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曹操和袁绍官渡之战前后,荆州发生了哪些诡秘事件?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21

作者:我方专栏作家南门太守

建安十三年荆州一系列诡秘事件

建安十三年(208),对荆州来说是个有特殊意义的年份,就在这一年,荆州的许多郡县不停地更换主人,局势扑朔迷离,让人眼花缭乱。

这一年,正当曹军大兵压境时,荆州最大的“抗曹派”刘表却突然死了。《三国志》记载:“建安十三年,太祖征表,未至,表病死。”

这一年,刘表67岁,在那个时候算高龄了,他得了什么病,《三国志》没说,《后汉书》的解释是“疽发背卒”,这个病中医叫“背疽”,西医称为“背部急性化脓性蜂窝织炎”。

通俗地说,就是背上长了个疮,接着就死了。

刘表是个人物,他曾经是个名气不小的文人,但一点都不文弱,颇有胆识和谋略,当年揣着董卓给他的一职委任状,单人匹马来到荆州,依靠老朋友蒯越等荆州几个大族的支持,迅速站住了脚。

刘表治理政务、发展经济有一套,是个实干家,把荆州治理得不错,在一片纷乱扰攘中,荆州成为中原人避乱的最佳地点,刘表在荆州的声望应该挺高,因为他让这里大部分老百姓享受了20年的和平。

这20年里,刘表也面临着几次大的挑战,孙坚进攻荆州算一次,都打到了刘表的眼皮子底下,但孙坚意外身亡,刘表渡过了危机。

后来袁绍曹操官渡决战,都来拉拢刘表,如果袁绍是此时的老大、曹操是老二,刘表就是老三,他站在谁的一边无疑至关重要,但刘表知道这其实是更大的危机,倒不是押不好宝日后会成大患,而是介入任何一方都会丧失荆州的独立性,所以他采取了不介入的方针。

对此,刘表手下不少人都不赞成,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都劝刘表说:“豪杰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于将军。将军若欲有所作为,可以乘此机会崛起;如果不然,也应该选择其中的一方给予支持。将军拥有十万之众,怎么能坐而观望呢?”

韩嵩等人进一步分析说,如果对袁绍和曹操都不支持也不反对,则“两怨必集于将军”,以荆州目前的状况想中立那是不可能的。韩嵩、刘先以及刘表最依赖蒯越都劝刘表站在曹操一边。

他们认为曹操这个人相对贤明,天下贤俊纷纷归顺曹操,在决战中有可能战胜袁绍。如果现在不联合曹操,将来等他战胜了袁绍,必然举兵南下荆州,到那时恐怕就无法抵挡了。他们提出了一个大胆建议:“不如率全部荆州归降曹操,曹操必然厚待将军,那样以来可以长享福祚,垂之后嗣,这才是万全之策!”

看到手下一边倒地支持曹操,让刘表颇为犹豫,但他很老练,没有立即否定大家的建议,而是派韩嵩到曹操那里走一趟,说是观察虚实后再作决定。

大约在建安五年(200)初,刘表的使者韩嵩一行来到官渡前线来见曹操,受到曹操的热情接待,韩嵩此行对曹操和曹军都有了更深的印象。韩嵩又到许县拜见了天子,在曹操的授意下,献帝拜韩嵩为侍中,韩嵩大概不愿意接受,表示想回荆州,献帝又改任他为荆州刺史部零陵郡太守。

韩嵩回到襄阳,向刘表汇报所见所闻,对曹操大加赞扬,并劝说刘表送儿子到许县作人质,以证明自己的诚意,刘表心里特别不舒服。

一次,刘表召集有数百名部属参加的会议,刘表突然点了韩嵩的名,对他一顿数落,盛怒之下,拿出天子所赐的符节,意思是想斩杀韩嵩。

大家都很紧张,劝韩嵩赶紧陪罪,韩嵩动都不动。大家对刘表苦苦相劝,就连刘表宠爱的妻子蔡氏也出来说情,刘表盘问了与韩嵩随行的人,没有发现韩嵩有什么不妥的行为,这才饶过韩嵩一死,把他关了起来。

这件事后,劝刘表投靠曹操的建议没人再敢提起,刘表继续他原先制定的策略,对袁绍那边尽量敷衍,对曹操不和不战,保持他的中立。

《三国志》说,刘表突然问罪于韩嵩是他的疑心病犯了,看到韩嵩不加掩饰地称赞曹操,加之他接受了献帝的任命,心里很不痛快,所以发难。陈寿评论这件事时也认为,刘表虽外貌儒雅,但内心多疑忌,像这样的事“皆此类也”。

但实际上,作为举足轻重的一方诸侯刘表考虑得更为深远,倒不是气量大与小的问题,投降曹操或袁绍,对于蒯越、韩嵩等人来说是无所谓的事,但对刘表来说差别就大了。

自己当老板挣的再少也是老板,给别人打工挣得再多也是个打工仔,寄人篱下,刘表不糊涂。若干年后孙权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孙权手下大多数人也如韩嵩、蒯越一样主张投降,而孙权宁可冒灭亡的危险也不愿意投降,道理是一样的。

回到刚才话题,刘表想中立,但韩嵩、刘先、蒯越等人都劝他投降曹操,也许劝他的人还有不少,尤其是蒯越这样的绝对实力派,他的意见刘表不能置之不理,无奈之下,他派韩嵩到曹操那里走一趟,说是考察情况,实际上是做给主降派们看的。

韩嵩接受了朝廷的任命,回来对曹操一阵猛捧,这给了刘表问罪于他一个口实,刘表问罪韩嵩可以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来谈话,也可以把他交给有关部门审查,完全没有必要当着手下数百人的面进行。刘表此举,正是明告那些有同样想法的人闭嘴。

所以说刘表做事挺有手段,对于投降派,孙权气得拔剑剁桌子,刘表只需不露声色地召集大家开个会,也达到了他要的效果一样,刘表的城府更深。

这件事进一步表明,刘表是个坚定的“抗曹派”,这也是刘备后来主动投奔他的重要原因。到了建安十三年(208),荆州再次面临抉择,按照刘表的一贯思想肯定不会选择投降,但他手下的实权派人物们却不这么想。

蒯越、韩嵩、蔡瑁、刘先这些人,家族、产业都在荆州,如果投降曹操,曹操一不会没收他们的财产,二不会杀他们的人,而如果跟着刘表去抗曹,这个险冒得就太大了,绝对凶多吉少,所以他们拼了命也要去阻止刘表。

刘表很发愁,甚至考虑把权力交给刘备,这件事《英雄记》、《魏书》等都有记载,《英雄记》说刘表在病中向献帝上表推荐刘备代理荆州刺史,《魏书》说刘表病重期间托国于刘备,对他说:“我儿不才,而诸将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我死之后,你来统领荆州。”

裴松之认为这件事不靠谱,原因是刘表夫妻立刘琮为接班人的想法“情计久定”,不会临终前突然改变决定。但是,如果考虑到刘表此时复杂的内心和荆州紧迫的形势,这又是绝对可能的。《英雄记》的作者王粲此时就在荆州,也能接触到刘表,他是曹操的狂热粉丝,这种给刘备脸上贴金的事他干嘛要凭空杜撰?

但刘备没有接受,他对刘表说:“将军您的儿子们都很贤能,不要担心。”《后汉书》说有人下来劝刘备不如接受,刘备说:“刘景升一向厚待于我,今天如果接受这件事,大家必定认为我薄情,我不忍心这样做呀。”

熟悉刘备的人都知道,这是客套话,刘备也是个老江湖,不然他活不到现在。荆州虽然是他做梦都渴望得到的,但现在就算得到了也压不住。刘表的话可以相信是真的,但对刘备而言却毫无用处,因为此时的荆州并不完全掌握在刘表手中,刘备无法掌控局面。

曹操大军逼近襄阳,刘备驻扎在襄阳以北的樊城,他没有走,因为有刘表在荆州还有战的希望,但刘备不知道的是刘表却突然死了,之后荆州的重大事件都对刘备封锁了消息。

刘表得了病,可能是真的,年龄大了,又整天犯愁,吃不香、睡不好,就病倒了。但背上长个疮,不是心肌梗死、脑溢血什么的,也不至于粹然而亡,曹操7月才发起荆州战役,刘表8月就死了,死得也太“是时候”了!

也许襄阳城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史书未记载的激烈斗争,“降曹派”唯恐刘表干出傻事,让他们去陪葬,所以对刘表百般施压,而刘表显然没有妥协,否则就不会有“传位”给刘备的想法了。

在“降曹派”眼里,让刘备接管荆州是一件更大的傻事,打赢打不赢都对他们极为不利,刘备虽然表面拒绝了刘表的好意,但随着局势的进一步发展,这种可能性将会越来越大。

现在,“降曹派”唯一能阻止刘表干出傻事的就是把他先除掉,干这种事并不困难,甚至直接动手的就是刘表的妻子,出身于荆州“七大家族”的蔡氏并不是个平常女子,关键时候绝对能豁得出去。

刘表死了,荆州投降了曹操,“降曹派”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回报,15个人被封了侯,至少有3个人当上了朝廷的部长,但刘表的儿子们结局却并不好,大儿子早早病死了,死得也挺蹊跷,小儿子被曹操用闲职挂了起来,下落不明。

从这些结局看,刘表其实挺有远见。荆州发生的这一切也深深地教育了孙权,从而让他成为更为坚定的“抗曹派”。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6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