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满清几十万八旗兵是如何能统治几亿汉人二百多年?为什么说清朝统一中国是偶然也是必然?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10

清朝是第二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封建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军入关之初的全部兵力只有12万八旗军,而当时中原地区的汉人约有1.5亿,清朝如何仅凭这点人马就统一了中国呢?为什么说清朝统一中国是偶然,也是必然?

明末乱世,群雄逐鹿,为什么是边疆异族建立的满清王朝笑到最后,以小制大,几十万八旗奴役驱使几万万汉人,竟能统治中国两百余年。二百年来多少仁人志士都曾苦苦思索。甚至有人因此提出:古代汉人民众没有民族意识,只要有衣穿、有饭吃,便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自己人做皇帝。此论经流行通俗小说《鹿鼎记》广泛宣扬,流传甚广,时至今日,还被许多人奉为不二真理。其实,这是历史的扭曲和误读。

当持续了两百多年的明朝体制运转不灵时,当农民军李自成张献忠们还远没有实现政权巩固化时,满清则经在关外数十年经营,由不世枭雄皇太极打造出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机器,拉拢得了人才,稳定得了秩序,收得上税收,能给军队发得出饷银,同时能做到令行禁止,战胜重赏、战败重罚,适应了当时局势的切实需求,当然一时间势如破竹、兵锋无往而不利。

而所谓“古代汉人民众没有民族意识”一说,是对千百万死在满清屠刀下的爱国民众的厚诬,亦是对那些卖国求荣、数典忘祖的精英阶层的变相洗白。铁一般的历史证明,恰恰是原大明王朝的整个精英集团,不分文官武将的集体堕落,丧失民族气节,效顺满清为虎作伥,叛君叛国,才是满清得以区区几十万人口掌控整个天下的主要原因。

同样恰恰是广大汉人民众的持续不懈抵抗,才是满清从北京攻陷南京只花了不到两年,但到统一全国花了十八年,基本扑灭汉人抵抗花了三十九年,并在之后二百余年一直风声鹤唳、穷尽一切集权法门、推行愚民统治的根本原因。

崇祯末年,大明朝二百多年积累的体制弊病,早已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一边是人口激增、土地兼并严重,钱财集中于权贵巨室,一边是国家根本收不上税,财政窘迫,难以供应军需,维系正常运转。以五千天雄军血战两万八旗军的卢象升卢忠烈公,曾在巡视九边后,上书汇报崇祯皇帝:今逋饷愈多,饥寒逼体,向之拿钱借债,勉制弓矢枪刀,依然典卖矣。多兵摆列武场,金风如箭,馁而病、僵而仆者纷纷见告矣。每点一兵,有单衣者,有无绔者,有少鞋袜者,臣见之不觉潸然泪下。这就是大明朝的前线支柱武力、西北边军将士当时的状况。一群平日卖儿、鬻女、典妻、乞讨,或与将主为奴来维系生存的乞丐和奴隶,指望他们保家卫国到几时?一个连帝国核心武力都弄成这样子的政权,可能长久持续下去么?

卢象升此前未逢一败,为当时大明第一名将,最后却一战殉国,个中缘由,就是他麾下将士竟已经饿了整整三天肚子,无人肯供应粮饷!九边重镇这几十万缺衣少食的大明边军,正是以后束甲投闯投清,下江南取四方的主力军团。

多尔衮入关后,一片石之战打垮李自成部核心主力,旋而收降原明朝九边大军,战略上更把明朝和李闯皆藐视到了极点,就以区区20余万八旗壮丁的基本盘,分散兵力,四面开花,甚至令同时阿济格攻李闯,多铎攻南明。其后豪格进川,勒克德浑扫湖广,博洛攻浙江福建,都是几千真八旗+几万伪军,一路席卷收编各种降兵;如此骄狂浪战,竟能快速打下大半疆土,甚至若非“剃发令”导致江南反复,近乎摧枯拉朽之势。

原明帝国体制的武夫们,近乎全都投效在满清旗下,为其鹰犬来剿杀故国。南明原来的守护者江北四镇和左良玉部诸将,倒戈投清之后,更是冲锋在最前的急先锋。扬州十日、江阴血战,嘉定三屠,扫荡南方各省,那些汉八旗和绿营兵,哪一战不是主力,哪一战不是先锋?三藩起兵而半壁河山皆反,清帝玄烨靠的不是几万早已腐化的八旗,而是张勇的甘肃绿营、赵良栋的宁夏绿营,这些人从明末边军转化而来的汉奸兵马,打赢了这场战争。

而士大夫之无耻、则更是为国耻。明代士大夫集团历经二百余年的的不断劣化,劣币驱逐良币,最后毫无民族气节的败类占了绝大多数。多少地方官员奋勇投效满清,多少读书士子见满清仍旧开科举就乖乖剃头读八股。

李自成破京师而多尔衮举棋未定时,是范文程帮他下定入关决心;李定国二斩清王时,是南明中枢不欲他建大功而拖他后腿,是洪承畴帮清廷力挽狂澜;郑成功镇江一战尽歼江南八旗,可在南京城下却被郎廷佐等几个名不见经传的汉奸小人误骗欺瞒,以致功败垂成;从白莲教造反到太平天国举义,又是汉人地主官僚们自发组建的练勇,帮助虚弱不堪的满清中枢镇压下去。

满清王朝历次生死危机中,一次又一次在劝阻他们放弃中原、逃回东北老家的,从来不是那些昏聩无能的八旗贵族,恰恰便是那些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的汉人精英、官僚士大夫。自作聪明的汉人精英们,各个都不敢贸然出头,深怕打垮满清后却被同伴摘了桃子,让别人做了朱元璋,自己去当陈友谅张士诚。因而各怀心结,各行其是,即使郑成功这等大英雄亦不能免俗,屡次拒绝与李定国会师勤王。孙可望辈更等而下之。

三藩起兵时,太多人冷眼相看,甚至正如《鹿鼎记》小说所写那样,不反清先反吴,甚至以为反吴优先于反清;郑经的东宁水师掌控了东亚海权,本可抄掠兵力空虚的满清大后方,却不停攻略广东、福建沿海,打得耿藩降清,自己最终也在大陆难以立足。

如“天父杀天兄,依旧归咸丰”的悲呛,太平军和湘淮军两支汉人兵马决死厮杀十余年,导致上亿人口死伤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堂这些出类拔萃的人中之英,手握天下兵权却在互相牵制,明明谁都缺乏对满清的忠心,可又谁都不愿意率先举事,生怕是为人作嫁。即使到了宣统年间,手握北洋六镇、尽掌京畿重地的袁世凯,居然仍会被一帮玩鸟斗蛐蛐的八旗子弟掣肘于鼻息,一度打算远遁海外逃命,若非革命党南方举事,仍旧下不了和满清彻底决裂的决心。

所谓“煌煌大清”,就是在无数太过聪明的汉人精英的互相掣肘中,一次次化险为夷,苟延残喘了二百六十七年。与汉人精英们的不成器恰恰相反,谁说广大平民百姓不在乎华夷之别,没有朴素的民族意识和爱国热情?中国古代各朝代的爱国主义,其主体便是华夏族群主义,为心向华夏文明、效忠华夏王朝之人所秉承,是广大民众自发性抵御外虏、抗击侵略的思想基础。

为了抵御夷狄的侵略屠杀与奴役,为了维护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文明,不止是读书人倡导的春秋之义和夷夏大防,而且保国家、保民族、保家乡、保衣冠的朴素族群主义,同样在那些哪怕目不识丁的普通民众心目中不可动摇。

比如江阴民众不分贫富、不计贵贱,为了护卫华夏衣冠,苦战数月,举城殉国:“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比如李来亨李定国这样的义军领袖,竟可以毅然率十万数计的农民军,为日薄西山的大明王朝奋战数十年,至死方休。江南各地抵制剃发令,抗清至举城被屠的,难道不是普通民众?坚决抗争至死不休的李定国之西营,李来亨之變东十三家,他们的将士组成,难道不是普通民众?坚持反清二百余年、从无一朝止歇的洪门天地会,难道不是普通民众?

从周秦一直到明代的几千年里,汉人男子都以身体发肤为受之父母,蓄留长发,束发为冠。满清王朝在孙之獬等汉奸败类的建议下推行“剃发令”,令汉人男子都剃光大半个秃瓢脑门,即所谓“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为此不惜逼反江南,付出巨大军政代价也在所不惜,目的是什么?目的便是逼迫所有汉人民众交纳服从其统治的“投名状”,被剃掉的不止是几茎头毛,更是从此和清虏抗争的底气,是身而为人顶天立地的尊严;留下的也不止是“金钱鼠尾”小辫,更是背弃祖宗、屈膝于异族统治的耻辱。

通过“剃发令”,广大汉人民众便洞悉明白,这不再是一次寻常改朝换代的“亡国”,而是一次一个异族集团从此欺压在我们族群之上、欺凌之奴役之的“亡天下”!亡国是官僚士大夫之事,亡天下则匹夫有责。通过“剃发令”,满清当局便立刻将不能接受其奴役统治的汉人在第一时间鉴别出来了,然后横加杀戮,以为杀尽了反抗的种子,只留下苟且偷生的顺民,便能让他们的统治千秋万代。

面对民众的自发反抗和抵制,满清当局的惯行军法,是反抗之城必屠,民众不肯剃发之城必屠,其杀戮之惨烈,唯有人类史最强杀戮机器蒙古帝国可比,远远超过其余任何一朝的开国鼎革。从努尔哈赤屠杀辽东“无谷人”,杀辽东汉民百万人起;扬州十日,杀八十万人;嘉定三屠、杀五十万人;屠济南,杀十三万人;屠大同等晋北四城,杀四十万人;屠沅江,杀十万人;屠南昌,杀四十万人;屠广州,杀八十万人;屠江阴,杀十八万人;屠嘉兴,杀十万人;屠赣州,杀五十万人;屠泾县、舟山、蒲城、沙镇、金华、湘阴、曹州、常熟,各杀两万、三万、五万不等……

圈地令、投充令、逃人法、这些清初弊政且不必说,严禁汉人出关也且不提,单说那被满清当局谥为“仁皇帝”的康熙帝玄烨,此人为了对付台湾郑氏,颁布臭名昭著的《禁海令》,强逼沿海百姓背井离乡,不愿内迁者都被格杀勿论,单单这一桩恶政被迫害的百姓又何止数十百万?

那些带着血性去抵抗异族侵略的汉人普通百姓,被得到了绝大多数汉人精英鼎立支持的满清当局,足足被杀害了几千万,杀得辽东江南满目榛荒,千里无人烟,杀得中原大地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这都是那些“大清官军”做的好事!

时至现代,便如小说《鹿鼎记》中,一边歌颂满清皇帝为爱民如子的有道明君,一边说「汉人老百姓只要有衣穿、有饭吃,便不在乎是汉人还是胡人坐天下。」让多少人误以为满清王朝治下的汉人百姓,是一群“不抵抗”“不懂爱国”“没有民族意识”的愚氓……煌煌华夏先民何辜?久遭涂辱至如是之甚!

他们所不知道的,有骨气坚持抗争的千百万民众被满清杀尽了,剩下的在血腥屠刀下被迫隐忍,是为了延续我们民族的血脉,更是为了有朝一日天道好还!人不是牛马,从没有什么名血贵种,世家簪缨的精英软了骨头,草泽之中自有不屈英豪。侯嬴朱亥这等草莽侠士,让李太白为之感怀,挥毫写下千古名篇《侠客行》。黄巾军、天师教、白莲教、天地会、拜上帝会……这些为文化精英们鄙薄为愚昧无知、鲁莽躁动的草莽组织,哪个不是深刻影响历史、瓦解了一个又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王朝?

在满清治下,从白莲教到天理教,从天地会到小刀会,从太平军到捻军,二百多年来汉人民众此起彼伏的反抗接连不断,从无止息。二百年之惨痛犹存,十八省之奇耻待雪!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们手握兵权,封疆一方,却偏偏被所谓“君臣纲常”制得不得动弹,就听任叶赫那拉氏这么一个满洲妇人差使,去跟着祸国殃民。

反倒是一些只有血气之勇的青年学生,一群下九流的会党们,带着自制的简陋炸弹,一次次如飞蛾扑火般的攻击,吓得那些尸位素餐的八旗权贵们惶惶不可终日。终于到了北洋军和立宪派的精英大员们都明白过来,原来“我大清”的画皮不过如此,八旗子弟再没有什么金戈铁马的意气,就剩这么一群连几个土炸弹都能吓死的窝囊废,推倒纸房子也就轻而易举了。天道好还,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龙椅推倒了,皇冠砸碎了,辫子革掉了,满清灭亡了!

比起这些十余年来持之以恒,为汉民族光复舍身忘死的小人物,那些规规矩矩去读八股考进士入翰林的守序精英,是不是应该汗颜无地?那些甘为异族鹰犬,镇压反抗民众的“中兴名臣”,又宁不羞死?今天人民英雄纪念碑依然有“金田起义”和“武昌起义”两处浮雕,反清英烈注定与天共老,与国无疆,又有谁会在意满清王朝治下那些文章写得花团锦簇的状元探花,姓甚名谁?

为什么说清朝统一中国是偶然,也是必然?

首先我们需要承认,在清初的时候,清朝八旗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的。在辽东,它多次击败明军,就算是在整个世界上,那个时候的八旗战斗力也是排的上名号的。而且,那时还流传了一个说法“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毕竟在之前,女真所处的环境制度都是处于相对落后的。但因为部落之间会经常发生杀戮打斗,所以其战斗力也就能够得到很好的提升。而且,当努尔哈赤建立了后金之后,国家四面几乎都是威胁。北边是还没有开化的野人女真,东边是明朝的东将军,而南有明朝,西是蒙古。在这样恶劣的处境之下,后金还能够给屹立不倒,其中不难看出八旗的真正实力!

其次,撇开八旗军的战斗力,清朝在努尔哈赤之后所继任的皇太极也不是一个无能的主。之前,在明朝统治下的辽东对百姓并没有一视同仁,能够在明朝当上大官的很少会出现少数民族的人。而在清朝的统治下,辽东就没有再如此偏心。为了笼络辽东汉民的心,皇太极特地设立了汉八旗,并且还学中原的开科取士,为明朝招揽人才。这样一来,辽东人民被安抚,自然也就为满清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别看皇太极的妃子多,但大多都是为了社稷而娶了那些出自蒙古贵族的女儿,其目的就是为了牢笼大清和蒙古的关系。但是在背地中,皇太极也悄悄地在向蒙古捅刀子。通过瓦解蒙古各部的关系来削弱蒙古实力。之后的清朝皇帝也基本上遵循了这一方法,最终把蒙古纳入了自己的版图之中。

最后还有一点,那就是之所以清朝能够赢得胜利,还是因为明朝没有赶上好时候。在明末的时候,因为正处于小冰河时期,所以北方粮食短缺,百姓可以说是百姓饿殍遍野。为了生存,许多农民才不得已拿起武器开始反抗朝廷。与此同时,明朝的内部也是混乱不已,党争不断,最终,明朝在不团结的情况下亡于了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在李自成攻破北京场后,到了吴三桂选边站的时候了,一边是刚刚灭亡明朝的大顺,一边是对中原虎视眈眈的满清。可惜的是,吴三桂选择当了汉奸,投降了清朝,并打开了山海关放清兵南下,清朝统一中国的步伐就又加快了。

大顺不是满清的对手,被满清灭了以后整个北方都成为了满清的地盘,南明却还为了所谓的正统争个不停,不能一致对外,被灭亡也只是迟早的事。清朝能够统一中国是偶然,也是必然。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