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志愿军老兵:英国兵枪法很准 南韩特工队很难缠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0
5月21日,投入五次战役的志愿军各部全线开始后撤,189师也接到了从洪川江向临津江方向后退的命令。但是,奉命断后的566团碰到了麻烦事——朱彪的部队,被敌军粘上了。<br/> 当撤退命令下达的时候,566团全部在洪川江以南,是整个63军位置最靠南的一个团,自然地承担了为全军断后的任务。21日一天,美9师,英军28旅和部分韩军向566团阵地连续发起了五次攻击,但是,朱彪就是打阻击出了名的,这一仗他亲自上阵,以小理山为核心组织全团顽强抵抗,敌军猛攻一天未能得手。<br/> 小理山地势险峻,而且五次战役前,志愿军部队换装苏式武器的工作已经完成,在近战火力上有了很大进步。所以,美英军要想一口吃掉据险死守的566团,也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但是,566团也被敌军死死地粘住了……<br/> 朱彪的小手枪<br/> 到21日夜间,周围友军均已撤尽,到处都是敌军的炮声,部队弹药补给将尽,再不撤很可能就要被敌军包了饺子。可是,566团各部都在一线和敌军战斗,而且一部分敌军已经插入到阵地后方,这怎么撤得下来?<br/> 对此,朱彪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大大咧咧的团长泰然自若地满山乱转,到处炫耀自己在雪马里缴的一支漂亮的小手枪。据说,那是英军29旅一位副旅长在香港定做的,纯银镀珐琅,漂亮得不像一件武器。<br/> 566团的老兵很多人见过这支枪,但这支枪最后的下落,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虽然有老兵几十年后依然笑话团长拿个“娘们儿用的枪”臭显摆,但是对在炮弹爆炸中像皮球一样翻滚着跳进自己战壕来显摆的团长,却没有半点儿轻慢的意思。<br/> <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A2/90/A290A5B96B93DF4BE3A06C3E3F808625.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alt="志愿军老兵:英国兵枪法很准 南韩特工队很难缠"/><br/><br/> 这一等不要紧,敌人上山了,就拿枪打,火力追击,打的那个脚底下土直冒烟,我在最后,那个排长通讯员何庆吉在中间,他哎呀一声,趴那儿不动了。我心想,给石头绊倒了?我去拉他,这一拉,看见他肚子直往外流血,已经牺牲了。我要把枪给摘下来吧。连长说跑!不管枪!我们两个下来了,那个何庆吉就这么牺牲了……”<br/> 听完杨老的叙述,我问了他一句话:“杨老,你们当时担不担心营长不给你们撤退的命令就先撤了?”杨老愣了半晌,最后终于一挥手:“那怎么可能呢?死就死一块儿,活就活一块儿……”<br/> 集结号<br/> 真的有集结号么?真的有!在采访铁原之战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发现,朝鲜战场上,真的曾经有过一次可以被称作“集结号”的事件。<br/> 那是在向铁原撤退的过程发生的,许多老兵都不愿回忆,因为那实在不是一段愉快地记忆。没有弹药,没有粮食,前一阶段压着敌人打的部队从凯旋变成了遭到追击,空中是敌人,地面上也到处是敌人。有些部队的建制都被打乱了。官兵们只是依靠长期养成的战术素养执行着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br/> 有很多老兵提到了当时敌军组织的穿插部队,在第五次战役中,李奇威也开始效仿志愿军的战术了。其中美军著名的纽曼挺进队直接突入昭阳江方面,给正在组织就地防御的六十五军带来极大困难。<br/> 不过,老兵们回忆,美军的所谓穿插还是比较谨慎的,他们不敢以太小的单位活动。所以,对正在分散撤退中的志愿军官兵来说,威胁并不是很大。威胁最大的,是韩国的特工队,老兵回忆,当时的山上到处是南朝鲜特务!由于熟悉民情、擅长伪装,韩国特工队敢于大胆地插入志愿军后方,攻击落单的战士,袭击医院兵站等设施,危害极大。<br/> 而老兵们谈到的一起“集结号”事件,正是韩国特工队的杰作。实际上,这起事件,更应该叫做“集合号”事件,而不是“集结号”,因为我军条例中有集合号,但是并没有集结号。<br/> 这起事件和谷子地们的遭遇毫不相干……当时,一名狡诈的韩国特工队长带着他的队伍穿插到了志愿军前线后方,在清平里附近成功突袭了一支落单的志愿军小股部队。这支志愿军部队尽管顽强抵抗,但最终大部牺牲,只有一名小司号员落入了韩军特工的手中。<br/> 很遗憾的是,这名司号员,在韩军特工的威逼利诱下最终变节,韩国特工队长在一个山谷中布置好了机枪阵地,然后,给了司号员一个命令:吹集合号。<br/> 集合号吹响了,附近失去建制的志愿军官兵,几乎是凭着本能,立刻向集合号吹响的地点靠拢。当他们莫名其妙地到达这个无人的山谷时,机枪响了……志愿军的老兵说,有20多名战士死于这个狡诈的特工队长之手。<br/> 这个战例,我在韩国的史料上也看到了,只是韩军把战果扩大了十倍。这名特工队长因此获得了“敌后猛虎”的美称。<br/> 打“虎”英雄,“猪心”连长<br/> 面对韩国特工的猖狂活动,志愿军各部纷纷组织对抗韩国特工的小分队,或者将侦察兵部队派出断后,来减少韩国特工部队带来的危害。这几乎立刻就获得了立竿见影的结果,那名“敌后猛虎”并没有能够高兴多久,就落入了志愿军的手中。<br/> 这名韩国王牌特工的克星,就是志愿军189师的侦察英雄李子中。在写作此文的过程中,我有幸近距离接触了这位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师副师长。<br/> 李子中,北京人,国民党远征军出身,对此,老爷子很诚恳地只说了一句话:“我当时才十七岁啊”。老李在国民党军中后来去了第三军,清风店战役被俘,成为解放战士。<br/> 朝鲜战场懂英语的人少,是李子中得以大显身手的好机会,老李回国不久就提干了,从军校回来后成了连长。原来的国民党解放战士,成了共产党的连长,会是怎样的一个连长呢?<br/> 在战友们中间,李子中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人物,他有两个特点:聪明、大胆。这两个特点是怎样表现的呢?有位战友举了个例子,或许可以叫做“猪心事件”,李副师长的个性,就在其中跃然欲出。<br/> 任劳任怨,随时检讨,夹着尾巴做人?老李不是这样的,他的连军事素质绝对过硬,群众纪律绝对过硬,你挑不出他的毛病来。<br/> 但是个人呢?那就有意思了。一次开生活会,上级蹲点,大家说来说去,说不出对连长有啥意见。后来有个兵终于想起来了,说每次炊事班杀猪,那猪心总是找不着……<br/> 上级看老李,老李拿个笔记本一板一眼地记下来,说:“晚点的时候,我跟全连讲这个事儿。”<br/> 晚点开始了。李子中往队前一站,全连稍息,讲评。说到生活会上提到连队的问题,最后到了“猪心问题”,但见这位大个子连长不紧不慢地问道:“这次有人提意见,说每次杀猪的时候都没看见猪心,你们有人看见过吗?”<br/> 战士们摇头。<br/> “没看见就对了。我问问大家?一个猪有几个猪心啊?”<br/> 战士们异口同声:“一个!”“那一个连有几个连长阿?”<br/> “一个!”<br/> “那我不吃这个猪心,谁来吃啊?”<br/> 战士们哄笑。<br/> “解散!”<br/> 在操场边的领导点点头,没说话。<br/> 笔者听的时候感觉有点儿异样,心想这人明明是解放过来的,怎么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呢?<br/> 可就这样一位,后来还愣是提升到了师级领导职务。后来忽然若有所悟:他这个师,几个团长参加解放军的时间都比他早,其中一个还满世界宣扬,当年就是他,在清风店把“师座”抓回来的……这要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主儿,这个师管得住么?!<br/> 聪明人啊,就是这样的一个聪明人,在向铁原撤退的途中,遇到了另一个聪明人——就是那位韩国特工英雄,“敌后猛虎”了……<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79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