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岑参简介—唐代时期边塞诗人的代表人物

分类:历史人物 2021-03-06
岑参(岑嘉州,718年?-769年?),荆州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人或南阳棘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唐代诗人,与高适并称“高岑”。
岑参出生在一个官僚家庭,因聪颖早慧而五岁读书、九岁属文。天宝三载(744年),岑参进士及第,守选了三年后获授率府兵曹参军,后两次从军边塞,先任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后在天宝末年任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幕府判官。唐代宗时,岑参曾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故世称“岑嘉州”。约大历四年(769年)秋冬之际,岑参卒于成都,享年约五十二岁(51周岁)。
文学创作方面,岑参工诗,长于七言歌行,对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以及异域的文化风俗有亲切的感受,其边塞诗尤多佳作,代表作是《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人物生平

少年聪颖
约开元三年(715年),岑参生于湖北荆州,时其父岑植为仙州刺史。
岑参幼年家境孤贫,只能从兄受学,岑参天资聪慧,五岁开始读书,九岁就能赋诗写文。
开元八年(720年),岑参的父亲转晋州刺史,岑参随父居晋州。父死后,仍留居晋州,直至开元十七年(729年)才移居嵩阳(今河南登封县)。不久又移居颍阳(今河南登封县西南七十里颍阳镇)。嵩阳、颍阳为嵩高山东西两峰所在地,东峰太室在嵩阳,西峰少室在颍阳,两室相距七十里,岑参在这两地都结有草堂。嵩高为五岳之一,奇峰峻岭,古木流泉。年轻的诗人在此潜心攻读,啸傲山林,打下了学问上的基础,也初步形成了沉雄淡远、新奇隽永的诗风。
两度出塞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二十岁的岑参到达长安,献书求仕无成,奔走京洛,漫游河朔。天宝三载(744年),登进士第,授右内率府兵曹参军。及第前曾作《感旧赋》,叙述家世沦替和个人坎坷。天宝八载(749年),充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初次出塞,满怀报国壮志,在戎马中开拓前程,但未得意。天宝十载(751年),回长安,与李白杜甫、高适等游,深受启迪。天宝十三载(754年),又充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判官,再次出塞,报国立功之情更切,边塞诗名作大多成于此时。
客死他乡
安史乱起,岑参东归勤王,杜甫等推荐他为右补阙。由于“频上封章,指述权佞”(杜确《岑嘉州诗集序》),乾元二年(759年)改任起居舍人。不满一月,贬谪虢州长史。后又任太子中允、虞部、库部郎中,出为嘉州刺史,因此人称“岑嘉州”。罢官后,东归不成,作《招北客文》自悼。
约大历五年(770年),岑参客死成都舍,享年约五十六岁。

主要成就

成就综述
岑参工诗,长于七言歌行,对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以及异域的文化风俗有亲切的感受,故其边塞诗尤多佳作。
岑参诗歌富有浪漫主义的特色,气势雄伟,想象丰富,色彩瑰丽,热情奔放,尤其擅长七言歌行。其诗歌的题材涉及到述志、赠答、山水、行旅各方面,而以边塞诗写得最出色,“雄奇瑰丽”是其突出特点,还具有生动夸张、慷慨激昂、奇峻壮阔、气势磅礴、想象丰富、语言变化自如等特点。岑参两度出塞,写了七十多首边塞诗,在盛唐时代,他写的边塞诗数量最多,成就最突出。在立功边塞的慷慨豪情的支配下,将西北荒漠的奇异风光与风物人情,用慷慨豪迈的语调和奇特的艺术手法,生动地表现出来,别具一种奇伟壮丽之美。突破了以往征戍诗写边地苦寒和士卒劳苦的传统格局,极大地丰富拓宽了边塞诗的描写题材和内容范围。
诗歌内容
岑参的诗想象丰富,意境新奇,气势磅礴,风格奇峭,词采瑰丽,具有浪漫主义特色。特别地,岑参的作品以边塞诗为主,自出塞以后,岑参的诗境空前开扩了,爱好新奇事物的特点在他的创作里有了进一步的发展,雄奇瑰丽的浪漫色彩,成为他边塞诗词的主要风格。如《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是岑参边塞诗中杰出代表作之一;《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也是写唐军出征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可以说是和前两诗鼎足而三的杰作;像《火山云歌送别》以及《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更充满奇情异采。
山水诗
岑参的诗题材很广泛,除一般感叹身世、赠答朋友的诗外,他出塞以前曾写了不少山水诗。诗风颇似谢兆、何逊,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象殷番《河岳英灵集》所称道的“山风吹空林,飒飒如有人”(《暮秋山行》)、“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至大梁却寄匡城主人》)等诗句,都是诗意造奇的例子。杜甫也说“岑参兄弟皆好奇”。(《美陂行》,“好奇”指爱好新奇事物。)
边塞诗
在岑参所生活的时代,西北边疆一带战事频繁,岑参怀着到塞外建功立业的志向,两度出塞,久佐戎幕,前后在边疆军队中生活了六年,因而对鞍马风尘的征战生活的冰天雪地的塞外风光有长期的观察与体会。他充满激情地歌颂了边防将士的战斗精神,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写了将士们勇往直前、转战沙场雪海的壮烈场面。“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将士们奋不顾身,充满了忠勇爱国的精神。又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中,诗人描绘将士们在风雪中紧张的战前行军:“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行军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岑参也揭露了军营生活中苦乐不均的现象。他在《玉门关盖将军歌》中描写边疆大将的生活是“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镗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问着即是苍头奴”。而另一方面,士卒的生活却是“战士常苦饥,糗粮不相继”。岑参叙写了祖国西陲的壮丽山川等,对千变万化的边疆景色,给以生动夸张的艺术描绘,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写的是边塞风雪,却给人以春意无边的感觉。
天宝后期,唐帝国内政已极腐败,但在安西边塞,兵力依然相当强,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安史之乱发生。岑参的边塞诗就是在这个形势下产生的。因而成为边塞诗派的代表。
艺术风格
岑参早期诗歌多为写景、抒怀及赠答之作。山水诗风格清丽俊逸,颇近何逊,但语奇体峻,意境新奇;感伤不遇,嗟叹贫贱的忧愤情绪也较浓。如《感遇》、《精卫》、《暮秋山行》、《至大梁却寄匡城主人》等。六年边塞生活,使岑参的诗境界空前开阔,造意新奇的特色进一步发展,雄奇瑰丽的浪漫色彩成为他边塞诗的基调。他既热情歌颂了唐军的勇武和战功,也委婉揭示了战争的残酷和悲惨。火山云、天山雪、热海蒸腾、瀚海奇寒、狂风卷石、黄沙入天等异域风光,也均融入其诗。代表作有《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走马川行》、《轮台歌》。此外,他还写了边塞风俗和各民族的友好相处以及将士的思乡之情和苦乐不均,大大开拓了边塞诗的创作题材和艺术境界。
岑参晚年诗歌感时伤乱,渐趋消沉。入蜀后,山水诗中添奇壮特色,但隐逸思想在诗中也有了发展。

人物评论

• 唐宋元时期
唐代殷璠:参诗语奇体峻,意亦造奇。至如“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可谓逸才。又“山风吹空林,飒飒如有人”,宜称幽致也。(《河岳英灵集·卷中》)
宋代周紫芝:参诗清丽有思,殊复可喜。观少陵所谓“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之句,则亦可以得其为人之大略矣。(《太仓稊米集·卷六十七·书岑参诗集后》)
宋代许顗:岑参诗亦自成一家, 盖尝从封常清军, 其记西域异事甚多。如《优钵罗花歌》、《热海行》,古今传记所不载者也。(《彦周诗话》)
南宋陆游:予自少时,绝好岑嘉州诗。往在山中,每醉归,倚胡床睡,辄令儿曹诵之,至酒醒,或熟睡,乃已。尝以为太白、子美之后,一人而已。(《跋岑嘉州诗集》)
南宋时少章:高适才高,颇有雄气,其诗不习而能,虽乏小巧,终是大才。岑嘉州与子美游,长于五言,皆唐诗巨擘也。(《唐百家诗选评》,吴师道《吴礼部诗话》所引)
南宋刘克庄:岑参、贾至辈句律多出于鲍,然去康乐地位尚远。(《后村诗话续编·卷二》)
南宋严羽:高岑之诗悲壮,读之使人感慨。(《沧浪诗话》)
元代辛文房:参累佐戎幕,往来鞍马烽尘间十馀载,极征行离别之情,城障寒堡,无不经行。博览史籍,尤工缀文,属词清尚,用心良苦。诗调尤高,唐兴罕见此作。放情山水,故常怀逸念,奇造幽致,所得往往超拔孤秀,度越常情。与高适风骨颇同,读之令人慷慨怀感,每篇绝笔,人辄传咏。(《唐才子传》)
元代陈绎曾:高适诗尚质主理,岑参诗尚巧主景。(《诗谱》)
• 明清近现代
明代徐献忠:嘉州诗一以风骨为主,故体裁峻整,语亦造奇,持意方严,竟鲜落韵。五言古诗从子建以上,方足联肩。古人浑厚,嘉州稍多瘦语,此其所不迨亦一间耳。其他乃不尽人意。要之,孤峰插天,凌拔霄汉,时华润近人之态,终然一短。(《唐诗品》)
明代顾璘:①岑参最善七言,兴意音律不减王维,乃盛唐宗匠。②岑诗好起语华艳,初联放宽,次联突出奇语,平平结,最有法。(《批点唐音》)
明代王世贞:①高岑一时,不易上下。岑气骨不如达夫,遒上而婉缛过之。选体时时入古,岑尤陟健。歌行磊落奇俊,高一起一伏,取是而已,尤为正宗。(《艺苑卮言·卷四》)②五言近体,高岑俱不能佳。七言,岑稍浓厚。(《艺苑卮言·卷四》)③盛唐七言律,老杜外,王维、李颀、岑参耳。李有风调而不甚丽,岑才甚丽而情不足,王差备美。(《全唐诗说》)
明代周履靖:①万仞则不用过句,陟顿便说他事,岑参专高此法。②前后、重三迭四用两三字贯串,极精神好诵,岑参所长。(《骚坛秘语》)
明代胡应麟:①古诗自有音节。陆、谢体极俳偶,然音节与唐律迥不同。唐人李、杜外,惟嘉州最合。襄阳、常侍虽意调高远,至音节,时入近体矣。(《诗薮·内编·卷二》)②常侍五言古,深婉有致,而格调音节,时有参差。嘉州清新奇逸,大是俊才,质力造诣,皆出高上。然高黯淡之内,古意犹存;岑英发之中,唐体大著。(《诗薮·内编·卷二》)③高、岑井工起语,岑尤奇峭,然拟之宣城,格愈下矣。(《诗薮·内编·卷二》)④嘉州格调严整,音节宏亮,而集中排律甚稀。(《诗薮·内编·卷四》)
明代许学夷:盛唐五吉律,惟岑嘉州用字之间有涉新巧者,如“孤灯然客梦,寒件掏乡愁”、“涧水吞樵路,山花醉药栏”、“塞花飘客泪,边柳挂乡愁”,大约不过数联。然高、岑所贵,气象不同,学者不得其气象,而徒法其新巧,则终为晚唐矣。(《诗源辩体》)
明代胡震亨:岑词胜意,句格壮丽,而神韵未扬;高意胜词,情致缠绵,而筋骨不逮。岑之败句,犹不失盛唐;高之合调,时隐逗中唐。(《唐音癸签·卷十》)
明代陆时雍:①大则雅,小则巧。岑参多以巧用。(《唐诗镜》)②岑参好为巧句,真不足而巧济之,以此知其深浅矣。故曰“大巧若拙”。(《诗镜总论》)
明末清初贺贻孙:诗家化境,如风雨驰骤,鬼神出没,满眼空幻,满耳飘忽,突然而来,倏然而去,不得以字句诠,不可以迹相求。如岑参《归白阁草堂》云:“雷声傍太白,雨在八九峰。东望白阁云,半入紫阁松。”又如《登慈恩寺》诗中间云:“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不唯作者至此,奇气一往,即讽者亦把捉不住,安得刻舟求剑,认影作真乎?(《诗筏》)
明末清初徐增:岑嘉州诗豁达醒快,如听河朔豪杰说话,耳边朗朗。(《而庵说唐诗》)
明末清初王夫之:高、岑以气取篇,五言近体,自非其长,句短气浮,固必有趋蹶之患。排律于体,以纡长为优,则气可相称,则较之储、孟,尤足以尽其才矣。(《唐诗评选》)
清代谭宗:参集诗虽不多,然篇皆峭倬,精思矗起,必迥不同于人,岂惟达夫不中比拟,即一时王、孟诸作手,要之总非其伦。乃千古以高岑称,何其冤也。(《近体秋阳》)
清代毛先舒:①岑棘阳《慈恩浮图》诗,便“东”、“冬”通用。“四角”二语,拙不入古,酷为钝语。至“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漾漾”,词意奇工,陈、隋以上人所不为,亦复不办,此处乃见李唐古诗真色。②嘉州《轮台》诸作,奇姿杰出,而风骨浑劲,琢句用意,俱极精思,殆非子美、达夫所及。(《诗辩坻》)
清代田雯:嘉州 (五律)句琢字雕,刻意锻炼。(《古欢堂杂著》)
清代顾安:高、岑性情开朗,故诗皆爽健。其不至于浅薄者,以高能用折笔,岑能用添笔也。(《唐律消夏录·卷四》)
清代张文荪:高、岑并称,高骨较健,岑气较雄。(《唐贤清雅集》)
清代张谦宜:其近体略逊古诗。(《絸斋诗谈·卷五》)
清代沈德潜:①参诗能作奇语,尤长于边寒。②嘉州五言,多激壮之音。(《唐诗别裁》)
清代薛雪:岑嘉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正谓阙事甚多,不能诊缕上陈,托此微词。后人不察其心,至有以奸谀目之,亦属恨事。(《一瓢诗话》)
清代彭端淑:嘉州自是奇才,其诗雄健绝人,七古尤高。(《雪夜诗谈·卷上》)
清代翁方纲:嘉州之奇峭,人唐以来所未有。又加以边塞之作,奇气益出。风会所感,豪杰挺生,遂不得不变出杜公矣。(《石洲诗话·卷一》)
清代管世铭: (七绝)王、李以外,岑嘉州独推高步。唯去乐府意渐远。(《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清代洪亮吉:诗奇而人理,乃谓之奇。若奇而不入理,非奇也。卢玉川、李昌谷之诗,可云奇而不入理者矣。诗之奇而人理者,其惟岑嘉州乎!(《北江诗话》)
清代刘熙载:高常侍、岑嘉州两家诗,皆可亚匹杜陵。至岑超高实,则趣尚各有近焉。(《艺概·诗概》)
清代佚名:岑嘉州旷世逸才,其诗雄健绝人,七古尤高。(《不敢居诗话》)
近代丁仪:其诗辞意清切,迥拔孤秀,多出佳境。人比之吴均、何逊,盖就其律诗言也,时亦谓之“嘉州体”。至古诗、歌行,间亦有气实声壮之作;《走马川》诗三句一转,虽变自柏梁,亦为创作。(《诗学渊源·卷八》)
唐代杜甫等:宣议郎试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赐绯鱼袋岑参,右。臣等窃见岑参识度清远,议论雅正,佳名早立,时辈所仰。今谏诤之路大开,献替之官未备,恭惟近侍,实藉茂材。臣等谨诣阁门奉状陈荐以闻,伏听进止。(《为遗补荐岑参状》)
唐代杜确:早岁孤贫,能自砥砺,遍鉴史籍,尤工缀文,属辞尚清,用意尚切,其有所得,多入佳境,回拔孤秀,出于常情,每一篇绝笔,则人人传写,虽闾里士庶,戎夷蛮貊,莫不讽诵吟习焉。时议拟公于吴均、何逊,亦可谓精当矣。(《岑嘉州诗集序》)
中国闻一多研究会理事彭兰:在他短短的一生中,勇于进取、热爱祖国的思想是始终贯穿的。在诗歌艺术上,笔姿挺秀,想象丰富,立意新颖,造语奇特,富于浪漫主义精神,在今天仍值得我们借鉴。(《中国历代著名文学家评传·第二卷》)

主要作品

著作
岑参殁后三十年,其子岑佐公收集其遗文,请杜确编成《岑嘉州诗集》八卷,这是岑参诗文编集的开始。到宋代,《岑嘉州诗集》演变为八卷、七卷、十卷三种刊本。其中,宋刊十卷本已佚;通行的《四部丛刊》影印七卷本,似由宋刊七卷本演变而来;而《全唐诗》四卷本,则似由宋刊八卷本演变而来。现代陈铁民、侯忠义参校多种版本后作《岑参集校注》。
诗文
据陈铁民、侯忠义的《岑参集校注》,岑参现存诗四百零三首,另有《感旧赋》一篇,《招北客文》一篇,墓铭两篇(《果毅张先集墓铭》和《唐博陵郡安喜县令岑府君墓铭》)。

轶事典故

赤亭教子
有一次,岑参办完军务要赶回西域,途中经过赤亭。当地戍边的将土请岑参在赤亭壁上题诗,岑参没有拒绝,于是提笔在壁上写了一首诗。写完之后,有个稚嫩的声音将它念了出来,岑参回头一看,发现是个小孩。岑参对西域边疆有能念汉语的小孩感到十分惊讶,忍不住询问起来。一位守边将士说: “这个小孩是离这里不远的放羊娃,他会说汉语,是我们允许他在这边放羊的。有一次大风雪,我们迷了路,就是他救了我们十三个士兵。”岑参对这个放羊娃感到很好奇,于是问他: “是谁教你说汉语的?”放羊娃答道: “是我爹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岑参不认识回鹘语,放羊娃告诉他: “这是《论语》,是我爷爷写的,爷爷说,这里面有好多好多的道理,让我慢慢看。”岑参感到十分欣慰,于是提笔给他写了几个字: “论语博大,回鹘远志。”
放羊娃回到家以后,把题了字的书给父亲看,放羊娃的父亲听说大诗人岑参来到了这边,十分激动,于是带着小孩去拜访岑参。放羊娃的父亲告诉岑参:“我们本来在漠北草原,本来也是世代读书,因为宫廷内乱才逃到这边避祸的,教他汉语是要他记住自己的根。现在我身体不行了,希望您能收他为徒,教导他成为有用的人。”岑参若有所思,边疆很缺翻译,要是有人能翻译两族的语言,肯定会对边防很有帮助。但是,他毕竟不会长期留在这里,于是说:“我现在愿意收他为义子,但要把他带走,您愿意吗?”放羊娃的父亲虽然很想让放羊娃留下来做伴,但是为了放羊娃的将来,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岑参带走放羊娃之后,将放羊娃改名为岑鹘。岑参发现岑鹘天资聪颖,并且异常好学,因此十分喜欢。在岑参的细心教导下,岑鹘精通两族语言,并且能写一手好诗。后来,岑鹘作为翻译家,在汉族与边疆的事业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墓中账单
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位于新疆吐鲁番市以东42公里处)506号墓穴中出土过一件独特的用纸糊的棺材。糊棺纸都是当时用后废弃的西、庭二州一些驿站宾馆的马料收支帐,时间大多在天宝十二年(753年)至十四年(755年)。帐本中多次出现“封大夫”(封常清,唐代北庭都护)及其亲属的帐单,还有一张帐单上记的是:岑判官马柒匹共食青麦叁豆伍胜,付健儿陈金。这张账单糊在一个独特的罩在尸体的纸棺上,纸棺大小如木棺,只是没有底。
天宝末年,在驻节西州的北庭都护、伊西节度使封常清幕府中当判官且姓岑的只有岑参一人,所以史学家断定这里的“岑判官”就是岑参。从而得出账单的意思是:岑参等人的七匹马在驿站用了马料,把马料钱付给了驿卒陈金。123

家族成员

辈分

称谓

简介

先辈

六世祖

岑善方

高祖父

岑之象

曾祖父

岑文本,唐太宗时期宰相。

祖父

岑景倩,武则天时期任麟台少监、卫州刺史等。

伯祖父

岑曼倩。

堂伯祖父

岑长倩,武则天时期宰相。

父亲

岑植,字德茂,明经及第,官终仙、晋二州刺史。

叔父

岑棣。

岑棓。

岑椅。

堂伯父

岑羲,唐中宗、唐睿宗时期宰相。

平辈

兄长

岑渭,岑植长子,官至澄城丞。

岑况,岑植次子,曾任单父令、湖州别驾。

弟弟

岑秉,岑植四子,官至太子赞善大夫。

岑亚,一作岑垂,岑植五子,官至长葛丞。

后辈

儿子

岑佐公。

玄孙

岑卓儿。

史料记载

记载岑参生平的史料主要有唐代杜确《岑嘉州诗集序》、南宋计有功《唐诗纪事·卷二十三》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卷三》等。

相关争议

籍贯问题
关于岑参的籍贯,学界有两说:一说岑参是江陵人,一说岑参是南阳人。
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认为岑参是江陵(即今湖北省江陵县)人,其先世居南阳棘阳,南朝梁时长宁公善方始徙江陵。诸书称岑为南阳人,大概是从其郡望。此后,陈铁民等所撰《岑参年谱》亦同意闻一多的考证。但学者中亦有人坚持“南阳”说的,如任晓润《岑参生年籍贯考》就认为,岑参的籍贯应是棘阳(今河南南阳);廖立《唐代户籍制与岑参籍贯》则从唐代户籍制的考察入手,论证岑参的籍贯当为“南阳”;刘开扬《岑参诗集编年笺注·岑参年谱》认为岑参“祖籍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县,梁时徙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似亦倾向于南阳说。
生卒年问题
岑参的生卒年史无明文,长期以来亦无确考,本世纪学界颇多异说:
1.赖义辉《岑参年谱》考证岑参当生于开元六年(718年),卒于大历四年(769年)。
2.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则通过详细考证后认为岑参生于开元三年(715年),卒于大历五年(770年),享年五十六岁;后来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也同意此说。
3.曹济平《岑参生年的推测》也认为,赖说的错误较明显,但闻一多先生的证说亦有不足之处,他认为,岑参生于开元二年(714年)更为确切。任晓润《岑参生年、籍贯考》也持此说。
4.刘开扬《略谈岑参和他的诗》以为岑参生年最少应该比闻氏所定的后一年,即开元四年(716年),至大历五年(770年)死去时为五十五岁。
5.孙映逵《岑参生年考辨》通过对岑参及第授官之年的考证,认为岑参应生于开元五年(717年)。
对于岑参的卒年、月,学界有三说:一为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所考的大历五年(770年)正月说;一为赖义辉《岑参年谱》提出的大历四年说,郭沫若《李白与杜甫》则认为,闻一多的考虑还欠周到,经过他的推测,岑参应当死于大历四年十二月下旬。一为王勋成《岑参去世年月考辨》所云,疑参于大历十月左右即病逝于东归途中之船上,其地可能在嘉、戎一带,而非成都之旅舍。
游河朔问题
关于岑参游河朔的时间,闻一多在其《岑嘉州系年考证》中有较详细的考证,他认为,岑参于开元二十九年(741年)游河朔,春自长安至邯郸,历井陉,抵冀州。八月由匡城经铁丘,至滑州,遂归颍阳。
陈铁民等《岑参年谱》则不同意闻说,认为岑参于开元二十七年(739年)游河朔。春自长安经古邺城至邯郸,复由邯郸抵贝丘。暮春自贝丘至冀州。四月由冀州抵定州。后到井陉。冬抵黎阳、新乡。
西征问题
《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和《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是岑参两首著名的边塞诗,对于此两诗的背景,闻一多认为是“天宝十三载冬破播仙之作”,此说为李嘉言《岑诗系年》、马茂元《唐诗选》、林庚和冯沅君《中国历代诗歌选》及其他一些选注本所沿用,影响较大。
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提出此两诗与《献封大夫破播仙凯歌六章》同指一事,似不妥当,然未作辨析。胡大浚《岑参“西征”诗本事质疑》从边疆历史地理的实际出发,对上述两家说法细加考察,认为闻一多将两诗系于天宝十三载封常清摄御史大夫之后固然是正确的,但把它同《凯歌六章》并列为征播仙之作,则显然不妥。胡文认为,常清之破播仙,当在天宝十三年冬末至次年初春,岑参乃作《凯歌六章》以颂之;而《轮台歌》、《走马川》所叙西征事,当在十三载九月,或十四载九月常清返京之前。在胡文发表后不久,孙映逵撰《岑参“西征”诗本事及有关边塞地名》与胡文商榷,孙文认为西征与破播仙是一役,闻说是确当的,岑诗中的“西征”即是征讨入寇吐蕃(而不是征回纥),同时也是征讨吐蕃支持下的叛镇播仙;而且三诗所写地理位置亦合,在行军路线和地点上也无矛盾。胡大浚《再论“西征”本事――答孙映逵同志》再次强调“西征”与“破播仙”并非一役,且就二诗诗意的理解提出了一些与孙文不同的看法。
此外,孙映逵《岑参边塞经历考》一文将岑参两次赴西北边塞的经历作了考证,其中与闻一多《考证》、李嘉言《系年》及陈铁民等《年谱》多有不同。
隐居问题
岑参一生曾有几次隐居,对于其《感旧赋序》中所说的“十五隐于嵩阳”一句所指,闻一多认为,此乃指开元十七年(岑参十五岁)移居河南府登封县(太室别业)事,嵩阳乃是太室。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则认为此句主要应指作者十五岁至二十岁左右隐于少室的一段经历。刘开扬《岑参诗集编年笺注·岑参年谱》则认为,当指其十五岁至二十岁隐于太室、少室两山事,不一定专指一处。另外,陈铁民此文还认为,岑参至晚于开元二十九年时已隐居终南,但这种隐居,乃是一面隐居,一面不断寻求出仕的道路。
交游问题
此类文章首推闻一多的《岑嘉州交游事辑》,后来诸年谱也都涉及到一些。八十年代后又产生了几篇考述岑参交游的论文,如王刘纯的《岑参交游考辨》、廖立的《岑参师友考》等。

岑参怎么读

岑参的读音:cén shēn

岑参代表作

岑参代表作有:《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逢入京使》、《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碛中作》、《寄左省杜拾遗》等。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renwu/3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