拱上递,真正的转角斗拱还未形成。在门屋阙楼上部所绘红线代表斜撑,承托阙顶,这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一件东汉画像砖的望楼上有更加清晰的体现。而在这个画像砖左侧的厅堂正间上,角柱上出挑的插拱承托着屋檐,斗拱第一次参与到屋檐的承托上。此时,建筑斗拱正趋于成熟。

高颐阙

汉代地面建筑几已无存,孝堂山石祠和嘉祥武氏石祠等墓祠建筑无法体现真实的建筑水平。巴蜀之地有几座汉阙完整保留了斗拱的形象。雅安高颐阙无疑是这些石阙中最精彩的一对汉阙,其中西阙保存完好,在阙身之上的斗拱可以看到枋木交叉上部的斗拱层,出现了“∽”形的斗拱,工匠们将感受注入到了斗拱的曲线线条中。四川渠县的东汉冯焕阙则比高颐阙简化许多,在阙檐下无高颐阙上的那种雕刻装饰性成分,而仅有枋木层和斗拱层,并且斗拱直接承托枋木以挑阙顶。

郪江崖墓(柏林坡)中的斗拱

天府之国留下了大量的东汉崖墓建筑,在三台县郪江沿岸的金钟山、紫荆湾、泉水坝崖墓中可见到竹节藻井、扶栏及斗拱等多种建筑形象。虽说是崖墓,但墓主人对墓室精雕细琢,并涂上矿物质颜料,在地下延续着他们灵魂的余生。崖墓本身按照地面房屋空间形式进行设计,大多有前、中、后室,在地名叫柏林坡的地方有一处崖墓是郪江崖墓中的代表作,崖墓后室中一高约1.8米的大石柱撑起整个石室,这个柱身呈十二边形并且每面内凹的都柱,上承硕大栌斗,最上面有巨大的十字交叉栱,活生生的一石柱撑起小洞天。两千年来,石柱不忍重负,崖墓墓室上部的岩石局部开裂,墓主人原以为可以一柱擎天,但石造斗拱的承重能力显然不能与木结构建筑同日而语。郪江崖墓也出现了与高颐阙类似的“∽”拱,而比其更具有想象化的是山东沂南北寨汉墓中的斗拱,在北寨汉墓墓室第二、三进中,均可见到龙首仰头吸衔斗拱,在汉代死后升天理念的影响下,墓主人更想通过营造这样的空间达到永生。

沂南北寨汉墓斗拱

沂南北寨汉墓斗拱细节

进入跌宕的南北朝之后,斗拱却异常简化,很少出跳,仅在建筑外立面的平面上展开,斗拱的表达归于沉寂。北齐义慈惠石柱上的三开间小屋模型更是不采用斗拱,而直接用檐椽来承托屋檐。在斗拱的发展过程中,柱头铺作、转角铺作是承载屋顶重量的主要载体,也最先出现在木结构体系当中。补间铺作作为辅助结构,从无到有、从简到繁,北朝时补间铺作以人字拱和一斗三升为主,结构上只考虑到了横向辅助,未关注纵向的挑檐功能。

云冈石窟第2窟中心柱

大同北魏云冈石窟内的建筑形象中,檐下多为人字拱与一斗三升交替出现。天龙山石窟北齐第16窟的窟檐继承了云冈石窟建筑斗拱特征,三开间、前出廊真实模仿现实中的建筑,柱头铺作为栌斗上承托枋再接一斗三升,而心间补间铺作由两个人字拱与一斗三升组成。与其相呼应的大同北魏宋绍祖墓出土的石椁,这是墓主人宋绍祖最后的归宿,但它却是北魏时期一个三开间、前出廊、悬山顶建筑的再现,这一建筑模型展现了北魏太和年间的单体建筑规模与形制,宋绍祖石椁柱头铺作与天龙山石窟窟檐相同,只是补间铺作更为简化,只有人字拱,殿身石梁直接插入斗拱中起到固定的作用。而在响堂山石窟第一窟华严洞外侧的斗拱,出两跳华拱后接令拱,这是北朝时期现存不多见的出跳斗拱,响堂山石窟斗拱跳出了平面,反映此时木结构斗拱向实用承力迈出了一大步。

九原岗北朝墓墓门望楼

2013年,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大墓惊现于世。这座大墓的墓道口上绘有一精彩的城楼建筑图,这是三开间的四阿顶门屋,心间柱子为双柱,屋檐与柱头之间清晰地描绘有斗拱,栌斗上连出两跳华拱,第二跳接替木挑檐,其中拱端呈垂直截面。画师只描绘了正面的斗拱,以正常观者和绘画的视角来看,正面所出斗拱向两侧斜,是符合视觉透视的。但最中央向里侧斜的斗拱引起了各种猜测。不过目前看来,很有可能是北朝画师未能真正地掌握透视绘画技巧所致。画师为了营造一种逼真感,而尽其绘画手法去展现,这在门屋前向两侧斜的栏杆中已有体现。画师描绘栌斗时,斗的直角边朝外,这与敦煌莫高窟唐代壁画中对建筑图像中斗的描绘方式是一致的。门屋正中央的两朵斗拱向内斜,则可能是因为画师想尽量呈现斗拱全部细节,如果与旁侧同向,会导致叠加而无法全部体现。如果考虑是众人站在墓道口前,双柱两斗拱向不同方向斜也正好迎合了站在两柱之间的观者的视线需求。对于九原岗壁画斗拱问题最主要的还要从结构上来认识,按照北朝到唐代的梁架结构特征,斗拱占据着重要的结构作用,对于三开间小殿最有可能的是通檐承接梁架系统,梁栿在北魏宋绍祖石椁和唐代南禅寺大殿中都参与到了斗拱的结构中,双柱的斗拱出跳应该是平行的才符合木结构特征要求,而真正意义上的斜拱直至北宋才出现。

两晋南北朝在中国建筑发展上是一个重要的过渡时期,灿烂的汉魏建筑逐渐衰歇,南北朝政治、经济、文化进一步发展,并与外域文化相交融,一代新的建筑体系在酝酿之中,待到中国重新统一强盛之时,发展成更为辉煌的隋唐建筑。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38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