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解读金瓶梅中唯一'白富美'被潘金莲活活气死

分类:古代野史 2021-10-13
导读:李瓶儿是《金瓶梅》“淫妇”列传中的第二号人物,是作者用来与潘金莲对比、“抗衡”的主要角色。<br/>她同潘金莲相近的是:长得漂亮,生性贪淫,因淫作孽。她长着“细弯弯两道眉儿,且自白净”,“身软如棉花,瓜子一般好风月”。可是命运安排她的是,先嫁给“夫人性甚嫉妒”的梁中书为妾,“只在外边书房内住”;后来名义上嫁给了花子虚,但实际上“和他另一间房里睡着”,而被其叔公花太监霸占;再嫁给蒋竹山,蒋又是个“中看不中吃蜡枪头、死王八”。她“好风月”,但在风月场上迟迟得不到满足,直到遇着了西门庆的“狂风骤雨”,才深深地感到满意。<br/>她狂热、痴情地追求西门庆,一而再再而三地罄其所有来倒贴他、巴结他,而另一方面则对自己的前后两个丈夫心狠手辣,可以说与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异曲同工,同样犯下了深罪恶孽。因此,作者从这一角度出发,把她打入“淫妇”之列,是一点也不冤枉她的。<br/>然而,李瓶儿与潘金莲毕竟不同。她们经历不同,地位不同,性格不同,最后的结局也不同。裁缝之女潘金莲出身比较低微,先前的经历主要在社会下层。而李瓶儿先与堂堂蔡太师女婿、大名府梁中书为妾,后来出逃时,竟能“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再嫁给花家,其花太监乃“御前班直,升广南镇守”,家中有的是钱财宝物。显然,李瓶儿是一个沉浮在较高级社会层次,比较见过大市面的女人。当潘金莲第一次查明西门与瓶儿“弄了鬼儿”而发作时,西门庆就拿了一对寿字簪儿塞给金莲,说是瓶儿给她的礼物。这在瓶儿说来只是件小小的玩意儿,而“金莲接在手内观看,却是两根番纹低板石青填地金玲珑寿字簪儿,乃御前所制造,宫里出来的,甚是奇巧”,一下子把她的妒气冲到九霄云外,变得“满心欢喜”,后来她戴在头上,使西门家的女人们都大开眼界,羡慕不已。李瓶儿凭借她压倒众妾的富有、天生的白嫩软绵,以及为丈夫生了个传宗接代的宝贝,自然成了西门庆最宠爱的女人;同时也使她成为一心想独霸汉子的潘金莲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尽管李瓶儿嫁去时,开始把潘金莲当作好人,要求与她住在一起,说“奴舍不得她,好个人儿”。以后则处处小心忍让,但都无济于事。一场残酷的斗争势在难免。<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8A/F0/8AF0CFBDDDD67007DF94D5587E60BEA7.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alt="解读金瓶梅中唯一“白富美”被潘金莲活活气死"/><br/>是的,李瓶儿不像潘金莲那样无情无义。她是重情的。李瓶儿追求西门庆的基础尽管只是生理上的满足,但她一旦嫁给西门庆后,其爱情是专一的、真诚的。她病重时同西门庆的几段对话,都是动人肺腑的。最后一夜,她用那“银条似”的双手搂抱着西门庆的脖子,呜呜咽咽,悲哭半日,哭不出声,说道:“‘我的哥哥,奴承望和你并头相守,谁知奴家今日死去也。趁奴不闭眼,我和你说几句话儿。你家事大,孤身无靠,又没帮手,凡事斟酌,休要那一冲性儿。……今后也少要往那里去吃酒,早些儿来家,你家事要紧,比不的有奴在,还早晚劝你,奴若死了,谁肯只顾的苦口说你。’西门庆听了,如刀剜心肝相似,哭道:‘我的姐姐,你所言我知道,你休挂虑我了。我西门庆那世里绝缘短幸,今世里与你夫妻不到头,疼杀我也,天杀我也。’”李瓶儿死后,西门庆“哭了又哭,把声都呼哑了。口口声声只叫:我的好性儿、有仁义的姐姐!”人非木石,孰能无情?这个“打老婆的班头,降妇女的领袖”,实在被李瓶儿的真情所感动了!<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6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