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深扒陈寿杀史官毁史料事件

分类:历史故事 2021-03-08

说到蜀汉的历史,一个人无法回避,那就是撰写《三国志》的历史亲历者陈寿,而陈寿在写这部蜚声一时的史书时又惜墨如金,许多重大事件的细节部分缺失。

细看《三国志》,蜀汉的历史充满了谜团,在古今历史学者和历史爱好者的眼中显得扑朔迷离。为了补充重大事件的细节,南朝史学家裴松之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弥补,在大量难以分辨真伪的史料中进行艰难取舍,并力所能及的在选取的史料中进行辨析,表明自己对所选史料真实性的态度,才修成了堪比正史的《裴松之注三国志》,至于《资治通鉴》中的三国部分,易中天教授认为基本就是整段抄录《三国志》,因是编年体史书,在一定的倾向下加注了具体时间,所以参考价值较低。而《魏略》因政治倾向严重偏斜,其中的蜀汉部分更是随意道听途说。裴松之评论《魏略》中记载刘禅出生情况的原话是:“此则魏略之妄说,乃至二百余言,异也!”古文的200多字,是多大的信息量!这些劣质史书更是再度拔高《三国志》这部史书的历史崇高地位。

经过对魏延大败费曜和郭淮,费t被刺等蜀汉几个重大事件的分析,我们发现《三国志蜀书》部分的简略写作手法不完全是缺乏史料的原因,而很大的可能是陈寿故意为之。这还不够,陈寿这伟大的著史哥们,还整了一个让古今无数历史学者目瞪口呆的记载:蜀汉不置史。《三国志蜀书后主传》“又国不置史,注记无官,是以行事多遗,灾异靡书。”偏偏同在《后主传》中却又有完全与此矛盾的记载:“景耀元年,姜维还成都。史官言景星见,於是大赦,改年。”同一个传记中出现如此重大的相互矛盾的记载,笔误?怎么可能!?故意?!根据陈寿一贯的善意曲笔作风,我们相信,出现如此重大的矛盾叙述,其中必然存在重大隐秘!!今天我们就试着来揭开陈寿这个“国不置史”其中隐藏的巨大秘密。

一、辨析“国不置史,注记无官,是以行事多遗,灾异靡书”的含义

“国不置史”只能理解成两个意思:一是蜀汉不设置史官;二是蜀汉不修史。第一个意思我们根本就不信,如果说刘备进位汉中王之前颠沛流离,顾不上设置史官可以理解,到刘备称帝,诸葛执政,蒋琬、费t平稳过渡,没有任何理由不置史官,而诸葛致力于建设一个法制社会,废黜李严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光明磊落,会不设置史官?鬼都不会信。第二个意思蜀汉不修史,这个有可能,就是蜀汉有史官,所有的重大事件都有记载,因为匡扶汉室的伟大任务没有完成,不急着修史,这完全有可能。但是紧接着下一句话就见鬼了,怎么能注记无官呢,就是说连记载日常大事的人都没有,我们说了同在《后主传》中就有注记天上景星出现的记载,“灾异靡书”的意思就是灾异、瑞应等事件无记载,但是我们遍查《三国志蜀书》注记灾异的事件很多,“还成都,成都望气者云都邑无宰相位,故冬复北屯汉寿。”(《三国志蜀书费t传》),“夏六月,黄气见自秭归十馀里中,广数十丈。后十馀日,陆议大破先主军於V亭,将军冯习、张南等皆没。”(《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刘备以私怨杀张裕的记载也完全是两三个人单独会面的现场注记,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陈寿所说“国不置史,注记无官”是一个弥天大谎。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要掩盖什么?有的历史研究者说陈寿这么说是要炫耀自己在没有史料的基础上自己艰难完成这部史书的,我们说一个心存汉室的亡国之人,36岁了离开益州赶赴晋朝首都洛阳,他还有炫耀的必要吗?从陈寿入晋以后的仕途来看,陈寿入晋也不是去追求仕途的,所以炫耀一说不成立。另外,要知道,陈寿的《三国志》是入晋以后48岁才开始写作的,完成以后广为传播,难道陈寿说蜀汉没有史官不怕晋朝去成都调查吗?如果说陈寿不害怕晋朝官员去成都调查,为什么不怕调查?陈寿能保证蜀汉的史官没有写任何史书吗?陈寿知道蜀汉没有任何一本史书流传到益州之外吗?要搞清楚这些事情,我们必须从别人为陈寿作的传记中来探轶一下:

二、《晋书陈寿传》的线索

该传记述陈寿的生平就很蹊跷,提到的基本都是陈寿入晋后的事情,在蜀中的事迹很少,而记述陈寿在晋朝的事情,还多诽谤侮辱,可见在晋朝混的实在不怎么样。我们把其中陈寿在蜀汉的记录找出来:

1、“师事同郡谯周。仕蜀为观阁令史”;

2、“因黄皓弄权屡被谴黜”;

3、“寿父为马谡参军谡为诸葛亮所诛,寿父亦坐被髡,诸葛瞻又轻寿”;

从这简单的三条,我们知道陈寿的老师是谯周;陈寿在蜀汉任职观阁令史(就是个和史官很接近的职务);因为黄皓弄权几次被贬官;陈寿的父亲是马谡的参军,因马谡失街亭连坐,被剃了光头;诸葛瞻又瞧不起陈寿。至于陈寿为什么从益州来到晋朝的都城洛阳,根本就没有提,而我们知道司马昭灭蜀汉后,为稳定益州人心,采取蜀人治蜀的原则,将原蜀汉官员非蜀籍的基本都调离益州,留下蜀籍官员,而陈寿偏偏是出身巴西郡的蜀籍官员,应该留在益州做官。陈寿是什么原因离开益州到洛阳去的?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自己要去的,二是朝廷征召。一个亡国的已经36岁的小官员有兴趣远离家乡到毫无官场背景的晋朝首都洛阳去吗?不可能!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朝廷征召,朝廷征召一个益州人士干什么?

三、可疑的晋朝征召谯周入京

公元263年年底,蜀汉亡后,晋朝几次三番的征召谯周去洛阳做官,谯周屡次推托,实在推不下去了,才出发,一路走一路病,264年走到汉中的时候,司马昭死了。司马炎即位晋王并篡魏后,并没有放过病中的谯周,继续征召,到267年,走了将近四年才到洛阳,晋武帝司马炎先后授予谯周骑都尉和散骑常侍的官位,病中的谯周扛了三年到泰始六年270年,享年71岁去世。谯周的小儿子谯同被推举为孝廉,授职为县令,东宫洗马,竟然不去就任(《谯周传》),我们认为谯周作为本土蜀人例外被晋朝征召的原因不外两个:一是表彰谯周劝降刘禅之功(《谯周传》),二是面见谯周了解蜀汉内幕。晋朝征召谯周时,谯周已经65岁了,论功行赏需要把一个65岁的老人万水千山弄到洛阳去吗?在成都不能安排一个高官闲职进行表彰?东汉时候65岁已经是非常高寿了。至于司马父子是不是想征召谯周来组织编写蜀汉史,那也完全可以下令让成都官员组织编写蜀汉史,完全没有必要非要让一个老人到洛阳来组织编史。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司马昭、司马炎父子对蜀汉的内幕史很感兴趣,我们知道谯周是一个针对曹魏和蜀汉能够基本上持有客观中立态度的蜀汉大学者,其他人很难保证说话保证独立客观。而谯周还有一个让人感兴趣的壮举:诸葛病逝五丈原的时候,刘禅禁止百官到前线吊唁,谯周是唯一一个急速赶往汉中并成功吊唁诸葛的外地官员。

我们发现公元268年,36岁的陈寿离开故乡南充赶赴洛阳的时间正好是谯周到达洛阳一年后。我们知道陈寿去洛阳唯一可能的原因是朝廷征召,至于其中有没有谯周的推荐不得而知,反正要么是谯周老的记不清蜀汉的事了,要么就是谯周想把这头疼的事情推给徒弟陈寿。征召陈寿的时候,陈寿为什么不在成都?陈寿为什么要躲到南充乡下去?当时成都兵变都发生在钟会邓艾、姜维、卫灌等统兵大将之间,难道东观阁也出乱子了?反正晋朝朝廷坚决的把又一批益州学者征召到首都洛阳来了,陈寿来了就被任命为著作郎,专门负责编撰史书。晋朝为什么要征召陈寿编撰史书?陈寿认真写了吗?

四、裴注和《三国志》成书之谜

裴注引用一百五十多种原始史书材料,却没有一种是陈寿同时代的蜀汉人所写(存疑), 好像印证了陈寿所说蜀汉不置史的说法,但是谯周还写有《古史考》,虽然不幸失传,说明蜀汉不可能真的没有人写史书。何况吴国都有韦昭编的《吴书》存世,蜀汉会真的没有任何史书流传到晋朝吗?蜀汉有史书,会不会因某种原因损毁了?如果是真的,为什么?

和陈寿同时被被征召到洛阳来修史的蜀汉遗臣,还有王崇、寿良、李宓、李骧、杜烈,共计六人,其中王崇也是蜀汉的东观郎(秘书郎?著作郎?)。其中五人的关系本来很好,后来因为修史,彼此交恶了,只有王崇很宽厚。王崇也写了《蜀书》 ,内容要比陈寿的丰富,记载也大不相同。遗憾的是,这本《蜀书》失传了。陈寿死后,竟然把三国志原本带进了棺材。这时,晋朝的大臣们推崇陈本三国志,得到了晋惠帝的认可。晋惠帝派人临陈寿冢棺而修刻《三国志》。就是说因为世面上士大夫们传抄的《三国志》有不同之处,为了统一版本,晋惠帝下令把陈寿的坟冢都挖了,令人依照陈寿秘本而修著了我们今天可见的《三国志》。奇怪的事情又出来了,陈寿既然是奉旨修史,为什么写成后不上交朝廷?或者存档?在社会上流传的抄本是不是只有《魏书》和《吴书》?为什么要把《三国志》带进坟墓?他的《蜀书》版本为什么和王崇的有重大区别?陈寿和其他蜀汉史官为什么因修史交恶?

五、秘密就隐藏在《华阳国志陈寿传》中

《华阳国志》是东晋时蜀人常璩撰写,其中《陈寿传》写的也比较简略,但是你要因此就认为这个《陈寿传》和《晋书陈寿传》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解开蜀汉所有谜团的钥匙就在《华阳国志陈寿传》的第三句话中,那我们就来看看第三句话和第四句话是什么?

“初应州命卫将军主簿、东观秘书郎、散骑黄门侍郎。大同后察孝廉,为本郡中正。”

其中《晋书》提到观阁令史,《华阳国志》虽然没有提观阁令史,却一下多出来卫将军主簿、东观秘书郎、散骑黄门侍郎三个官职。而陈寿当的这个卫将军主薄,是给哪个卫将军当的?观阁令史和东观秘书郎这两个官职有什么关系?蜀国设立卫将军始于刘禅延熙十年,姜维首任,至延熙十九年姜维升任大将军为止。此后缺员四年,景耀四年,公元261年诸葛瞻担任此职(《诸葛瞻传》),而诸葛瞻担任卫将军的时候距离蜀汉灭亡只有两年时间,陈寿在卫将军主薄之后还担任过两个职务,诸葛瞻又轻视陈寿,所以陈寿必为姜维主薄;主薄是干什么的?魏、晋以下统兵开府之大臣幕府中,主簿常参机要,总领府事。也就是说陈寿是姜维卫将军府的总管。姜维担任卫将军的时间是247年-256年,而郭循刺杀费t的时间是253年,接近姜维担任卫将军的末期,那年,陈寿20岁,是姜维的嫡系近人。随后陈寿竟然就任东观秘书郎,这个东观阁是禁中藏书之所,史书的修撰,由皇帝临时指定文学之士在东观进行,称为著作东观。而观阁令史正是东观阁的负责人。这里又再一次证明了蜀汉一定有史官,一定有人修史。姜维之所以派自己的大管家去当观阁令史正是为了加强和维系刘禅和自己的关系,以便取得刘禅对自己北伐的支持。但是不幸的是随后黄皓弄权,想夺姜维的兵权,以右大将军阎宇代替姜维,毫无疑问黄皓会拔掉姜维的眼线,就罢黜陈寿的东观阁令史的职务,将陈寿踢出皇帝的视线范围。

解读到这,我们发现所有的秘密都浮出水面了,那就是:

六、历史回放:陈寿杀史官,毁证据

我们来大胆推测一下当时发生的事情:公元264年正月15日,刘禅已经投降,钟会带姜维及曹魏大军进入成都,16日,姜维劝钟会尽杀魏将,钟会犹豫不决,17日陈寿从姜维处得到命令,带领姜维亲信将士赶往东观阁藏书处,以观阁令史的名义轻车熟路的找到十一年前所有秘密审讯郭循的口供和笔录以及相关的注记材料,全部焚毁,焚毁的材料应该不少。找到管理刑事案件原始档案材料的史官,带到偏僻处杀之。而当年负责秘密审讯郭循的廷尉级别的人,早已去世(按费t同龄人算至少六十岁了)。陈寿按照姜维的指示办完这两件事后立即潜回故乡南充,假装农耕。姜维亲信将士回姜维处复命,于正月18日中午,姜维和亲信将士一起被钟会手下乱兵杀死,随后钟会被杀。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成都的大乱和陈寿的心中。

姜维为什么要派陈寿杀史官?为什么要毁掉郭循案的痕迹?因为:

1、郭循明志的事情不能公开。当年在盛大宴会上发生的只针对费t一个人的刺杀,文武百官哗然,难道朝廷不想搞明白原因?难道不经过调查在宴会上会当场处死右将军郭循?不可能,除非郭循自杀,而郭循刺杀费t的目的是为了表明坚决北伐的心迹,他一定还要在随后的审讯中明志,否则的话,不但自己的目的没有达到,还会连累姜维,如果郭循不把全部责任担下来,当场自杀的话,任何一个人都会怀疑是姜维指使郭循刺杀费t,以便姜维夺得全部兵权。而实际上,秘密审讯结束后,不但姜维没有受到指责,反而当年就掌握了蜀汉几乎全部的兵权,当年就得以出兵数万北伐。之所以说是秘密审讯,是因为刺杀案的细节情况曹魏方面根本就不知道,本人在《深度三国:心存汉室之急火攻心》一帖中就说了,曹魏方的表彰诏令中连刺客郭循的名字都搞错成郭修。甚至还说郭修几次想刺杀刘禅就更是荒谬了。那么钟会就更不知道郭循竟然是因为心存汉室主动去刺杀毫无北伐意志的大将军费t了。至于秘密审讯后,郭循是不是被处死了,应该是肯定的,但所有的口供和笔录等档案材料却全部存在,这些材料能给钟会看吗?

2、钟会需要姜维完全忠心于自己。钟会兼并诸葛绪的部队,诬告邓艾成功后,拥兵十六万,再加上姜维的数万兵,钟会可指挥部队达二十余万大军,遂立起叛心,他想用姜维的蜀汉军做先锋,那么钟会一定要详细了解姜维的过去,才能保证大胆使用姜维。如果钟会264年正月十五日进入成都后,看见这些档案材料,知道姜维竟然如此心存汉室,曹魏表彰的刺客郭循竟然也是铁杆汉粉,他还敢用姜维作反司马的前锋吗?钟会还敢叛乱吗?

3、姜维需要钟会完全信任自己。正月十六日,姜维(有人)力劝钟会杀掉魏军牙门将以上的军官,钟会犹豫了一天(《钟会传》),为什么犹豫?杀完魏将后,姜维就可以控制住钟会和他的无将大军,为了隐藏自己的动机,不引起钟会的怀疑,必须毁灭费t被刺的全部档案和杀掉所有知情的史官。

钟会需要立即调查姜维的过去,以坚定叛乱的决心!姜维需要立即毁掉心存汉室的证据,以取得钟会的信任,方便随后杀掉钟会。姜维想都不要想,陈寿就是最好的人选,一是因为陈寿是自己以前的府中总管,是自己的亲信;二是因为陈寿当过东观阁的负责人,熟悉所有注记材料放在哪,有权召集到所有知情的史官;三最重要的是陈寿和姜维自己一样是心存汉室的人,这是信念。

钟会的本意是:“欲使姜维等皆将蜀兵出斜谷,会自将大众随其后。既至长安,令骑士从陆道,步兵从水道顺流浮渭入河,以为五日可到孟津,与骑会洛阳,一旦天下可定也。” (《钟会传》)

姜维的本意是:怂恿钟会诛杀被扣魏将,预谋趁机杀掉钟会,恢复蜀汉。并密书与刘禅道:“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后面的形势发展钟会和姜维都没有料到:魏军将士不配合!!反而司马昭全部猜中了,正月十八日中午,钟会欲尽杀魏将的消息泄露,形势急转直下,姜维、钟会相继被魏乱军所杀,监军卫灌也追杀了被魏将救走的邓艾父子。当时死于这场兵乱的多达数百名将士。刘禅也将被押回洛阳,一时人心惶惶,谁去注意东观阁失踪了几个蜀汉史官?匡扶汉室的机会彻底消失了,大汉王朝彻底的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只给后世留下了世界第一民族:汉族。

至于陈寿的本意是如果姜维成功恢复汉室最好不过;如果失败,就终身隐藏在南充乡下,南充离成都400多里啊,陈寿你小子跑的够远的;如果被挖出来编史,就说蜀汉不置史,注记无官,反正一般的史料早已被自己誊抄有副本,完全可以应付编史。耗到那个好奇的司马炎死之后,我才写成,写成了我也不上交,我也只在社会上流传《魏书》和《吴书》部分,至于谜团一大堆的全本,对不起,我带到棺材里去,有本事你就挖我棺材,有本事你就瞎猜去吧。

而陪同刘禅到洛阳的蜀汉官员也只有S正和张通两人,郗正管住了刘禅的嘴,没有胡说(《S正传》)。蜀汉政权中被迁到中原去的荆州派,武将廖化和宗预死在路上,车骑将军张翼和姜维一块被乱军所杀(《张翼传》),剩下的灰头土脸谁愿意提起什么史官的事情,难道还想被杀一大群?你要问谁清楚蜀汉历史?我推荐陈寿,陈寿好像清楚,你们征召陈寿来洛阳吧,那小子在南充乡下躲了五、六年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gushi/4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