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安史之乱前,安禄山是如何一步步发迹走上人生巅峰的?安禄山为什么敢在大唐盛世起兵造反?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14

安禄山是唐代藩镇割据势力之一的最初建立者,也是安史之乱的祸首之一。“安史之乱”被称为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安禄山是直接把大唐帝国从拖入衰败深渊的元凶。那么,安禄山的一步步发迹到走上叛乱之路?

身为一位发起“安史之乱”,几乎要掉大唐半条命的枭雄,安禄山另一桩叫好些后人惊讶的奇迹,就是他在盛唐年间,那几乎火箭般的发迹速度。要知道,在那个极讲究出身的盛唐,穷出身的安禄山,年轻时候只是个牙郎,熬到32岁才成了“平卢讨击使”,还差点因战败被杀头。

可死里逃生后,安禄山的人生就好像开了挂:39岁当上平卢节度使(天宝元年),42岁兼任范阳节度使(天宝三年),49岁又就任河东节度使(天宝十年)。平卢范阳河东三大要地,就此全成了他的囊中物,拥有了叫板大唐的本钱。可以说,未来那场席卷大唐北部,祸乱天下八年的安史之乱,其直接“动力”,就是安禄山这神奇的发迹速度。

这么个穷出身的野心家,为什么会在等级森严的唐王朝,上升如此之快?

一、安禄山的真本事

拜各类野史甚至影视剧所赐,后人说起安禄山,总会和“逢迎拍马”联系起来,似乎他的飞黄腾达,就靠了“认干娘”“走门路”的本事。可他担任的节度使要职,本身就是需要硬实力的工作。范阳平卢河东三地,更是盛唐边防的要冲,若是个只会拍马的草包,压根镇不住。而在这条上,安禄山也确有真本事。虽说是小吏出身,但见惯人情世故的他,拿捏兵将也是手腕高超。

他麾下的将领,包括了汉族突厥族契丹族等各族,本身就是鱼龙混杂,但在他的驾驭下,却是各个对他服服帖帖。更有大唐各地的人才,一度争着往他地界跑。安史之乱早期,尤其叫唐军叫苦连天的,就是安史叛军这拧成一股绳的战斗力。能把这帮人“拧成一股绳”,足见安禄山的水平。

在拉队伍方面,安禄山更是轻车熟路。他尤其得意的,就是组建了一支八千人的精锐。这支精锐里的士兵,大多出自契丹突厥各部俘虏,却能在安禄山的拉拢下,从此对他死心塌地。以《安禄山事迹》的形容说,简直是“朝为俘囚,暮为战士,莫不乐输死节”。这驾驭兵将的能力,堪称同时代高手。

对于造反这事,安禄山更不是心血来潮,相反布局十分缜密。长安城里安插了他的卧底刘骆谷,还在地盘上修筑起了储备物资的雄武城。连经济问题他也不放松,每年“岁输珍货数百万”。他的战马数量更达到了两万六千匹,占到了唐朝战马总数的三成。“造反”所需的一切条件,他都是多年苦心经营,步步水到渠成。如此眼光手腕,可谓强得可怕。

当然,安禄山强归强,但也并非强到无敌。他也曾经在天宝十一年出击契丹,反而被打的大败。比起同时代痛打吐蕃契丹的王忠嗣高仙芝等名将们,战功显然差一截。他“准备造反”的操作,也没瞒过盛唐顶级名将王忠嗣,被王忠嗣多次上书揭发。若非唐王朝不信,羽翼未丰的安禄山,恐怕早早就被解决了。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军事能力显然差一截的安禄山,仕途却比王忠嗣们更得意,到了安史之乱爆发前夜,俨然成了大唐“军界第一人”呢?

二、会打不如会“作秀”

在熬仕途方面,安禄山比诸多盛唐名将“强大”得多的一条,就是会作秀:你战无不胜又怎样?打胜仗,不如我会秀胜仗!怎么秀?首先一条,就是舍得下本钱。早年他还做平卢兵马使时,就舍得掏钱。只要是从京城来到他地盘的官员,几乎都收过他的好处。比如御史张利贞,不但自己收安禄山钱,左右随从也跟着收。这帮人收足了钱,自然帮着说好话。年复一年说好话,安禄山的“好人”人设,当然就迅速建立起来。

更重要的是“秀”战功,能不能打两说,会宣传才最重要。安禄山的操作,就是年年边境上寻衅滋事,大仗没有小仗不断,还玩了多次骗对方来喝酒然后下黑手的套路。虽说也被人打惨过,但总的来说,却是赚得盆满钵满。然后就“岁献俘虏,杂畜,奇禽异兽,珍玩之物”。等于是年年都来报功领赏,也就给了唐玄宗“安禄山很能打”的美好感觉。

在“作秀”这事上,就连初唐的传奇名将们,都没逃了安禄山的“毒手”。一到“报功”时,安禄山就给唐玄宗胡咧咧,说出征路上做了个梦,梦见了李靖徐世绩两大战神。这么一通胡说,就把唐玄宗乐得不行,又好好表彰了一番:如此“蹭热度”的本事,堪称“炒作”高手。

比起来,同时代的王忠嗣们,显然是实在人。比如王忠嗣,明明比安禄山更能打,但人家笃信的是安边持重,绝不为了个人风光擅开边衅,打每一仗都是为了国家大局,反而招了唐玄宗的忌,落得罢官后郁郁而终——实在人都被淘汰了,留下的都是会秀的。

当然,安禄山这么“秀”,风险不是没有。特别是朝中有李林甫这样的人精,万一被他挖坑岂不糟糕?对这事,安禄山更鸡贼:给我挖坑?我趴!只要听到李林甫对自己不满意,安禄山必然当场趴在床上,连呼“阿与,我死也!”这一通乖不白卖:李林甫坑了那么多人,偏拿安禄山当自己人。“秀”的时候抢风头,躲的时候及时缩头,安禄山的步步发迹,就是靠这超强生存技能。而比这生存技能更重要的,还有安禄山一个屡试不爽的大招:冲领导装傻。

三、屡试不爽的装傻

在安禄山从穷汉到枭雄的奋斗路上,“装傻”才是屡试不爽的大招。早年给幽州名将张守珪做干儿子的时候,因为张守珪嫌他胖,就故意顿顿吃半饱,闹的哭笑不得的张守珪,对这“傻儿”宠信有加。后来遇上了“新爹”唐玄宗,安禄山“装傻”的本事,更是炉火纯青:在唐玄宗面前,就喜欢扭着胖大大的身躯跳舞,反复表白说自己胖大大身体里就一颗忠心。遇上唐玄宗和杨贵妃在一块,必然是先拜杨贵妃再拜唐明皇,因为“胡人先母而后父”,所以俺先拜俺娘。

安史战乱里大杀四方的他,唐玄宗面前,却是长期做“萌宠”。可别小看这“萌宠”表现,在外人看来,这是可笑。放唐玄宗看来,这就是可亲:文臣武将,人人一个心眼,偏偏这个安禄山,却是一幅“痴直”,简直是又会打仗又憨厚,用起来何其放心?当然要当宝贝来宠。直到安史之乱震惊天下,他才恍然惊觉:那在自己面前装傻了多年的“萌宠”,分明一头野兽。这全程发迹的过程,不止是“逢迎拍马”“小人得志”的悲剧,更是一个王朝,陷入逆淘汰后触目惊心的教训。

安禄山为何敢在大唐盛世起兵造反?谁给他的勇气?

首先要说明,别看安禄山造反的动静这么震撼,但对这事儿,他真没多少勇气。比如公元756年夏天时,洛阳都已是安禄山的囊中物,他还大模大样的在洛阳登了基,“大燕国”的国号都喊了出来。可一听说安史叛军在潼关外吃了憋,李光弼大军正直奔他的老窝范阳。刚过了把“皇帝瘾”的他,立刻吓得腿哆嗦,朝着部下破口大骂:“汝元向我道万全,必无所畏。今四边若此,赖郑、汴数州尚存,向西至关,一步不通,河北并已无矣,万全何在?更不须见我”——你们不是说造反成功率百分百吗?这是要坑死我啊!所以,哪怕气焰最嚣张时,安禄山的造反成功信心,也是十分脆弱的。稍吃点亏,那就不留神就要崩。可既然这样,他为何还敢咬牙硬干,把这煌煌大唐打到水深火热呢?

第一个高调原因,就是他扯旗翻脸前,唐朝军事制度的槽点:大唐军备“外重内轻”,十大节度使执掌精锐重兵,手握平卢河东范阳三镇节度使大权的安禄山,更拥有十八万大军,是唐朝中央军数量的一倍。而且早在天宝六年时,他就紧锣密鼓准备造反,连每次入朝,都要详细考察关中各地道路。其部队经过十多年经营,更是“禄山精兵,天下莫及”。等于是马刀早就磨的雪亮,就差朝唐朝狠砍下去。

而相对低调的,就是安禄山的部将们,那能跟安禄山比狂热的“积极性”。别看当时是“盛唐”,但大唐的府兵制荡然无存,府兵制度下的武将待遇,也是名存实亡。以《资治通鉴》记载,那些士卒出身,靠军功拼杀出来的武将们,当时反而受尽权贵们的歧视。边镇的军将,也早已脱离了府兵系统管控,成了节度使的私人势力。放在安禄山的地盘里,安禄山本人,更被其麾下十八万大军视作衣食父母,安禄山指向哪,那就打向哪。

别说是扯旗造反前,哪怕在安史之乱已覆灭多年后,安禄山的牌位,依然被归顺唐朝的安史叛军将领田承嗣供进庙宇,享受了这些老部下兵将们二十多年的祭拜,直到唐代宗年间才被砸个稀巴烂。失败后都这么高人气,可以想象,在安禄山振臂一呼前,那支他苦心锤炼多年的叛军,是何等的死心塌地。如此“积极性”,当然撑起安禄山的胆气。

但最重要的原因,却还是大唐君臣的“神助攻”。虽然后世的学者们,给安史之乱前的大唐,总结了种种毛病。但不争的事实是,当时的大唐王朝,并非是明末那样水深火热的衰世,相反一切看上去无比强大。单以军事说,就算安禄山能打又如何?唐朝仅在河西地区,就拥有精兵二十四万,且都是多年来吊打吐蕃的虎狼之师。而且看看地图部署就明白,安禄山若敢南下,李光弼郭子仪的朔方军就敢猛攻安禄山老窝,叫他进退不能!无论拼战场还是拼消耗,安禄山本没有胜算。

可就是大唐君臣的蠢操作,一次次给野心勃勃的安禄山,送上“胜利的曙光”。且不说安禄山苦心经营那些年,奸臣李林甫对他的包庇纵容。踩掉李林甫上位的宰相杨国忠,这位安禄山的死敌,却是不停送大礼:为抢政绩发动对南诏的战争,反而瞎指挥打到全军覆没,活活报废了数万精兵。导致长安洛阳的防务一片真空。外加多年把持选官大权,一切金钱开道,长安各级衙门昏官扎堆。坑事坑到这地步,偏还要揪着安禄山恶治。反而被胆肥的安禄山,直接拿着当招牌,打出“入朝讨杨国忠”的幌子,撕破脸发起叛乱。

可笑的是,就在河北前线打成一锅粥时,杨国忠还在不停给唐玄宗灌迷魂汤:皇皇上您放心,不出十来天,安禄山的部下就会把安禄山捆了来见您——那边都亮刀子了,他还在做春秋大梦,如此猪对手,怎能不叫“信心不足”的安禄山,不停的打鸡血,一口气席卷中原。

但比杨国忠更蠢的,却是他的“上级”:唐玄宗李隆基。身为一位开创“开元盛世”的铁腕帝王,“安史之乱”前的唐玄宗,更生动诠释了“权力让人变傻”。安禄山的壮大,本身就是唐玄宗昏聩执政的结果,但猛醒过来的唐玄宗,也一度开始了冷静的应对。全速转动的大唐国家机器迸发出强大的威力:打到756年时,唐军已经稳守住了潼关,李光弼郭子仪的朔方精锐,正朝着安禄山的河北老窝猛打,气焰熏陶的安史叛军,眼看就要被瓮中捉鳖。

这惨淡局势,才叫安禄山信心崩塌,发出“万全何在”的悲叹。这不是他过度悲观,这就是安史叛军当时的无解死境:凭着强大的国家实力和正确应对,养虎遗患导致的安史之乱,原本可以在一年多时间里迅速平定。大唐别说“由盛转衰”,延续盛唐辉煌,也绝不是什么高难度。

但就是这个历史关口,短暂英明的唐玄宗,却再次私心作祟。只因怀疑驻守潼关的哥舒翰“不忠”,就不顾战场局势,死催哥舒翰决战,终于把原本赢定的大唐潼关守军,活活送进安禄山的口袋。然后潼关失守,长安沦陷,唐玄宗仓皇跑路,安史之乱,终于从覆灭在即,变成横扫半壁山河战祸。盛唐时代,就此终结。

可以说,不是安禄山有多么坚定的“勇气”,而是唐王朝一次次昏聩的应对,不断在他最崩溃的时候,给他勇气!一个表面强大,其实严重逆淘汰且战略昏聩的团队,会“作”出怎样的灾难。唐玄宗君臣的作死过程,就是生动说明。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30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