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一桩离奇的集体通奸案,就这样被战神岳飞轻松破解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0

众所周知,岳飞是一位兵法大师、战神,运兵之妙,断于一心;沙场决荡,攻必胜、战必克,所向披靡,百战百胜。可是,在驻军鄂州期间,他那名震海内的岳家军中出现了一桩离奇的集体通奸案,让他抓狂不已。

事情是这样:伪齐刘豫和金兵勾结,从寿春府(今安徽六安市寿县)大规模进犯庐州(治安徽合肥)一下子就捅破了南宋刘光世、张俊等军队的防线,扰乱了淮西局势。

岳飞接到赵构的指的示,火速入援淮西。

而在这次入援淮西之前,岳飞还连接进行了两次北伐,可谓是连日用兵,这中间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军中的大将,基本倾巢而出,而诸将的家属却全部留住在鄂州(今湖北省鄂州市)军营中。

淮西战事平息后,整军还镇,众将和妻小久别重聚,自然少不了一番亲热。岳飞本人也不能例外。

然而,没几天,竟然有一个名叫贺舍人的部将,竟然神色忸怩地来向岳飞举报,说自己的妻子与州寺里的淫僧私通(“白其妇与僧乱”),要求岳飞严惩这对狗男女。

女子不守妇道,与人私通,岳飞本人有着深深的切肤之痛,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命人将这对奸夫淫妇拿来,讯问其事。

淫妇长得妖娆艳丽,确是淫妇的形象;奸夫却长得宝象庄严,俨然得道高僧的模样。对于这种遁身于空门,以佛的名义淫乱人世的淫棍,《水浒传》中有一首打油诗是这样说的:

一个字便是僧;

两个字是和尚;

三个字鬼乐官;

四字色中饿鬼。

书中对这首诗的解释是:“和尚家是世上第一闲,一日三食,吃了檀越施主的好斋好供,住了那高堂大殿僧房,又无俗事所烦,房里好床好铺睡着,无得寻思,只是想着此一件事。故世上的人情,惟和尚色情最紧。”

讯问的结果,这对狗男女通奸之事证据确凿,全部属实!

但随着案情的深入,岳飞却从这对奸夫淫妇的口中得到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消息——这类通奸案在岳家军中比比皆是。

据淫僧检举,他寺院里面的和尚,几乎每人都养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情妇。

单单这一句,已经完全让岳飞震惊呆了。

而他的下一句更岳飞震得眼冒金星,头晕耳鸣。

淫僧说,情妇团里的成员全部是清一色的岳家军中的女眷。

这下完了。

饶是岳飞用兵如神,这下也手足无措了。

堂堂岳家军中,怎么出现了如此龌龊不堪的事啊?

这件事如果处理得不妥当,不仅会影响朝廷和军队的声誉,而且还会严重地伤害到军心士气。

到底该当如何处置呢?

岳飞命人将这对狗男女收押等候处理,晚上,找来了参谋官薛弼共同商议处理办法。
两人认真地研究了一番白天的供词后,岳飞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岳飞说:“将士在前线舍生忘死为国出力,可怜家里却发生这种不幸的事情,如果略过不问,则有负众将,如果象唐人柳公绰那样,一概将这些涉嫌通奸的男女装入猪笼投江,又于心不忍,奈何?”“营中至此,略不问,则飞负诸将。欲如柳公绰故事,尽纳诸江,复不忍,奈何?”)
薛弼沉思了半晌,说道:“供词上说的通奸人数这么庞大,涉及面积这么广,可是前来举报通奸的,只不过是贺舍人一人而已。我怀疑这供词有假,怎知不是这对奸夫淫妇为了淡化自己的丑行,故意夸大其词、随意捏造出来的呢?”(“发妇私者,但一贺,将众何与?安知非谰辞分谤,小人之情邪?”)

薛弼继续往下说:“营中的军嫂,很多是在战乱中捡来的,真正明媒正娶的并不多,一旦把事情扩大化,穷追深究,将士的家丑暴露,必定对你抱怨不尽,而即便有通奸嫌疑,人家要顾全面子,也不愿意公开此事。你以为你不负众将,岂不知你这样做正使三军人情动摇呢。”(此曹类因乱离偶合,不以正者有之,今暴其私,人情念家者怨,耻过者忿,而公自谓无负,不摇三军之众乎?)

一席话,说得岳飞连连点头。

沉思了半晌,岳飞对薛弼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请不要对外声张。”
改日,岳飞让自己的夫人李氏来做下面的工作,将那些涉案的妇女一一找到家里来闲谈。发现她们大多数都是年老貌陋的老实妇女,十有八九是受了淫僧恶妇的诬陷,于是一律放过不问,只将那对狗男女治罪了事。

事后不久,贺舍人也恚愤自尽了。

一件原本惊天动地的通奸案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了。

岳飞高兴地对薛弼说道:“微君一言,几得罪于诸公。”

(本文为历史沙龙今日头条独家首载,如转载,请注明今日头条历史沙龙字样,谢谢。)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40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