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朝战密史:1951年就能结束朝战是痴人说梦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0

朝鲜战争1951年就能实现停战吗

有一种意见认为,志愿军打过第二次战役以后,美军遭到惨败,美国决策者在惊恐之余,有通过停战谈判而寻求结束朝鲜战争的愿望,有些国家在联合国也提出了这方面的议案,前提是中国军队必须停止在三八线以北。由于中国拒绝了这一议案,提出了过高的条件,发动了第三次战役,打到了三八线以南,所以错过了这次停战的绝好机会,不仅使战争又多打了两年,多付了两年的损失,还导致联合国通过决议谴责中国为“侵略者”。这表现了毛泽东对朝鲜战争的积极,对和平谈判的消极,傲慢而又好斗。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这里且不拿联大议案和中国政府所提条件进行对比。就以联大议案提出的时机和美国政府表态时机来说,为什么美国军队大举北进,一直要打到鸭绿江时,他们从未提出美军应停止于三八线以南,而当中国军队把美国军队从鸭绿江边赶回去,即将打过三八线的时候,却要中国军队停止于三八线以北呢?这是个极不公平的条件。

在联大提出停战议案之前,中国代表伍修权就应邀在联大会议上控诉美国侵占我国台湾的罪行,结果,联大并未谴责美国为侵略者,反而谴责中国在朝鲜的行动为侵略者,这说明,联大决议案是偏袒美国的。

李奇微(左后)和麦克阿瑟在一起

退一步说,即使中国接受联大提案进行谈判,关于撤出外国军队、实现朝鲜南北统一、美军撤出台湾和台湾海峡(美国说台湾地位未定)、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等棘手的问题,双方能很快达成协议吗?显然不能。这些问题谈不成,战争必然就还要打下去。还要打多久,一年,两年,谁也无法预料。

一般地说,战争的结局无非两种,一种是有胜有败,败者以接受胜者的条件而结束战争;另一种是不分胜负,经过谈判以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而停止战争。中美在朝鲜战场上的较量属于后者。但在1951年初,中美双方在朝鲜还只是初步交手,战争的结局如何,还是未知数。中国人民志愿军发挥战略和战役的突然性,打了美军个措手不及,取得了前3个战役的胜利,推进到北纬37°线附近,但并没有摸清美军的底,反而因初战胜利而“小”看了美军的实力。美军虽然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打得蒙头转向,慌忙后撤,但经过3次战役,已经看出了中国军队的弱点,所以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变被动为主动。从1951年1月25日起,美军新任第8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就开始实施“霹雳行动”,倚仗其装备与火力优势,向志愿军大肆反攻。志愿军欲坚守汉江南岸而不能,只好改为机动防御,且战且退。待美军反攻到三八线附近时,志愿军又发起了第5次战役,在三八线南北形成拉锯,战争出现长期化趋势。只是到了这时,双方才基本摸清对方的实力和底线,都认识到要把对方赶出朝鲜是不可能的,三八线的军事意义不大,但政治意义重大,为双方所必争,所以,只有在三八线附近,基本保持战前态势而寻求停战才是现实的、双方都可能接受的条件。于是,双方于1951年7月10日开始进行停战谈判。

金日成和彭德怀在一起

即使如此,谈判进行得也很不顺利。在讨论军事分界线时,美方竟提出它的海军和空军控制着朝鲜大部海域和空域,这种海空优势,必须在划定陆地军事分界线时得到补偿,因此中朝军队应该后撤,让出1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美方。中朝方面指出,地面控制线是双方综合实力较量的结果,美方的无理要求,当然不能答应。于是,美方代表便中断谈判,发出威胁性的叫嚣:“让飞机大炮去辩论吧!”

在其他议程上同样也不顺利。就这样,打打谈谈,谈谈打打,一直拖了两年。既然美国还想再发挥它的优势,重拳出击,中国就只得奉陪。这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转入阵地坚守防御,美军则使出浑身解数,发动了“绞杀战”、1951年夏秋攻势和1952年的“摊牌行动”(即上甘岭战役),结果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或者得不偿失,或者有失无得。无奈之下,美国的决策者们终于认识到,再打下去还是“无底洞”,只好就此罢手。1953年7月,双方签订停战协定。

1952年主席在中南海接见回国的志愿军代表团

稍加考察朝鲜停战谈判的过程,就可发现,那种认为如果中国在1951年初接受联大议案进行谈判,就能使自己以更有利的条件实现停战,从而使战争进程缩短两年的看法,是没有看清美国的本性,至少是把谈判估计得太简单了,是不现实的。1954年日内瓦会议专门讨论朝鲜和平统一及外国军队撤出朝鲜的问题,结果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朝鲜至今还处于分裂状态,那种认为“1951年初就能停战”的说法,不过是人们的美好愿望。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43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