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新开岭战役:蒋军千里驹师被四纵全歼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0

1946年秋,东北大地在经过了短暂的平静之后,硝烟再起。

这年10月,时任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的杜聿明,精心策划了一个“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妄图先集中优势兵力击溃我南满主力,待解除后顾之忧后,再倾力北上,以求一战而定东北天下。

10月19日,杜聿明一下子集中了52军、新6军和71军第9师、新1军新30师等8个师、10万余人的强大兵力,于20日气势汹汹地兵分三路向我根据地扑来。当时,在南满地区坚持内线作战的我军仅有3纵和4纵两个主力纵队。大敌当前,我军并不与敌人作正面较量,而是且战且退,在运动中耐心寻找战机。国民党军见我军一路“败”退,遂大胆起来,狂妄地叫嚣要将南满我军“逼上长白山啃树皮,挤进鸭绿江喝凉水”。

在敌人的三路攻击部队中,尤以中路的52军25师行动最为积极,威胁也最大。在国民党军队中,25师虽不如“五大主力”那样显赫,也是极负盛名,并因擅在作战中大胆机动、迂回穿插而得绰号——“千里驹”。抗战前,在所有曾与红军作过战的国民党部队中,该师可说是“战绩”最大的部队。1936年红军渡河东征时,就是由于受到时任25师师长的关麟征率部阻击,被迫退回陕北。同年10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渡黄河西征,也是25师抢占了渡口,将红四方面军主力一切为二,使之仅有一半兵力能渡过黄河组成西路军。陕北根据地的创始人刘志丹也是在与该师的作战中阵亡的。抗战爆发后,25师扩编为52军,关麟征任军长。该军在抗战初期打出了声威,尤其在台儿庄之战中重挫日军。日军曾对52军有过这样的评价:“关麟征的一个军应视为普通支那军的十个军。”

这次进攻南满我军,“千里驹”师一路跑在前面,孤军冒进。师长李正谊长得身材威猛,方面大耳,一张大麻脸杀气腾腾,人称“李大麻子”。他仗着全师拥有美式装备、训练有素,根本没把我军放在眼里。

我4纵司令员胡奇才当机立断,决心首先打掉这个骄狂的“千里驹”师。方略既定,4纵主力开始秘密向新开岭地区集结,另以一部兵力与敌保持接触,节节抗击,且战且走,以诱其深入。此时,国民党军刚刚占领安东,一时间得意忘形,竟错误地认为,我军辽东半岛兵力空虚,无法阻挡他们的进攻,从而导致向东溃退。于是“千里驹”师跟踪追击,大胆向东进犯。

30日下午3时许,但见从西北蜿蜒而来的公路山道上沙尘飞扬,汽车、装甲车隆隆作响。25师的先头部队开始进入我预定战场——新开岭叆阳边门地区。新开岭是位于宽甸以西约35公里的一条东西走向的袋形谷地,两边高山耸立,中间一条河和一条宽(甸)赛(马)公路穿越其间。当地人戏谑说,这里的地形像个大马圈,“千里驹”进了“马圈”,只能是死路一条。

正当大队敌人踌躇满志地进到叆阳边门不远时,突然遭到迎头一阵炮击。成串的炮弹呼啸着飞过,在行进间的敌队列中爆炸。敌军不得不散向公路两侧,队伍大乱。这突如其来的炮弹,不仅打懵了敌军,也让我潜伏部队大惑不解。战后才知道,这是放列在叆阳边门东高地的4纵炮兵团干的。由于提前进入阵地,而前沿又无大部队警戒,该团一见大队敌人奔来,便以榴霰弹迎头痛击。谁也不曾料到,这一通有违令之嫌的炮击,竟然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军大炮一响,立即引起了李正谊的警觉。他根据多年的经验判断,哪里有大炮哪里必然有我军主力。但这和此前所得到的情报有很大差别,为此,李正谊不得不停在原地查明情况,并请示杜聿明。而就在他犹疑不决之时,我4纵主力8个团已形成对其包围之势。

[page]

夜幕降临,敌人的厄运也随之降临。

30日晚,新开岭战役全面打响。我集中8个团的主力,以猛烈火力向敌发动攻击。“千里驹”师四面被围,山谷两侧的高地上杀声震天,直到此时,李正谊才感到形势不妙。但“千里驹”师毕竟是久经沙场,李正谊很快醒过神来,开始组织部队反击。他知道,只要夺取山谷两侧的制高点,他和他的“千里驹”就会避免灭顶之灾。

战至天明,25师以损失近千人的代价,为自己获取了一个喘息之机。李正谊抓住我军防守中的一个漏洞拼命突击,终于攻占了可以俯瞰整个战区的制高点——老爷山。暂时的得意,令李正谊的骄横之气再度燃起。面对杜聿明的无线电询问,李正谊狂妄地坚持“只要弹药,不要援军”。

老爷山一失,整个战场态势立刻发生了逆转。“千里驹”师居高临下,利用一些当年日本人修筑的碉堡、堑壕和工事,以及手中的美制自动火器,拼命抗击着我军的攻击。争夺老爷山,成为整个战役的关键。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军打得狠,也打得苦。我10师28团连续攻击9次,全部失利。与此同时,更有不利消息传来:东北战场上的国民党又一支凶悍的王牌师——新22师拼命来援,距新开岭战场已不足1天的行程。

客观地说,以我4纵当时的实力,要想顶住当时国民党两个王牌师的合力攻击是不可能的。打还是撤?关键时刻,几位纵队领导一碰头:敌人狠,我们要比敌人更狠;我们苦,敌人比我们更苦。决定集中炮火,抢在敌人援军到达之前,彻底收拾“千里驹”这匹“烈马”。

预备队全部集中起来,几位纵队领导下到师,师长下到团,主攻团团长、政委亲自带突击队,参谋长带尖刀排,全军气势如虹,杀声震天。我军的炮兵集中炮火猛轰老爷山,炮弹打中了敌师部附近的汽车,到处是烈火浓烟,人员、牲口、车辆乱冲乱撞。我投入总预备队向敌展开进攻,一举将敌3000人的反冲击队击溃,打乱敌师部指挥系统,夺下了老爷山。至此,“千里驹”被全歼的命运已无可避免。

李正谊见大势已去,命令他的副官处长王凤鸣上前线督战,“杀身成仁”坚守阵地;自己却匆匆忙忙换上士兵服装,坐上吉普车逃走。公路上一群群哭嚎的敌军伤兵挡住了吉普车的去路,李正谊大喊一声:“增援来了,弟兄们,公路两旁卧倒!”骗得大家都趴到两旁,他的吉普车却加足马力冲了过去。李正谊逃跑了,副师长段培德和副官处长王凤鸣因为换装赶不上吉普车,气得在后面边追边骂。李正谊的吉普车刚开出不远,司机就被我阻击部队打死,汽车翻到了沟里。李正谊下车想跑,左腿中了一枪。当我军战士端着枪冲上去的时候,他脸上的大麻子都吓得发紫了。

新开岭战役,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只是一场小仗。然而,解放战争甫一开始,便在东北战场上一口吃掉国民党美械装备的一个整师,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延安《解放日报》为此发表的社论指出:这是对国民党进犯者的“一个沉重的歼灭性打击”。11月3日,毛泽东主席为中共中央起草致萧华电,庆祝南满我军歼灭敌人一个整师的大胜利。

此役歼第25师8000余人,俘少将师长李正谊以下5000余人,缴获步枪、轻重机关枪、冲锋枪、短枪等共2887支(挺),山炮、迫击炮、机关炮、速射炮等117门,汽车3辆,装甲车4辆,电台13部,各种弹药100余万发。

战后,国民党军重建了25师,但再也无人称其为“千里驹”了。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115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