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红楼梦:袭人晴雯同为宝玉的丫鬟,她们为什么互相攻击?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7-10

《红楼梦》中所写的荣国府、宁国府中的男子中,贾赦、贾珍都妻妾成群,贾政也有一妻二妾,就连年轻夭亡的贾珠先前屋里也有两个,这是因为父母怕他们在没有结婚娶妻之前,由于青春茂盛,荷尔蒙激增,突然对女人产生兴趣,难免一时没有人“伺候”,一时耐不住寂寞,经不起诱惑,会出去眠花宿柳,染上性病,甚至糟蹋了身子,所以贾府的规矩是:在爷们长大之前,就及早的放几个年龄稍大的漂亮丫鬟到爷们屋里,在照料爷们的日常出行起居之余,随时接受爷们的性引导和性发泄。袭人和晴雯就是贾母出于这种考虑才被刻意安排到即将长大的贾宝玉的房里去的。

袭人原名珍珠,小时因家里没有饭吃,父母快要饿死了,才把她卖给贾府做丫环。她一开始负责服侍贾母,后来服侍了史湘云一段时间。因贾母“恐宝玉之婢不中使”,又把她给了宝玉,宝玉把她改名为“袭人”。给了宝玉,就是让自己“伺候”宝玉,对于这一点,年龄稍长、渐通人事的袭人是心领神会的,所以当宝玉第一次有“性需求”的时候,强拉袭人想做爱,袭人没有拒绝,也不能拒绝。

晴雯十岁的时候,被荣府的管家赖大买去做丫头,后来因为贾母喜欢,赖大就象礼物一般把晴雯孝敬给了贾母。贾母看晴雯“甚好”,尤其“模样、爽利、言语、针线”更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于是把晴雯派到宝玉房中,以便“给宝玉使唤”,将来宝玉大了,晴雯还可以做个“美妾”,以此来收住宝玉的心。

对于贾母的这种安排,袭人和晴雯都是心知肚明的:今天的丫鬟,就是明天的“姨娘”,是以后的“半个主子”。袭人和晴雯是几乎同时被贾母安排到宝玉的屋里,她们一个贤慧沉重,一个貌美聪慧,一个“性儿好”,一个“模样俊”,按照常理她们两个都有条件,也都有机会成为宝玉日后的“眼前人”,成为宝玉的“妾”。所不同的是,在通往“姨娘”的道路上,她们所凭借的优势和所采取的措施有所不同。

袭人最大的优势在于她的贤慧。第七十八回中,王夫人向贾母称赞她“性情和顺,举止沉重,行事大方,心地老实”,她的所做所为合乎当时封建社会的妇德标准和礼法要求。她服侍谁,她的心里便只有谁。她不时规劝宝玉要读书博取功名。袭人的模样一般偏上,她细挑身子,容长脸儿,虽然比不上晴雯,但是“放在屋里,也算是一、二等的了”。

晴雯的优势主要在于她的美貌。第七十四回中,平日最恨晴雯的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言时说:“宝玉屋里的晴雯,杖着她生的模样比人标致些”,王夫人听了王善保家的话之后就想起来了,是“水蛇腰,削肩膀”,这个“水蛇腰削肩膀”就是那个时代美丽女性的标准体形,在王夫人把病重的晴雯叫到眼前的时候,在王夫人的眼中,晴雯是个“病西施”。

袭人素有想“争荣夸耀之心”,于是采取了“性爱强攻”和“欲扬先抑”的手段,先是在晴雯之前,就抓住机会和宝玉发生了“性关系”,让宝玉作为男人第一次尝试到了“云雨情”的美妙感受,使宝玉对她“更与别人不同”。其后,在宝玉对她产生“性依赖”后,便借故说要离开贾府,惹得宝玉“内心越发急了”,继而“泪痕满面”,直至逼着宝玉说出了用“八人轿”让她坐的话来。宝玉挨打后,她乘机在王夫人面前进言,大谈宝玉“男女不分”,建议“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吓得王夫人“如雷轰电掣的一般”。袭人因此取得了王夫人的宠信,王夫人暗地里把她升为“准姨娘”。之后,袭人“越发自尊自重”起来,逐渐与宝玉疏远起来,“总不与宝玉同房”,一心盼着宝玉赶快长大,盘算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名正言顺的获得“姨娘”的地位。

与袭人相比,晴雯在争夺“姨娘”的道路上,则显得有些不急不躁,胸有成竹。晴雯因为貌美,“色色比人强”,所以王夫人在“三年前就留心”,在选择宝玉“眼前人”的问题上,“先只取中了她”。此外,晴雯聪明智慧、高傲泼辣,深得宝玉的重用和赏识。可以说在怡红院的大丫鬟中,宝玉最信任的是晴雯。凡是他和黛玉私下传情的事情,都是差遣晴雯去办理,晴雯也深深理解宝黛的感情,传话送物爽朗飒利。有一次,宝玉在病中惦念黛玉,怕黛玉忧伤,想给黛玉借送旧手帕之名给黛玉传话,就是趁袭人等其他人都出去后,悄悄的、偷偷的让晴雯送去的。晴雯的貌美有目共睹,手工出类拔萃,为人疾恶如仇,办事颇受信任,这些优点都是她能够与袭人相抗衡,并且日后能够顺利晋升为“姨娘”的有利条件。

对于宝玉和袭人偷偷摸摸的性爱关系,晴雯早就识破,只是为了维护宝玉尊严没有揭发出来而已。对袭人被王夫人暗许做宝玉的妾,晴雯是羡慕的、不满的,甚至是嫉妒的。心直口快的晴雯敢恨、敢说、敢骂,在她跌了扇子而顶撞宝玉的时候,袭人劝解,忍无可忍的晴雯就借机连讽带刺回敬了袭人:“自古以来,就是你一个人伏侍爷的,我们原没伏侍过。因为你伏侍的好,昨日才挨窝心脚,我们不会伏侍的,到明儿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袭人听了这话,又是恼,又是愧,待要说几句话,又见宝玉已经气的黄了脸,少不得自己忍了性子,推晴雯道:“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晴雯听他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他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几句话说得袭人好生没趣,羞的脸紫胀起来。这是晴雯唯一一次在宝玉面前公开对袭人的“攻击”。第一句明显带有嘲笑的语气,很有些落井下石的意思;第二句则醋意蒸发、火药味十足,晴雯抓住了袭人说的“我们”二字,不仅揭发了袭人和宝玉偷偷摸摸干的那点“性事”,甚至对袭人凭借这些事就自上台阶,抬高自己的地位,与主子宝玉卿卿我我的得意言词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攻击。

对于晴雯的讽刺、侮辱和攻击,袭人的心里很不好受。但是为了维护自己“贤良”的名声,她选择了暂时的沉默。袭人知道,晴雯因为“生得好些”,一定会有很多有野心的人会妒忌她;因为“是块爆炭”,眼里容不下沙子,肯定会得罪一些人;因为“心比天高”,既不甘心做奴才,又瞧不起别的奴才,势必遭到别人的谗言。晴雯的这些“优点”,正是她自取灭亡的“缺点”,自己根本用不着费吹灰之力就能收渔翁之利,犯不着为了对付晴雯而损坏了在整个贾府尤其是在王夫人心目中的形象,所以袭人不是不想攻击晴雯,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果然不出袭人预料,晴雯因为种种“劣迹”,得罪了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赵姨娘、宋妈等一部分在贾府“很有体面”的老婆子,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再三数落晴雯的不是,导致了晴雯在病中被逐,最终含屈夭寿而亡。

晴雯被逐后,宝玉曾一度认为是袭人告的状,挖苦袭人“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并以“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表达了对晴雯的惋惜、同情和眷恋。袭人听了宝玉的这些“痴话”以后,又笑又气,因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此时的晴雯已经是重病在身,加上“四五天水米不沾”,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最主要的是,晴雯的被逐是贾府的实际掌权人王夫人一手拍板决定的,就连素日对晴雯非常喜欢的贾母也没有办法留下,更不用说是宝玉了,也就是说晴雯已经没有重返贾府回到宝玉身边的任何可能了。自己的强劲竞争对手被排斥出局,这是令袭人欣喜若狂的喜讯。在这个时候,宝玉居然还是对她念念不忘,眷眷不舍,这让一只脚已经踏上“姨娘”位置的袭人有些很不自在,愤恨之余竟然卸下了“至善至贤”的伪装,对遭遇不幸的晴雯进行了“攻击”,骂晴雯“是个什么东西 ”,是个“不正经”的人,并借机向宝玉施加压力,向宝玉灌输自己才是晋升“姨娘”第一“次序”,第一人选,只有她才能担任“第一姨娘”。

“姨娘”的地位在贾府看来并不算高,甚至非常可怜,比如像赵姨娘,在王夫人面前不过是个奴才,对于王夫人的训斥根本就不敢出声,更不用说是顶嘴了。但是作为宝玉的妾,情形要好很多,除了宝玉对“女儿”的特殊感情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将来由谁担任宝玉的正妻的问题上,

袭人和晴雯都认定“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了”。黛玉没有管理持家的能力,身体从小就有病,而且越来越重,即使宝玉娶了黛玉,黛玉也会早亡,很有可能就会从姨娘的队伍中选拔一位接替黛玉成为正妻,将来能够像王夫人、凤姐那样担任贾府事务的管理者,这才是“素有争强之心”的袭人和“心比天高”的晴雯,为更多“第一姨娘”的位置而明争暗斗、相互攻击的主要原因。(刘秉光)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21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