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清初开国诸王身经百战 权势赫赫 左右朝政 为什么他们的后代却一代不如一代?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09

后金是原明朝建州女真的努尔哈赤在中国东北地区建立的政权,清朝的前身。后金政权兴起的过程中,一大批爱新觉罗氏宗室王公成了开国功臣,即所谓的“开国诸王”。这些王爷、贝勒们个个身经百战,叱咤风云,都是问鼎中原诸战中的主帅。

关外的后金、清初时期,开国诸王们拥有很大的权势,他们各领一旗或数旗,在政治、军事、经济上握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开国诸王,也称“军功勋旧诸王”,是指清初统军征战、建国创业的宗室王爷,一般情况下特指八大铁帽子王。不过,入关后,他们逐渐没落,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

这八大铁帽子王,有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铎、肃亲王豪格、庄亲王硕塞、克勤郡王岳托、顺承郡王勒克德浑。此外,还有其他宗室王爷,如饶余郡王阿巴泰、谦郡王瓦达克、端重亲王博洛、敬谨亲王阿济格等。

顺治年间,开国诸王掌握了兵权,攻打大顺、大西农民军,消灭南明政权,镇压各地抗清武装,主要是由他们挂帅出征的。顺治元年四月,摄政王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率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以及豪格、罗洛浑、尼堪、博洛、满达海等宗室贵族,统领八旗士兵,于山海关战败李自成,奠定了入主中原的基础。

进入北京后,多尔衮即派英亲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豫亲王多铎为定国大将军,率军追击李自成,并下江南,灭了福王、唐王、鲁王等南明政权。他又派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为平南大将军,镇守江南,下湖广,取广西。肃亲王豪格往定山东、河南,后又进攻张献忠部,取四川、陕西。

此后,多尔衮陆续派多铎为扬威大将军,郑亲王济尔哈朗为定远大将军,端亲王博洛为征南大将军,礼亲王满达海为征西大将军,分率八旗军队,四处出征,镇压了农民军、南明政权及全国各地的抗清武装,统治了全国。开国诸王拥有裁处国政之权,睿亲王多尔衮于崇德八年九月当上了摄政王,顺治元年十月晋叔父摄政王,二年五月又晋皇叔摄政王,五年再尊为皇父摄政王,握有主宰清国军政大事的最高权力。

郑亲王济尔哈朗在崇德八年九月与睿亲王多尔衮一同辅政,顺治元年封“信义辅政叔王”,九年晋叔和硕郑亲王。豫亲王多铎于顺治四年晋封辅政叔德豫亲王,协助多尔衮处理国政,“各部院事务”,其中一部分是由多铎代理的。

在一段时期里,开国诸王曾具体处理六部事务。顺治七年二月,多尔衮下谕:“各部事务,有不须奏者,付和硕巽亲王、端亲王、敬亲王办理”,满达海、博洛、尼堪三王,从此被称为“理事王”或“理事三王”,分理六部事务。顺治八年三月,多尔衮以“天下所以治安者,关乎各部院”,委用诸王管理部务,满达海管理吏部、硕塞管理兵部、博洛管理户部,尼堪管礼部,勒克德浑管刑部,瓦克达管工部,贝勒喀尔楚浑管理藩院,贝子务达管都察院。

开国诸王和入关以前一样,享有“议政”之权。顺治年间,清政府的军、政、财、刑大事,是由议政王大臣会议处理的。礼亲王代善及其之满达海,英亲王阿济格,肃亲王豪格及其子富绶,承泽亲王硕塞、敬亲王尼堪、端亲王博洛、信亲王多尼等,都是参与议政王大臣会议的“议政王”。军国大事皆由议政王召集参与议政的贝勒、贝子、公以及议政大臣商议决定,报摄政王、顺治帝审批,一般是依议而行。

开国诸王之中还有五个王是一旗之主。礼亲王、睿亲王、豫亲王、郑亲王、衍禧郡王罗洛浑都是旗主,分主正红、正白、镶白、镶蓝、镶红五旗。肃亲王豪格、英亲王阿济格、安郡王岳乐等亲王、郡王、贝勒,也有不少佐领,是编录这些佐领之下的旗人之“主子”。旗主之权是巩固王权的重要基础。

清初开国诸王权势赫赫,左右朝政,为何他们的后代逐渐失势了?

一,诸王之间互相倾轧

八旗旗主,在关外时期就互不相让,明争暗斗,入主中原后,形势变了,权力之争更加尖锐,既有昔日恩仇,又结下了新的怨恨,斗争更为激烈。这集中表现在睿、豫、英三王和郑、肃二王拥立新帝的斗争问题上。

崇德八年八月,清太宗皇太极去世后,肃亲王豪格欲图继位为帝,郑亲王济尔哈朗及皇太极的正黄、镶黄二旗的图赖、图尔格、伊尔登、索尼鳌拜等大臣拥护肃王。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及郡王阿礼达、贝子硕托,却拥戴多尔衮,多尔衮亦有称帝之念。争论非常激烈,最后是多尔衮提出折中方案,立年方六岁的福临为帝,由睿、郑二王辅政。

尽管暂时平息了争端,但问题并未彻底解决。定都北京后,多尔衮逐渐掌握了军政大权,遂于顺治五年三月,以豪格“徇隐”护军参领希尔根冒功之事,削爵幽禁,尽夺所属人员。又以郑亲王济尔哈朗不举发两黄旗大臣谋立肃王等事,降为郡王,罚银五千两。

顺治七年十二月,多尔衮病死,济尔哈朗乘机报复,约同满达海等,先将多尔衮之兄阿济格拘禁,加以“谋乱”之罪,削爵幽禁,黜宗室,尽夺其所属二十佐领,后又论以死罪,勒令自尽。八年二月,济尔哈朗会集诸王奏准,追论多尔衮“逆谋”大罪,削爵,黜宗室,籍没所属家产人口入官,将其正白旗拨隶顺治帝,并惩治其党羽。

顺治九年三月,济尔哈朗等又奏准,豫亲王多铎是多尔衮的同母之弟,追降郡王。这样一来,十年之中,大案迭起,互相残杀,开国诸王的势力大大削弱了。

二,王子王孙庸懦无能

入主中原后的开国诸王,身为高贵的王爷,权势赫赫,威风凛凛,金银满库,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生活在这种条件下的王子王孙,很少有志苦练骑射,勤读诗书,也很难不耽于安乐、贪恋富贵,哪能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治国统军?大多是随着条件的变化,自然而然地成为因循保守、庸懦无能的笨拙之人。

这些继承王位的“新王爷”,在钩心斗角的政治斗争和万军厮杀的狂风巨浪冲击之下,大多是晕头转向,手足无措,贪生怕死,最后被定上“祸国殃民”大罪,革职削爵。在这平定三藩的过程中,暴露得特别明显。

康熙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吴三桂发兵反清,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接着福建的耿精忠、广西将军孙延龄、四川巡抚罗森、贵州巡抚曹申吉、襄阳总兵杨嘉等先后响应,不到数月,云南、贵州、福建、四川、湖北、广西六省皆反。随后,陕西提督王辅臣杀大学士、经略莫洛降附吴三桂,广东尚之信于康熙十四年反。“三藩之变”严重威胁了清朝的统治。

康熙帝委命诸王、贝勒为大将军,统兵征讨三藩:顺承郡王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贝勒察尼参赞军务,统兵至荆州。贝勒尚善为安远靖寇大将军,助勒尔锦攻岳州。安亲王岳乐为定远大将军,出江西,赴长沙。简亲王喇布为扬威大将军,镇江南,后移军江西。贝勒洞鄂为定西大将军,由陕西攻四川。康亲王杰书为奉命大将军,贝子傅喇为宁海将军,由浙江攻福建。信郡王鄂札为抚远大将军,大学士图海为副将军,攻察哈尔布而尼。

就双方实力而言,吴三桂最盛时只占了云南、贵州、四川、湖南、广东、广西、福建、陕西八个省份的主要部分,但没有连成一片,而清廷的辖区更为广阔,鱼米之乡和财赋重地的江浙也为清廷所有,人力、物力和财力都很充裕。就兵力而言,清廷先后调集满汉大军四十余万,集中全力,对付三藩。从各方面对比,清军都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是很有可能迅速取胜的。

但是,统兵诸王,习于安乐,胆怯如鼠,畏惧吴三桂之兵威。《啸亭杂录》的作者昭梿在追述三藩之乱清廷派遣出征的王、公、贝勒的腐朽情形时写道:“诸将帅多逗留不战,拥兵自卫”甚至贝勒尚善等“屯兵岳州城下,八年不战,诸将皆闭营垒,拥诸妇女逸乐而已”。如果不是吴三桂苟安保守,不敢渡江北上,并且于康熙十七年病死,那么战争还不知要延续多久,对清廷来说,结果是不堪设想的。

三藩之乱平定后,议政王大臣会议遵旨议定奏准,顺承郡王勒尔锦、简亲王喇布、贝勒洞鄂、贝勒察尼即贝勒尚善皆削爵,康亲王杰书罚俸一年。八个大将军中,只有安亲王岳乐和信郡王鄂札立功受赏。五个王、贝勒削爵,一个王罚俸,可见开国诸王的子孙,是何等的无能。

三,压抑王权,皇权日增

皇太极执政时期,就曾力求提高皇权,多次惩治、斥责宗室王公,削弱其他旗主的势力。顺治帝深深感到开国诸王势力过大危及君权,亲政以后,不断地设法抑制开国诸王的势力,擢用心腹臣僚。顺治九年三月,取消了王、贝勒管理部务的制度,惩治多尔衮党羽,削贝勒拜伊图、贝子巩阿岱等,重用亲信汉军官员,对大学士范文程、宁完我十分信赖,特命他们二人为议政大臣,参与机密,有所奏请,大都应允。

顺治帝为对付南明永历政权,委任弘文院大学士洪承畴为“太保兼太子太师、内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右副都御史,经略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等处地方,总督军务兼理粮饷”,授予他总管南方诸省军政事务的大权。顺治十八年确定的“辅政大臣”制,就是皇权空前提高、开国诸王势力下降的重要标志。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和鳌拜成为了康熙帝即位后的辅政大臣,将开国诸王排斥在外。

当然,这并不是说清初开国诸王的子孙就完全失势了,这些“铁帽子”王的后代,仍世袭亲王、郡王爵位,遇逢军国大事,一般是要参与商议的,有些王公还担任官职,领兵出征。直到咸丰年间,济尔哈朗的八世孙郑亲王端华,任御前大臣,其弟肃顺任领侍卫内大臣、协办大学士,兄弟两人深受咸丰帝的宠信,专权横行。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