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这个一打战就逃跑的长腿将军,皇帝非但治不了他还给他升官!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31

作者:我们爱历史团队覃仕勇。

刘光世,字平叔,保安军(治今陕西志丹)人,父亲刘延庆,是北宋末年著名的“长腿将军”。

这名“长腿将军”曾在童贯手下任宣抚司都统制统兵十万“联金攻辽”前去收复燕京,然而战斗尚未打响,他在后面已经开溜了。不过,他溜来溜去,最后溜不过命运,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军攻入汴京,他和长子刘光国一起开溜,还没出城,就被乱兵砍死。

刘光世是刘延庆的第二个儿子,以荫补入官为三班奉职,累升领防御使,鄜延路兵马都监,蕲州防御使。他的脱逃术显然深得父亲真传,而且经过自己努力修炼,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历经多次战乱,从未失手。

在刘延庆统兵攻辽的战争中,刘光世也随军参加了。不过,他摆了郭药师一道,让郭药师全军覆没,自己早早收兵回营了。

完颜宗翰大军围攻太原城,河北各州府郡县纷纷发兵救援,朔宁府知府孙翊兵不满两千,全军壮烈身殉国。

刘光世时为鄜延路马步军副总管,也领着他的的鄜延兵来了,他的兵力和折可求的麟府兵加起来有四万多人,然而大战未开,刘光世望风而逃,连累得折可求阵脚大乱。

金人二次围困汴京城,北宋国势日趋危急,陕西宣抚使范致虚关率主力出武关,严令鄜延经略使张深和刘光世南下虢州,从汝州迂回入援汴京。

刘光世按兵不进,不日,范致虚在邓州千秋镇大败,刘光世于是不再犹豫,东进济州投奔赵构而去。

这一次,刘光世的逃跑逃出成绩了。

赵构正在招兵买马,组建流亡政府,得到了刘光世这支军队登时声势大振,刘光世也因此成了南宋中兴四大将之首。

赵构登上帝位,以刘光世从龙有功,任其为提举御营使司一行事务、行在都巡检使,几个月后,又升其为领奉国军节度使

刘光世,这位靠逃跑起家的将军,居然成为了南宋第一个建节的将领。

刘光世担忧金人渡江,经常在暗中选择撤退躲避的地方,右谏议大夫黎确弹劾他无心作战,逃跑思想严重,中外所愤。

赵构不但不追查此事,还将刘光世升为宁武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

建炎三年二月,金军五百骑兵追击至天长,赵构从扬州仓皇渡江南逃,刘光世所部三万多人,连金兵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溃退渡江,屯守镇江府。

隆祐太后在南昌,赵构担心她老人家有失,特别诏令刘光世移师江州作为南昌屏蔽,保护老人家的安全。

刘光世到了江州,日日置酒高会,不把隆祐太后当回事儿。

九月,金军从黄州渡江,刘光世心胆俱裂,隆祐太后什么的,统统抛之脑后,脚底抹油,迅速南逃。

他的表现的直接后果是隆祐太后被金军追得披头散发,像个疯癫婆子一样大呼大叫,沿路鸡飞狗跳地向虔州没路狂奔,差点命丧黄泉。

刘光世庆幸自己逃得快,没事人一样,来,喝酒压惊。

有人劝刘光世,说:“贼军深入,已犯了兵家之忌。他们前进则距山,后退则背江,百无一利,他们之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就因为前无抗拒之师,后无袭逐之旅。你刘太尉但能带一支精兵开往洪州(今江西南昌),伏兵掩击,便可使之匹马不还。”

刘光世不听,从信州引兵往南康而去。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六月,刘光世任御前巡卫军都统制,兼任两浙路安抚使、知镇江府,又加开府仪同三司为使相,可谓位高权重。可是金将完颜昌围攻楚州,赵构连发了八道金牌,五次传递手诏命刘光世发兵前去救援。

我才不去!

刘光世违诏不援,眼睁睁地看着抗金英雄赵立战死,楚州失陷。

实在太过分了!

赵构算是气得够呛,可刘光世手执重兵,无论怎么说,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对金兵构成牵制,而且南宋政权基础还不稳固,他的部队仍是不得不依靠的军事力量,只能将他改兼淮南、京东路宣抚使,置司扬州,算是小小的惩罚。

然而刘光世不上脸,拒绝奉诏。

没办法,赵构不敢和他扯翻脸,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六月将他升领宁武军、宁国军两镇节度使。

绍兴三年四月,将他改兼江东路宣抚使,置司建康。

同年九月,又将他改为江东、淮西宣抚使,置司池州;

十月,伪齐军渡淮南犯,刘光世移驻建康设防。

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升少保其部改为行营左护军。

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加领保静军节度使,领三镇节度,移屯庐州。

就这样,刘光世寸功未立,官越做越大。相比之下,像吴玠、岳飞、甚至韩世忠,他们能建节封侯,都是靠沙场百战,一刀一枪用性命搏来的。

刘光世领三镇节度使,已经到达了两宋朝廷中武将功名事业的巅峰。

这既是时代的黑色幽默,也是对南宋政府的一个莫大的讽刺。

那么,刘光世既对金军畏之如虎,每逢奉诏移驻前线,又拒绝奉诏不断退避,即使遇上了打仗,自己绝不肯亲临前线,而是坐守后方,以便及时逃跑。这种人,为什么不但没受到罢斥,官还越做越大呢?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

刘光世的军纪很差,士卒恣横,军队过处,奸淫妇女,抢劫财物,本质跟盗匪差不多,但它的政治地位崇高,国家正规军,名声好,全部行为合法化,在军队中不但毫无纪律约束,而且还是国家正式在编人员,由财政发工资、还有额外的奖金和补贴……种种的好处吸引了不少流寇、叛军前来投附,部队就越来越庞大,部队的首领刘光世在赵构心中的份量就越来越重,似乎,刘光世大帅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会影响到南宋的生死存亡。

刘光世领悟到了这一奥秘后,更加恃宠生骄,肆意妄为了。

他还经常虚报军额,多占军费,对部下的封赏大手大脚。

完颜昌攻破了楚州,屯军于承州、楚州。刘光世不敢和他硬碰,就别出心裁地想出了一招:从朝廷申请了一大批金银,命人铸上“招纳信宝”四字,到阵前像发传单一样,大量散发,招叛纳降。

结果招来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这其中就有在五湖“掠人为食”的千余捕鱼人、郭仲威的淮南余党、通州盗贼邵青等等。

刘光世将这些人编成“奇兵”、“赤心”两军,军中的开支大到惊人。

宰相范宗尹对赵构说:“刘光世军多冗费,请将他部队中的那些老弱者遣散回家。”赵构不同意,想方设法地满足刘光世后勤军需的供应,一下子就拨了“苗米三十七万斛”,还不断对刘光世本人加官进爵,目的就是防止他的部属溃散为流寇或投奔伪齐。

另一位宰相吕颐浩到刘光世的军队视师,吕颐浩大加弹劾刘光世“兵冗不练”,请求赵构将他的军队调回朝廷。

赵构却善解人意地说:“刘光世军粮不足,若突然移动,一定会引发兵变,当下只能先犒军好好抚慰,不可以轻动。”

吕颐浩至了镇江,刘光世又向他哭穷,威胁说自己军中发不出军饷了,朝廷不给解决军队就有哗变的危险。

吕颐浩问他,每月所需军费是多少?

刘光世斩钉截铁地答:二千万缗。

吕颐浩不由心中生疑,向赵构申请派出差官到军队来考核。可这事却不了了之。

赵构为了解决刘光世一军的开支,不得不诏令两漕臣措置镇江酒税务,赞助军费;又从宫中拿出七百万缗加以补充。

刘光世做过的恶心事还不止于此。

给事中程瑀认为刘光世的军队连长江都不敢过,不但守不了淮河,甚至连长江都守不住,断言“金人或渡淮,江、浙必震”。

赵构认为程瑀是乱嚼舌根,诬陷忠良。他诏令刘光世过江,并不断鼓励他。

——虽然有人怀疑你的作战能力,但我相信你,勇敢点,将军队开过长江去!

然而赵构终究失望了。刘光世“迁延如故”,一直不肯动窝。

看来,刘光世确实是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赵构黯然神伤,决定下令让他和韩世忠交换防区,同赴行朝交割换防事宜。为了哄好他,授他检校太傅、江东宣抚使。

可是,等韩世忠到了镇江城下,刘光世的勇气充分展示出来了。

你大爷的!这是我的地盘,你韩世忠来个球啊?

他守护着自己的地盘神圣不容侵犯,恶狠狠地声称韩世忠“遣奸人入城焚府库”,要和战神韩世忠动刀子。

纵观刘光世的一生,可谓劣迹斑斑。

现在既然张浚当着一众大臣提出要罢免刘光世,而国家除了刘光世外,又有了吴玠、岳飞、韩世忠等一大批可以依靠的力量,罢免刘光世是时候了。

赵构于是赞同说:“刘光世的军队本来极其骁锐,但主将不勤,疏于训练,每日白白耗费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米!实在是可惜了。做将帅的绝不可骄惰,更不能沉迷于酒色之中,否则,怎么率三军之士建功立业?!”

刘光世对打仗的事兴趣本来就不大,听赵构是这么一个意思,就干脆提出了辞职,“引疾请罢军政”,要求回家享福。

赵构也异常干脆,拜少师,充万寿观使,奉朝请,封荣国公,赐甲第一区,以兵归都督府。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7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