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民国帮会的生意之道(三)

分类:历史解密 2021-12-28

传统的帮会生意,有着天然的缺陷,非法和缺德。政局的稳定以及国民党的干预,都使得帮会在赚钱上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毫无顾忌什么活都干。帮会大佬跻身社会上层的打算,也让他们有所收敛,并且他们发现投资金融、工商业似乎也很来钱。随着民国的踏步前进,帮会在做生意上又跟着与时俱进了一把。

生意人都想赚钱,没有人想做亏本的买卖,可市场有风险,不是谁能说了算的。但这一点,在帮会这里就是个坎,市场上的那一套规矩,他们不懂,也不想弄明白。帮会传统的买卖,基本上是受政治因素的制约,和市场没多大关系,如果没有把握做成,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

所以,帮会还是习惯用过去的思维方式,去经营新的生意,他们认为光靠拳头这一招,就能吃遍天下。只不过,很多事情,想法是一个层次,事实上又是另外一个层次。

刚开始,帮会插手工商业,多是别人主动找上门,求他们帮忙罩着点,作为回报,通常会给帮会大佬安排个虚职,当然,手续费不能少。青帮在上海非常典型,黄金荣、杜月笙身上有那么多头衔,大多数都是这么得来,光是这些月俸,也是相当可观的收入。

慢慢地,青帮把收保护费的那一套也搬到了这上面,只不过更加冠冕堂皇一些,名曰投资实业,谁都知道,他们是只进不出。那帮老头子就不能惯着,你一服软,他们顺着杆子就往上爬,你给,他们收着,不给,他们就抢。青帮是两只手一起伸进来的,一面保护资本家免受不必要的骚扰,一面又去抢他们的生意,插手近代实业。

银行业,是青帮老头子乐于投资的一个项目,因为他们手上有钱,放在银行里吃分红比把大洋摞在家里要合算得多,并且涉足其他企业也要有资金支持,从这里下手是惯用套路。

刚开始,黄金荣对银行倒有些不放心,他一向喜欢稳稳当当,别人都是从赚钱的角度看待,而他则是以亏钱作为出发点进行衡量,反正他横看竖看,银行都不像能挣大钱的样子,还是杜月笙的鼓动,才勉强意思一下。在这方面,杜月笙明显就看得比较远。

银行家一般也比较硬气,他们关系广,政商两界要都转得开才能吃这碗饭,帮会想伸手也不是很容易。杜月笙和浙江兴业银行总经理徐新六、交通银行的总经理唐寿民和上海商业银行总经理陈光甫,都是朋友,业务上常有往来,对他们自然客气些,帮会那套欺负人的手段,杜月笙通常不会用在他们身上。而帮会跨入近代企业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杜月笙开银行。

中汇银行于1929年3月开张,杜月笙任董事长,银行由他一手操持起来,但实际上,经营管理的琐事都由杜月笙的一个门徒徐懋棠负责。徐懋棠同时也是大英银行的买办,对银行这方面的业务门清。别看他是个买办,徐懋棠可不是一般人物,也就杜月笙这个级别的才能请得动他。

他不但自己有本事,关键还有一个有钱的爹,上海纺织业的龙头老大,号称“棉纱大王”的徐庆云就是他父亲。给杜月笙帮忙,纯粹是冲着面子去的。当初,徐庆云突然去世,留下巨额遗产,徐庆云的小老婆想要和徐懋棠分割遗产,最后还是杜月笙出面摆平,徐懋棠才得以全部继承他老爹两千多万的财产。

杜月笙有事,招呼一下,徐懋棠自然跑过来排忧解难,虽然他本人并不是很乐意。按理来说,中汇银行既有帮会背景,又有业务精英把关,生意肯定不会差。再说,赔本的买卖,杜月笙也不会干。可是,中汇银行刚开张的前两年,却是萎靡不振,账面上的业务只能凑合,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来钱。

其实,并不是中汇银行不赚钱,主要是正规银行开展的业务,它压根就不怎么做,全把心思放在了洗黑钱上。中汇银行在杜月笙这里的主要功能,就是帮他把赌场和鸦片赚来的钱过一遍,洗干净,同时,给租界或是国民党高官行贿时也方便。像银行的一些常规业务,杜月笙不是很热心,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说起来,中汇银行算是杜月笙走入上流社会的新起点,即使他依然做的是不合法的买卖。

投资近代工商业和金融业,青帮老头子近水楼台,在上海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他们哪会放着这个便宜不占。

青帮的生意也因此逐渐转型,至少有了合法的外衣,然而换汤不换药,也是他们的老把戏了。毕竟董事长、总经理之类的称呼,让人听起来顺耳多了,青帮大佬们在经过经济上的漂白之后,才真正有种上流人士的感觉,要不,杜月笙总是变着法的往里面挤。

不过,真正对这方面感兴趣的除了杜月笙几个人之外,不算太多,大部分帮会大佬还是习惯过去的一套谋生本领,即使脚往实业里面跨了几步,也还是老样子。从他们插手企业经营的手段就可以看得出来,一旦遇到难题,首先想到的依旧是帮会惯用的伎俩,恐吓、威胁,以多欺少。

杜月笙算是其中比较地道的,先来文的,不行才动武。张啸林当年做棉纱股票的时候,为了弥补自己的亏空,直接要求交易所停止交易,什么市场,都只是他赚钱的手段而已。

更要命的是,他们在市场里混,却仍旧使用帮会打击对手的那套手段,这就太伤人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还不能吭声,只能强忍着情绪陪他们继续玩下去。

所以说,上海的资本家,如果和帮会没有往来,却仍然能够坚挺地活下来,那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原因,他们有个更硬的后台,譬如背后站着国民党或是外国人。

帮会的生意,在二三十年代做的风生水起,有了大洋撑腰,底气也足了,在和国民党的交往中,不仅满足他们的要求,帮会也会为自个的利益而拍桌子、摔板凳。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8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