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汗血宝马'成大宛灭国导火索:汉武帝两征大宛

分类:古代野史 2021-10-26
导读:汉朝认识大宛,是从张骞出使西域开始,张骞告诉汉武帝:大宛有一种宝马,叫汗血马。又,传说这种马日行千里,奔跑时流的不是汗,而是血。汉武帝当时就对此十分感兴趣。随着汉朝与西域各国的不断往来,汉使说:“张骞说的汗血宝马是真,但大宛不愿把汗血马献给大汉,马就藏在贰师城。”汉武帝听说大宛有汗血马是真的,也不管大宛愿不愿给,就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非常喜欢好马,《史记·乐书》说:汉朝在西边屯田和防守的士兵,曾在水边发现一匹从西域跑过来的好马,就将它捉住,献给了朝廷,汉武帝高兴地作了一首《太一之歌》。(太一贡兮天马下,霑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乐书》虽不出自司马迁之手,但汉武帝喜欢宝马确是事实。于是,他就派壮士车令为使者,携带千金和金马等礼物,请求与大宛交换汗血马。<br/>大宛已有了很多大汉的财物,对黄金和金马不感兴趣,国王与大臣们商议说:“大汉离我们有万里之遥,他们使团来时要经过盐泽,盐泽是绝地,在那死的人特别多。若不走盐泽,他们从北边来,有匈奴阻拦。从南边来,他们难觅水草,人烟稀少,饮食匮乏。所以,大汉使团每次出发时是几百人,路上常常死的人都超过了一半。像这样艰难的路程,他们怎能派大军前来?不能派大军,他们就对我们无可奈何。况且,贰师城的汗血马,是大宛的国宝,国宝不能随便给人。”于是,就拒绝了大汉的请求。车令等人气得发疯,骂了许多狠话,把金马砸坏,扬长而去。大宛的贵族们也愤怒了,说:“大汉的使者太小看我们了!让他们走,我们在路上收拾他们!”于是,大宛命东边的郁成国,在归途上劫杀了汉使,掠走了全部财物。汉朝使团只有几个人生还,诉说了他们在大宛遭受的屈辱,汉武帝大怒,决定对大宛开战。<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DA/84/DA8444D251AD49E36201466966B78063.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李广为贰师将军,远征大宛,并到贰师城取汗血马。李广利是汉武帝宠姬李夫人的哥哥,汉武帝任命他为贰师将军,主要是想加强对李家的宠幸,让他立功封侯。因为曾出使过大宛的姚定汉等人说:“大宛兵力不强,若有不超过三千的精兵,加上强弓劲弩,就可将其一举击败。”而前些时候,汉武帝派浞野侯赵破奴去攻打楼兰,他只率领七百骑兵,很快就俘虏了楼兰王。接着,汉武帝还任命赵始成为军正,原来的浩侯王恢为向导,李哆为校尉,让他们仅率领属国精锐骑兵六千,以及各郡国有前科的不良青年几万人,同李广利一起出征。该年是太初元年,这年关东出现严重的蝗灾,蝗虫一直飞到了西边的敦煌。(诸尝使宛姚定汉等言宛兵弱,诚以汉兵不过三千人,强弩射之,即尽虏破宛矣。天子已尝使浞野侯攻楼兰,以七百骑先至,虏其王,以定汉等言为然,而欲侯宠姬李氏,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赵始成为军正,故浩侯王恢使导军,为校尉,制军事。是岁太初元年也。而关东蝗大起,飞西至敦煌。)[page]<br/>李广利带兵越过盐泽,但途经的小国都很害怕,既怕汉军攻打,又怕结交汉军得罪匈奴。他们都各自坚守城堡,不肯供给汉军饮食。李广利气得就去攻打他们,攻下来的,能得些补给,攻不下来的,也不敢恋战。李广利来到了杀害车令使团的郁成国,郁成是大宛的盟邦,不放汉军过去。这时,汉军跟上来的士兵不过几千人,且都人困马乏。李广利也不休整部队,立即下令攻城,结果一败涂地。李广利与李哆、赵始成等商量,说:“我们连郁成这样的小国都攻不下来,何况大宛了呢?肯定打不过他们。”于是,只好带领残兵,在一片嘲讽声中,狼狈地退回来了,往来花了两年时间。<br/>当汉军退到敦煌时,所剩的残兵不过十之一、二,李广利派人向汉武帝报告说:“由于路途遥远,经常缺少饮食,士卒不怕打仗,就怕挨饿。现在,存活下来的士兵太少,无法打仗。希望暂时收兵,将来再多派军队,前去征讨。”汉武帝听了大怒,立刻派使者把他们拦在了玉门关外,严令说:“军中哪个胆敢退后玉门关一步,格杀勿论。”李广利害怕,只好留在敦煌休整。李颀在《古从军行》对此讽刺说:“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即,听说玉门关已被皇帝下令阻断,谁敢向关内退却就砍谁的头;士兵只好豁出性命,等着追随战车再返身去同敌人拼命。<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B2/60/B260C67AAC88AAC01544CCD025148678.jpe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上官桀前去征讨。郁成国战败,国王逃到康居,上官桀追到康居。康居听说汉军已攻下大宛,不敢收留郁成王,就把他献给了上官桀,上官桀命四个骑兵把他捆了起来,准备押送到贰师将军的大营。四个骑兵商议说:“郁成王是汉朝最恨的人,如果是活着送去,路上让他逃了,这可不是我们能担当得起的责任。不如杀了他,只带人头走。”然而,四个人都不愿先动手。最后,年龄最小的赵弟,上邽人,拔剑一击,砍下了郁成王的头颅。<br/>李广利出征时,大军阵容空前强大,整个战斗死伤的士兵也很少,但回到玉门关,只剩一万余人,一千余匹马,非战斗减员空前。这次带的军需物资最多,一路各国的供给丰盈,可是,由于各层军官的腐败,不爱护士卒,把大量的军需品都倒卖了,致使十数万人饿死。此次战功最多的是赵始成,敢于深入的是上官桀,李哆出了不少计谋。(贰师之伐宛也,而军正赵始成力战,功最多;及上官桀敢深入,李哆为谋计,军入玉门者万馀人,军马千余匹。贰师后行,军非乏食,战死不能多,而将吏贪,多不爱士卒,侵牟之,以此物故众。)滥赏不罚。<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AE/77/AE7789DA3C0F4C08F05593A9A2DB773C.jpg" class="cont_pic" target='_blank'>班固说食邑8000户),赵弟被封为新畤侯,赵始成为光禄大夫,上官桀为少府,李哆为上党太守。全军被升为九卿的有三人,升为诸侯国国相、郡守等二千石的官员有一百多人,升为千石及千石以下的官员有一千多人。自愿从军者所得到的封赏都超过了他们的期望,因被判刑而从军的人也都将功抵罪。这次对士卒的赏赐,总价值达四万斤黄金。(天子为万里而伐宛,不录过,封广利为海西侯。又封身斩郁成王者骑士赵弟为新畤侯。军正赵始成为光禄大夫,上官桀为少府,李哆为上党太守。军官吏为九卿者三人,诸侯相、郡守、二千石者百馀人,千石以下千馀人。奋行者官过其望,以適过行者皆绌其劳。士卒赐直四万金。伐宛再反,凡四岁而得罢焉。)[page]<br/>汉武帝厚赏李广利,可能与对李夫人的怜爱有关。因为李广利回来时,李夫人已病逝,而李延年和李季,因为淫乱宫闱被灭门,一切都物是人非了。《汉书·外戚传》补充说:李夫人在生病后,久治不愈,身体羸弱,日渐憔悴,汉武帝前来看她,她用锦被蒙住了头,说:“我委顿在床,容颜毁损,实在不敢与陛下相见。万一我不行了,希望把我的儿子和兄弟托付给陛下照管。”汉武帝说:“夫人病得这么严重,恐怕都起不来了,为什么不同我见一面,当面向我托付儿子和兄弟,这样不是更好?”李夫人说:“作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是不能见君父的。何况我现在蓬头垢面,一身休闲装束,实在不敢与陛下相见。万望海涵。”汉武帝又说:“夫人只要和我见一面,就够了。我将赐你千金,并给你兄弟提拔为受人尊敬的高官。”李夫人说:“给不给他们提拔为受人尊敬的高官在皇帝自己酌量,不在与不与我见一面上。”<br/>汉武帝坚持想要与她见一面,但李夫人始终不肯露脸,还把头转向另一面,不住地叹息,再也不回答汉武帝的见面请求了。汉武帝心里不是很高兴,无奈地走了。汉武帝离开后,李夫人的姐妹们都埋怨她,说:“尊贵的皇妃,为何不同皇帝见上一面,再托付咱们的兄弟?您为什么这么恨怨皇帝呢?连一面都不肯见?”李夫人却解释说:“之所以不想见皇帝,就是为了加深一层对兄弟的托付关系。我儿子也是皇帝的儿子,不用多操心,托付我们的兄弟就要想点办法。我是相貌超群,才从卑贱的倡女得到宠幸的。凡是用色相取悦于人的女性,色衰就会失宠,失宠往日的恩爱就会断绝。现在皇帝之所以对我还有依依不舍的眷恋,就是怀念我平时的色相。如果他见到我现在容颜已经损毁,远不如过去漂亮了,必然会感到很恶心,并且远离我。如果这样,他还能念及我过去的漂亮,怜悯和照顾我的兄弟吗!”李夫人去世,汉武帝以皇后的礼仪安葬了她。(初,李夫人病笃,上自临候之,夫人蒙被谢曰:“妾久寝病,形貌毁坏,不可以见帝。愿以王及兄弟为托。”上曰:“夫人病甚,殆将不起,一见我属托王及兄弟,岂不快哉?”夫人曰:“妇人貌不修饰,不见君父。<br/>妾不敢以燕媠见帝。”上曰:“夫人弟一见我,将加赐千金,而予兄弟尊言。”夫人曰:“尊官在帝,不在一见。”上复言欲必见之,夫人遂转乡嘘唏而不复言。于是上不说而起。夫人姊妹让之曰:“贵人独不可一见上属托兄弟邪?何为恨上如此?”夫人曰:“所以不欲见帝者,乃欲以深托兄弟也。我以容貌之好,得从微贱爱幸于上。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上所以挛挛顾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见我毁坏,颜色非故,必畏恶吐弃我,意尚肯复追思闵录其兄弟哉!”及夫人卒,上以后礼葬焉。) 一些人认为:李夫人的做法很高明。其实,这是在耍佞幸小把戏,不可取。汉武帝对她确有真感情,李夫人去世后,他让画师画了一幅她生前的肖像,挂在甘泉宫,寄托思念之情。霍光最了解汉武帝,后来在祭祀汉武帝时,他一直用李夫人享配,并追封她为“孝武皇后”。<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8D/66/8D661EC1ED87FD1D3F35AC8F06DD22B8.jpg" class="cont_pic" alt="“汗血宝马”成大宛灭国导火索:汉武帝两征大宛"/><br/>后世对汉武帝征大宛多持否定态度,如唐代李颀在《古从军行》诗中说:“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葡萄入汉家。”即,“连年战死的尸骨无数,都被埋在了荒蛮之野;只看到西域的葡萄进献到了汉朝的宫廷。”现在,也有人认为:汉武帝讨伐大宛,不过艳羡其汗血宝马。<br/>我们认为:汗血马只是征大宛的导火索,征大宛是汉武帝“西域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征大宛在战略上没错:汉匈多年对峙,如果汉朝不征服西域,西域与匈奴联合,汉朝将处于危险境地;汉朝征服西域把握大,征服匈奴把握小,如果征服匈奴失利,西域又轻视汉朝,汉朝也将陷入危险之中;征服大宛,威震西域,匈奴孤立,对汉朝就不构成威胁了;西域都是蛮国,过去汉朝用“德抚”的效果不明显,没有武功,他们是不会真正屈服的。诚然,汉军回来仅一年多,大宛高等贵族就谋杀了昧蔡,立毋寡的兄弟蝉封为大宛王。但是,他们还是派了蝉封的儿子到汉朝当人质。而且,汉朝在敦煌和酒泉都设置了都尉,一直到西边的盐水,沿途都设有亭鄣。在轮台,汉朝留有屯田士卒几百人,积聚粮食,供给出国使团的饮食,加强了汉朝与西域交流,意义不可小觑。<br/>汉武帝在征大宛上的失误:1、用人不当。李广利缺乏军事才能,只是李夫人的缘故,才出任万里长征的统帅。第一次征大宛失利和第二次出现的严重贪腐现象,他要负全责。3、轮台屠城。这是中国古代战争史最令人恶心的一页,我们今天要为此反省和忏悔,并且要坚决批判。3、赏罚不明。对立功将士的厚赏,无可非议。但李广利应当免职,不应封侯和继续带兵,主要的贪腐分子也都应绳之以法,为众多饿死的士兵讨个公道,以肃军纪,重振军威。<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7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