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盘点晚清重臣那些绰号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7-10

曾国藩:绰号“曾剃头”

曾国藩虽然是个文人,但是他的一贯的理念却是:治乱世的前提是除暴安良。所谓积玩之后,振之以猛;但愿良民有安生之日,即身得残忍严酷之名亦不敢辞……曾国藩在长沙开审案局,杀了太多的所谓湖南“土匪”,为他博得了“曾剃头”的绰号,但也稳住了湖南的局面。

(曾国藩.1811.11.26-1872.3.12.,汉族,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宗圣曾子七十世孙。中国近代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网络图)

1852 年(咸丰二年),曾国藩到长沙办团练,在城中鱼塘口设立行辕。为了祭帅旗,命人抓两个匪徒来。那些手下无法在短时间内捉到“匪徒”,就抓了两个乞丐充数。

曾国藩为了树威,不免滥杀无辜。当时湖南地区会党很多,长沙更是重灾区。会党原是城乡无业游民、手工业者和社会黑恶势力组建的一种民间秘密组织。

这种组织,刚开始的时候是没有政治方向,只求结党自保。为了生存和发展,在不良头目的带领下,常有杀人越货、绑架盗窃之事发生。自从太平军入湘,会党开始活跃,有的公开投向太平军,如天地会的大部分成员加入了太平军。

这引起曾国藩的极度恐慌,担心会党毁了他的功业,于是痛下决心,将清查会党当作第一要务,“严刑峻法,痛加诛戮”。

在几个月内,杀了200多个人,很多人不满曾国藩的所作所为,说他滥杀,太过分了。曾国藩信奉乱世就要用重典,只要长沙的治安、湖南的治安好了,哪怕大家说我曾国藩是“武健惨酷”,我也认了。

曾国藩此举令上下震恐,一时“曾剃头”之名广为传播,他的家乡荷叶塘有民谚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怕万一,就怕宽一(宽一即曾国藩小名)。”他的门生李瀚章,时任益阳县令,见其杀戮过甚,曾写信给他,劝他“广施仁义,缓于刑法”,被斥之为“书生之论”。

左宗棠:绰号“左骡子”

左宗棠不仅军功赫赫,而且治家有方。左氏一族,在清末乱世出了不少治国能臣,而后代良医辈出,清白家风令后世称道。

(左宗棠1812.11.10.—1885.9.5,汉族,字季高,一字朴存,号湘上农人。晚清重臣,军事家、政治家、著名湘军将领,洋务派首领。网络图)

据说左宗棠一生因为刚直不阿,所以得了个绰号“左骡子”。

早在长沙幕府期间,永州总兵樊燮贪赃枉法,又自恃是满人兼湖广总督官文的亲戚,咆哮公堂,根本不把左宗棠放在眼里。

左宗棠大义凛然地喝斥:“纨绔子弟,国之硕鼠,有何面目见尔列祖列宗?”

官文把他的话篡改为“八旗子弟,国之硕鼠”,说他“头上有反骨”,上书给咸丰皇帝。皇帝下旨“就地正法”。好在大臣中有人力保,左宗棠才免去死罪。

他与晚清首富胡雪岩交往颇深,胡雪岩为左宗棠筹措粮饷,左宗棠任命胡为军中总理粮台,还保荐他为候补道,后来更奏请慈禧,给胡加授布政使衔,赏穿黄马褂。胡雪岩成为显赫一时的红顶商人。左宗棠在东南用兵顺利,又在西北连战连捷,在财政上得益于胡雪岩支持。两人可谓典型的官商合作。

朝臣中,当然有人信这样合作不谋私利,就上奏朝廷是左宗棠贪污。

但清政府调查却发现:胡雪岩的财力支持,为左宗棠的军事行动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左宗棠一身清白。

慈禧太后非常高兴,立即对满朝官员下了一道口谕:三十年不准参奏左宗棠。

左宗棠曾写信教导儿子:“读书要目到、口到、心到。”“读书做人,先要立志,想古来圣贤豪杰是我这般年纪时,是何气象?是何学问?是何才干?我现在哪一件可以比他?”

1866年 (同治五年),左宗棠四子均已长大成人。左宗棠为左氏家塾写下一联:“要大门闾,积德累善;是好子弟,耕田读书。”他本人的表率作用,对子女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当时人们称赞说:“公(指左宗棠)立身不苟,家教甚严。

左宗棠的儿子中,只有四子左孝同在军中当过较大的官,甲午战争时,曾在辽宁边关统帅吴大澂的军中任总办营务。战后,左孝同就退出了军队。

李鸿章:绰号“李大架子”

洋人说到大清国总绕不开李鸿章。1896年,李鸿章欧美八国行,《纽约时报》日夜跟踪,天天报道,可谓世界级明星的待遇。庚子事变,李鸿章以一人当十一国,更是成为各国报纸版面的头条。

李鸿章身高4575px,在当时普遍缺少营养的大清国里可以说是鹤立鸡群。

(李鸿章1823.2.15—1901.11.7,晚清名臣,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安徽合肥人,世人多尊称李中堂,亦称李合肥,本名章铜,字渐甫或子黻,号少荃,晚年自号仪叟,别号省心,谥文忠。网络图)

当时大清国在国际上并不“高大”,但是有着高大身躯的李鸿章却能给傲慢的英国人一个先“身”夺人的印象。濮兰德在《李鸿章》里记载了74岁的李鸿章在一个英国人眼里的形象:“我从议院出来时,突然与李鸿章打了个照面,他正被人领入听取辩论。他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身材奇高、容貌仁慈的异乡人。他的蓝色长袍光彩夺目,步伐和举止端庄,向他看到的每个人投以感激优雅的微笑。”

1892年,英国寇松勋爵曾来华旅行,记述了会见李鸿章的场景,并称这是他“毕生最美好的回忆”。写道:“有六英尺多高,身着灰色丝长袍,戴黑丝帽,很有威仪。”,“唇上的大胡子将嘴巴遮住一半,下巴上也留着中国式胡须。头发是正在变白的深灰色。”(英国寇松《远东问题:日本、朝鲜和中国》)

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对李鸿章没有好感,曾记载“他看上去就是个伪善的家伙,穿着一双厚底缎面朝靴,站着的时候,身高在6英尺4英寸以上。他中过一次风,这使他的脸有一部分不能动弹,于是看上去总是面带微笑——一个危险的男人却有着一张纯洁的笑脸。因为这时候已经很热,李鸿章戴着一顶篾底纱面的帽子,颇似灯罩,一只孔雀翎被一根缅甸翡翠做的管子紧紧扣住。他的袍子外面罩着一件丝绸补褂,朝服的两侧各开着一个口子,这样以便于骑马,前后补子则依照他的官品而绣着白鹤,这是文一品的标志。补褂的外面,齐腰系着一根皮制腰带,上面挂着钱包和一些小袋,袋子里装着他的扇子、鼻烟,以及诸如此类。”

张之洞:绰号“张矮子”

张之洞个子很矮,长得又不帅,很多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据说他接任湖广总督之初,就有一个商人画家拿他开涮。这个商人画了一幅题为“三矮奇闻”的水彩画,画上的三个矮子分别是张之洞和后来的湖北布政使瞿廷韶及巡警道冯绍祝。

(张之洞1837.9.2-1909.10.4,号香涛,又号壹公、无竞居士,晚年自号抱冰。网络图)

瞿廷韶也以瘦小著称,冯绍祝绰号叫“冯矮子”,这三个人组合在一起,真的称得上是三矮奇闻。这幅画展出后,一时轰动武昌。

张之洞听闻,只是付之一笑,随即叫僚属买下那幅画。

如果换作别的官员,早就把那画家拷打得皮开肉绽了 ,然后告他侵犯形象和名誉权,趁机捞一笔,可张之洞竟然掏银子埋单!(号:songshugonghui)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22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