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德国反思二战有错吗?收容难民有错吗?陷入两难的德国问题出在哪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29

文|陈曦

之前国历君跟大家讲到过,德国是一个非常重视血统的国家,二战后因为血统原则,二话不说就收留了1300万德意志族难民。错过请戳: 2015年叙利亚、利比亚爆发难民潮,德国收纳难民110万,再一次成为收纳难民最多的欧洲国家,并引起了许多盟友对欧洲安全的担忧。就在刚刚过去的18日,来自阿富汗的17岁难民袭击了德国南部维尔茨堡附近的一列火车,经调查袭击者自称是“伊斯兰国”的一名“战士”。德国、难民、恐怖袭击,欧洲又陷入了一场关于难民的争吵。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德国对难民大开绿灯,即便自己承受了许多欧洲国家的指责和巨大压力也在所不惜,毕竟这次不涉及血统问题?为什么后来德国对难民的态度又有所改变?德国如今面临着什么困境?这是一篇由长度更有深度的文章。

2015年10月,德国东部近万民众抗议政府接收难民

德国友好的难民政策,是有着其历史原因的。

二战后,德国深刻地忏悔自己在战争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因此在战后教育中特别注重人道主义,甚至到了一种让人觉得有点偏执的地步。几十年灌输下来,人道主义价值观成了德国战后政坛一个不可挑战的红线,无论是激进的社会党还是保守基民盟(以及基社盟),只要是涉及人道主义这个问题,都会异口同声的追求政治正确,倘若谁敢违反“人道主义”,表露一丝丝排外情绪,必定会被打上“极右翼”、“新纳粹”等标签,政治生命就此玩完。在德国政治家中流行的说法是,因为反省纳粹罪行,所以德国感激那些曾接纳流亡在外的反纳粹公民的国家,现在痛定思痛更是要像这个国家学习,所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有责任也有义务为难民提供法律庇护。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德国对难民的态度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就难免显得宽松了。

2015年抵达德国的难民

另一方面,德国经济长久以来强势发展,也给德国政府容纳难民提供了底气,2015年上半年德国的财政盈余达到211亿欧元,其中联邦政府实现财政盈余105亿欧元。有了如此多的金钱作为后盾,德国政府很自然地就在难民问题上当一回任性土豪了,有了钱之后,别人买豪车买楼房,德国政府就是养难民!境界简直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不过话又说话回来,其实德国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作为一个高福利发达国家,其实德国也一直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和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困扰,据德国雇主协会研究报告显示,德国受过职业教育的专业人才缺口在2020年将达到130万。所以,有些人就把算盘打到了这些难民身上。在他们看来,如果能制定出一个有效的融入政策,让难民进入劳动力市场,不是就能弥补这个缺口吗?况且,要想让这些难民融入德国社会,不是也需要语言和职业培训吗?这不就是又创造出更多就业机会了嘛!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怎么能错过呢?所以,德国一面给难民大开绿灯,一面又要求难民申请者的年龄在35岁以下,明显就是冲着其提供劳动力来的。

1990年,来自罗马尼亚的难民申请者在柏林

在二战之后,其实德国的难民政策一直是欧洲最为宽容的。不仅是这次叙利亚战争,德国在以前就容纳了诸如越战、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以及非洲各种战乱产生的大量难民,就是希望从中能获得劳动力。而这次叙利亚战乱难民涌来之初,德国也很往常一样,舆论一直对其表示同情和好感,2015年9月11日,德国电视二台曾经做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6%的德国人赞同接纳滞留在匈牙利的难民入境;67%的德国人乐于提供志愿者服务,88%的受访者愿意捐赠财物,由此可见德国对难民友好的传统了。

在科隆市靠近著名的大教堂的中心火车站众多女性受到性侵犯震惊了德国。(图片来源: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对难民态度的转折

对于德国人来说,2016年元旦夜发生在科隆的大规模性骚扰与抢劫案件,是改变他们看法的一个关键性事件。当时,科隆火车站周围聚集了大约1000名醉醺醺的北非和中东的难民,他们分拨向周围的女性靠拢,进行抢劫甚至性骚扰。这件事情大大震惊整个德国社会,使得民意急剧反转,反对难民入境,要求政府收紧难民政策的呼声一下高涨起来。原本打着小算盘的德国政客,突然发现他们一向的容纳、改造和融入难民政策,在这些新难民身上完全不起作用了。由于这批难民本身的宗教因素,使他们存在非常严峻的和德国法制与世俗社会的不能接轨问题。甚至出现难民营中的男性拒绝女性工作人员护理的情况。和以往历次难民潮相比,这次难民带来的性骚扰、抢劫、偷窃与暴力等案件,使得德国民众对其恶感激增。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排斥难民的极右翼也趁机粉墨登场,在2015年,整个德国发生了700多起针对难民收容所的攻击事件。而且社会民众反对难民情绪也很高涨,甚至出现了“欧洲爱国者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组织(pegida)”这种组织。长期以来在德国政坛被压抑的极右翼声音,突然在德国政坛上响亮起来了。

进退两难:德国政府在难民问题上的困境

其实,二战后德国在自己历史反思与克制文化矫枉过正,使得人道主义与反对排外的“政治正确”观念压制一切反对意见、或者理智探讨冲突可能性。而在这种压抑之下,民众早有所不满,尤其是科隆大规模性骚扰案为整个德国社会急剧右转提供了导火索,使得德国不少人要求改变开放性的难民政策。在这种压力下,德国政府也不得不改弦更张,默克尔宣布将实施更为强硬的难民政策,所有在德国犯罪的难民申请者,包括已获得难民身份的人都将被驱逐出境,而且在未来德国将减少接受的难民数量。

如今的德国政府,在难民问题遭遇了从来没有过的困境:一方面,按他们习惯做法,应该是希望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安置和援助难民,甚至还想通过接受难民改变老龄化社会,给国内提供劳动力;但另一方面,他们现在却又无法经受住难民带来的巨大政治危机。

事实上,就像是德国这种土豪,也觉得难民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压力,德国经济研究所(iw)最新预测,2016 年和 2017 年德国为难民提供食宿、语言课程等支出将达 500 亿欧元。2016 年将为约 150 万避难申请在食宿方面支出 170 亿欧元,另外 50 亿欧元用于语言和社会融入课程。而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在,面对远远不断涌来的难民,德国警方无法掌握全部情况,而其中又可能混杂了不少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比如这次维尔兹堡火车袭击事件就正是如此。而且更关键的是,由于欧盟内部有自由流动、迁移的协议,德国容纳的这批难民有可能对其他欧洲国家造成冲击,恐怖分子会不会利用这点以德国做基地,对其他欧洲国家带来威胁?这德国也饱受其他欧盟国家的指责和攻击之处。

看来,在没有改变自己难民政策之前,德国还将会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吧!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7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