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曹丕为什么占用曹操的女人?曹操死后曹丕为什么报复

分类:古代野史 2021-12-20
曹丕其实很怨恨曹操<br/>曹操在曹丕、曹植之间犹豫徘徊了若干年,最后还是将王位传给了曹丕,被才华横溢、光辉夺目的弟弟惊吓得寝食不安的曹丕总算安然登上魏王的位置,按理来说,他也应该感恩了。<br/>然而,从历史记载的蛛丝马迹来看,曹丕这孩子似乎在这场竞争中,心理上受了伤害,然后又在曹操死后有所显示,甚至还有报复的举措。<br/>当曹丕刚刚成为世子的当晚,一向滴水不漏的他,在家里搂着亲信辛毗的脖子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君知我喜乎?”哥们,你知道我今儿个有多开心吗。可见这孩子平时有多憋屈。辛毗的女儿,辛家的大姑娘听老爸转述的这个场面,下了一个很神的判断:“从世子的德行来看,这曹家的江山不会长治久安。”<br/>这是关于曹丕第一次显露性格的记录。随着人生境况转为平坦顺利,曹丕心灵深处的伤痕也应该平复了吧,然而,这伤口还在蔓延扩展,似乎没法愈合了。<br/>第二个看出曹丕这德行的女性是他母亲卞老太。曹丕病重期间,卞老太去看望儿子,惊讶地发现服侍在周边的女人是那么似曾相识,仔细一看,真是亮瞎了,居然就是以前服侍自己老公曹操的那群女人。看着这群虽然和自己年龄悬殊,却是平辈的女人,可见卞老太对儿子的私生活完全是零了解,她惊问:“你们都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美人们回答:“是先帝病逝后举行招魂仪式时候被调过来的。”<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A5/14/A5146BF954DB355FD2CF64D6AB4BE745.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曹彰的事儿还在她心中隐隐作疼,如今看到这一幕,卞氏基本上不把这儿子当人类了,她当着病重的曹丕说了一句:“狗鼠不食汝余,死故应尔。”就是说你这人烂到连狗和老鼠都不吃你剩下的饭菜,嫌你脏,如今死了真是最正确的结局。<br/>眼前不堪的一幕,加上过去曹丕对弟弟的迫害,卞氏对这个儿子产生彻底决绝的心。曹丕下葬的那天,作为母亲的卞氏缺席了,此举可见这位母亲已经与死去的儿子断绝母子关系。<br/>曹丕对于父亲应该是有怨恨的,尽管曹操给了他一个可喜的结局,但却也给了他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好比一个孩子,经过千辛万苦得到了糖果,但是获取糖果的那个过程实在是太深刻了,给其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br/>在三个最聪明的儿子当中:曹丕、曹植和曹冲,老曹的天平似乎倾向于植和冲,对于曹植的器重不必多言,老曹曾经给曹植下过一个结论:“儿中最可定大事。”这几乎是一个政治性的定论,简直可以替换成:“此儿可以做接班人”。此类的话,曹丕在旁边听着,或者话传到他的耳朵里,估计是听一回就惊一回,惊一回就怨一回,怨一回就记一回。<br/>[page]<br/>除了曹植的威胁,还有那位五岁就会称大象的聪明弟弟曹冲。曹冲死后若干年,曹操还不能忘情,经常念叨着冲儿,曹丕劝慰他,没想到被曹操把他的这片孝心给哼回去了:“伤心的是我,开心的是你。”可以遥想一下当年曹丕被曹操冷笑之后的心情,该是何等惊恐,又是何等怨恨。<br/>多少年后,曹丕对自己的这种遭遇还是不能忘怀,也经常说:我哥哥曹昂要是还在,世子位置肯定是他的,我也没怨言,那是本分;不过,要是曹冲还在,也轮不到我有天下。“若使苍舒(曹冲)在,我亦无天下”。这说的是一句明白话,也是一句伤心话。大哥在,轮不到他,理所当然;然而,他连弟弟都竞争不过,这就是心有所怨了。<br/>曹昂是曹操的长子,随曹操出征,结果因为曹操泡妞,被妞的侄子张绣包围,曹操仓皇逃命,死了一个典韦,又搭上儿子曹昂的命。算是给曹丕挪出一个位置。<br/>后来,曹冲的死,又给曹丕挪出一个位置。老天要照顾一个人,往往残酷无情,把他周边的人弄死一个又一个。<br/>曹丕都这么幸运了,却还只是记得自己当年的不幸,就这点出息,确实没有担待。难怪辛家的姑娘说他没品,曹家江山不能长久。<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A7/2F/A72F6545066D391E5FB4C49F2AD1D80A.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老子曹操死了还不到一年呢,这已经是大不孝了。<br/>当然,还有节操碎一地的时候,例如前面卞氏探病时看到的那一幕,还有一个事实:曹丕刚刚登基,就公开宣布将老子的两个女人据为己有,“及至受禅,显纳二女。”收编父亲的女人,算不算是一种快意的报复呢?过分的淫乱,可能就是以前过分的憋屈引起的。<br/>东晋史学家孙盛气为此得喷血,说曹丕此举简直是“天心丧矣”。<br/>总的说来,曹丕既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又是一个苦孩子。他自己在继承人大战的惊涛骇浪中担惊受怕,受尽了苦,接着又让别人担惊受怕,受尽了苦,甚至搭上了命。自己先苦,接着让别人也苦,这也许是当时的政治生态吧。<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8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