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冯子材年近七十 抬棺出征 取得镇南关大捷 一战将法军打得落花流水 同是抬棺出征, ​冯子材和左宗棠有哪些不同?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10

冯子材是晚清抗法名将,民族英雄,自幼父母双亡,流落江湖。中法战争时,已年近70,起用为广西关外军务帮办,取得了镇南关之战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战争的形势,若没有这场胜利,中国西南边疆的形势将不可想象。

清末,夕阳西下,群鸦乱飞,已呈衰败之势。各国侵略者见有机可乘,仗着火器的锐利,纷纷而来,逼迫清政府坐在谈判桌前,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赔款、割地、开放口岸。法国内阁见此情景,也跃跃欲试,急忙派出自己的军队,一路战火硝烟,占领越南,逼迫越南成为其附庸。然后,长驱直入,刀锋直指大清西南雄关镇南关。一时,西南烽烟陡起,鼙鼓如雷。大清西南边陲已岌岌可危。

此时,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再也坐不住了,怒目圆睁,拍案而起,自募军队,自行训练,开始了一场卫国之战,也开始了一场传奇之战。他,就是清末名将冯子材。当时,他已经“称疾归”,躲在乡下,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当地方官前来,看到昔日的广西提督穿着短衣,赤着脚,正带着孩子吆喝着牛从田里回来,方才明了,他真的已锄豆南山、采菊东篱了。

可是,冯子材最终还是出山了。他脱下身上的短衣,以年近七旬的高龄,离开故乡,离开田野,马蹄哒哒,一直走向战斗的最前沿,走向镇南关,掀开救亡图存的一页。一个老人,长须飘飘,仗着一根雪亮的长矛,走向关口,走向炮火硝烟里,让人想象中都有几分悲壮,也有几分自豪。

但其实在出山前,冯子材心里是有着强烈不满的。首先,官场污浊,尔虞我诈,让他愤恨,让他不屑。生于普通百姓家庭的冯子材,自幼父母双亡,生活极为艰苦,但也形成了他嫉恶如仇、不畏强权的性格。早期,冯子材加入“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后被招安。因治军有方,御下有术,曾屡屡翦除各地反清武装,立下赫赫战功。还曾率三千兵士镇守镇江,抵御贼寇的多次攻打,表现出色。

此事后,冯子材即被任命为广西提督,并获得黄马褂赏赐,予以世职。然而,也是在任提督期间,嫉恶如仇的他,弹劾贪官污吏、伸张正义。可惜,官场风云险恶,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弄得他晕头转向,冯子材只好告病还乡,暂时结束显赫一时的提督生涯。

其次,法人来攻时,朝廷所下圣旨,更让他生气。《清史稿·冯子材传》记载,“朝命佐广西边外军事,其时苏元春为督办,子材以其新进出己右,恒悒悒”。冯子材之前的官职是提督,换言之,也就是省军区司令,现在,却命他成为一个后进之人苏元春的下属,老人有点不高兴。自己好歹也算一代名将,为何落得如此待遇?但是,当冯子材听闻谅山情况危急,便大手一挥,将所有的不满都像烟云般拂去。他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乡勇,“亟赴镇南关”,走上了抗法战争的最前沿。

冯子材赶到前线时,镇南关已被法军攻克并毁掉,形势十分危急。法军当时用的是火器,清军大多还是刀矛,最先进的也只是鸟铳。冯子材敏锐地认识到,要抵抗法军火器进攻,必须凭借关隘,进行阻击战,疲劳敌人,然后趁着其弹药告罄时,再进行反击。

于是,冯子材首先相度地势,“以关前隘跨东西两岭,乃令筑长墙,萃所部扼守”,在镇南关前东西两道山岭间修筑长墙,集中部队,进行防守。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非常必要的,它挡住了法军最初的一轮凶猛进攻,以至于“炮声震山谷,枪弹积阵前寸许”,但法军愣是没有攻入这道关隘。将士们也是凭借这道关隘,保护了自己,消耗了敌人的弹药,还有他们进攻的势头。紧接着,冯子材来到军前,不是消极防御,而是积极进攻。当关隘修筑完毕时,法军有些慌神,就纷纷扬言,将于某日前来攻关。

冯子材一眼看穿他们的把戏,笑笑说:“逆料其先期至,乃决先发制敌”,他料到,法军如此宣扬,一定是想故意误导自己,很可能会提前来进攻。于是,冯子材决定先发制人,亲自率军袭击文渊城,靠近法军的老窝,多次进攻,斩杀诸多法军。此战,无疑打击了敌焰,振奋了士气,也为镇南关大捷打下坚实的基础。

真正的镇南关大捷发生于1885年3月23日。当法军拖着大炮,气势汹汹来攻关时,冯子材对将士们振臂高呼:“法军再入关,何颜见粤民?必死拒之!”在他的鼓舞下,大家借着新修的关隘,阻击了法军第一轮炮火袭击。法军攻关不下,灰溜溜地再次拖着大炮,败退下去。

见到法军惨状,所有士兵都欢呼着,可是,冯子材心里明白,法军并没有受到重大打击,他们还会再来的。因此,他要求大家厉兵秣马,做好准备。果然,第二天天一亮,借着山雾的掩护,法军拖着炮车悄悄靠近,到了关隘前,被清军发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员老将,身着短衣,脚穿草鞋,持矛冲出,扑向法军,这就是冯子材。他的身后,紧跟着他的两个儿子,也仗矛冲锋,刺杀敌人。史书记载,冯子材“自开壁持矛大呼,率二子相荣、相华跃出搏战”。

有人说,他将二子带在身旁,就是准备为自己收尸的。在他的感召下,“诸军以子材年七十,奋身陷阵,皆感奋,殊死斗。关外游勇客民亦助战,斩法将数十人,追至关外二十里而还”。这次作战,不只是清军奋勇杀敌,镇南关百姓也拿起武器,自动加入到打击侵略者的行列里。

在大清军民的合力沉重打击下,法军仓皇逃走。因此一战,也令法军内阁倒台。趁着战胜之威,冯子材没有停止脚步,他带着军队,旗帜招展,一路凯歌,继续进取,“越二日,克文渊,被赏赉。连复谅城、长庆,悉返侵地”。法军占领的土地,被陆续全部夺回。

将法军赶出国门后,冯子材便驻军中越边境。此时,越南百姓一再哀求,冯子材也打算将法军彻底赶走,于是再度投袂上马,挥军出征,开始援越。史书记载,“越民苦法虐久,闻冯军至,皆来迎,争相犒问,子材招慰安集之,定剿荡北圻策”。他的军队,沿路受到越南百姓的欢迎,面对此情此景,老人热泪盈眶,订下作战计划。越南兵勇也纷纷响应,他们“树冯军帜,愿供粮运作乡导”,冯子材的大军,于是金戈映日,攻打郎甲、北宁。

可是,已走向末路的清廷,此时却“罢战诏下”,开始和法国人讲和。无奈,冯子材只能带着自己的军队退出战场。离开前,当地百姓攀留哭泣,老将军也泪流满面,“挥涕不能已”。

抬棺出征,表明的是一种拼死杀敌的决心,展现的是一种血战到底的豪情。抬棺出征,就意味着老将要战死沙场,这是一种无言的悲壮。晚清时期最著名的抬棺出征者,人们都知道是收复新疆的左宗棠。而另一位抬棺出征者冯子材却少有人知。作为同一时期的民族英雄,他们抬棺出征的壮举有哪些相同与不同呢?

先说相同的地方。首先两人都是老将出马。风烛残年的老将出征,尤显悲壮。1876年4月,左宗棠抬棺出征收复新疆,时年他64岁。1884年5月,冯子材抬棺出征抗击法国侵略者,时年他66岁。这个年龄,本应是儿孙绕膝,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而他们二位却临危受命,保家卫国。当时,左宗棠一路征战,从太平天国剿匪,到西北回乱平叛,再到收复新疆,始终没有闲着。而冯子材已经解甲归田、退休在家,因张之洞的举荐才被朝廷重新启用。年逾花甲征战沙场,老将出征杀敌很可能就回不来了。两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有了抬棺出征。抬棺出征,同时也是鼓舞军心之举。统帅如此,全军将士必受到感染,士气定会大增。

另外一个相同点是,都是抗击外敌之战。当时的新疆,有俄国与英国两国势力插手,外国人阿古柏入侵并霸占新疆。左宗棠收复新疆,就是要赶走外国侵略者,扫清内乱,震慑俄国与英国势力,维护国家领土与主权的完整。而冯子材则是直接抗击法国人的入侵,同样也是维护国家的领土与主权完整。所以,从这点来说,二人都是真正的民族英雄。

再说两人不同的地方。一是面临的国内形势不同。左宗棠收复新疆时,朝廷内有海防与塞防之争,李鸿章等人认为,应重点守海防,新疆大不了可以放弃。而左宗棠等人则认为,海防、塞防同样都重要。重要当然是都重要,但问题是银子不多,精力也顾不过来。左宗棠就是在这种别人反对、嘲讽、拖欠军饷的情况下,顶着压力毅然抬棺出征收复新疆的。

相反,冯子材抬棺出征比左宗棠晚了八年,他在阻击法国人时,已经没有了海防与塞防之争,朝廷看到了塞防的重要性,李鸿章也看到了,塞防不放弃也可以。所以,冯子材面临的形势与压力并没有左宗棠大。他抗击法国侵略者,是没有人反对的。李鸿章顶多质疑一下他“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另一个不同是,左宗棠是长途异地征战,他并不熟悉新疆当地情况。左宗棠的大军一路向西,大漠戈壁,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战线过长,补给困难。相反,冯子材是本地迎战,坐在家门口迎击敌人,相对难度就小了很多。冯子材本身就是广西人,而且还在广西当了二十年提督,威望很高,对本地情况,边境军务都非常熟悉。左宗棠长期在内地,一路杀到大西北,这对他来说,则是极大的考验。

再一个不同是,新疆与广西的“省情”不同,虽然广西也有少数民族,但没有内乱,也没有什么宗教问题,汉族与少数民族可以同仇敌忾,齐心协力共御外敌。而新疆则不同,不仅有俄国、英国两股大势力,还有中亚其他小国的势力渗入。另外,新疆内部宗教问题严重,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也乘势作乱。左宗棠陕甘平叛回乱后,再到新疆仍然要面对这个棘手问题。

还有一个不同是,军队组成的不同。左家军最初就是杂牌军,东拼西凑的一群乌合之众。这样的军队素质与战斗力可见有多么不堪。但左宗棠及时调整,将八旗兵全部裁撤,补充战斗力极强的湘军与满蒙骑兵等正规军。而且,左宗棠的手下还有刘锦棠、董福祥等大将协助。但冯子材不同,他的军队构成根本无法与左宗棠可比。当朝廷任命他为统帅时,他临时在广西征兵。士兵既有贫苦的农民,还有地痞流氓、散兵游勇。这样的军队还要进行集训,整编,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冯子材手下虽没什么大将,但带了两个儿子在身边。带领一帮杂牌军去与法国人打仗,估计冯子材若不抬棺出征、不带儿子的话,那就难有号召力了。从这点来说,冯子材的难度要大于左宗棠。

抬棺出征,鼓舞军心,凝聚士气,这种景象发生在屈辱的晚清时期尤为可贵。在国家与民族的危难时刻,总有人敢于赴汤蹈火、视死如归。不过,左宗棠与冯子材二人的这种精神,又让李鸿章很尴尬。假如李鸿章整个抬棺谈判,不知道会是啥效果。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