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湘军的重要首领​胡林翼和曾国藩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为什么说没有胡林翼 湘军难成气候?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08

胡林翼是湘军重要首领。湘军的建立与发展,不仅挽救了清政府,还挽救了中国传统文化,更是成就了一大批人才。世人只知道曾国藩左宗棠的功劳,而不知道胡林翼在曾、左之前。胡林翼的才学与能力,丝毫不逊色于曾国藩和左宗棠。

曾国藩和胡林翼都是湘军的领袖,但是他们却是两路人,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反差。最早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比较的,是他们的年轻朋友王闿运。王闿运说:曾起农家,胡称贵胄,诸所措置,曾不及胡,而同时名人希与胡接,由其少无边幅,又荒于学涉故也。使曾有胡材略,胡有曾声望,则豪俊效用,规模宏远。中兴之业实成自胡,而外议不知所由,或谤或谀,皆非事实。

这段话见于王闿运的《王志》。这段话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曾国藩的局面太小,他的气量、胆气太小,比不上胡林翼。胡林翼是一个贵家子弟,他的手眼要比曾国藩高一些,手段要老辣一些。如果胡林翼有曾国藩那样的名望,曾国藩有胡林翼那样的才干,这个江山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恐怕就是另外一个天下了。

其实曾国藩自己也对幕僚赵烈文说过,说“胡文忠做事有气魄”,总是批评我“军中保举不优,用财不泰,不足以鼓舞人才”,然后我接受了他的批评,“后来一切较宽于前”。也就是说,曾国藩胆气稍微放开一些了。

胡林翼一生的成功得力于权谋,而不是像曾国藩那样得力于理学修养。胡林翼熟谙封建官场之道,当人说人话,当鬼说鬼话,把他的顶头上司官文简直是玩弄于股掌之上。胡林翼首先是贿赂,每个月给予三千两银子供你挥霍;其次是笼络,让自己的老妈收官文的小老婆做义女,然后就在湖北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据说官文有一次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跟胡林翼写了封信,说按照大清律例,总督是可以管巡抚的,你该不该我管?胡林翼怎么说,胡林翼毫不退让,该用权术就用权术,该贿赂就贿赂,但是该出击就出击,该顶就顶,一下子把他打回去了。胡林翼说按照大清律例,总督要是受贿,要是不法的话,巡抚也有揭露的职责,我知道你接受谁谁谁的贿赂有多少,你说我该怎么办。官文这一下子不敢做声了。

胡林翼玩弄权术,当时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刚直不阿的彭玉麟,就看不惯胡林翼的这套手腕,说他不太正派。曾国藩马上为胡林翼说话,说胡林翼对我们湘军是从不来这一套的。确实,胡林翼用权谋,几乎从来都不是为了一己之私,他是一心一意为湘系军政集团谋发展的。为了他的大清朝,为了他的湘系军政集团,胡林翼是把命都搭上了的,在他50岁的时候,就活活累死了。因为胡林翼忠心耿耿,所以朝廷给他的谥号是“文忠”。

胡林翼的权术和为人,却是曾国藩做不来的。据王闿运的学生杨钧说,曾国藩有一次问自己的一帮幕僚和手下:“你们说说看,我可以和谁比?”有的说像张三,有的说像李四,曾国藩却说:“你们说的都不是。我啊,我一辈子就想做魏武帝,可惜我做不到!”这说明了什么呢? 我们看魏武帝曹操,一是一生都在用权术、用权谋; 二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大刀阔斧,敢作敢当。这两件事情曾国藩都做不来。

又有一次,曾国藩对自己的幕僚说:“孔门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我看在当今天下做事,还要增加一科,叫做什么科?叫绝无良心科。这个世道,太正直做不来事情,要那种昧着良心才能做事。”这应该是一种愤激之言,调戏之词,也是一句无奈的叹息。这两件事告诉我们,曾国藩做不来绝无良心,他做不来魏武帝。为什么呢,曾国藩是一个理学名臣,他顾及的是自己的名声,顾及的是自己的道德,顾及的是自己的文化传统。所以,大清国给曾国藩的谥号是“文正”。

还有两件事情,也能帮助我们看出曾国藩和胡林翼的不同。一是曾国荃围攻安庆,明摆着是抢头功,其他的部队都在为他清扫外围。曾国荃心知肚明,因此也学他的大哥,在写给别人的信中,一再自谦,说我这里都是孱兵弱将,顶多只能相持不败,不敢做立功之想。胡林翼看不下去,马上回信说“弥谦弥伪”,说谦让过头就是虚伪,你想立功有什么错!

二是曾国荃贪图大功,一口气冲到南京城下的时候,别人都为他捏着一把汗,认为他后路空虚,非常危险。胡林翼还是与众不同,又给曾国荃写信,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从前有两兄弟,哥哥是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管,为所欲为; 而弟弟呢,是循规蹈矩的,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什么事情都怕碰到黑煞神,生怕碰到灾星。这样,哥哥弟弟都太平无事。

后来弟弟想,我也懵懵懂懂一次看看,我也向哥哥学习,随心所欲,多痛快啊,我干吗要这么约束自己呢,干吗要这么循规蹈矩呢? 于是他也就不看皇历,也就这么懵懂而行,结果还真碰到了黑煞神。这个时候弟弟就说:“我哥哥经常这样,你这么不找他的麻烦? 怎么我一偶然这样,你就朝我来了呢?”这个黑煞神说:“我们这种人,怕就怕那种懵里懵懂的人。你太拘谨,当然撞到我的手上啦!”

胡林翼把这个故事说完,然后又给曾国荃写了几句话,大意是:“去吧!这个天下的事情,就是要懵里懵懂的人才干得出来,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也干不成!”这就是说他们两兄弟的不同,曾国藩这个人,确实在不少问题上前怕狼后怕虎,患得患失,四平八稳。胡林翼拿“懵懂兄弟”的故事来激励曾国荃,这件事好像不少人都知道。后来,曾国荃在湖北巡抚任内,弹劾顶头上司官文,闹得两败俱伤,李鸿章说了一句十分顽皮的话:“这也真的太懵懂了!”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曾胡二人性格不一样,作风不一样,战略战术也不一样。当曾国藩受命担任两江总督的时候,胡林翼建议曾国藩遵照朝廷“兼程前进、收复失地”的旨意,提议分兵奇袭,一出杭州,一出淮扬。也就是说,大胆用奇兵,出其不意地杀到江浙去,深入敌后,变被动为主动,打进敌人的地盘去。

但是曾国藩却是十二分的谨慎,你让我这么一万人部队,孤军深入,这会不会是飞蛾投火? 这会不会是以卵击石? 这会不会是有去无回、白白送死? 出其不意,出奇制胜,攻其必救,掌握主动,从这点看,胡林翼的胆气确实比曾国藩大得多。但是反过来说,曾国藩的稳重也是很有道理的。当时,真正能够担当此任的湘军将领,恐怕也很难找得出来。

江忠源、王錱、李续宾,有勇有谋,堪当大任,可惜都为国捐躯了;而且,江忠源、李续宾都是死在过于勇猛、过于冒进上,都是孤军深入,一去不回;曾国荃算是一个,但是围攻安庆,抽不开身; 鲍超有勇无谋,左宗棠谋勇兼备,但是此时刚刚出山,左家军还在筹议之中。

曾国藩实在不敢轻易派队深入太平军密集之地,因此不管朝廷如何督责,胡林翼如何激将,也不管吴中官绅如何吁救,曾国藩总是以不变应万变:牢守鄂、赣后方,先清皖南,次及皖北,次及吴越,以上游规取下游。现在看来,胡林翼追求的是将要获得的利益,曾国藩关注的是可能付出的代价。前者进取,但或者得不偿失;后者持重,则难免贻误战机。胡林翼之忠勇奋发与曾国藩之老成持重,形成了鲜明对照。

曾国藩对待外部人,也就是政敌或君长,或有用权术之处。比如他对王有龄之见死不救,对朝廷隐瞒李秀成供状的部分内容,显然都是权术。但是对自己的下属,他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贵权术”。首先是他自觉天性拙直,不擅长此道。他说:吾自信亦笃实人,只为阅历世途,饱更事变,略参些机权作用,把自家学坏了。实则作用万不如人,徒惹人笑,教人怀憾,何益之有?

就是说,我原本是一个老实人,没什么太多的心机。但是以前因为在官场上混,也学了些权术,结果把自己的心术学坏了,权术用得还不如别人好,往往会让人看出来,只让人笑话,有损无益。再者,曾国藩的人生哲学是“拙诚”。他认为“天下之至诚,可以胜天下之至伪。天下之至拙,可以胜天下之至巧。”拙诚效率可能一时不高,但是持久没有后患。

自己集团内部的人,是需要终生相处的,你用权术,早晚会被看得出来,有副作用。“若钩心斗角,相迎相距,则报复无已时耳。”如果大家都钩心斗角,进入恶性循环,那事情只能会越来越坏,对谁都不好。所以他说“驭将之道,最贵推诚,不贵权术”,要对同事、下属推心置腹。

曾国藩以“拙诚”为本,追求的无后患,而胡林翼以“权术”为用,注重的是高效率。胡林翼是以“济世补天”为志的人物。为了达到补天的目的,他机关算尽,手段用绝,需要用霸术的时候毫不犹豫。他曾经说过:“兼弱攻昧,取乱侮亡,言道学者疑之,而英君贤相之方略,实不外此…… 帝王驭世之微权,必取强桀之人,预为驾驭,为我用而不为人用。”

也就是说,强者生存,强者吞并压服弱者,这是天下不易之规律,那些所谓的圣君贤相,其实所作所为,就是以强欺弱,以大欺小。所以,一个人,一个国家,必须“自强”,这样不但可以避免为人所兼、所侮,而且还能够取、侮他人,达到成功。所以,做人谋事,要主动,要占据“为我用而不为人用”的先机。

胡林翼的王道霸道兼用,效率当然要高于曾国藩。但是任何权术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迹,因此也容易获“德薄”之讥。左宗棠称胡林翼“喜任术,善牢笼”。赵烈文在和曾国藩谈起三国人物时也说:“胡咏芝颇得古人家数。”哪些古人呢?显然是曹操孙权之流。曾国藩后来也曾以胡林翼为例告诫李鸿章不要常用权术:“闻渠于阁下不满处在‘权术’二字,昔年希庵不满于胡文忠,亦在此二字。”

但曾国藩对于胡林翼用权术颇能理解,曾国藩说,胡林翼的权术不同于平常官僚,因为驱动他权术的动力,是救天下的诚心:“唯诚之至,可救欺诈之穷”。他认为理学所讲的“诚笃”与世俗所需的“权术”,在胡林翼身上,通过“经世之志”有机地结合了起来。他说胡林翼虽“可入霸术一路”,但因为“进德”,所以由“霸术”一路转入救民济世的圣贤一路。

所以,胡林翼的霸术与曹操高下不同,结果也不同,仍不失为圣贤。这与胡林翼自己的权术的理解是一样的。胡氏的名言之一是“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同时,“术”与“术”不同。“术”不仅是欺诈、手腕、虚饰,有的时候,“术”更可以称为技巧,让“道”浸润人心的过程更为顺畅。胡林翼的“术”中,就包括他高超的沟通技巧。

要比较曾国藩、胡林翼的不同,我们可以对照看他两人的全集。王闿运说,我以前没有合看他俩的集子,以为曾优于胡,现在我才知道,胡林翼高不可及,“精神远胜涤公”,“曾不如胡”。这些话都写在王闿运光绪四年的日记中。对于曾、胡的异同,蔡锷也做过比较,蒋介石也做过比较。他们先后编有《曾胡治兵语录》,《增广曾胡治兵语录》。现在标点本的《曾国藩全集》和《胡林翼集》都出版了,我们可以从容比较。

我们前面说过,曾国藩在诗文选编方面下了很多的工夫,而胡林翼在这段时间他做的是什么呢? 他做的是《读史兵略》。曾国藩从军这么久,他没有写过《读史兵略》。当时曾国藩有《古文四象》,有《论文要略》,这说明他身上还是有一种儒臣理学文人气派。而胡林翼是京官外放,分到贵州一个穷省,在一个穷地方当知府,从基层一步一步做起来的。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他是在一个偏远的贫穷的地区,从基层地方官做起来的。他目睹民生艰苦,时局危难。

所以,胡林翼反省早年的一些过于放荡的地方,比曾国藩更早地进入了作为地方官的角色。胡林翼的一个幕僚,编过《胡文忠公抚鄂记》,民国期间还有人编过《曾胡批牍》,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胡林翼大量的批牍。从这些批牍来看,胡林翼的公文,比曾国藩要用心得多。胡林翼治理湖北,比曾国藩治理两江,成果也要大一些。

曾国藩是一个京官起家,翰林官起家,是一个农家子弟起家,所以他在遇到大是大非的时候可以保证自己的名节,但是到关系家庭利益、集团利益的时候,往往会比胡林翼要多一些私心。胡林翼的心胸要大一点,手段要直一点。曾国藩有时候有一点算计,这是因为曾国藩是从一个农家子弟起步的,他对自己得到的这一点家族利益、集团利益,看得比胡林翼要重一些。

而胡林翼早年是一个贵族公子,父亲就是一个朝廷高官,后来又做了两江总督陶澍的女婿,受到过陶澍、林则徐等人的熏陶,所以他遇到大事,看得破,拿得起,放得下。胡林翼去世时年仅五十岁,主政湖北七年。这七年,湖北无岁无兵事,但他在萑苻遍地、兵连祸结之秋,苦心经营,缔造支持,将“糜烂众弃之鄂”变为“富强可宗之鄂”,使湖北能够匡维全局,成为镇压太平军的重要基地。

由此可见他的确如《清史稿》所评价的那样,长于综核,干济冠时。而“中外论者服公治行才望,相与欷歔慨叹,佥谓有清中兴之业,实基自公”,也是实事求是之论。

为何说没有胡林翼 湘军难成气候?

首先,胡林翼性格稳重乐观,交友也十分广泛,湘军的团结得益于他的居中调解。湘军核心曾国藩虽官位甚高,但为人保守,不敢冒险,一遇挫折容易产生消极情绪。胡林翼长期任官于地方,比起曾国藩而言,官位品阶略低但遇事却临危不乱。湘军多次在挫折中重生,不无胡林翼精神疗法之功。

湘军的领袖,诸如曾国藩、左宗棠等人都是儒生出身,文人相轻习气较重,加之湖南人性格较为执拗,意见相左的事情,很是常见。胡林翼与曾国藩和左宗棠交情都很好,二人出生矛盾时,每每依赖于胡林翼居中调和。胡氏一死,曾、左矛盾放大,直至分道扬镳。故而《清史稿》评价胡林翼“使无其人,则曾国藩、左宗棠诸人失所匡扶凭藉,其成功且较难。”

其次,胡林翼深谙官场之道,为人较为圆滑,不惜牺牲自己名气为湘军争取强援。胡林翼就任湖北巡抚后,多为湘军谋划和贡献,而如要全力援助湘军,则必须得湖广总督官文的支持。官文是满人,为人无甚才华,且较为贪婪,官名也较差。但胡林翼主动示好官文,不仅以金钱孝敬官文,更是不惜自降名声,用讨好官文宠妾的方式争取官文支持。本是用以钳制胡林翼、监视湘军基地的官文,成为了胡林翼的盟友。此后,湖广之地,成为湘军最可靠的后方之地,官文也多次在湘军受到质疑时,上疏力保曾国藩和他的湘军。

再者,胡林翼经世才能突出,聚财更是厉害。俗语云,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对于行军打仗而言最关键的就是钱粮问题了。湘军是一支饷银很高的军队,军队人数也高达数十万,每月需要的饷银极为庞大。但胡林翼在湖北励精图治,竭力筹饷,每月都力保湘军所需到位。沈卓然评价说“且于课厘馈饷,擘画尽善,遂使当时诸军无饥馁之扰,克奏中兴之业。由此而论,允推功首。”

1861年,胡林翼积劳成疾而死,此时湘军已经享誉天下,太平天国也日落西山。胡林翼可以说是没有遗憾的逝去,但假使没有胡林翼,湘军或许难以成功吧。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