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陈胜吴广奋起反秦 为什么没死在秦军手里反而载在自己人手里?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7-23

秦朝作为我国第一个封建制国家。面对秦王的暴政,陈胜吴广带头反抗秦军,对历史有一些了解的朋友也知道,这次起义来的快去得也快,陈胜吴广起义,为何没死在秦军手里反而载在自己人手里?

第一,陈胜过早自立为王,埋下诸多隐患

起义军在攻下陈县后,面对地方三老说的“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的劝说,陈胜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和喜悦,迫不及待地自立为王了。

其实,陈胜的部下还是有头脑清醒的人,比如魏国大将张耳和陈余。它们就曾力劝陈胜缓称王,“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一生之计,为天下除残也。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但陈胜称王的决心坚如磐石。正是因为陈胜过早称王,暴露了他起义的私心。

陈胜有过一句名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是对他起义终极目标的最好诠释。说明他在走投无路情况下的奋起反抗,目的是追逐名利,求取富贵,封王拜侯。所以,陈胜无视张耳陈余的劝告,急迫地满足了自己对权利的渴求。

过早称王的后果之一,就是失掉民心。在当时的情况下,民心是起义队伍的根基,失掉了民心,便师出无名,便丢掉了队伍。

过早称王的后果之二,就是造成队伍内部的分崩离析。陈胜在陈县称王后,派遣武臣为将军,张耳、陈余为副将,进攻赵地。在武臣的努力下,赵地得以迅速平定。武臣打算亲自将捷报呈报陈胜,张耳、陈余阻止了武臣,劝说他自立为王。武臣抵挡不住诱惑,随即在赵地称王。陈胜闻讯后,极为愤怒,欲诛杀武臣全家。后经蔡赐好言相劝,方才罢手。但由此引起了连锁反应,韩广称燕王,田儋自立为齐王,周市立魏咎为魏王。诸王并立,各怀鬼胎,相互掣肘,内耗不断。队伍不再听从陈胜调遣,陈胜的威信也急剧下降,整支义军各自为政,一盘散沙,大大地削弱了起义队伍的战斗力。

过早称王的后果之三,就是贪图享乐。称王后的陈胜,面对已经取得的一点小成就,沾沾自喜,尽情享受权力和王位带来的虚荣。不再亲临战事一线,不再与当初的贫苦农民并肩战斗,导致他和义军官兵离心离德,战事每况愈下。

第二,言而无信,诛杀功臣

陈胜的另一句名言是“苟富贵,勿相忘”。但当初的田垄伙伴前来投靠他时,他的不屑一顾和傲慢冷酷就显露了出来。他甚至诛杀了因一时不小心说错话的长工同事。对同事如此,对老丈人同样无礼。见面时“长揖不拜”,老丈人只好扔下一句话:“怙乱僭号,而傲长者,不能久矣!”愤而离去。

至于葛婴,在不知陈胜已经自立为王的情况下,拥立了楚国贵族后裔襄彊为王。其目的不外乎稳定军心,安抚百姓。且在得知陈胜称王后,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斩杀了襄彊。但陈胜仍不能容,取了葛婴的性命。葛婴对陈胜忠心耿耿,稍有差错便遭致杀身之祸,这种做法未免让其他功臣寒心。

吴广的死,陈胜也难脱干系。周文在西征路上高歌猛进,几乎没有遇到秦军的抵抗,直抵函谷关,距离咸阳仅百十里地。胡亥慌了神,遣章邯率一干死囚,以不要命的打法,大败周文于渑池,周文自杀身亡。

消息传到荥阳,吴广已率部围困荥阳数月,久攻不下,军心不稳。吴广部将田臧、李归担心被章邯和城内守兵内外夹击,劝说吴广早作打算,但吴广不为所动,决意攻下荥阳。田臧、李归等随即假传陈胜王命,“吴广久留荥阳,暗藏祸心,蓄意谋反,我等受陈王命处立斩”。斩杀吴广后,田臧修书一封,将情况报告陈胜。

陈胜的表现相当反常,不但没有问罪于田臧,反而任命他为楚国的令尹,着其率部阻击章邯。吴广在大泽乡和陈胜共举大事,为成功起义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和陈胜算是患难之交,又是陈胜敕封的“假王”。陈胜对吴广的死如此冷漠,莫非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抑或就是他的授意?

第三,陈胜、吴广缺乏战略眼光和领导才能

当初,张耳、陈余苦劝陈胜暂缓称王时,还有一个战略目的,就是希望陈胜拉拢各国贵族后裔,聚拢人心,凝聚力量,协助他们反抗暴秦,恢复旧国。如此一来,何愁霸业不成,反秦不胜?

但农民出生的陈胜显然缺乏如此长远的战略眼光,阶级局限性暴露无遗。

所以,陈胜最终为自己的无知买了单,被车夫庄贾所杀。

昔日大名鼎鼎的陈胜吴广,就这样倒在了不起眼的部下手里,确实窝囊,如果他俩都是战死或许还对得起“起义”二字。

陈胜吴广起义从谋划到称王立国,再到兵败被害,前后不过半年时间,究其失败的原因,作为领头的他们,陈胜太过自私,只想着自己,做什么事又太过于极端。毫不留情,根本不考虑后果的他让他在起义的路上越走越远。不过他们的起义还是动摇了秦朝的根基,为后来刘邦项羽推翻暴秦奠定了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36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