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他曾在战场上打的板垣无地自容,战死沙场后举国缟素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26

#抗日英雄张自忠将军76周年祭#

有一位民族英雄,曾经在战场上打得板垣征四郎无地自容,数次有自尽的念头。他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他的军队赢得了“台儿庄大捷”、“鄂北大捷”、“襄东大捷”。他在日军中立下赫赫威名,在其战死之后受到日军最高规格的葬礼。

他的牺牲,可谓中国抗战之最大损失,蒋介石曾亲自下令无论如何抢回他的遗体,在重庆厚葬。在将军的棺椁运回重庆厚葬的途中,十万人为他送葬,哭声震天,终夜不止。

这位将军便是梅花上将,张自忠。

但就是这样一位举国沉痛的铁血战将,抗战爆发前就令日本人闻之胆裂的华北杀星,却在全面抗战爆发伊始,一度落得被举国痛骂为汉奸的地步。

1914年,二十三岁的济南法政专门学校学生张自忠,突然半路辍学,赶至沈阳陆军20师39旅87团车震部从军,从此民国年代,少了一位平凡的律政青年,多了一位忠勇的铁血战将。

此后二十年,张自忠南征北战,战功累累,至1933年华北抗战爆发前,已是冯玉祥麾下铁血战将,喜峰口前线总指挥。而是年三月骤然爆发的喜峰口血战,更令他名满天下。

这番全面抗战前,中日陆军最刺刀见红的惨烈碰撞里,张自忠巧施奇招,扬长避短发起突击队夜袭,硬是以大片刀手榴弹的低劣装备,生扛日本陆军骄傲关东军。十八天血火厮杀,歼敌五千多人。日本媒体惊呼:自明治大帝造兵以来,从未有此惨败。

至此开始,“张自忠”这个名字,成为日军上下,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一曲战歌《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更随之风靡全国。抗战热情高涨的年代里,张自忠,就好似一面烈烈战旗。

可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时,素被看做军神的张自忠,还未等在战场上一显身手,却被连番“妖风”,刮得近乎身败名裂。

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精锐云集江南,华北只得靠西北军苦苦支撑,却面对日军战力最凶悍的关东军,战局骤然恶化,在西北军即将陷入合围,大批军队甚至专家学者未及撤出的凶险时刻。张自忠挺身而出,接受宋哲元密令,以谈判代表身份与日军接触,利用日本人“找汉奸”的心理虚与委蛇,终于赢得了黄金般的撤退时机,保住了大批抗战有生力量。

等到北平沦陷时,发现上了张自忠大当的日本人,更对张自忠加紧通缉,昔日笑傲沙场的战将,这时却几次乔装打扮,历经颠沛后才幸运脱险。未曾想刚撤到山东,更大的屈辱已在等着。

民族情绪高涨的年代下,忍辱负重的张自忠,却在媒体的鼓噪下,竟被污蔑为汉奸。报纸上说起他,全称他“张逆自忠”,其中最精神抖擞骂他的,正是标榜自由公正的《大公报》,这个在张将军忍辱周旋下,才顺利撤离北平险地的报纸,此时却义愤填膺,把张自忠通敌卖国的过程,编造得和真的一样。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好好刺激了一把发行量。

这样的举国痛斥下,日本人面前忍辱负重的张自忠,国人面前却蒙受更大屈辱,先在济南被拘押,之后虽被释放,也是一直各种唾沫。电影《血战台儿庄》上就曾真实再现其虐心桥段:徐州街头上,热血学生们正在抗战募捐,张自忠信步上前,捐上一笔积蓄,然后挥毫写下自己名字,却立刻被愤怒学生们一顿拳打脚踢打翻:汉奸的钱我们不要。

这番痛苦岁月,张自忠的心情,正如他被拘押期间,写给同僚们的书信们所讲:事实胜于雄辩,必死而后能生。

这位慷慨热血的军人,面对铺面而来的误解羞辱,选择了用沉默的奋战,证明耿耿忠诚。

1938年初,徐州告急。深知张自忠冤屈的蒋介石也终于下定决心,命这位媒体口中的“华北特字号汉奸”出任五十九军军长,率部增援临沂。

对这期盼已久的机会,心在战场的张自忠壮志满腔,正如他上任时对部下的动员:今日回军,除共同杀敌报国外,是和大家一同寻找死的地方。

▵第五战区军官,后排右二为张自忠

回到部队的张自忠,怀着国仇家恨,积极准备与日寇一战。3月初,日军第五师团与第十师团分两路发起进攻,并准备会师台儿庄,之后攻取徐州。

本次会战中,临沂在台儿庄北面,地位非常重要,一旦临沂被敌军攻克,那么台儿庄将无险可守。负责守卫临沂的是庞炳勋的第三军团,实际兵力只有5个团,而他所要面对的敌人,则是号称钢军的板垣师团。师团长是臭名昭著的板垣征四郎。

面对如此局势,庞炳勋深感独木难支,数次发电,要求兵力支援。但此时的第五战区却在兵力上捉襟见肘,只有张自忠的军队可以驰援。张自忠与庞炳勋曾经在军阀混战时期产生过嫌隙,但却并没有因为个人的恩怨而拖延部队的行军速度。反而以最快的速度行进至临沂,并建议庞炳勋不要消极防守而要主动出击。经过几天几夜的白刃战,终于打退了日军。

23日,日军卷土重来,再次进攻临沂,张自忠与庞炳勋再次联合阻敌,使日军占领临沂的计划破碎。张自忠部两次血战临沂,将日军夹攻台儿庄铁钳的一个钳头掰去,为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痛歼板垣师团两个联队,坂垣征四郎数次羞得要自杀。这场胜利极大的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的自信心。

随后在武汉会战中,张将军更是越战越勇,日寇10万之众兵分两路大举进犯鄂北的随县、枣阳地区。张自忠一面命正面部队死守,一面火速派2个师迂回到敌后方,两面夹击包抄日军。他还亲自率2个团渡过襄河向敌猛攻,粉碎了日军围歼第33集团军的企图。随后第五战区左右兵团全线反攻,一举收复枣阳、桐柏等地区。战役中击毙日军3位联队长,歼敌1万3千余人,史称“鄂北大捷”。

不久,张将军再次阻敌南下。日军又集中大量兵力向驻守长寿店地区的第33集团军所属第132师等部阵地进攻,双方激战7天7夜,132师阵地多次被突破。张自忠决定用奇兵打敌神经中枢的战法挫败敌人。他调第132师的第359团另配1个营,令其于夜间绕道偷袭日军设在钟祥县的总指挥部。

临出发前,他鼓励将士们说:“国家养兵就是为了打仗,打仗就会有伤亡。人总是要死的,多活20年少活20年转眼就过去了。但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为国家为民族而死就重于泰山,否则轻如鸿毛。”在张自忠的激励下,奇袭部队当晚潜行30里路,拿下了敌人的指挥部。在正面的日军惊闻指挥部被攻克,便仓促撤退。张自忠指挥部队趁势猛烈反攻,打得日军狂退60里,大获全胜。此役称“襄东大捷”。

1940年4月5日,张自忠的大哥宋哲元因病于四川绵阳去世。张自忠悲痛欲绝,从前方战场赶去四川绵阳吊唁,并与二十九军众元老为宋哲元写下挽联:感知己,报祖国,此身尚在,绝不苟富贵惜生命而存;率全军,哭我公,虽死犹生,敢继执干戈为社稷之志。此后,张自忠对日作战更是勇猛。

1940年5月16日清晨,张自忠奉命进至宜城与日军展开激战。在日军猛烈的炮火下,张自忠力不能支。随后,日军得知张自忠将军的身份,集中万余人全力展开围攻夹击,张自忠部伤亡殆尽,本人数次中弹,自知不治,弥留之际对部下说:“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得起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可告无愧,良心平安。”

随即拔剑自戕,壮烈殉国,时年51岁。

日军给予张自忠将军最高规格的葬礼。当天夜里,最高统帅部下令夺回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国军付出了二百名军士牺牲的代价,夺回了张自忠将军的遗体。5月21日,李致远将军、徐惟烈顾问奉三十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之命,率领手枪队护送张自忠灵柩前往重庆。

张自忠元帅壮烈殉国,也印证了他生前所说过的话“我等应即下一决心,趁未死之先,决为国家、民族尽最大努力,不死不已!如此就是死后遇于冥途,亦必欢欣鼓舞,毫无愧怍。”张自忠作为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军官,他的事迹与精神得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尊重。28日,张自忠的灵柩运送到重庆,蒋介石亲自撰写祭文发表告全军将士书,以此来激励全国军民抗日的决心。

作者:我们爱历史团队月晓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7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