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齐国本是战国实力最强的霸主 能够抗衡强大的秦国 为什么却在最后的亡国之战中不战而降?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09

齐国是中国历史上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诸侯国,作为贯穿春秋战国整体的强国,齐国一直以来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力。然而,作为一个曾经强大的齐国,在战国的后期,却成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在最后的亡国之战中更是不战而降。这一切都是如何造成的呢?

回首春秋战国那段历史,齐国几乎一直是作为超级大国存在的。自姜太公封齐立国以降,经管仲相桓公,便利农桑渔政,厉兵秣马,九合诸侯尊王攘夷,一匡天下,为春秋五霸之首;到了田氏代姜之后,又经威王、宣王之励精图治,延续大国雄风,东有琅琊、即墨之饶,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浊河之限,北有渤海之利,乃至孟子都说宣王“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可见齐国王业之蒸蒸日上。

西汉《盐铁论》对当时的鼎盛场面进行了辉煌描述:“齐宣之时,显贤进士,国家富强,威行帝国。及湣王,奋二世之余烈,南举楚淮,北并巨宋,苞十ニ国,西摧三晋,却强秦,五国宾从;邹鲁之君,泗上诸侯,皆入臣。”响当当的霸主形象呼之欲出,乃至一向骄纵的秦昭王都约定与齐湣王一起并称东西二帝,以示秦、齐地位之尊崇。然而同样是在齐湣王手中,齐国迅速衰亡下去,其后续的历史进程就是对“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的注解脚本。

“湣”者,乖张、机巧、昏乱也。齐湣王在后期却是被胜利蒙蔽住了眼晴,好大喜功,昏招连连,四面树,先联合韩魏攻楚五年,再联合韩魏困秦三年,最后又伐燕灭宋,尽管这一系列对外战争都取得了胜利,但却给齐国带来了巨大灾难,长年征战,使得齐国成为强弩之末,正如苏代所言:“南攻楚五年,蓄积散;西困秦三年,民憔悴,士罢弊;北与燕战,覆三军..其民力竭也,安就取哉?”齐国灭宋之后,成为众矢之的,各大国均感不安,燕昭王乘机国仇家恨一起报,派乐毅率燕、赵、韩、魏、秦五国军队合纵攻齐,举攻下七十余城,几乎将齐灭国。齐湣王自己最后也是落得一个被抽筋悬梁,哀嚎两天两夜而死的结局,可谓一个“惨”字!

在经历了这么一番惨痛的教训后,齐国国力大衰,已完全无力对外兼并,这时的外交战略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孤立主义”。此时的秦国秉持远交近攻的策略,竭力攻打三晋的同时,极力维护与齐的关系。而齐王建继位后,由其母君王后听政,奉行“事秦谨,与诸侯信”的对外策略,这一策略使得齐国维持了将近四十年的和平时间,但是这段和平时期恰恰确实煮死齐国的那锅“温水”。

这一对齐湣王时期对外政策矫枉过正的策略对于短期的齐国来说似乎是有利的,避免了兵连祸结,但从长期来说,却正是推动齐国灭亡的最大原因,因为它恰好迎合了秦国远交近攻的战略部署,使得秦国能够从容攻灭其他五国,最后吊兵伐齐,遂成一统。公元前260年,秦赵对峙于长平,赵国求粮于齐,齐不听,赵军大败。公元前247年,秦军攻魏,信陵君向各国求援,燕赵韩楚纷纷出兵相救,唯齐作壁上观。公元前241年,赵国组织合纵攻秦,各国积极响应,齐仍不为所动,拒绝参加。如此这般,岂能不唇亡齿寒?

何以齐国如此爱好“和平”呢?君王后死后,后胜为相,秦国用重金贿赂后胜及其满朝文武,灌输“秦齐永世和好”的观念,强调奉行孤立主义政策,与秦交好,不助五国。渐渐的,在齐王建心中,秦国无疑就是齐国的兄弟之国,秦国那么强大,自己作为兄弟也感到高兴,乃至秦国每次对其他五国征战取得胜利后,齐国还会派出使者到秦国贺喜。

秦国则给予这些使者大量金银财宝,使其回国后仍旧大肆宣扬秦齐友好,麻痹了齐国上上下下的备战神经。更为甚者,公元前237年,齐王建亲自到访秦国,自然是受到了秦王嬴政的热情款待,双方致以兄弟慰问,衷心祝愿两国友谊,万古长青,比天高,比海深,好一番“感人”场面。

然而好景不长,在攻灭五国后,秦国终于对齐国亮出了獠牙。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公元前228年,秦灭赵;公元前225年,秦灭魏;公元前22年,秦灭楚;公元前222年,秦灭燕。灭燕之后的秦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南下,齐国承平四十多年,全无反击之力,乃至秦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直奔齐都临淄,齐王建听取后胜建议,不做抵抗,开门投降,秦军两个月兵不血刃拿下泱泱齐国。而后胜呢?则被秦军当即处死。

这个齐国最大的“带路党”以为齐国灭亡之后,自己仍能在秦国享受荣华富贵,没想到齐亡之后立即身首异处,足以警醒后世所有“带路党”!而秦王嬴政的“铁哥们”齐王建则被软禁于松柏之间,最终落得个饿死的结局。苏洵在《六国论》中的“齐国未尝赂秦,终继五国迁灭,何哉?与嬴而不助五国也。五国既丧,齐亦不免矣”的论述就是对齐亡之最好概括。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当今世界大国之间博弈风云诡谲,竞争格局于战国颇有些相似之处。齐国的灭亡就是一面最好的镜子,可以映射出当前国内种种亲美之怪现象。我不禁想起毛泽东同志在1940年《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中强调的那句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实乃警世恒言,值得一代又一代国人去铭记,切忌让后人复哀之。

齐国由盛转衰的标志性事件就是“五国伐齐之战”,在五国伐齐之战中,齐国几近亡国,仅剩下两座重要的城池:莒县和即墨。这次战争浩劫持续了长达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战争不仅使得齐国的军队和国土损失殆尽,齐国的经济更时遭到了极其巨大的损失。与齐国有深仇大恨的燕国在攻破齐都临淄后,大肆掠夺财物,“尽取齐财宝物祭器以输燕”,燕军占领齐地的五年时间里,四处烧杀抢掠,从而激起了齐国民众对于燕军的反抗,这也是日后齐国得以同仇敌忾得以复国以及燕军全面败退的重要因素。

齐国在复国后,实力已经是大不如前

首先就是齐国国土面积的大量减少

在参加五国伐齐之战的各国中,占领齐国国土最多的是燕国,其次就是赵国。根据《战国策》中邹忌齐威王时期:齐地此时已经地方千里,有大大小小一百二十座城,而之后又经过齐宣王和齐湣王两代的开疆拓土,齐国国土必然是更加庞大,远远不止这一百二十座城。

而田单所恢复的齐国国土,基本上就是从燕国手中夺回到的那“七十余城”,这些地盘都是经历了五年战火的残破之地,而赵国侵占的齐国国土则至始至终都控制在赵国的手中。因此,新建立的齐国国土不过是最强盛时期的一半左右,国土面积大量的缩水。在之后齐国也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扩张,直到亡国。

齐国军队的战斗力的严重下滑

在齐湣王时期,齐军的战斗力是不虚任何一国,在强大的军队支持下,齐国完成了“齐南割楚淮北,西侵三晋,欲以并周室”的霸业。”而在五国伐齐之战中关键的“济西之战”后,齐军主力一举被联军击败,齐国最主要的正规军自此不复存在。日后抵抗燕军的不过是齐国地方势力构成的半军事化组织,坚守能力有余,而进攻能力不足。

在齐燕聊城之战中,最可以说明齐军战斗力的问题。齐国田单统领齐国精锐之师,长达将近一年的时间都攻不下区区一座聊城,而且齐国士兵损失过半。此时燕国的主力都集中在与赵国进行战争,守聊城的燕军不过是一只偏师,齐军的攻坚能力实在是不堪。《荀子·议兵》谈到过齐军的战功奖赏制度:“齐人隆技击。其技也,得一首者,则赐赎锱金,无本赏矣。”

由此可见齐军的战斗力来源是于赏赐,而复国后的齐国经济凋敝,没有足够的财力去赏赐军队,因此也就没有能力组织起一支强大的军队,聊城之战打的如此艰难也加可以理解了。在加上齐国在最后的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军队的战斗经验十分匮乏,导致军队战斗力日趋削弱。

齐国在复国后,齐襄王仅仅主政了十四年的时间,其余的四十四年都是齐王建在位时期。在齐襄王时期,齐国还有过数次对外战争的记录,主要是攻打仇敌燕国。但到了齐王建时期,齐国的对外政策更加的保守了,采取了“亲秦自保”的消极政策。这个对外政策从表面上来看是很正确的,因为齐国与周围的国家已经很难再建立起亲密友好的关系了,与齐国不接壤的秦国这是成为了齐国唯一可以依靠的“盟友”。这个政策无疑加快了秦国统一天下的速度,也是最终致使齐国亡国的重要原因。

在战国后期,韩、赵、魏以及楚国连遭秦国的打击,远离秦国的齐国没有任何要联合抗秦的意思。在秦赵长平之战时,赵国请求齐国粮食援助时,遭到了齐王建的否决,这是赵军四十五万大军覆灭于长平的一个重要因素,长平之战的失败进一步加大了秦国对于六国的优势。但是,齐国在之后不仅没有认识到六国的共同敌人是秦国的事实,反而是和秦国越走越近,齐王建二十八年,齐王建更是亲自入朝于秦国,之后的战国形势始终呈现“齐东边海上,秦日夜攻三晋、燕、楚,五国各自救于秦”的局面。

由于齐国的始终保持亲秦的对外政策,在公元前241年最后一次合纵伐秦失败后,合纵伐秦大军把失败的怒火撒在了亲秦的齐国身上,五国联军报复性的攻取了齐国的绕安。但是这种行为适得其反,再次把齐国推到了秦国一边。齐国在日趋保守的政策下,齐国开始苟且偷安,齐王建母亲君王后辅政的齐王建早期,齐国的政局还算清。但是随着君王后的去世,齐王建的舅舅后胜主政齐国后,后胜及其宾客大量收受秦国的贿赂。“亲秦之风”与“享乐之风”充斥在齐国朝廷之上,齐国对内不重视军事见色,对外始终秉持着亲秦的宗旨,齐国国力军力越来越衰弱。

公元前230年,秦国要发动兼并天下的战争时,秦国为了让齐国继续保持中立,秦国动用了更大的财物,去大量贿赂后胜及齐国的大臣。如果说韩国的灭亡还不足以引起齐国的重视,那么到了前228年赵国被秦所灭时,齐国还是无动于衷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事实上直到公元前225年,魏国也被秦国灭掉,秦军直逼齐地历下时,昏聩无能的齐国统治集团居然还是没有任何防备秦军的动作,此时如果可以联合南方的楚国,齐国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但是历史并没有如果。

到了前221年,秦国已经彻底消灭了除了齐国外的任何抵抗势力时,齐王建和后胜这才最终断绝了与秦国的往来,发兵防守齐国的西部地区。面对齐军的防御,为了减轻秦军的伤亡,久经战阵的秦军在王贲的带领下从燕国南下直取防备空虚的齐都临淄。这座当年被苏秦赞誉为“可轻松集结二十一万大军”的临淄城,在秦军的突袭之下竟然不战而降,出现了“民莫敢格”的情况。此时的齐国境内,完全没有当年抵抗燕军入侵时的精神,随着首都临淄的陷落,齐王建和后胜感到继续抵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于是选择了主动投降秦国,齐国至此灭亡。

齐国衰亡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忘战必危”,齐国在安逸的环境中不修武备,最终走向灭亡。纵观六国的灭亡过程,齐国的灭亡是既可惜又可悲。可惜齐国在复国之后没有继续奋发图强,而是很快选择了苟且偷安;可悲齐国民众无一人愿为抗秦而战;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齐国由于不战而降,所以免了大规模的刀兵之祸。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