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古代野史

古代野史

民国奇女子:放荡不羁挥霍无度与三千男人有染

分类:古代野史 2021-07-10
导读:“玉炉香,红烛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这首温庭筠的《更漏子》是民国女作家余美颜最喜欢的一首词。因为她认为这首词最能反映她婚后的生活。<br/>她婚后的那些日子,就是这样在“一叶叶,一声声”的漫长等待中一天天过去的。正因为她有如此难以忍耐的寂寞孤独的婚后生活,从而使她走向了生活的极端,断然抛弃平静奢华的少妇生活,去外面的世界寻找自己“性福”。据说,她和3000个男人上过床,喜欢在旅馆裸睡,她是民国第一位“身体写作”的先锋,不仅把情人的情书印刷成册,起名为《摩登情书》,还广而告之,成为当时风靡一时的畅销书,余美颜也被人称为民国最风流的女作家。<br/>余美颜,广东台山县人。她的父亲名叫余大经,是当地的典当商人,母亲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女士。余美颜从小颇有姿色,且天资聪明,高小毕业后自修英文和国文,言谈间常常高谈阔论,开口就是自由解放,一般人听她侃侃而谈之后,只道她是一代文学新人。余美颜,名如其人,成年后更加秀外慧中,才貌双全。18岁出嫁,丈夫原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br/>谁知家业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新婚后不久,丈夫独赴美国经商,她遂成相思不已的怨女,坐困愁城。不久,她由于闲得无聊,出去打牌,却遭公公闲言碎语或严加训斥,平日唯有以泪洗面。父亲碍于情面,也无法帮助她,最后,她不得不走上了私奔的不归路。<br/><img src="http://data.jianglishi.cn/pic/D2/77/D27780D7D00892DF897B4625BB47A96A.jpg" class="cont_pic" class="cont_pic" alt="民国奇女子:放荡不羁挥霍无度与三千男人有染"/><br/>就这样,余美颜在广州玩弄军阀,揶揄富商,后又再赴申城,浪迹天涯,想寻一能够托付终身的人比登天都难。无奈之下遁入空门,却因旧日相好不时骚扰而被逐出。最终在而立之年前后看破红尘,跳海自尽。可怜“红颜薄命”,她在遗书中说:“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还我清净本来,我佛慈悲当肯援我遗魂以归正道”。<br/>那个年代,女性没有多少接受教育的机会、没有婚姻自由、没有事业和经济地位、完全是男性社会的附属品,大多数妇女的地位低下、命运悲惨也就是注定的了。虽然余美颜开始接受教育和接触新思想,追求解放和自由,但是传统的社会枷锁和三从四德的封建理念却像紧箍咒,让她得不到任何人生乐趣并把她一步步推向深渊,最终因为没有能力与黑暗社会抗争而早早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br/>1934年11月,新文学珍本初版的《摩登情书》,称她与3000个男人上过床。这本浪漫情书包括她的简要历史、她和情人们往来情书、所接情诗。说起来,民国时代,有文化的女人很开放,很大胆,也很主动。男女同居不是稀罕事,婚后出轨的也大有人在。但出轨出到与3000个男人上过床,这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br/>“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这是余美颜生前遗言。对于余美颜来说,用身体写作,可以博得文名。用身体放纵,可以得到金钱,但是余美颜毕竟是一个表面强悍、内心脆弱的女人,这样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不过,尽管结局悲惨,但对于余美颜这个民国尤物来说,爱过,恨过,风流过,也许,这已经让她感到满足。<br/>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yeshi/111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