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败都归咎于马谡失街亭 如果马谡守住了街亭 诸葛亮北伐能成功吗?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08

公元228年春天,诸葛亮上书《出师表》给后主刘禅。阐述了北伐的重要性,表明了时机的成熟性。在接到刘禅同意出兵的诏书后,诸葛亮提兵汉中拉开了北伐的序幕。最后街亭失守,蜀军丧失了全部有利形势。对曹魏产生极大震动的第一次北伐就此失败。

蜀汉丞相诸葛亮北伐是三国历史中的大事件,自公元228年至234年六年间,诸葛亮六次北伐,但收获甚微,终以228年首次北伐的形势最好、战果最大,可惜马谡失街亭,导致前功尽弃,诸葛亮尽迁西县人口退回汉中,首次北伐告败。现在人们争议,假如马谡能守住街亭,诸葛亮北伐是否就可成功?

一、西北军政地理

关中、陇右、汉中地理

中国地形有三大阶梯论,第二阶梯主要包括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四川盆地、云贵高原,三国时期曹魏的雍州、凉州,蜀汉的汉中、益州,都在这第二阶梯上。通过卫星地图,我们可以看出整个第二阶梯被几条高大山脉,分割成了几块独立的地理单元,即关中平原、陇右地区、汉中地区、成都平原。这四块地区因高山阻隔,中间只有深谷小路可走,往来十分不便。因成都与北伐关系不大,下面只将关中、陇右、汉中详细解析一番。

关中平原

关中地区,据天下上游,制天下之命,是天下安危所系也。是故关中起事,虽微必大,虽弱必强,即使不能最终雄霸天下,也必引起整个天下的动乱。享国六百年的商朝,灭于百里地的西周;关东六国以八千里地,而受制于千里地的秦国;刘邦王汉中,收巴蜀,定关中,五年成霸业;李唐入关中,以凉、并之众,东向争天下,无往不利,是以知关中之可用也。

东汉之强,毁于关中西羌、董卓;曹操之智,败于潼关韩遂、马超;西晋之祸,始生于西凉秃发鲜卑;金兵入关中,中原不复宋有;蒙古入关中,金之汴、蔡不可保;大明之亡,祸在陕西闯王,是以知关中之害也。

陇右地区

大关中,必包含陇右;但因陇山之隔,陇右和关中平原被分为两块。陇右,即陇山以西地区,又可分为河西走廊、青海地区、天水周边三大部分,三国曹魏在此地区设有河西五郡敦煌、酒泉、张掖、武威、金城郡,青海一郡西平郡,及陇上四郡陇西、南安、天水、广魏,共十郡之地。

陇右地区,南通汉中、成都,东邻关中,西走河西,山川险阻,自古为用武之地也。陇右之形胜,又胜于关中,陇右一日不平,关中一日不宁,所以说关中的要害,常在陇右。虞允文曾讲:关中,天下之上游;陇右,关中之上游;而秦州则是关陇之喉舌。

东汉初,隗嚣据陇西,动摇三辅;东汉末,西羌乱,关中不宁;韩遂、马超占陇右,曹操言“马儿不死,吾死而藏身之地”;宋建据枹罕称王,长达三十年;两晋时,前凉张氏割据河西六十年;两宋时,西夏立国189年,是以知陇右进可乱关中,退足以自守。

三国自诸葛亮起,魏蜀两国征战于陇右,所涉及郡县主要有陇上四郡陇西、南安、天水、广魏,及武都郡。魏明帝曹叡曾说:“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则破于此三城下者,地有所必争也。”曹操自汉中退军后,便将汉中百姓尽迁入关中,又因武都郡紧邻汉中郡,又尽迁武都郡人口于关中;后又延着渭水在陇右自西向东设置了陇西、南安、天水、广魏四郡,以防备蜀汉侵袭。

汉中地区

汉中郡北瞰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襄、邓,西控秦、陇,形势最重。又有“前控六路之师 ,后据两川之 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 ”之语。萧何劝刘邦:愿王汉中,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荆邯劝公孙述:宜令延岑出汉中,定三辅,天水、陇西拱手自服。法正刘备:夺取汉中,广农积谷,上可以倾覆曹操,匡扶汉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黄权劝刘备: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杨洪劝蒋琬:汉中,益州咽喉,若无汉中,是无蜀也。

汉中之重,不必细说,其北入关中有三道,即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陈仓故道因地震造成汉水改道而废,故后世再不复见暗度陈仓者;南入蜀中有二道,一曰金牛道,二曰米仓关道;西上陇右有一道,即陇蜀道,走武都、祁山、天水。

米苍关道,张郃自汉中南侵巴中,张飞自阆中、进宕渠,大败张郃,即为米仓道。

二、诸葛亮北伐目的及原因

由上文已知,大关中地区实分关中平原和陇右两部分;再结合汉中北上的道路可知,诸葛亮北伐有两个进攻方向,一是夺取关中;二是先取陇右,再图关中,届时蜀汉一军自陇上东下,一军自汉中北上,则曹魏必弃关中而逃。

现在仍有很多人争议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即诸葛亮引大军出褒斜谷至眉县,吸引曹真大军前往拦截;魏延独领一军由子午谷取长安;魏延之谋,无论奇正,其目的是夺取关中。但诸葛亮首次北伐的目的,却不是要取关中,而是要夺取陇右地区。由于根本目的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所以诸葛亮绝对不会采用魏延的“子午谷”奇谋。

诸葛亮为什么不直取关中呢?

一是后勤难以保障。在战争中,什么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三国演义》中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一场战争的胜负全靠武将的单挑,真这么简单吗?军马未动,粮草先行,千年明训!《后汉书·何敞传》言,农功消于转运,资财竭于征发。晚晴名臣左公宗棠也讲,战争中征兵难,征兵不如筹钱难,筹钱不如筹粮难,筹粮不如运粮难。

在古代全靠人背马驮的时代,千里运粮,难如登天。更何况关中、汉中之间全是深谷险路,行军都困难,何况运粮!曹操与刘备征汉中,就因粮食不继,将汉中让与了刘备。若诸葛亮自褒斜谷出关中,与曹魏僵持不下,蜀军千里运粮,魏军背靠粮仓,此后来司马懿坚守胜诸葛亮之计也;而蜀军一旦失利,想自褒斜谷全身而退,实属痴人说梦,稍有不甚必将全军覆没。可以说,褒斜谷等险路无论对曹魏,还是蜀汉,都是天堑,谁走入其中,都是九死一生。曹魏家大业大,损失还受得起;诸葛亮兵少财乏,一旦受损,蜀汉自灭。

二是军事实力不够。曹操舍弃汉中后,便着手布置关中防线,留大军屯守关中,后司马昭伐蜀,全军近16万众;曹军中多骑兵,战斗力剽悍,幽、并的乌桓、鲜卑、匈奴都有部族效命曹魏军中,后夏侯渊平凉州,凉州铁骑又投曹魏,张辽以八百骑破孙权,可见曹魏骑兵之强;曹操尽迁汉中、武都二郡人口于关中,既保证兵员,又增加粮食供应;曹魏名将曹真、张郃、郭淮、费曜、郝昭、胡遵等皆在雍凉;曹魏关中西有陇右、凉州军马相助,东有洛阳为继。

而诸葛亮蜀汉军不但数量少于曹军,蜀汉灭亡后全蜀兵力仅10万众,而且多为步兵,又千里运粮,凭此欲与曹魏争关中,无异以卵击石,自取灭亡。诸葛亮《后出师表》载:突将、无前、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由此一句,便可窥得蜀汉军队的战斗力了。文中还列举曹操的几次险境、大败,并为自己辩解,况臣才弱、驽下,何能以不危而定之?何能必胜?诸葛亮数次北伐无功,实是魏蜀军事力量对比太过悬殊,强如诸葛亮也无战胜的信念,又岂敢直取关中!

面对魏延的提议,诸葛亮早给出了回答,“安从坦道 , 可以平取陇右 , 十全必克而无虞”!国小力弱,不能怪诸葛亮太谨慎,因其输不起。前文我们已从军事方面分析了陇右的重要地位,陇右是关中的上游,可凭借高屋建瓴之势,东取长安,破潼关,犯洛阳。而且,诸葛亮北伐关中,曹魏陇右之兵可由陇蜀道袭汉中;诸葛亮北伐陇右,曹魏关中之兵却难以偷袭汉中。

除了军事原因,诸葛亮还有哪些理由要舍关中夺陇右呢?

一是西和羌戎,壮大实力。在隆中对中,诸葛亮就提出了“南抚夷越,西和羌戎”的大战略。公元57年,东汉成立30多年,第二任皇帝汉明帝在位,西羌人开始作乱,攻击东汉陇西诸郡,尤其是107-118年的12年羌乱,波及数十个郡,战火一度烧到洛阳附近,东汉战死很多大将,而羌乱不止,直到160年前后凉州三明段颎、皇甫规、张奂大杀羌兵数万,羌乱稍息。后董卓、韩遂、马超先后引羌自用,威震一方,曹操都险丧于马超之手。后五胡乱华时代,氐人先后建立了成汉(成都)、前秦、后凉政权,羌人建立了后秦政权,可以说,陇右的氐羌确实具有撼动中原王朝的实力。

诸葛亮欲效仿董卓、韩遂、马超等西和羌戎来壮大实力的想法没错,但时机却不对,自曹操大败韩遂、马超,夏侯渊平定凉州后,曹魏三代人苦心经营凉州,政治、军事双管齐下,陇右氐羌已然归顺。若刘备在取益州后,不与东吴争荆州,直取汉中,北上陇右,派马超召集氐羌,再配合蜀汉大军,或可强占陇右,再下关中。后诸葛亮北伐,马超既死,时机又逝,陇右终不为汉有,虽喜得一姜维,然于大局无补。

二是西北粮仓,精兵强马。上文已讲,军粮供应是决定古代战争胜负的最关键因素。陇右地区虽比不上关中,但却是西北重要产粮区。夏侯渊攻击武都氐羌,收氐谷十 余万斛;张既在陇西 、南安 、天水三郡作水碓,发展粮食生产;司马懿建议徙冀州农夫于上邽屯田,并在南安冶盐,用盐换氐羌之粮;司马孚遣农丁五千屯于上邽,秋冬习战阵,春夏修田桑, 由是关中军国有余;邓艾在陇右煮盐兴冶,又实行军屯,手执未耗,率先将士。

陇右河西四郡、青海等素来产马,西域更有良马,控制陇右,便不缺军马。古来已有“凉州之畜为天下饶”、“天水完富 , 士马最强”等赞语。西晋怀帝司马炽时,贼匪王弥率四万大军攻打洛阳,凉州北宫纯领千余精兵奔袭洛阳,大破王弥,洛阳人歌曰: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陇右地接羌戎,民俗尚武,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而氐羌之人,更是骁勇、善骑射。自西汉时起,大汉的精兵,便多由西北的六郡良家子充任,董卓亦是以六郡良家子被选为郎。综上所述,蜀汉国小力弱,缺乏优质兵源、战马,而陇右恰好具备弥补蜀汉这些短板的潜质,在这种情况下,诸葛亮做出平取陇右的战略决策,应该说是高瞻远瞩、十分正确的!

三、街亭不失,北伐能否成功

公元227年,诸葛亮提大军,北屯汉中。消息立刻传到魏明帝曹叡耳中,曹魏君臣很是兴奋,磨刀霍霍,准备教训诸葛亮,即议者以为“可因大发兵,就讨之”, 帝意亦然。可见魏军企图先发制人 ,一举歼灭驻汉中的蜀国主力,从而吞并蜀汉。但孙资认为褒斜谷道行军艰难 , 后勤 “费力广大 ”、“力役参倍 ”,又以曹操汉中之事规劝,魏明帝最终放弃了雄心勃勃的征讨计划, “分命大将据诸要险 ”。

公元228年,诸葛亮正式北伐。先派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吸引魏军主力;诸葛亮亲率大军出祁山,意图一举夺取陇右,魏南安、天水二郡应时降,但陇西、天水上邽城、广魏郡却据守不降,诸葛亮派兵攻城,不能攻下;诸葛亮派马谡为前锋,督王平、高详、李盛、张休、黄袭等分兵街亭,以拒曹魏关中军队来援,为诸葛亮平陇争取时间。

曹魏方面的应对:曹真督诸军屯褒斜谷口的郿县,以逸待劳;张郃位特进,遣督诸军,拒马谡于街亭;魏明帝亲镇长安;雍州刺史郭淮视察天水 、南安一带 , 忽闻诸葛亮大军来伐, 立刻弃天水郡治冀城而入上邽,固守待援;陇西郡太守游楚据城固守,并对蜀军说:“卿能断陇,使东兵不上,一月之中,则陇西吏人不攻自服,卿若不能,虚自疲弊耳”,后十馀日,诸军上陇,诸葛亮破走;徐邈为凉州刺史、持节领护羌校尉,陇右天水、南安二郡应诸葛亮反,徐邈派金城太守张恭等大破南安贼。

最终马谡违亮节度,舍城上山,与张郃大战,马谡军败,诸葛亮又闻偏军赵云部失利,遂尽迁西县人口回汉中,泪斩马谡谢罪。

马谡为什么不当道扎营?

街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前文已讲东汉初,隗嚣割据陇右,刘秀耿弇盖延等七将讨伐隗嚣,攻街亭不下,大败而回;后刘秀将来歙偷得街亭,隗嚣调大军围攻不下,又刘秀派大军上陇,隗嚣撤围退去。由此可知,假如街亭一地筑有坚城,并广有积粮,确实可据城坚守,纵敌人重兵来攻,亦无济于事!东汉隗嚣久有割据陇右之心,遂于街亭筑坚城、广积粮,欲凭此对抗刘秀!但自隗嚣至马谡,已经过200多年,街亭一地可还有坚城、积粮?绝对没有,自东汉羌乱、韩遂马超、夏侯渊平凉州史料,皆不见街亭有大城的记载。而且,假如此地有大城,曹魏军必会派重兵把守,如此马谡又怎能从魏军手中夺下街亭!

诸葛亮虽命马谡当道扎营,但大路上若无坚城可依,又岂能挡的住张郃统领的曹魏精兵!因此我认为,马谡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舍城上山的决定,并无过错!解放战争孟良崮战役中,张灵甫率整编74师固守孟良崮,以3万兵力对抗粟裕10万众,实行蒋介石“里应外合,中心开花”战略,因各路援军进攻不力,四天后张灵甫败亡。马谡、张灵甫之败,并非败在策略错误上,而是败在大局上。马谡以弱抗强,胜亦可喜,败亦可谅,诸葛亮北伐多败少胜,马谡一败而斩,公道何在?诸葛亮在《后出师表》中列举曹操败宛城、败赤壁、丧潼关、失汉中等过错,为自己开脱何能必胜?何能以不危定天下?可惜,马谡却无可自辩。

街亭不失,诸葛亮北伐能否成功?

诸葛亮要想平取陇右成功,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由赵云、邓芝军与曹真大部僵持不下,力保汉中不失;二是由马谡军占住街亭,击溃张郃魏军主力;三是诸葛亮想象的“天兵一到,群起响应”并未发生,陇右十郡只投降了两郡,诸葛亮必须有足够兵力攻破余下八郡。

其一,赵云、邓芝用疑兵计拖住曹真。曹真本统大军屯于谷口眉县,赵云、邓芝不会傻到出谷和曹真大战,但赵云、邓芝却失利而退,这只能是曹真率大兵进入了褒斜道,与赵云军发生战斗,并击溃了赵云军,如此汉中已危。不容诸葛亮不退兵。

其二,假如赵云、邓芝成功拖住曹真,保汉中不失。马谡能否挡住曹魏关中援军?事实上,自关中通往陇右的重要道路有两条,一条是马谡、张郃交战的陇山道;一条是自陈仓延渭水而上,到广魏郡治临渭县,再到天水郡上邽城,上邽城正守着这条水上交通线。可以说,关陇交通线一水一陆,分别由街亭、上邽两地控守。

马超奔汉中张鲁后,借兵还出祁山谋图天水郡 ,张郃督步骑五千在前,从陈仓狭道入陇右,夏侯渊自督粮从陇山道入,张郃增援天水郡即走的陈仓渭水道。诸葛亮兵临天水 ,郭淮立刻舍冀县而入上邽 ,并保住上邽东面的广魏郡,进而控制住陈仓渭水道,保证关陇信息、粮运畅通。后张郃攻打马谡,郭淮配合张郃,大败列柳城的蜀军高翔部,从而断马谡一臂,使马谡陷入孤军奋战的困境,终致大败,上邽之重,由此可见。

而且,假定街亭之战发生前,曹真便已打败赵云军;则马谡军和相持不下都不行,马谡必须大败张郃,才能强迫曹真自褒斜谷中回师救陇,否则就不能挽救大局,而这个要求对马谡军来说,明显不可能完成。

其三,诸葛亮能否攻破陇右诸郡。在历次北伐中,诸葛亮都没能攻下曹魏重城,首次北伐中的天水、南安二城乃是守军投降所得;而游楚的陇西、郭淮的上邽,诸葛亮都不能快速攻破;在第二次北伐中,诸葛亮率几万兵马围攻郝昭一千多人的陈仓,结果不克退兵。在街亭之战时,马谡、高翔等军守街亭,郭淮敢于不守上邽,前去攻打高翔军,反而诸葛亮屯军于西县、毫无作为,猜测诸葛亮屯军西县应是防备曹魏凉州刺史徐邈的河西军,及陇西、西平郡兵,蜀军兵少乃是致命缺陷。

诸葛亮北伐能否成功,并不取决于马谡能否守住街亭,而是取决于魏蜀综合国力的较量,诸葛亮无论是西上陇右,还是北出关中,都没取得太大战果,就是因为绝对实力差距过大,非人力、智谋所能弥补。在诸葛亮北伐过程中,蜀汉常取攻势,曹魏常为守势,给人一种蜀强魏弱的印象,但事实并非如此,兵法讲“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曹魏正是贯彻这一军事思想,从而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诸葛亮北伐的真正态势是,蜀弱而攻,魏强而守,无之奈何,千古悲歌!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