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他是中国空军的骄傲,牺牲前杀死多名日寇,却被鬼子当英雄崇拜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5-03

记住英雄,传承历史。抗日英雄故事之阎海文

他是抗日战场上最让人感动的三位空军飞行员之一。

他牺牲之后日本鬼子为他立碑,在他墓前脱帽致敬。

而他牺牲前的壮举更是让日本人哀叹,“中国已非昔日支那。”

他就是落入包围圈后用手枪打死多名日寇后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而自尽的抗日英雄阎海文。

阎海文1916年出生于辽宁省北镇县。“九·一八”事变时,他才15岁。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践踏着我国东北的土地,阎海文不甘心生活于异国军队统治之下。他从东北流亡到北平。到北平后,他到东北流亡学校读书。东北沦亡,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重的伤疤。他后来写道:“东北沦亡,国将不国。堂堂的中华民族,竟受倭奴之摧残与蹂躏,令人痛心,所以我常为之悲,为之泣。”

由于对家乡沦亡非常痛心,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国家收复失地,因此,他读书,锻练体魄,都增添了动力。他努力学习,坚持锻炼,尤其注意磨练自己的意志和毅力,准备将来驱赶日寇,收复国土,光复自己的家乡。

1934年秋,阎海文考入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成为中国空军的一员。

1937年8月17日,碧空万里。淞沪会战硝烟弥漫,激战正酣。

天上,战机穿梭往来,煞是忙乱,一朵朵弹花象盛开的木棉,布满天空。突然,阎海文的战机被密集的地面高炮击中,拖着黑烟,向西坠去。一个黑点这时弹出了燃烧的机身,转眼,化作一朵洁白的伞花。

翠绿的大地向阎海文扑来。几乎与此同时,一股股身躯粗壮的日军从工事、掩体里,从村落、树林里也向他扑来。几天来,他们已尝到了中国空军的苦头。中外舆论对中国空军的赞誉,也使他们有一股武士精神受到玷污的感觉。他们急着想看到中国空军是什么样,更急着品尝一下捕捉到中国英雄的快感。粗野的日本大兵飞跑着,咒着,喊着,骂着:“活捉支那飞行士”、“让这家伙尝尝皇军战刀的滋味”、“不,让他投降,让他跪着求饶。”

鬼子聚拢过来,一个圆圈把阎海文团团围在一块坟地里。粗壮低矮的倭兵也许急着看国军飞行员求饶的样子,也许是为了立个首功,好有机会回国探家。他们不顾官佐们的吆喝、阻止,直挺挺地向前扑来。

“砰,砰,砰”三声清脆的枪响,三个冲在前面的鬼子扑通通倒在地上,两脚急蹬两蹬便僵硬了。后面的鬼子见状,呼拉拉趴倒了一片。

“捉活的,不许开枪!”一个精瘦的陆军少佐冲上来,狠狠地命令道。

捉活的谈何容易,空军的一个绝活就是百发百中。天上,你要是一次敲不下对手,很可能反而成了对方的枪下鬼。为了这百发百中,阎海文不知脱了几层皮,洒了多少汗。就是在地面上,他手中的那把枪也是指哪儿打哪儿,绝不会错。

几个鬼子探出头来,未待前冲,阎海文“叭,叭”两枪又放倒两个,鬼子忙又趴下,没人敢再动。双方一时僵住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淌着。一会儿,少佐身旁的一个汉奸探出头来,对卧在坟头上的阎海文喊起来。“空军朋友,你已经被包围了,你走不掉了。再抵抗是无谓的。如果你放下枪,皇军一定宽大,会象朋友一样对待你,皇军敬佩英雄的……”

“砰”,阎海文愤怒地咬着牙,把汉奸撂倒地。

“砰,砰,砰,砰”,阎海文躲在坟后举枪射击,又有几个鬼子应声倒地。这时,他检查了一下枪膛,见只有两粒子弹了。他抬手又打死一个鬼子。

鬼子在一步步逼近,死亡也在一步步向他走来。阎海文擦了擦枪上的尘土,缓缓地站起了身。头上,天空还是那样湛蓝,那么沉静深邃。脚下,泥土的芳香透着硝烟向他扑来,那样令他眷恋。他最后轻蔑地扫了一眼围上来的日军,高声吼道:“中国无被俘空军!”举起了枪。

“嘣,”枪响了,沉闷闷的。一股殷红的鲜血象一道彩练,伴着英雄洒落在脚下深情的土地上……

日本鬼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刚才的那一声吼,一声枪响,竟惊得他们浑身一抖。他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所看到的这一切。从他们一进小学校门,支那的愚昧落后、怯懦自私便在他们的脑中扎下了根,十多年的熏陶更使这一观念像铬铁铬下的印记一般深刻。可倒下的这个眉目清秀的美少年,一开始就显示出股更甚于倭寇武士的咄咄逼人的豪气,这怎么会呢?可这又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令人不容置疑。武士们心中的防线有些动摇。

下午,旧坡头旁又添新坟。倭寇兵列队脱帽,垂首恭一立。坟前粗糙的木牌上,几个大字在敲击、震撼着他们的心。“支那空军勇士之墓”。为敌人、也为勇士举行葬礼,这在他们是第一次。

随后的9月1日,大阪的《每日新闻》特派员木村毅发回日本国内的一则报道,在日本列岛引起了强烈震动。感佩至极的木村在文中叹道:“我将士本拟生擒,但对此悲壮之最后,不能不深表敬意而厚加葬殓……此少年空军勇士之亡,虽如苞蕾摧残,遗香不允,然此多情多恨,深情向往之心情,虽为敌军,亦不能不令我全军将士一掬同情之泪也。”

其报道以这样的文字记述此事:“我将士本拟生擒,但对此悲壮之最后,不能不深表敬意而厚加葬殓。事后,在彼所御的飞行帽中,捡出珍贵折叠之纸片,内容为铅笔所书秀丽之女子手迹,署名为南通州安东巷三号刘月兰女士。于鹏程万里,千犯百死,深入敌阵之时,对此纸片爱惜珍藏,则芳名刘月兰之为阎之爱友,殆无疑义。此少年空军勇士之死,虽如苞蕾摧残,遗香不殒,然对此多情多恨,深情向往之心情,虽为敌军,亦不能不令我全军将士一掬同情之泪也。”

文章最后甚至惊呼:“中国已非昔日支那。”

此通讯在倭国发表后,引起极大反响。是年10月,东京举办“中国空军勇士之友阎海文展览会”,倭国东京商业区新宿挂出横幅“支那空军勇士阎海文”,橱窗内陈列烈士的飞行服、降落伞、手枪、子弹壳等遗物,倭国观众参观延续20余日。20多天的时间里,参观的东京市民络绎不绝。一向崇尚武威的倭人似乎全然忘记了英雄的国籍、身份,一张张面孔上无不充满敬意。甚至有人为他惋惜、落泪……

阎海文用自己的热血和无尽的深情,征服了每一个中国人,甚至征服了他的对手倭人。他为自己、更为一个民族立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可这丰碑上,又何止凝聚着一个阎海文,而是一支军队、一个民族的不屈精神的化身!

最后,小编发现阎海文曾说过:“我是一个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为东北3000万同胞复仇!”他以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2014年9月阎海文烈士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每天一位英雄,昨天:1937年南京城最后一次抵抗,宪兵司令挺刺刀与日寇白刃格斗,萧山令烈士。明天:黄梅兴烈士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21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