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揭秘《水浒传》中蛇蝎兄弟为什么进入梁山天罡之数

分类:古代野史 2021-07-10
导读:梁山泊天罡星序列当中有三家亲兄弟,两家是水上的(阮氏兄弟和张氏兄弟),一家是山上的猎户,猎户兄弟是天暴星两头蛇解珍、天哭星双尾蝎解宝。解氏兄弟是登州近处登云山上猎户,两人都是“七尺以上身材”武艺高强,“当州里的猎户门,都让他第一。”登州城外登云山上有豺狼虎豹出来伤人,登州知府下令猎户捕捉,捉不到的就挨板子。差事也派到了解氏兄弟头上,兄弟俩就拿了弓箭,穿上老虎皮衣上了山。这解氏兄弟不愧是登州第一,到了第三天上,果然把这个老虎射中了。可是这个老虎只是受了伤,并没有当场死亡,在兄弟俩追赶过程中,受伤老虎滚落到了山下一个叫毛仲义的人家里。这毛家不但无赖不认账,还反咬一口,将解氏兄弟告了,解氏兄弟被抓进监牢。这个毛家却并不善罢甘休,还想“一发结果了他,免致后患。”登州城牢房里有一个小节级,名字叫做乐和。他和这解氏兄弟沾点儿亲,想救兄弟俩,就给他们送出去一个信儿。<br/>解氏兄弟有一个表姐,就是那个有名的顾大嫂,武艺高强,三二十人近她不得。以顾大嫂那个意思,是要劫牢救人。她的丈夫孙新也同意劫牢,只是觉得只他们两人还“行不得这件事”。于是,他们拉进来在登云山上打家劫舍的叔侄俩——邹渊邹润。不过,邹家叔侄虽然有二十几个心腹之人,却只能解决劫狱问题,对付不了官军的追杀。好在,这个登州的驻军提辖是孙立。孙立是孙新的哥哥,也就是顾大嫂的大伯哥,解氏兄弟是顾大嫂娘舅表弟,这样一算,这解氏兄弟也可以算是和孙立能沾上亲戚。有了这个孙提辖,顾大嫂等人不但不用担心官军追杀,劫牢也就变成一件比设想要容易些的事情。以上可以总结为“登州事件”吧。<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F2/CA/F2CA0C5CDC89FF21E817A42D6E8090E8.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杨林邓飞石勇,他们连退路都想好了,干完这件事情就上梁山。来到石勇酒店,说起宋江两次攻打祝家庄失利,孙立想立功,以作进身之资,就献上一条计策。他和祝家庄教师栾廷玉是同门师兄弟,他装作任职调动,进入祝家庄,“里应外合”,成就大事。吴用听了大喜,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到了祝家庄前线和宋江一说,宋江听了更是喜出望外,“把愁闷都撇在九霄外”,马上置酒设宴款待孙立等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有了这个内应,宋江第三次攻打祝家庄,果然成功。<br/>从登州来的一行人,成为梁山好汉的一共八人。在这八人当中,论官职,要数孙立最高,论武艺,要数孙立最强,论长幼次序,又是孙立最长。宋江两次攻打祝家庄“进兵不利”,损兵折将,本来是“眉头不展,面带忧容”,如果“打不得祝家庄破”,宋江也“无面目回去见得晁盖哥哥”,只有“自死于此地”。但是,因为登州一行人的来到,吴用得以用计,祝家庄得以打破,而能够实行“里应外合”之计的关键人物正是孙立。那么,各项条件都比解氏兄弟过硬的孙立,为什么只在地煞星之列,而解氏兄弟反而进入天罡星之数呢?[page]<br/>解氏兄弟是登州事件的发起者<br/>解氏兄弟打伤的那只老虎,落在了山下毛太公家里。兄弟俩来到毛家寻找,这个毛太公非常客气,不但应承让他们去取,还拿出酒饭招待他们。但是,这种表面上的客气却掩盖着一个阴谋,他是在拖延时间,因为他的儿子已经把这只大老虎送到州里领赏去了。解氏兄弟如果就此罢手也就算了,但他们是谁?一个是两头蛇,一个是双尾蝎,岂能善罢甘休?谁要惹的他“性起”,他们“恨不得腾天倒地,拔树摇山”,这么一件大功劳哪能就这么放手?何况,放手了不但没有了赏赐,还要挨板子。于是,两人“心中火起”,在毛太公家里就发作打了起来。在庄外,两人碰到了毛太公的儿子毛仲义,他把解氏兄弟骗进了庄子,打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将解氏兄弟捆绑起来,然后解到州里。原来,这个毛仲义和父亲定下一个计策,由毛仲义把老虎解上州里,毛太公在家里稳住解氏兄弟,等毛仲义从州里带回来“公人”,这解氏兄弟也就束手被擒了。<br/>按照《水浒传》的普遍情况,这个州的知府是个昏官(或者是贪官),再加上毛太公有个女婿在州里做六案孔目,解氏兄弟必然是受到重刑拷打,吃打不过,只得招认。坏人所以能成为坏人,是他们不可能适可而止,而只有一坏到底的人才是完整的坏人,毛家父子就是这样的坏人。他们不甘于只诬赖解氏兄弟一只老虎,而是要把他们“结果了”,免得以后“萌芽”再发。这就有了后边的劫牢,上梁山一节。再看看孙立。<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2B/93/2B93850FD103A4FCAFA1D9A1D5F02C86.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李忠。这个人是史进的武功入门师傅,武艺一般,书中没有具体介绍其打虎行为。第二个是武松。武松打的是天下最凶猛的虎,又是在没有器械的情况下用拳头打的,所以武松被看做是古今天下第一打虎将。武松能进入天罡星数列并排名很高,除了和宋江的关系,这可以说是他的最过硬条件。第三个是李逵,他杀死了四只老虎。只不过,他杀的这四只虎既没有武松杀的那只有名气(官府通报提醒防备),也不是像武松一样赤手空拳,所以这打虎的英名也就只能是在武松的阴影之下了。第四个就是这解氏兄弟。解氏兄弟打的这只老虎比不上武松那只有名,但超过了李逵那几只,因为官府发有“捕虎文状”。但解氏兄弟打虎,仍然比不上李逵。李逵尽管是用刀杀死的,但毕竟和老虎有个直接较量的过程,而解氏兄弟打虎,是用窝弓射伤后跌落而死的。尽管如此,古今能有几人敢去打虎?敢打虎且能够打到老虎本身就是英雄,这就是解氏兄弟进入天罡星之数的硬条件。<br/>符合宋江那个投名状标准<br/>打虎只是解氏兄弟的硬条件之一,更重要的是,宋江心底下有一个投名状,他喜欢狠角色,而解氏兄弟正好符合这一标准。毛太公把解氏兄弟羁留了一阵子,估计儿子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就让家人把后院打开,这时候老虎早已经没有了。解氏兄弟看到,“这里一带草,滚得平平的都倒了,又有血路在上头”,认定这虎就在毛家。毛家当然是不会承认。照一般情况来说,大部分人会选择告官、找人说和评理等方式,但它们是两头蛇和双尾蝎,不是一般人,在毛太公家里就发作起来。他们打碎了毛家庭前桌椅,这样就被毛家告了一个“混赖大虫,抢掳财物”的罪名。这种“遇见不平一声吼”的行事风格,是典型的的梁山“好汉”做派,不由宋江不对他们另眼相看。<br/>劫狱成功,这登州事件的若干人是拖家带口离开的,行走肯定很慢,这时候,他们需要赶紧走,以便迅速脱离危险。这时候,解氏兄弟却难消心头之恨,说:“叵耐毛太公老贼冤家,如何不报了去?”于是,他们来到毛家,把“毛太公、毛仲义,并一门老小,尽皆杀了,不留一个。”毛氏父子当然该杀,但这种不顾危险,有仇必报的行事方式,与宋江杀黄文炳报仇何其相似?!毛家是一门老小全被杀的,这种灭门之案,又多像是宋江多次做过的其中的一次!解氏兄弟不但杀人,还收拾了毛家金银财宝,牵了七八匹马,更有甚者,他们还“拣几件好的衣服穿了”。这还不算,他们在路上,把“庄户人家,又夺得三五匹好马”,真是不枉了他们的“蛇蝎”之名!<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07/7C/077C4694DDCA5358215A663F00D0298A.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杨雄,解氏兄弟正符合宋江的这个标准,得到高位不难理解。另外,解氏兄弟和孙立关系,也有点儿类似于宋江,那就是地位低的调动和指挥地位高的。在郓城县,朱仝雷横职位不比宋江低,但他们都在供宋江役使;清风寨的花荣,不但在军事上听从从未涉猎过这方面的宋江,家事都由宋江做主(小妹嫁给秦明)。如果说花荣的官阶和宋江差不多,那秦明的官阶肯定要比宋江高很多,尽管宋代文官的地位高于武官,但宋江只不过是一个小吏,一个小吏能指挥一个州级“兵马总管,兼受统制使”,心中该是多么的受用!在江州牢城,戴宗被宋江支使的屁颠屁颠儿转,心中又是多么的惬意!当宋江坐上第一把交椅以后,他坐在高台之上,看着解氏兄弟坐在孙立之上,这种心底下的受用惬意,不是可以经常温习和回忆吗?!<br/>也是孙立机缘不济,既没有早宋江一步上得梁山,也没有带兵前来征剿梁山泊,更没有和宋江早早相识,所以他徒长八尺以上身材,枉有一身镇虎(栾廷玉是祝家三子师傅)功夫,也只能屈居蛇蝎兄弟之下,委身地煞之数了。<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21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