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死循环,这就是命!嘉庆皇帝遭遇封建王朝千古难题(图)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9-15

节选自《守成天子:喻大华评说嘉庆帝》,中国工人出版社


嘉庆帝惩罚贪官,重用清廉的官吏,亲政刚刚几个月,就抓了郑源璹这个典型。

郑源璹是湖南布政使,他家眷有三百多人,家里还养着一个戏班子,自娱自乐。此外,穿衣吃饭,都十分奢华。

众所周知,清朝官员俸禄有限,依靠俸禄为生,别说三百口人,就是维持一个五口之家的小康水平都成问题。郑源璹肯定另有来钱之道,于是,嘉庆帝决定将郑源璹立案侦查。

一经侦查,发现这个贪官财富不少,他的经济来源主要有两个:首先,在收税时巧立名目多收一些;其次,有的史书说他卖官,其实,不是卖官,而是在官员任用上的经济问题。

官僚队伍都有编制,清朝实行长官制,不设副职,所以,官僚队伍的编制很小。嘉庆时,全国官员编制数两万五千个左右,这相对于一个三亿人口的大国来说,数额太小,官民比例太低。有资格做官的人因为编制问题一时半会儿做不上官,就得“候补”,等现任官员病了、死了、犯错误被撤职了,空出缺来,一个一个地往上补。这是个十分令人心焦的过程,运气好的一两年就补上了,运气不好的五年六年也补不上。谁要是给了郑源璹钱,他就可以帮助快些补上缺,或者补个“肥缺”——就是效益好的职位。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这些候补官穷得叮当响,为了向郑源璹行贿,只好去贷款。当时有这样一个金融产品,可见社会的腐败。

郑源璹搂来大把的钱,不妨敞开来花。清朝官场有个说法,当官不能用“三爷”——少爷、姑爷、舅爷。拿今天的话说,就是儿子、女婿、小舅子,这叫“三爷”。这些纨绔子弟狐假虎威,胆大包天,往往给官员惹出无数麻烦,直到无法收场为止,所以不能用“三爷”。郑源璹依仗和珅做自己的后台,十分招摇,一点儿顾忌也没有。他妻子多,儿子多,女儿多,“三爷”自然也多,对他们委以重任,鱼肉百姓。现在后台和珅倒了,郑源璹也就被嘉庆帝抓了典型。

按说嘉庆帝本来承诺不追究和珅的余党,但这仅限于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另当别论,更何况目前正要找这样一个反面典型。于是,他下令把郑源璹斩首,又通谕全国,让各级官员“洗心涤虑,悛改积习,勉为廉吏”。

嘉庆帝注重通过官员的任用来带动官场风气的转变,在亲政初年,他喜欢任用三类官员:第一,清廉的官员;第二,能整顿地方吏治的官员;第三,敢说真话的官员。

先说清廉的官员。

在朝廷,像王杰、董诰、朱珪就是这类人的代表,身居高位但过着简朴的生活,不该拿的钱绝对不沾。在地方官中,嘉庆帝也重用一些这样的人。比如满洲镶白旗人岳起,做过江苏巡抚、两江总督,长期掌管中国最富庶的省份,但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家里仆人很少,妻子亲自操持家务,江苏人民称他为“岳青天”。岳起没有儿子,按清朝的规定,旗人官员死后要是绝户的话,就要将家产收归国家。据《清史稿》记载,岳起死的时候国家一调查,发现他的全部家产一共四间房,七十七亩地。嘉庆帝指示岳起的这点儿家产就不要充公了,让政府代为经营,留着作为祭奠岳起、给他修坟的费用。

嘉庆帝重用的第二类官员是能整顿地方吏治的官。

比如长麟,史书记载他“貌奇伟,明敏有口辩,居曹有声”。就是说他长得仪表堂堂,口才好,善辩,官场口碑不错。《清史稿》记载他“尝私行市井间访察民隐,擒治强暴,革禁奢俗”。就是说他微服私访,看谁敢横行霸道就抓谁,看哪个官员深更半夜敢在外边搞腐败就处分谁。

《栖霞阁野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儿:

一天晚上,长麟在杭州的街头微服私访,看看今天有没有哪个倒霉蛋送上门来。突然,发现远处来了一队仪仗,衙役打着灯笼火把,敲着大锣,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簇拥着知县的轿子,招摇过市。老百姓像躲瘟神似的纷纷躲避。走近,长麟一看牌子,原来是仁和县令的大驾(仁和是杭州府下面的一个县),所以气不打一处来,就没回避,结果被衙役揪住,拖到知县轿前,让长麟向知县下跪请罪。知县抬眼一看是巡抚大人跪在脚下,吓得屁滚尿流,口称卑职万死,随即下轿下跪请罪。

长麟厉声责问知县深夜出巡意欲何为?

知县回答出来巡街,看地面上有什么治安事件需要处理。长麟语气和缓了不少,说这才二更天(晚上九十点钟),巡街不早了点儿吗?算了,你把官服脱了,让衙役回去,咱哥俩儿随便走走。于是,长麟带着知县进了一家小酒馆。

酒馆不大,顾客也很少,长麟就跟掌柜的攀谈起来,询问最近生意如何。

掌柜抱怨生意不挣钱。

长麟说你这是名胜之地,人来人往,客源不断,怎么会不挣钱?

掌柜的唉声叹气,说知县是个瘟官,爱财如命,县里面月月来摊派,衙役三天两头来敲诈,还挣什么钱?连老本都快赔进去了。掌柜的又说了十多件知县盘剥百姓的事儿,说得知县面红耳赤。喝完酒,出了门,长麟对知县说,这个掌柜话太多,我不会相信,你也别往心里去,现在到半夜了,正是巡街的时候,你去吧。

看着知县远去的背影,长麟一转身又进了酒馆,要在这住一宿。掌柜说这不是客栈,不留客人住宿。长麟说你惹了大祸,我来保护你。掌柜半信半疑,只好留长麟住下。半夜,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闯进门来,要抓掌柜,长麟怒斥衙役,也被一起绑走,押往仁和县大堂。结果长麟反客为主,将知县摘掉顶戴花翎,撤职查办。

嘉庆帝对长麟十分信任,长麟做过山东巡抚、江苏巡抚、浙江巡抚、山西巡抚、两广总督、云贵总督、陕甘总督,任职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

最后说说嘉庆帝重用敢说真话的官员。

吴熊光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早年就职于军机处,后来历任河南巡抚、湖广总督、直隶总督、两广总督等要职,常常敢跟皇上顶牛。

据《清史稿》记载,吴熊光刚刚调到直隶担任总督的时候,正赶上嘉庆帝从东北祭祖回京。众所周知,从东北回京,肯定经过直隶,吴熊光是一省之长,所以,就到了夷齐庙那个地方接驾。夷齐庙在滦县,现在属于唐山市,是吴熊光的辖区。

嘉庆帝一看到吴熊光,很高兴,脱口说了句:“道路风景甚佳!”

谁也没想到,就这么一句并不很当真的话让吴熊光抓住把柄了,他说:“皇上此行,欲稽祖宗创业艰难之迹,为万世子孙法,风景何足言耶?”意思是说,皇上此行是为了考察祖宗创业的艰难,继承祖宗的精神,为子孙做个榜样,风景不值一提。

嘉庆帝兴致很高,并不生气,反而跟吴熊光较起真儿来了,说:“汝苏州人,朕少扈跸过之,其风景诚无匹。”意思是说,你是苏州人,我小时候跟父皇去过,风景没有能比得上的。

吴熊光说:“皇上所见,乃剪彩为花。苏州惟虎丘称名胜,实一坟堆之大者。城中河道逼仄,粪船拥挤,何足言风景?”意思是说,皇上看到的都是地方官的面子工程,骗你的。苏州只有虎丘算是名胜,其实就是个大坟包;城里边河倒是不少,实际上河也不宽,河上停满了粪船,臭气熏天,哪有什么风景!

嘉庆帝又说:“如汝言,皇考何为六度至彼?”

吴熊光说:“臣从前侍皇上谒太上皇帝,蒙谕:‘朕临御六十年,并无失德。惟六次南巡,劳民伤财,做无益,害有益,将来皇帝如果南巡,而汝不阻止,必无以对朕。’”意思是说,臣从前跟着皇上去见太上皇,太上皇说,我治理天下六十年,没干过对不起天下的事儿,只有六次南巡,真是有害无益,将来皇帝如果再南巡,小吴,你要是不劝阻,你就对不起我。这话,皇上忘了吗?

说到这里,嘉庆帝哑口无言了。嘉庆帝到东北祭祖,是带着一半的朝廷重臣一起去的,皇帝身后站满了大学士、军机大臣、各部尚书、王公贵族。这些人心想:一个小小的直隶总督,还教训起皇上来了,你不说话,谁也没把你当哑巴,真恨不得上去踹吴熊光两脚。但嘉庆帝并不生吴熊光的气,也没有改变对吴熊光的信任,事后反而觉得吴熊光说得有理,对他更信任了。

总之,嘉庆帝勤政图治,兢兢业业,厉行节俭,惩贪奖廉,广开言路,力图使国家走上中兴之路,但效果并不明显,大清朝的王朝危机日甚一日,这是什么原因呢?

中国历史上王朝兴亡盛衰是个周期性现象,一个王朝只要实行皇权专制,实行皇位世袭,就摆脱不了兴亡盛衰的周期率。因为“皇权专制”必然导致政府和人民的对立,在一个王朝处于上升阶段的时候,社会问题小,历史包袱轻,人民跟政府的矛盾不深;相反,到了王朝衰落阶段,上百年的积累,各种矛盾积重难返,问题成山,统治者差不多是坐在了火山口上。而“皇位世袭”又必然导致统治者的品格能力一代不如一代,对危机的应对能力远远比不上祖宗时代及时有力,两者一结合,就是雪上加霜。同时,和平的时间长了,人口越来越多,国土面积就这么大,人多地少的矛盾必然日益尖锐,而这一矛盾又促使其他矛盾进一步激化,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土崩瓦解、改朝换代。

秦始皇确立的这一体制不是嘉庆帝所能改变的,他能做的就是一些枝节的调整,尽量延长这个王朝的寿命。而这些枝节的调整实际上效果也不会很显著。比如,节俭固然是美德,但任何一场经济危机都不是靠节俭就能度过的。官员的腐败同样是个体制的问题,古代官僚体制的特点是臣子的赏罚升迁由皇帝决定,下级的赏罚升迁由上级决定,这样一来,得到皇帝、上级的好感就成了做好官的关键。怎样才能得到皇帝、上级的好感呢?办法有很多,但中国是人情社会,离开了金钱,和上级搞好关系就很难了。那么,跟上级、同僚拉关系的钱从哪儿来?自掏腰包?当然不会,也掏不起,只能搜刮民脂民膏。所以,这个体制决定着封建官场很难出清官,相反,出贪官则是必然的。嘉庆帝无法改变这个体制,不仅因为这是祖制,实际上还在于他是这个体制的受益者。

另外,此时官场腐败太严重了,严重到什么程度?严重到嘉庆帝无从下手的地步。不少大案刚刚查出了端倪,就不得不知难而退。比如,嘉庆初年,清理亏空,结果直隶清理出亏空大案,自乾隆三十二年(1767 年)以来,直隶亏空一百四十四万两白银,涉及官员一百三十九人。怎么办?三十多年的陈年旧账找谁去算?嘉庆帝一会儿顾忌政府形象,一会儿顾忌父亲乾隆帝的面子,左右为难,只能不了了之。嘉庆帝经常说:“以皇考之心为心,以皇考之政为政,率循旧章,恒恐不及。”时时处处表现出孝顺的样子,而整顿吏治难免会给乾隆帝的形象抹黑,于是,整顿吏治一开始就畏首畏尾,结果也不可能根本性地扭转官场风气。

不过,嘉庆帝虽然难以使王朝中兴,但从为人品格上讲,他还是个较为厚道的人,这点上,他像他的曾祖父——康熙帝。然而,谁能想到,嘉庆八年(1803 年)初春的一天,这位充满了儒家仁爱之心的皇帝在神武门被一名厨师追杀得落荒而逃。皇帝遇刺,自打清朝开国以来还是第一次,

那么,嘉庆帝被刺中了吗?什么人与皇帝有如此深仇大恨竟要下此毒手?

敬请关注下一章:神武门遇刺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7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