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傅嘏个人简介-三国曹魏后期重臣

分类:历史人物 2021-03-13
傅嘏(gǔ)(209年-255年),字兰石(一字昭先),北地郡泥阳县(今甘肃宁县米桥乡)人。 三国曹魏后期重臣。西汉义阳侯傅介子之后、曹魏尚书傅巽之侄。
傅嘏弱冠时便已知名于世,被司空陈群辟为掾属。为人才干练达,有军政见识。正始初年,为尚书郎,迁黄门侍郎,因得罪何晏而被免职。司马懿曹爽后,以傅嘏为河南尹。任职期间,集前人之政举,使百姓获益。后迁尚书,朝议伐吴三计,傅嘏认为三计都不可行,朝廷不听,果然在东关之战中为诸葛恪所败。此后傅嘏地位日隆,受封进爵。毌丘俭文钦起兵,傅嘏及王肃司马师自往讨伐,最终大破淮南军。司马师死后,司马昭还洛阳辅政,傅嘏以功进封阳乡侯。
正元二年(255年),傅嘏逝世,年四十七。追赠太常,谥号“元”。有文集二卷。傅嘏在“才性四本论”中持“同”论。

人物生平

弱冠知名
傅嘏是傅介子的后代,伯父傅巽,曾任侍中、尚书。傅嘏弱冠已知名于世,被司空陈群辟为掾属。魏明帝景初(237年—239年)年间,散骑常侍刘劭奉命作考课法,傅嘏对此举提出异议。
不屈权贵
正始(240年—249年)初年,傅嘏官除尚书郎,又迁任黄门侍郎。当时曹爽秉政,何晏为吏部尚书,傅嘏对曹爽之弟曹羲说道:”何晏外表恬静清淡,但是内心险恶阴暗,贪图私利,不考虑立身行事的根本。我断定他一定会先迷惑你们兄弟两个,那时仁人贤士将会疏远你们,而朝政也就会因此日趋衰败了。“何晏因此与傅嘏不和,不久以小事而罢免了傅嘏。又被拜为荥阳太守,但傅嘏未到任。后被太傅司马懿请为从事中郎。
治理京畿
嘉平元年(249年),曹爽被诛后,司马懿让傅嘏担任河南尹。河南尹内掌帝都,外统京畿,兼有古代六乡六遂的土地。辖区内的人口杂多,又有许多豪门大族,商人外胡,四方汇聚,是各种利益的汇集处,但也是违法作乱之事滋生的地方。前任河南尹司马芝的规矩细则过于简陋,接任的刘靖,综合他的规矩但又太过繁密,再后来的李胜,更是经常破坏固定的法律、制度来获得一时的名声。
傅嘏于是树立司马芝的纲统,再以刘静的概要细则来约束条理秩序,又逐渐恢复被李胜破坏的法规。当时郡里有七百个官吏,但过半都是新人。河南官场的惯例,五官掾功曹主持选职,都授于本地人,而没有任用外地人,傅嘏只任命合适的人担任合适的职务,上下级分工不同,又分别加以考核。傅嘏的治理以德行的教化为基础,并且执法持久,尽管简单却不可触犯,审案酌情合理,刑事案件不用逼供就能得到实情。不施小惠,为百姓做的好事,傅嘏都故意隐瞒事情的原委,假装不是自己做的。所以在当时傅嘏并没有显赫的名望,而官吏百姓在他的管理下逐渐安定。
又迁任尚书。傅嘏常常认为:”自从秦始皇开始废除分封,设官分职,不同于古代的制度。汉、魏沿袭秦制,一直沿用至今。但是儒生学士,都想把三代的礼制交错综合起来,然而礼弘大广远,未必适合今天的形势,制度也常常和具体事务相违背,以至名不副实。这也是历代都不能达到大治的共同原因。想大力改定官制,依据古代正本清源,但是如今正值帝室多难,所以未能实施。“
谋划准确
嘉平四年(252年),孙权去世。当时征南大将军王昶、征东将军胡遵、镇南将军毌丘俭等都上表请伐吴,献上的策略各不相同。
朝廷下诏询问傅嘏的意见,傅嘏回复道:”想当年夫差凌齐胜晋,威加四方,最终还是引祸姑苏;齐闵王兼土招境,辟地千里,同样还是自遭颠覆。善始不一定能善终,这是古代的明证啊!孙权自从破关羽夺荆州之后,洋洋得意,穷凶极欲,因此宣文侯(司马懿)极力筹划大举。如今孙权已死,把儿子托付给诸葛恪,假如他能矫正孙权的苛暴,减除吴国的虐政,使老百姓免遭困苦,得到新政策的实惠,又能内外一齐考虑,避免覆舟之险,虽然不能保证吴国能永远保持完好,也足以在长江以南延长寿命了。现在朝里议论纷纷,有的说要泛舟径渡,横行于长江以南,有的说要四路并进,攻击吴国的城垒,有的说要大猎于疆场,伺机以动。诚然,这些都是破敌的常用办法。但自治兵以来,几次证明我军的力量尚且不足,吴国作为我们的仇敌,已经近六十年了,他们伪立君臣,但还能够患难与共,元帅新丧以后,他们上下忧危,把战船排列在重要的渡口,凭借险要坚守城池。因此像泛舟渡江,横行于长江以南那样的计划是并不实际的。只有在边境上一边大规模打猎一边进军的办法,还有可能行得通。出兵时要发安民告示,进攻时抓到俘虏不许抢劫财物,坐吃历年积存的粮食,不用派很多兵去运送,不误战机,不劳远征,这倒是军事上的当务之急。从前樊哙愿意带十万大军横行匈奴,季布当面指出他的短处。如今有人想越长江、入险境,攻下敌人的巢穴,这便有如樊哙。不如严明法令,训练士卒,制定万无一失的计划以抵御敌兵,必会立于不败之地。“可惜朝廷不从傅嘏之言。同年十一月,下诏命王昶等征吴。
嘉平五年(253年)正月,诸葛恪率军拒战,大破曹魏众军于东关。
诸葛恪新破东关后,乘胜扬声说要起兵攻青、徐二州,朝廷准备防备。傅嘏则认为:”淮海并不是敌军敢于轻易进取的路径,当年孙权派兵入海,兵船遇浪沉溺,幸存者寥寥。诸葛恪怎敢把众多将士的性命寄托于海水,以图侥幸呢?诸葛恪不过是要派素习水军的偏将,带领小部分人马从海路上溯淮水,佯攻给青、徐的守军看,以迷惑、牵制我们,他自己却可能纠集大军进攻淮南。”后来诸葛恪果然图取新城,但不克而归。
傅嘏常论才性同异(才性四本论,傅嘏论其同),钟会把他们收集起来并有所评定。不久,赐傅嘏爵关内侯。
司马之党
正元元年(254年),高贵乡公曹髦即位,傅嘏进封武乡亭侯。
正元二年(255年),毌丘俭、文钦在淮南起兵讨伐司马氏。有人认为司马师不应该亲自前往,遣太尉司马孚前往就可以,只有傅嘏和王肃劝司马师亲自前往。傅嘏分析形势说道:“淮南的士兵强劲,而毌丘俭等人凭借力量在边境抗拒,他的力量不可轻易抵挡。诸将前往交战,各种情况都有可能 发生,如果失去好的形势,那您就完了。”当时司马师新割目瘤,身体还未恢复,听到傅嘏的话,突然撑起而说:“我会请求抱病东征。”
司马师于是引军亲征,并以傅嘏守尚书仆射,一起前往东征。击破毌丘俭、文钦,颇为依靠傅嘏的谋划。不久,司马师逝世,傅嘏与司马昭一起返回洛阳,司马昭于是继任辅政,倚重钟会。钟会于是一副自负的样子,傅嘏向其警戒说:“你的志向大过你的能力,功业很难建立,怎么能不谨慎一点呢!”
傅嘏回师后以功进封阳乡侯,增邑六百户,与之前的共一千二百户。同年,傅嘏逝世,时年四十七岁,追赠太常,谥号元侯。其子傅祗袭爵。
傅嘏自少与冀州刺史裴徽、散骑常侍荀甝相善,二人早亡。傅嘏又与镇北将军何曾、司空陈泰、尚书仆射荀顗、后将军钟毓共结友好,一起在朝任职,都是当代名臣。
咸熙元年(264年),实行五等爵制,因傅嘏在前朝的功勋,朝廷改封傅祗为泾原子。
西晋泰始年间(266年—274年),傅嘏的夫人鲍氏去世,晋武帝司马炎赐钱十万作为丧葬费,重新以少牢礼仪祭祀傅嘏。

人物评价

王基:许允、傅嘏、袁侃、崔赞皆一时正士,有直质而无流心,可与同政事者也。
荀粲:子等在世涂间,功名必胜我,但识劣我耳!
裴楷:见傅兰硕,汪翔靡所不有。
傅玄:①嘏既达治好正,而有清理识要,好论才性,原本精微,鲜能及之。②傅嘏为河南尹,治以德教为本,然持法有恒,简而不可犯,见理识情,狱讼不任槚楚而得其实,不为小惠,有所荐达,及有大益于民,皆隐其端迹,若不由己。
陈寿:傅嘏用才达显。
孙盛:晋宣、景、文王之相魏也,权重相承,王业基矣。岂蕞尔傅嘏所宜间厕?
裴松之:①愚以为夏侯玄以名重致患,衅由外至;钟会以利动取败,祸自己出。然则夏侯之危兆难睹,而钟氏之败形易照也。嘏若了夏侯之必危,而不见钟会之将败,则为识有所蔽,难以言通;若皆知其不终,而情有彼此,是为厚薄由于爱憎,奚豫於成败哉?以爱憎为厚薄,又亏於雅体矣。②傅嘏识量名辈,实当时高流。而此评(《三国志·傅嘏传赞》)但云“用才达显”,既于题目为拙,又不足以见嘏之美也。
刘勰:傅嘏王粲,校练名理。
叶适:傅嘏精识自命,谓“何平叔不念务本,败曹爽兄弟。”是矣。至其为司马师谋,力疾劝行。又与昭还洛,继世执政,终移魏柄,此则嘏之所谓务本者欤?国命延促之际,士所去就,忠邪、贤不肖分焉。过是而自号曰“能”,吾不信也。
余嘉锡:①嘏于叛君负国之事,攘臂恐后,则其忍于诬罔以卖其死友,亦固其所。②迹其始末,盖与贾充不异。幸其早死,不与佐命之数。此乃魏之逆臣,其与何晏、邓飏及玄、丰不平,皆以其为魏故,而自与钟毓、钟会、何曾、陈泰、荀顗善,则皆司马氏之党也。所讥议晏等语,大率以爱憎为之。如晏辈固不足道,若丰、玄岂不胜于钟会、何曾、荀顗,而嘏之好恶如此。

个人作品

傅嘏有文集二卷、《录》一卷(《隋书经籍志》)。《全三国文》有《对诏访征吴三计》、《请立贵嫔为皇后表》、《诸葛恪扬声欲向青徐议》、《难刘劭考课法论》、《皇初颂》。

傅嘏的故事

预言祸败
当初,何晏、邓飏、夏侯玄都希望和傅嘏结交,可是傅嘏始终没有答应。他们便托荀粲去说合。荀粲对傅嘏说:“夏侯太初是一代的俊杰,对您很虚心,而您心里却认为不行。如果能交好,就有了情谊;如果不行、就会产生裂痕。两位贤人如果能和睦相处、国家就吉祥。这就是蔺相如廉颇退让的原因。”
傅嘏说:“夏侯太初,志向很大,用尽心思去达到目的,很能迎合虚名的需要,确实是所说的耍嘴皮子亡国的人。何晏和邓飏,有作为却很急躁,知识广博却不得要领,对外喜欢得到好处,对自己却不加检点约束,重视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讨厌意见不同的人,好发表意见,却忌妒超过自己的人。发表意见多,破绽也就多,忌妒别人胜过自己,就会不讲情谊。依我看来,这三位贤人,都不过是败坏道德的人罢了,离他们远远的还怕遭祸,何况是去亲近他们呢!”后来的情况都像他所说的那样。
姜宸英曾就此事评论道:“夏侯玄不是何晏、邓飏可以比的,而傅嘏感慨他们劣处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是司马氏的党羽罢了,并非公论。”
同样,李丰与傅嘏同州,李丰有美名,为人所赞赏,但与傅嘏不友好。傅嘏与多次向别人说李丰必定会败亡。后李丰为中书令,与夏侯玄一起遭祸,都和傅嘏所说的一样。
靡所不有
裴楷评论傅嘏说:“看见傅兰硕,像是一片汪洋,浩浩荡荡,无所不有。”

家庭成员

先祖
傅介子,西汉大臣,曾出使西域,手刃有异心的楼兰王,官至平乐监,封义阳侯。
祖父
傅睿,官至代郡太守。
父辈
傅允,傅嘏父亲,官至黄门侍郎。
傅巽,傅嘏伯父,字公悌。初仕刘表,后归曹操,有识人之明,官至侍中、尚书,封关内侯。
配偶
鲍氏
儿子
傅祗,傅嘏少子,字子庄。官至司徒、持节、大都督,封灵州县公,永嘉之乱后设行台向各地募集义军,试图营救被俘的晋怀帝,后因急病去世。
孙子
傅宣,字世弘,娶弘农公主,官至御史中丞。
傅畅,字世道,官至秘书丞,行河阴令。后被石勒所捕,任大将军右司马。
傅隽,西晋时因傅祗功劳封东明亭侯。
曾孙
傅咏,东晋交州刺史、太子右率卫。
傅洪,晋穆帝永和年间,因胡乱得以返回东晋。
玄孙
傅韶,东晋梁州刺史、散骑常侍。
五世孙
傅弘之,字仲度,官至西戎司马、宁朔将军。

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傅嘏形象与正史相同。少年便有才名,出仕于魏,为司马氏父子所倚重。孙权病逝,司马师闻讯,想要整兵伐吴。傅嘏时任尚书,建议各守边疆,可惜不被采纳,结果魏军果然在东兴为吴将诸葛恪所败。后毌丘俭、文钦于淮南作乱,司马师引军亲征,与其对峙。当时毌丘俭忧东吴袭取寿春,兵退项城;傅嘏料敌先机,献策于司马师,令三军取乐嘉、项城、寿春,又表奏任用兖州刺史邓艾破贼,获得大胜。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renwu/5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