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看过这些小段子,就知道晚清为啥不可救药

分类:历史解密 2021-11-14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光绪年间户部尚书立山,与李莲英号称知交,一度深得慈禧宠信,与光绪帝也交情甚笃,太后皇上面前,都是少有吃得开的人物。官场朋友也多,每次寿宴都贺客云集,包括李鸿章翁同龢左宗棠这类大佬,见他也是客客气气,轻易不敢开罪。

日常兴趣广泛,喜好青楼渔色,也爱梨园听曲,八大胡同里不少红颜知己,戏班子里更好些知音名角,京城内外,出名的倜傥风流。

但风流多了,终于招祸,由于和光绪帝堂兄载澜争一妓女,从而结下怨仇。而后庚子事变升级,立山大事不糊涂,反对慈禧盲目宣战,被载澜添油加醋告刁状,结果被捆于马下,活活拖拽而死。

噩耗传来,昔日立山的同僚好友,一下全能躲就躲。却只有名伶路三宝站出来,带着酒肉去西市祭奠,甚至趴在街上,用舌头舔立山的血迹。此情此景,见者纷纷垂泪。以梁启超的感慨:满朝文武官员,都不如一个戏子。

5, 难得硬一回

慈禧太后当权近半世纪,给后世最大印象,就是对外妥协软弱。其实老太后也不是没有硬气的时候,比如对朝鲜。

光绪八年,朝鲜发生空前的反华暴乱,随即被袁世凯平定。暴乱始作俑者——朝鲜高宗之父李罡应也被抓了俘虏押到北京。

这下慈禧可来了精神,逮住李罡应狠命撒火。于是可怜的李罡应被囚禁在保定,饶是朝鲜国王多次遣使请求,请托送礼表忠心,可慈禧却硬不松口放人。

最后连光绪的亲爹,醇亲王奕譞都看不下去,答应朝鲜国王请求,跑来给李罡应说情,谁知慈禧微笑着一句话,就把奕譞吓趴下:“我哪里不原谅这李罡应,我是怕有人因为儿子做了皇帝,就敢肆意妄为!”

奕譞这才知道,慈禧原来是借着李罡应的事,来敲打他自己呢。立刻慌不迭的表忠心,从此终生夹着尾巴做人。而就为这场敲打,李罡应就活活在保定吃了十年牢饭。

6, 千万别玩命

甲午战前,日本自家心里也没底,明末抗倭援朝的教训太惨,开战前反对声极大,以至于这场赌国运的战争,还是伊藤博文之流使尽手段,才勉强上马开打。

可日本从何事起开始蔑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起因却是甲午战争期间,淮军统领卫汝贵的一封家书。

当时卫妻牵挂丈夫,写信送到前线,信中情意绵绵:宜自颐养,且春秋高,望善自为计,勿当前敌。也就是老公您岁数大了,家里不缺钱,千万别玩命,打仗能跑就跑。

卫汝贵也确实“不负妻望”,一开打就撒丫子跑,而且是七天狂奔了三百里,日军武士道精神鼓舞着猛追都没追上,却把卫统领这深情款款的家书缴获了。日本人兴冲冲传阅,谁看谁笑趴,战后更登在报纸上,随后又成了日本小学课本的指定课文,真个好好给大清扬了名。

而跑得比日本人还快的卫汝贵,虽有老上司李鸿章卖力说情,却还是死罪难逃,最终被斩于菜市口。

1933年中日喜峰口血战,西北军大刀队浴血奋战,力挫日本关东军。日本媒体惊呼“自明治大帝造兵未有如此败”。一败退回来的日本军官检讨:我以为中国兵都是课本上卫汝贵那样的,大意了大意了。

7, 宫里听得到

晚清最涨“信心”的一件事,当属庚子年间,慈禧太后愤然宣战西方列强,派重兵出击,攻打京城各国使馆。

这看似激动人心的任务,就落到了张怀芝身上。

这位当时的清军山炮队领官,是北洋系从奴隶做到将军的军事奇人。虽说出身低却绝不笨,知道打洋人使馆不是闹着玩,打不打必须考虑清楚。于是冒着抗旨风险,硬是推迟发动进攻,跑去找军机大臣荣禄请示。

▵荣禄

谁知荣禄老奸巨猾,就是不肯表态。张怀芝这下来了倔劲,干脆赖在荣禄府上不走,把荣禄实在缠得烦了,这才暗示了一句:横竖炮声一响,宫里是听得到的。

张怀芝果然心领神会,立刻将炮位挪动,冲着空地猛轰,整晚炮声隆隆,一颗都没打着使馆。

够机灵的张怀芝,也就在庚子国难结束后,由于放空炮有功,得以飞黄腾达,升任标统。

以慈禧的话说:我要真想跟洋人翻脸,难道还能一个使馆都打不下来?

8, 慰亭获我心

每次慈禧过整寿,都是官员们的苦日,送礼成了烧脑难题。

等到慈禧七十大寿时,举国官员争相献礼,各色奇珍异宝扎堆。却唯独一向乖巧的直隶总督袁世凯沉得住气,硬撑着先不送。

袁世凯

直到慈禧巡视寿礼,看了一圈玩意,却是毫无喜色,反而望着墙壁痴痴发愣。早买通慈禧身边太监的袁世凯得到消息,立刻心领神会,第二天就送来装裱好的若干名画,果然把慈禧哄得高兴,止不住的称赞:慰亭(袁世凯)实获我心!

后来袁世凯的好友徐世昌给算一笔账:各级督抚送的礼,就算把收买太监的钱算进去,也就属袁世凯花钱最少,反而受表彰最多。多年后徐世昌给亲信钱能训感叹:这就是枭雄啊!

9, 西洋春宫画

丁日昌,清末政治家,同时也是清末藏书大家,特知名的事,就是常利用职务便利收书,仅在江苏巡抚任上,就累积收书四万多卷,还被上海陆家举报巧取豪夺。但不管怎样,他的“百兰山馆”,藏书十万多卷,为保护古典文化贡献不小。

但他当年另一知名事,却是扫黄。一边卖力收书,一边卖力扫书。连《水浒传》和《红楼梦》都被他列为黄书,统统都要查禁。以丁日昌的说法,《红楼梦》写男女恋爱,虽然没有过分词语,但好比强盗打劫不用家伙,实在是更加可恶。这番大动作,成了当时新闻。

同僚刘铭传却看不下去了,一次二人争论,丁日昌骂刘铭传不检点,刘铭传忍无可忍,当场揭了丁日昌老底:当年你在我军营混的时候,为了让人帮你说好话,整天弄来西洋春宫画到处送人,现在全忘干净了?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7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