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他与纪晓岚齐名,却因同性恋身败名裂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5

搁古代,文人玩个断袖,搞搞男男,不能说多,但是不少,但大多都是堵着捂着,生怕别人知道。都说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就有这一位奇葩,自己不仅长期与多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还为自己是gay而沾沾自喜,把他老爹气得半死。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别号随园老人,时称随园先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溪,曾官江宁知县。为“清代骈文八大家”、“江右三大家”之一,文笔又与大学士直隶纪昀齐名,时称“南袁北纪”。

可以说是少年得志,跟现在13岁考清华北大差不多,脑瓜子好。但是他偏偏志不在此,是个便准的享乐主义者,年纪轻轻,就把官服一脱,就撂挑子不干了,跑到江宁养老去了。

他不仅读书好,还挺会做生意,家里很有钱,自行设计了并修建了大型豪宅——随园,我估摸着大概跟迪拜7星级酒店。为啥说它是豪宅,首先它很大,驾着马车,跑半天都不一定能跑完,每天第一句话就是“我叫王大锤,我每天从五万平米的床上醒来”;第二它很美。袁枚把杭州几大景点直接复制过来,足不出户便览遍天下。第三古玩很多。据他自己描述,那就是“器用则檀梨文梓,雕漆鹄金,玩物则晋帖唐碑,商彝夏鼎,图书则青田黄冻,名手雕镌,端砚则蕉叶青花,兼多古款,为大江南北富贵人家所未有”。

袁枚很大方,一点儿都不藏私,把随园免费开放给游客。每当随园大门一开,游人如织,纷纷拉着袁枚的手,进行合影,坨坨地影视明星待遇。“山上遍种牡丹,花时如一座绣锦屏风,天然照耀,夜则插烛千百支,以供赏玩”,简直是一个大型party,所以袁枚在当地的声望极高。

他的一生太过顺遂,没啥爱好,跟所有的土鳖富豪一样,好食好色。

先说这好吃。

他可是吃出了花样,您不服?人家轻飘飘地甩出一本《随园食单》。全书分须知单、海鲜单、杂素菜单、点心单、饭粥单、茶酒单等类目,那真是讲究,咱们且看他如何讲究法:

选用之法,小炒肉用后臀,做肉圆用前夹心,煨肉用硬短勒。炒鱼片用青鱼、季鱼,做鱼松用[鱼军]鱼,鲤鱼。蒸鸡用雏鸡,煨鸡用骟鸡,取鸡汁用老鸡;鸡用雌才嫩,鸭用雄才肥;药菜用头,芹韭用根;皆一定之理。余可类推。

这吃的那叫个讲究。

再说他好色。

他的好色是天生的。很小的时候,他去庙会玩,有一姑娘在表演走钢丝,客观您想,走钢丝是个危险的活,要求手脚利落,所以姑娘穿的大概是紧身服,把这曲线完全勾勒出来了,小袁枚一看,就盯住不动了,邪念重生,流着哈喇子。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神为之移焉”。

他对于自己好色一点都不害臊,他口才很好,为自己找了一大堆的道理。“男女相悦,大欲所存,天地之心本来如此”,好色不仅不低俗,简直就是高尚,“惜玉怜香而心不动者,圣也;惜玉怜香而心动者,人也;不知玉不知香者,禽兽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老色鬼,充分发挥了“精神指导物质”理念,为自己的好色生活提供了良好的理论基础。

首先他好女人,这不废话吗?哪有男人不好女人的。他纳了很多的小妾,还招收了不计其数的女弟子,乱搞男女关系为当时人所不齿。“通天老狐,醉辄露尾”,直接被别人骂为老狐狸,一喝酒就露出狐狸尾巴,将魔掌伸向无故少女。他找女人可以说是竭尽全力“自庚辰以后,横搜苦索,千力万气,可谓既竭吾才矣。虽充位之员,群雌粥粥,耐心许可者,卒无一人。平生入金门,登玉堂,为文人,为循吏,求则得之;惟娟娟此豸,不可求思,想坤灵扇牒,别有前缘,不可以气力争也。”由于他在色界的名声太盛,以至于与另一个色情狂魔纪晓岚并称为“南袁北纪”。

他不仅好女生,对男色也颇多研究,可以说攻守兼备。根据他自己统计:有李郎、庆郎、桂郎、曹郎、吴郎、陆郎……等人与其有不正当关系。还在自己的书中写黄色小故事:

春江公子,貌似妇人,与妇不睦,而好与少俊游处,与同卧起,不知鸟之雌雄。曾赋诗曰:“人各有性情,树各有枝叶,与为无盐夫,宁作子都妾。”其父,官中丞,见而怒之,他又做诗云:“周公所制礼,立意何深妙?但有烈女祠,而无贞童庙!”后公子入翰林,尝至天禄庙观剧,有参领某,误以为伶人而加以调笑,旁人为公子抱不平。公子却说:“夫狎我者,爱我也,子不见《晏子春秋》诛圉人事乎?惜彼非吾偶耳。怒之则俗矣。”

到了70岁的时候,他的了重病,眼看就要挂掉了,让自己的儿子用粉红色小字写讣告,娘气的很。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5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