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魏新:去山西记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29

 

之前我去过两次山西,一次是去平遥,另一次是去长治,都是五年前的事。五年前,我虽去过一些地方,但几乎对任何形式的旅行都充满厌倦,觉得千山万水只在心中,不在路上。

五年前,我才喜欢上旅行。每年都要去一些地方,有一半是去讲座,顺便到想去的地方看看;另一半更纯粹,就是为旅行而旅行,这其中,又有一些关于旅行的活动,有的活动不错,有的活动没什么意思。有没有意思,主要取决于同行的人。在那些陌生的地方,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谈天说地,煮酒论道,惬意无比。我能记得很多场景,一个个曾让我感动的片段,每一个片段都难以重复,拼接在一起也是碎片。

所以,我想自己组一个这样的团,一起去旅行。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和几个朋友一拍即合,有了这次去山西的文化乐旅。

先做一个流水账般的统计。

报名参加这次文化乐旅的30名成员,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8岁。

他们的职业五花八门:有企业家;有舞蹈家;有主持人;有书法家;有医生;有景观设计师;有大学教授;有中学老师;有大学生;有高中生;有初中生,还有小学生。

他们来自各地:上海1人;杭州1人;武汉1人;青岛2人;潍坊1人;菏泽4人;其余人来自济南。

他们从报名就表示,从不爱参加旅行团。但是,他们共同参加了这次文化乐旅。

这让我一开始就压力陡增。

出发那天还顺利。在体育中心的中胜车行门口,大巴六点半就到了,七点准时出发。

只有一个小插曲,来自菏泽的盛老师迟到了。

之前,凡是外地赶来集结的,都是提前一天到济南,盛老师觉得菏泽离济南近,执意要当天一早来,结果堵在高速上,没能赶到。

下午,她坐长途汽车到太原和我们汇合。

本来,我以为盛老师这么固执,会不好相处,没想到她脾气超好,且知识渊博,唐诗宋词,一路上信手拈来。只有一点可惜,就是她错过了来时路上的热闹。

从济南到太原,七八个小时的车程,在历史讲坛公众号创办人老白的主持下,大家开始自我介绍。毕竟,多数人之间还非常陌生,稍微有些矜持,介绍后,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了。老白给大家大体讲了山西历史,古建研究专家唐大华老师讲了两个小时的山西古建筑情况,我看到邻座的一名女士在车上做笔记,十分认真,后来才知道,她和另外一名共同报名的女士都是山东博物馆的义务讲解员。

我在车上讲了两段,一段主题是酒,另一段主题是吃。

后面几天,我也主要干这两件事。

到太原后的第一站是店头古堡,这座位于太原城郊的石质窑洞式古堡群,至晚是北宋时期的军事堡垒和屯兵之地,结构复杂,场面壮观,让人颇为震撼。 

除了我们,这里几乎没有人。经营景区的是一位煤老板,据说他投了上千万,想好好打造一下,却发现游客稀少,只是偶尔会有些影视剧组过来取景。

村里保持着非常原始的风貌,戏台正对着一座古庙,石板路两旁,依稀能感觉出当年商铺的繁华,而今却变得空旷荒凉,只住三两户人家,都是老人。看着他们挑着水从我身边走过,我想起一个朋友说的:在穷人的脸上,能看到古人依稀的样子。

晚宴在“晋味道”,是山西一名大学教授开的,酒店按照山西的文化特点去设计,教授先为大家讲解,然后开席。菜很丰盛,各种特色,盘子摞盘子,大家吃得很开心,互相敬酒。中间来了一男一女,唱了两首山西民歌,都没听尽兴,又多点了一首。 

由于这一天都在赶路,为了节省时间,午饭在一个所谓星级服务区吃自助,菜品虽不少,做得很一般,尤其是提供的啤酒,用团里的赵老先生的话说,是“所有喝过的啤酒里最难喝的”。并且,没有冰。

所以,这坚定了我的一个想法:今后就算耽误些时间,也不能在高速服务区吃饭。

晚饭后入住酒店,然后自由活动。我在微信群里吆喝组局,很快,四五个精壮男子下楼,去吃烧烤。

烧烤店的名字叫“石器时代”,啤酒还可以,烤串一般,客观地说,相对遍布济南的烧烤事业,太原的烧烤还停留在石器时代。 

第二天奔五台县,上午看了南禅寺,这是中国目前存世最早的单体木结构建筑,满堂彩塑栩栩如生。下午,去了佛光寺。

快到佛光寺时,有一段非常难走的路,大概有一公里,正在整修,只能一车单行,无法掉头。大巴在众人的指挥和疏通中,开到寺门口的小广场,大家搬石头铺路,才让大巴掉过头来。

气喘吁吁中,我进了寺门,立刻被震撼了。这座建于唐代的寺院巍然屹立,无比壮观。难怪被梁思成先生称为“中国第一国宝”。

这也是我见到过的中国最美的寺院,没有之一。在寺院的墙根下,团里的摄影师老马从背包里取出茶具,泡起了功夫茶。茶是老树普洱,牌子叫菩提禅心,清凉的风吹着喝茶的人,有人唱起了《白度母心咒》,那一瞬间,仿佛天籁。五台县的晚餐没有什么好吃的。餐后,唐老师在会议室开始古建知识的专题讲座,大家听得很认真,看着幻灯,对比着发到手中的小册子,拼插着斗拱模型,回想着白天看到的场景,体会颇深。 

十点结束后,群里又出来七八个找酒喝的人。小县城的夜宵很少,附近的两三家店都打烊了,好不容易,看到一家还没有关门的小店,老板很实在,说厨师下班了,但可以到后厨看看,有什么吃的,就吃什么。

我和老马到后厨,要了一盘蹄冻,一盘花生,一盘黄瓜,还发现了半盆驴肉,让老板用锅热上一盘,搬了一张桌子到马路边,要了箱啤酒,又从旁边一家烟酒店挑了瓶十年的老白汾,喝了起来。

把酒喝空了,把路灯喝灭了,把马路上的车都喝没了,大家还意犹未尽。直到听到楼上有人喊:“你们说话小声点!”我们才发现扰民,在互相的嘘声中静悄悄散了。

第三天上午去了广济寺,元代大木作,有一段山路,路上,到处是各种标语,还路过一个特别简陋的小庙,几间窑洞,供着三座佛像,一座没有佛头,另外两个也特别残旧,估计好久都没有香火了。有人提议找个水果供一供,没有找到。 

中午前往定襄,去阎锡山故居。错综复杂的院落里,有五百七十五间房,还有迷宫般的地道。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刻在石碑上的家训,全是大白话,也全是让人容易接受的道理。比如“不顾别人的利害只顾自己的利害的行为是不对的,是耻辱的,是必败的。”

想起韩寒那部ppt电影中,唯一给我留下印象的一句台词:懂这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一阎锡山的故居和徐向前故居很近,和薄一波故居也不远。那里的风水应该不错。 

中午在阎锡山公子的院子里,吃七碟八碗。据说,当年蒋介石和宋美龄来到这里,阎锡山就用这个来招待,有特色,不奢侈,味道尚可。

接着返回太原,先去纯阳宫,临时增加的一处景点,为元代建筑,占地不大,布局精巧,是原来的山西博物馆所在地,吕洞宾的道观。晚餐在太原的老字号芙蓉酒楼。原本想去一个更老的字号,叫“老太原”,是一家国营酒店,据说环境不好,服务恶劣,已经很少有本地人去吃,所以,最终换到了这里。

晚餐后,又组织酒局。有的人去了柳巷,我们几个去了一家烧烤吧,叫“疯狂原始人”,两升的扎啤,每人两杯。

八岁的小朋友和妈妈也来坐了一会儿,小朋友特别活泼,几天下来,和我们熟得不行,并且,只要问他:“你想干什么?”他会蹦着说:“喝酒!我要喝酒!”

当然,只是说说而已,他来了也不喝,就在一旁玩。

几天下来,团里的古建筑知识已经颇为丰富了。老白在车上出题抢答,没想到每道题都难不倒大家。尤其是团里的孩子,学习力和记忆力超强,坐在我后面的一个初中的孩子一个人就抢答了三道,得了三瓶当地特色饮料沙棘汁。我一道没抢上,连唬带骗,给这个孩子要了一瓶,挺酸。

第四天上午到了晋祠,这是全国最经典的宋代大木作,有中国最早的立交桥——鱼沼飞梁。原本觉得,这样著名的旅游景点商业气息会很浓,进去后发现,确实值得一来。

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也是如此,晋祠原本不在他们山西考察的计划之中。直到离开太原,去汾阳途中,“忽然间我们才惊异地抓住车窗,望着那正殿的一角侧影,爱不忍释。”

 

中午赶到汾阳,在杏花村酒厂的酒店吃饭,打了壶散装的汾酒原浆,入口绵柔清香,确实名不虚传。

接着去太符观,金代大木作,三堂彩塑保存完整,我格外喜欢最后那座大殿的明代壁画,是用特别中国风的线描,画的是释迦摩尼的成佛过程,连环画一般,充满生趣。我特`意问工作人员有没有专门的画册,可惜没有,只有一本整个太符观的简介画册,三块钱,我没要。 

傍晚到了平遥古城,坐电瓶车进去,住在一座深宅大院里,晚上原本想看实景演出《又见平遥》,这是所有项目中,唯一一个没有含在团费里的,让大家自由选择。团中有三个看过这场演出的,都说好看,吊足了大家胃口,但可惜,周一休息,没有演出,稍有遗憾,只能下次弥补。

这次也多少弥补了一点,晚饭选在了平遥的大戏楼,边吃饭边看平遥的特色演出,倒也热闹,只是桌子小些,摆不开盘子,摞了两三层。 

晚上的自由行动,很多人都去逛古城,买东西,做足疗,喝酒。

我们是在文庙前的一家烧烤摊喝的,先匀白的,又开啤的。烤了一只羊排,喝得只剩下一桌客人时,一个男服务员凑上来,问:“你们是作家吗?”

他在旁边听了很久,旁边,一名年轻的女服务员给我们介绍,说这个小伙子是个诗人。

我问他写过什么诗,他给我们念了两首,一脸虔诚。中间,另一个男服务员突然蹲在地上傻笑,女服务员指着傻笑的男服务员,对我们说:“别理他,他是傻逼。”

看得出,这个女服务员挺喜欢给我们念诗的这个小伙子,她不过十八九岁,长得不漂亮,打扮也很普通,左胳膊上纹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忍”字,右胳膊上纹着一个心型,已经断成了两截。

这一晚喝得特别多,团中的舞者曼莉没怎么喝,也开心得像喝多了一样,为我们跳起舞来,从地上跳到了桌子上,拉着那个“傻逼”服务员围着烧烤摊跳了一圈。

回去,一起喝酒的韩哥没睡着,把他当年记住的一段民谣整理出来,连夜发给我。这段民谣有几个版本,但他这个版本极其生动,完全是口述相传,根本查不到。

第五天到平遥的双林寺和镇国寺,这两处古迹和平遥古城加在一起,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自然名不虚传。

看完后,返回太原,去参观山西博物院,这也是临时增加的地方,团中很多人对博物馆都有浓厚的兴趣。其中,上海来的田老师当初到了济南,就直奔山东博物馆,一下午只看了两个展厅,他甚至把回程的酒店也订在了山东博物馆旁边,准备看上半天再走。

在山西博物院大概呆了两个来小时,就兵分两路,有的人先回酒店休息,我们打了两辆车去太原著名的醋厂,在里面转了一圈,买了些醋。

醋厂有两个地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是那些存放醋缸的温室房,从里面走一圈,被熏得满面泪花。二是醋冰淇淋,只在醋厂有卖,味道特别清爽可口。

晚餐去山西会馆,边吃喝边看各种山西的非遗表演,过瘾。 

最后一天,返程回济南。中午在赵州桥边上吃了一次全驴宴。我是奔着店名去的,叫“祖传八代全驴宴”。一个火锅,十盘肉,十盘菜,加上每人一个驴肉火烧,吃得颇为热闹。

一行人中,饭量最大的叫李翰培,上初中,号称能吃十碗米饭。三桌全驴宴,只有他那桌吃光,我专门把他叫来,又做到另一桌上,这桌至少剩了半锅肉和菜,他一碗又一碗,两个人帮着给他盛,直到他妈妈发现群中的照片,才跑上来把他拦住。

李翰培一直学跆拳道,又尤其喜欢历史,搁到古代,定是一员猛将。接着又看了赵州桥,这座一千多年历史的古桥依然雄浑结实,让人感慨的是桥边有一座仿古的桥,建的时间不长,却显得又破又旧,粗鄙不堪。

下午四点,从赵州桥上了大巴,就开始抽奖了。三等奖五名,菩提禅心普洱茶一份;二等奖三名,由高致酒行提供的美缇克红酒一份;一等奖是自驾宝一台,这款高科技产品跟了我们一路,记录了路况车程,还自动生成了路书,也算给我们出了大力。

纪念奖是菩提禅心普洱茶的小份,外加一本我的签名书,所以,人人有奖。

到济南市,已夜色阑珊,大家互道离别,依依不舍,六天的旅程让大家成了朋友,甚至成了亲人,别离的话不用多说,心中早已热泪盈眶。

是的,这是一次难忘的旅程。充分印证了那句话:每一次相逢都是久别重逢。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文化乐旅的朋友们。

这次旅程只是开始,永远不会结束。(来源:魏道泉城)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37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