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扎什伦布寺:沉默的钟声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23

川哥曾说过西藏不在拉萨,它在日喀则。这话一直在我心里。对于西藏,它到底在哪里?每个人的诠释都不一样。

我喜欢古刹,禅院,每去一个地方,不管它是一座城还是一个国度,只要有佛,我都会去看看。却偏偏有个原则:凡是售票的寺庙都不会进去。突然来到日喀则,于昔日川哥的话无关。只因尼色日山下有座扎什伦布寺,便买了一张火车票就来了。

在我心里,西藏就在一尺长头里,一盏酥油灯中。

西藏就在一尺长头里,一盏酥油灯中

 扎什伦布寺作为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自然是很想去看看。尽管有朋友提醒这是一座售门票的寺院,但还是来了。哪怕不进去看看,也可围着整个寺院的白墙转转。亦如当初在色拉寺。

[page]

“门票80。”走到售票窗口,还没张口,就只听两个穿红色袍子的喇嘛说道。我一愣,金钱破入佛口竟是如此生硬。该不该进去?我顿时矛盾,不及当初在色拉寺门口如此果断。记得曾在大昭寺前晒太阳的时候,与独白谈论了关于中国景区售票的看法。独白认为这是一种十分暴力的文明。那时,我坚持觉得:如果喜欢就进去,如果生厌看不惯,就离开。无需因一张门票就谩骂心底。再后来谈到寺院收费的时候,我却不敢如此坚持了。

我与佛的距离,只在一张门票。

只觉西藏与内地不一样,亦如藏民将大多钱财送给寺庙跟内地将大把钱财塞给寺庙是不一样的。

因此,在一定的程度上,我亦是认可了西藏寺庙收费的行为。然而,偏偏撞上了自己的那条原则。瞬间显得矫情。可在扎基寺或是次巴拉康寺的时候,我仿佛身心都在那青灯古佛中。没有金钱与心理的负重,来去佛门,如此自由尚在。

没有钟声和辩经,我以为它只是一座“空城”

整个寺院占地70万平方米,里头巷宇错综复杂,像是藏佛的一个小城镇。方向感较弱的旅客走在里面怕是容易迷失。只是奇怪的是,走了好久,好久,耳畔除了一个团一个团游客的喧嚣就再无其他声色。整个寺院十分安静,似是寂静无声。直到在某一条有石阶的巷子里,看见许许多多喇嘛陆续而来,这才真正相信自己置身的地方还是寺院。否则,我就当它是一座完全被“文物”保护起来的一座莫大的神殿了。即便这么说甚是不妥。但整个寺院里除了游客,除了这些突然纷纷出现的喇嘛,竟无一个当地人转经念经。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完全与扎基寺,次巴拉康寺不同。虽然它们小,但虔诚的力量却装得满满的。

[page]

整个寺院看不见辩经的喇嘛,和尚;听不见没有钟声,也没有虔诚的世人与信徒。它其实是沉默的,不发一点声音。一切故事只交给解说员。然而,无论有多少个解说员,多少个团,他说的,他们听的,始终都是一样的人物和故事。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不管是过了春时还是盛夏,他说的,他们听的,千遍一律,再无新的轨迹。

若只是走马观花的匆匆,若只是为了拍几张纪念照,那么还是不要惊扰它吧。

[page]

沉默的钟声,是与世人心底的谈话

它的沉默太肃穆,又岂是解说员那一番话就能讲得清楚的?它的沉默太庄严,又岂是你我喧嚣就能替代的钟声?你不是佛,你亦是佛,我不是佛,我亦是佛,然而这个实际已归空荡的寺院哪里有佛?它不过变成了一座供游客观赏的旧址,把过去的辉煌与遭遇一遍又一遍当作故事复制了人前。

整座寺院里,最让我不能忘的还是放生狗放生猫,都是些无主的生灵。它们与人和平相处,仿佛是寺院里的一名成员,整日休闲的晒着太阳,只是不思量人世。在这西藏许多寺庙都有的现象,大昭寺前更为显著。因此也使得我对西藏一次又一次的神往。于佛前,我们与它们都是众生,于众生前,我们与它们一样平等。再没有谁因为人畜对比而恼羞成怒。然而有些时候,它们却比我们更富有灵性,甚至是更善良。

在扎什伦布寺简单的走了一遍,但也细心,至少没有辜负。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听到钟声与辩经。

[page]

它如此沉默,从我到来至离开,从日光的强烈至温柔的褪去,它依旧沉默。连风,都没有摇动飞檐的铃铛。兴许是俗世的声音太吵了吧,兴许是世间的纷纷扰扰太闹了吧,以至于我没有听到它心底的一番禅说。

80块钱,我等了一场苦修。然而,人处一世,终究还要多少修行才能圆满?从生至死,从前世于今生,因果轮回,终究是有多少修行才是有止尽的?佛祖于菩提树下成佛。我于贪婪懦弱前,何时才能将放下执念不再苦?何时才能拾起执念,使悬在心上的石头终开了花?离开扎什伦布寺时,正是到了用食的时候。我吃了几块羊肉,惊叹叫好。终究为俗。

我于内心的困惑与不解

没有谁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大家只觉是矛盾。却不知矛盾里挣扎着的是什么。其实,我也不懂。

不懂为何一定误以为寺院唯有钟声和辩经才是圆满?不懂为何一定是世人耳朵听得到的,眼睛看得到的才是佛?更不明白自己为何只去敞开大门的古刹,而对垫了门槛的禅院就心有芥蒂?倘若真是心中有它,又何故局于表面?只因自己是个俗人?还是把自己看作了俗人?

[page]

不禁陷入困境,从此再是不敢来扎什伦布寺了。

好荒诞,不予置评。人潮里,来来往往,除了擦肩而过,相视一笑,还有什么?给我一个陌生吧。让我重新审视自己与这个世界。

天,渐渐暗了下来。

心中的那盏酥油灯却渐渐在黑夜里明亮起来。我仿佛看到了日喀则最美的日出,亦如川哥当初看到的整个西藏。 (来源:乐途旅游网)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36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