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齐襄公之妹:解读历史上获'破鞋'称号的第一人

分类:古代野史 2021-09-12
导读:有道是,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在齐子文姜眼里,她哥哥诸儿也就是齐襄公就是她的前夫。不仅是前夫,只怕也是她的初恋情人。因此,文姜虽然和鲁桓公过了十八个春秋,但是心里自始放不下她的哥哥情人。也不知是怎么整的,鲁桓公整了十八年都没把一个小女人的心整到自己这边,最后反倒把自己的小命给整没了。<br/>话说文姜嫁到鲁国的第十八个年头,机会来了。这年春天也就是鲁桓公十八年的春天,齐襄公邀请鲁桓公去做一次高峰会晤。这一次,大概文姜使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使得鲁桓公不顾礼制规定,同意带夫人文姜一起去齐国做国事访问。临行之前,被鲁国大臣申繻劝诫。事见《左传·鲁桓公十八年》。“春,公将有行,遂与姜氏如齐。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易此,必败。’”应该说,申先生所说的极其明确了,违礼必败。不管他是不是听说了文姜在齐国的风流韵事,鲁国是礼仪之邦,“周礼尽在鲁矣”。仅凭他所说的“易礼”这一条,就足够鲁桓公重视了。然而,桓公竟然不听。<br/>果然,后来的发展印证了申先生是一个预言家。桓公和夫人文姜一回到齐国,就受到了齐襄公异乎寻常的热情款待。把夫人文姜单独叫在宫中,说不定还打发了齐国许多的美女去陪鲁桓公。可是等鲁桓公从温柔乡里醒来,发现夫人好久不见影子了。一打听,原来自己的女人和她哥哥通宵呆在一起。这不正常嘛,兄妹俩哪有这么个缠绵法的?想起以前听说的风言风语,鲁桓公就气得脸色铁青。等到夫人回来,桓公的血性就上来了,与夫人大吵了一架。弄得夫人还满腹委屈似地哭了起来。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桓公只好强压住火气,派人去向齐襄公辞行。<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D4/F2/D4F285B1A1B4E39A581D02D2EAE45C3B.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王安石的《诗义钩沉》中说,“其从如云,无定从风而已。云合而为雨,故以雨继之,雨降而成水,故以水继之”。这倒是把诗人以鱼、水、云、雨作喻的奥妙说了大半。鱼水之欢、云雨之情,自古以来暗示男欢女爱。诗人愈是说鱼儿心不惊、心不虚,便愈是反衬出兄妹俩对自己所行苟且之事不知羞耻,其讽刺之意可谓高超而辛辣。三章诗的后两句,诗人唯恐人们不知道是齐国的文姜回娘家了,刻意反复渲染。本来文姜之回娘家就不合礼制,诗人愈是反复渲染这一点,愈是表明这里面大有深意。本来像文姜这种不光彩的角色回娘家,低调一点,人们或许还会理解,她愈是这么大张旗鼓地回国,也愈说明她不知礼义,厚颜无德。连带把当初同意文姜回国而后身死异国的鲁桓公也刺了一下。当初若是听了老人言,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呢?<br/>回想鲁桓公这一生也太不值了,一个堂堂男子汉,一个堂堂礼义之国的国君,周公的后裔,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竟然就这样死在女人的手里。他和文姜之间难道真有什么爱情吗?不爱,为什么不放弃呢?也许这才是礼义所导致的面子文化的罪过吧。但是倘若一个人真的连面子都不要了,那不形同一只硕鼠了吗?这样的吊诡式的结,人生该如何解开呢?<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7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