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巩义的张诰庄园 巩义的张诰庄园的故事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17

知道张诰庄园并不偶然,我的姥姥家就位于伊洛河流域的千年古县巩县,多山的地貌、悠久的历史为这里留下了丰富的地上遗存,除了众所周知的杜甫故里和北宋皇陵,巩县境内至今保留众多民居大院。

张诰庄园位于巩县(今巩义市)东南部的新中镇琉璃庙沟村,因窑顶上有1株柏树,生长茂盛,又叫“柏茂”住宅群。“柏茂”住宅群分“柏茂元”、“柏茂仁”、“柏茂信”、“柏茂顺”、“柏茂恒”“柏茂永”六处。其中“柏茂元”最大,保存最为完整,又因为柏茂元的后人在清末民国出现了张佑、张诰两个重要人物,外界多以张诰之名代指这处建筑群

这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始建于清末,大部分为民国年间建筑,张诰庄园体现了典型的中原西部古民居的特色:靠山挖窑洞,临街建楼房,中间建有四合庭院。今天,张诰庄园依然保存下来六个两进四合院,八十多座楼房和三十多孔窑洞。多数人想起窑洞第一个会想起陕北,事实上窑洞同样广泛分布于豫西丘陵与山区,其形式也十分多样,张诰庄园内部的窑洞分三层,窑洞一层出檐两米左右,二层三层依次往里收约三米,窑前形成一个活动平台,窑与楼层层相连,每层之间还有转角廊和小门楼。1944年八路军豫西专员公署曾在这里驻扎。1987年3月4日,张诰庄园被公布为郑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据记载,琉璃庙沟的张氏于明朝隆庆年间从安徽凤阳迁往这里,从明中叶到清乾隆年间,张家在大户云集的巩县一直默默无闻,然而到道光年间,琉璃庙沟的张氏已是巩义出东门富户之首,这背后与十五世祖宏远有密切关系,史料记载宏远是个憨子,经常乱说乱动,完全不懂人情世故,眼看已到结婚年龄了,他还天天闹笑话,乱屙乱尿,甚者曾往吃水井里撒尿。其父润梁为这事很犯愁,因为宏远是娃娃媒,从小就和口头村的赵家订有婚约。赵家也是大户,虽然是门当户对,可是孩子太差劲,若不及早讲明,恐怕结婚以后再闹笑话,到那时弄得两亲家翻脸划不来。润梁想到这里,就主动到口头找他亲家谈宏远的问题。他亲家说:“咱也不是外人,你谈这问题,也值得考虑,等我征求了孩子的意见再说吧。”赵光居先生随即到后边,迎见其闺女,把琉璃庙沟张家的孩子憨傻情况学说一遍。并且说:“现在勉强结婚,将来生活也难过好。”不料,他的闺女斩钉截铁地说:“我活着是张家的人,死了是张家的鬼,至于将来生活如何,请爹娘不必为儿担心。”就这样,赵氏走进张家大门。

[page]

自赵氏来到张家老宅院后,一方细心教育憨子丈夫,一方尽心操持家务,上孝敬老人,下爱护晚辈。乡民常说:半夜经过那里听到的是“嗡嗡”响的纺车声,天不亮经过那里听到的是“咔哒、咔哒”响的织布声。赵氏一生辛辛苦苦纺花、织布积攒“梯己钱”七十串(含从娘家带来的私房钱),本是为自己和憨子丈夫养老所用,后拿出给儿子辉明作为“柏茂钱庄”本钱,别看父亲宏远又憨又傻,儿子辉明可是聪明过人,苦心以诚信经营钱庄,经过数十年发展,柏茂钱庄生意越做越大,而后和叔叔宏道买地建房,成就了柏茂家业。张氏族中至今流传柏茂土地“七十串钱变七十顷田”的说法,柏茂发家后,赵氏也已步入晚年。

同治年间,张家弟兄两份分了家,辉明随父宏远留住里沟,称为“里号”,即柏茂元、柏茂仁,叔叔宏道四个孩子分家以后迁到琉璃庙沟外口,各人各立门户,分别起了柏茂信、柏茂永、柏茂和、柏茂恒四个堂号,过着优越的地主生活,“外号”由此而得名。

今天留存下来的这处庄园主体事实上是柏茂元的后人张祜、张诰、张宣光的宅院,清光绪23年即1898年,张佑考中举人,成了张家当家理事的人。于是,张佑请当时上海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在柏树崖下大建庄园。

庄园的第二次扩建是在张诰时代。张诰是举人张佑老五兄弟张祜的儿子。据说张诰这个人少年聪颖,1915年从北京法政学堂毕业。回到家后,张诰在附近经营起了煤矿,聚敛了大批的钱财,成为当时巩县东部举足轻重的大财主,名气超过了他的举人伯父张佑。张家在张诰的打理之下,拥有田产数百顷,开办的煤矿日进斗金,张诰除了修建炮楼,还组建一支看家护院队。也就是从那时起,人们开始习惯把这处庞大的庄园称为张诰庄园。

与伯父张佑府第相比,张诰住宅布局更加完善,也更趋于传统。在庄园的最南角还修建了一座炮楼,建筑风格融入了东西方设计元素。

庄园内的建筑,古朴苍凉,细节处处见精美。

 

(来源:古建平台)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35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