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回族婚礼 从“四色礼”到“认大小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10

典礼上的祈福

典礼上的祈福

新人不时被阻挡接受“刁难”

一对新人

新郎父母合拉娶亲车

回族的风俗习惯,深受民族传统和汉文化双重影响。回族自古以来看重婚姻的严肃性和延续性,并作为一种神圣契约长相厮守。结婚时必须举行双方同意联姻的仪式,也就是“尼卡哈”(证婚)仪式,婚姻才算合乎教律才算有效。和其他民族婚姻一样,回族婚礼也经过提亲、送礼和娶嫁等程序,然而实际内容却大相径庭。

提亲

小伙看中一个姑娘,就要托媒人去提亲。有些地方除了这一个媒人之外,还要点定另两位媒人,共商下聘定亲事宜,因而才有“三媒六证”一说。

基于独特的历史背景,回族的风俗习惯,深受民族传统和汉文化的双重影响。

回族婚礼习俗奇异而充满神秘色彩,遵古又贯穿喜剧元素,仿佛一道独特的风景,从中体现出一个民族的历史传统和现代文明。

回族婚礼的整个过程要经过提亲、送礼和娶嫁等程序,然而实际内容却和其他民族大相径庭。譬如提亲,如果一个小伙看中一个姑娘,就要托媒人去提亲。几次三番之后,如果女方父母同意这门亲事,就会向媒人明确表示。

过去有专事说媒的媒婆,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一手托两家,来回穿梭游说,而当事人家为了儿女终生大事办得顺利,往往也会对媒婆好生招待。所以俗语讲:“媒婆婆,嘴吃得油坨坨”。

有些地方除了这一个媒人之外,还要点定另两位媒人,共商下聘定亲事宜,因而才有“三媒六证”一说,可见说媒之事不小,也并非所有人都能担当

媒人功劳可谓不小。要“说好”一门亲事,媒人磨破嘴皮子不说,跑烂几双鞋也不奇怪。我就不止一次在婚礼上听人对新郎开玩笑:“尕娃子听好了,你可不要‘媳妇娶进房,媒人撂过墙’啊!”

送礼

送礼又有“落话礼”、“水礼”和大小礼之分。

“落话礼”表示女方家答应亲事,接受了礼行。这个所谓礼行也叫“包包子”,包着“糖、茶、核桃仁、红枣”四样东西,且因分为“红黄绿蓝”四种包装颜色,又名“四色礼”。

“送水礼”也叫“开口礼”,实际上就是开口要“包包子”。“包包子”份额的多少,取决于女方直系亲属的多少,要“包包子”的人,除了父母,还有父母双方的老人和兄弟姊妹,少则三五家,多则一二十家。“包包子”在回族生活中占有相当尊贵的位置,尤其在婚事当中贯穿始终。有些时候看似非常完满的一门姻缘,会因为“包包子”出了问题,导致退婚,从而留下终生遗憾。

送“小礼”,除去“包包子”之外,就是几套衣装和化妆品。送大礼俗称“定日子”,男方家不但要送金银首饰和“奶水钱”,还要一项就是“扎死”。这里所说的“奶水钱”,是伊斯兰教的一项传统,蕴涵着感戴母亲的养育之恩,不可或缺。而“扎死”,意味着所有“爱待布”(礼数)礼行到此为止、不再派生。

在娶亲的头一天晚上,女方家还有一道“喝花茶”仪式。

“喝花茶”就是新娘告别少女,走向成熟的意思,因而受邀对象均为未婚姑娘。姑娘们一边畅所欲言,回忆青春年少的亲密无间;一边祈愿新娘,走进婚姻殿堂美满幸福。这是新娘人生转折的重要一晚,因而餐桌上要敬上十三个花碟子,各种糖果和糕点五颜六色,令人目不暇接。而那沁人心脾的一壶绿茶,倒在茶杯里,仿佛盛开的绿色花瓣,品茗于口中,则是余香满口,浮想联翩。

在伊犁一带,回族还受到维吾尔族生活习俗影响,“喝花茶”仪式结束之后,还要载歌载舞,激情欢娱至深夜才算尽兴。

“认大小”

回族人娶亲的时候,有一个叫“认大小”的固定仪式——结了婚就是一家人,新郎官就要论资排辈说“赛俩姆”(请安)了。

回族把参加婚宴称为“吃席”,以前在乡下,一家结婚,全村吃席。特别是那些姨娘婶子们,怀里抱着一个,手里领着一个,有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到了席桌上,端来一盘菜,一人搛一筷子,就已所剩无几,哪个孩子不留神东张西望一下,再一回头就都是空盘子了,于是就“哇哇”哭起来,弄得一桌子人都不好意思。

再看现在的席桌,盘子摆得满满当当,有的时候甚至盘子摞盘子,让人无从下口。冒着热气的焖肉、外焦里嫩的加沙、清香扑鼻的丸子,哪一个不是让人垂涎欲滴啊!曾经有个内地朋友,因为吃过一次回族喜宴,至今记忆犹新。用他的话说:“肉多菜少,味道真好,肚子吃撑了,眼睛还没饱。”

其实真正叫绝的,还是回族人独有的“九碗三行子”。不仅要用九只大小一样的碗盛菜,而且在摆法上也要讲究对称相等,即每边摆三碗,成为一个正方形,故名“九碗三行子”。除此之外,在上菜时也有技巧,先摆四角,再放中间,而且一律不过油,吃起来不腻人且爽口,别有一番风味。

回族人娶亲这天还有许多礼节,其中“卧其里应声”最为主要。

“卧其里”是阿拉伯语,意为“主婚”,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般由娘舅担任,安排整个婚姻过程,地位仅次于新娘父母,必须终生相认。而所谓的“应声”,就是说序进程,完全由“卧其里”说了算。

事实上,为了烘托婚礼气氛,不少人都乐于即兴发挥一番。回族人娶亲的时候,有一个叫“认大小”的固定仪式——结了婚就是一家人,新郎官就要论资排辈说“赛俩姆”(请安)了。

于是就有人开上了玩笑。“说‘赛俩姆’一是声音要洪亮,二是要九十度躬身,你一样都不达标,重来,重来!”新郎脸一红,恭恭敬敬、认认真真又重复一遍,和第一次相比,声音也提高了八度。“新郎官倒是符合了要求,可陪女婿(伴郎)又出了问题,没有办法,只得再来一遍!”开玩笑的人吹毛求疵,不依不饶。

前几日侄女结婚,有人让新郎站在凳子上说“赛俩姆”。新郎本来个子就大,站在凳子上就像踩着高跷,颤颤巍巍的,让人看着都担心,可新郎实在是娶亲心切,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完成高难度动作,直到对方满意为止。

“认大小”一般都是在“卧其里”引导下进行,但也有岳母亲临一线指挥的,就像我的一个亲戚,女儿结婚那天就亲自领着女婿和陪女婿说“赛俩姆”。

“耍公婆”

“结婚三天没大小”,这在回族婚礼“耍公婆”的游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按照回族传统礼俗,娶亲这天,婆家除了给新娘一份“催妆礼”——一套衣服,还有一份事关重要的“裙带钱”。这个“裙带钱”必须男女双方数目相等,类似于新娘的私房钱,押在箱底不能轻易花销,所以民间俗语说:“裙带钱装得齐,一辈子不受气。”

回族人父母不参加娶亲,一般由新郎的长辈和同辈等代劳。男的讲究要选德高望重的人,女的则要选德淑贤惠的小媳妇,送亲的人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等候在家的新郎父母,或许已经被那些迫不及待的人们“乔装打扮”起来。或者涂成大花脸,耳朵上再挂一串红辣椒;或者反穿皮袄,后腰插一把大扫帚。都说结婚三天没大小,这在回族婚礼“耍公婆”的游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想想看,在一个极具淳朴民风的乡村院落,不知从哪里牵来一头毛驴,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就让公公倒骑在驴背上,一人前面牵着,一群人后面追赶着。如果是一头老实听话的毛驴倒也罢了,一路小步慢跑,虽小有颠簸,却也优哉游哉;如果是一头欺生的犟脾气叫驴,哪里容忍如此“前呼后拥”瞎折腾,说不定老公公刚一跨上驴背就挣脱缰绳跑开了,而且一边跑一边“昂哧昂哧”高叫着,不留神,一个蹶子就把你给撂下来了。

到了城里,就是另一番景象,倒骑毛驴换成公婆一同拉亲车。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公婆,喜笑颜开,情绪激昂,俨然摆出一副“只知低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架势。当然实际上都是做做样子而已,数以吨级的铁疙瘩,根本就不是人拉的。再说了,车上坐着自己的亲儿子和儿媳妇,即使司机忍心,他们也不忍心呀。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结婚第二天早晨,女方家人会做好包子端到新郎新娘面前,俗称“睁眼包子”。就是娘家人有意在包子当中,搭配一两个特别咸,或者特别辣的,其用意既有戏耍的成分,也有考验女婿是否心细的因素。如果新郎是个楞头青,狼吞虎咽时或许真的碰上其中一个,随之大呼小叫起来,一来显得不成熟,二来还成了笑话。如果早有思想准备,即使不小心吃到了,也一定会在不动声色中吞进肚里,因为生活的酸甜苦辣,从此时起已经真正开始了。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94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