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清朝第一个短命皇帝:他的出现,意味着大清帝国气数已尽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8-24

咸丰十一年(1861年),六岁的载淳登基,改明年为同治元年。同治同治十二年(1873年)亲政,同治十三年(1874年)驾崩,活了十八年。他是清朝第一个短命皇帝,也是清朝第一个没有掌握过实权的皇帝,同时也是清朝第一个没有子女的皇帝,他的出现,似乎就意味着大清帝国气数已尽。

被遥控的憋屈皇帝

同治十三年(1875 年)十二月初五傍晚(17—19 点),夜色从天际慢慢蔓延过来,如薄雾般笼罩在京城上空。寒风刀子一样刺骨,让万物在天地间瑟瑟颤抖。一个比寒风还要刺骨的消息,从养心殿东暖阁传了出来,同治皇帝死了。

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因为同治时年只有十九岁。同治之死,使他成为清代历史上最短命的皇帝。

去年正月二十六日,慈禧很不情愿地将权力交给儿子,十八岁的同治皇帝开始亲政。然而,当官当久了,习惯了呼来喝去,一旦离开万众瞩目的焦点,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心里空落落的,不知要飘向何方。慈禧形式上虽然退居二线,却依然紧捏着遥控器,掌握着同治的一言一行。

亲政却不亲权的感觉,让年轻的同治无比厌恶。任何一个一把手都无法忍受被人操纵,何况他还算是个逆反心理较重的大孩子。

十二年(1874 年)九月,他发了一道命令,让总管内务府大臣,兴修圆明园工程。由于工程耗资巨大,而国库又极度空虚,奕訢带头表示反对,同治一怒之下差点将他和奕譞等十几位大臣撤职,在慈禧的干涉下才作罢。圆明园工程上马未遂,十三年(1875 年)八月,同治又下令开发三海,即今天的北海、中海、南海。

今天,我们徜徉在这些名胜古迹,千万不要以为同治修建它们是为了游玩。在民脂民膏制造的诗情画意里,隐藏着同治巨大的政治目的。同治之所以迁怒奕訢等人,就是嫌他们不懂事,没有理解自己的意图,同时也想寻衅将这些太后的跟屁虫,全扫到垃圾桶里。

比如兴修圆明园,有一个动人的口号:“原以备两宫皇太后燕憩,用资颐养而遂孝思。”如果打个比方就是说,你们两个太后好好待在园子里吧,像小燕子一样悠然自在,享受着我对你们的孝敬,别再对我指手画脚了。

同治的真实目的,是想让两宫太后玩物丧志,别老惦记着自己手中的权力。

(慈禧成为了同治时期的最高统治者)

皇帝之死

十月二十一日,三海工程刚刚剪彩不久,同治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三十日,病情忽然加重,不但发烧无力,四肢酸软,而且身上起了红疹。次日,“疹形透出,挟杂瘟痘”,御医诊断后报告,皇上得了天花。

“满人不出疹,自入长安,多出疹而殆。”满族起自东北,南迁后不适应湿热的天气,免疫能力降低,因此被天花困扰。天花对满人而言简直谈虎色变,是清朝皇室成员的第一杀手,顺治和多铎就死于这种传染病。康熙曾经得过天花,虽然经过治疗后痊愈,但也留下了一脸坑点。

慈禧非常紧张。她下令将痘神娘娘请来,在皇宫里大搞封建迷信,希望保佑儿子早日康复。还和慈安一起到景山寿皇殿,请老祖宗们赐福。在御医的调理下,同治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痘疹结疤脱落。没料到十一月十九日,同治的病突然严重恶化,在他的腰间和臀部出现烂洞,流脓不止。

御医李德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能否治好皇帝的病,关乎他的脑袋。也许只有他和少数最高层领导才知道事实的真相,同治得的绝不是天花,而是梅毒。

梅毒皇帝

关于同治死于何病,正史说是天花,然而这一说法值得推敲。很多私人笔记和野史,言之凿凿地说是死于性病。

十三年(1875 年)七月十八日,奕訢、奕譞、文祥等人联名上奏,要求停止圆明园工程。奕譞说,皇帝是九五至尊,不应当微行私出。同治说,你从哪里听说的?奕譞列出了时间地点,同治气得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二十七日,同治召奕譞,想问他从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正好奕譞去南苑验炮,就把奕訢找了过来。奕訢经不住责问,就说听儿子载澄讲的。

同治“微行”去干什么呢?嫖娼。

(旧北京八大胡同里面的场景)

同治和载澄一样,是个纨绔子弟,因为年龄相近,经常一起出去逛窑子,打野食。担心被人看出是皇室成员,就换穿黑色衣服。而且害怕人多眼杂,专门找一些类似今天发廊之类的低档场所。翰林侍读王庆祺见同治有此爱好,也跑过来给他介绍生意。

算起来,几个人是志同道合的嫖友。奕訢曾劝他不要“微行”,还说黑衣不符合祖制。同治批评他说,我的衣服和载澄的一样,你为什么不训诫他,却跑来说我?

正史里面也有可以和野史相互印证的蛛丝马迹。同治死后当月,朝廷连着发了三道谕旨,都与惩戒不良行为有关。

十三日,御史陈彝参奏王庆祺,指责他品行有问题,“上年为河南考官,出闱后微服冶游”。 微服冶游,无非是说他换了制服,到处泡妞。随后,王庆祺被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二十二日,朝廷发布谕旨,说“皇帝尚在冲龄,养正之功,端宜讲求。所有左右近侍,止宜老成质朴者数人,凡年少轻佻者,概不准其服役”。这一规定,是怕用错了登徒子,把皇帝带坏了。

二十五日,谕旨说,“近来太监中竟有胆大妄为,不安本分,甚或遇事招摇,与内务府官员因缘为奸,种种营私舞弊,实堪痛恨”。当时就处理了总管太监张得喜、孟忠吉和顶戴太监周增寿等,或发配黑龙江,或打板子,或降职使用。

僧格林沁麾下将领陈国瑞,因罪被发配黑龙江,和获罪的太监囚禁一室。太监听说他脾气不好,喜欢打人,就向他交保护费。陈国瑞骂道,老子的皇上被他们弄死了,老子要替皇上报仇,要他的臭钱干什么?扒下太监的衣服,拿鞭子使劲抽,边抽边骂:一块儿逛八大胡同,挺舒服吧。

朝廷采取的这些措施,看似与同治之死没有关系,其实惩办的都是引导皇帝微行私出之人,不过因颜面攸关,不肯明言引诱皇帝逛窑子,以致传染梅毒致死的真正罪名,所以才借事黜革。

曾有医学工作者根据李德立等人的诊方,推断出同治所患的是天花而不是梅毒,很多历史学专家也认同此说,其实这是值得商榷的。

第一,同治所患的梅毒对朝廷来说,是惊天大丑闻,朝廷的档案和正史资料绝不会据实纪录,使皇帝深陷“拉链门”。第二,如果说同治患的是天花,如何解释腰间溃烂、肾亏气虚这种病象?这显然不是天花的症状。

种种迹象表明,不是御医把梅毒当成天花治疗,就是朝廷故意隐瞒事实的真相。而作为同治老师的翁同龢,在私人日记中也认为自己的学生得的是天花,可能是出于为尊者讳,也可能是不知道真实情况,当然也不排除他根本不愿相信同治会嫖娼。有学者就认为,御医知同治患的是梅毒,但怕罹罪而不敢言。梅毒被当作天花来治,送掉了皇帝的一条性命。

嫖客皇帝

同治作为万民之主,而君临民间的按摩房,足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嫖客。一国之君是如何走上找小姐的堕落之路的呢?

据载,皇后阿鲁特氏和同治感情很好,但和慈禧的婆媳关系却很僵,原因是皇后是慈安太后选立的。慈禧不但经常横挑鼻子竖挑眼,还限制她和同治的亲近,甚至暗地里派太监监视。

(英国画家威廉·辛普森笔下的同治大婚)

同治知道后很不高兴,于是天天一个人独自住在乾清宫。同治本来就在慈禧的政治高压下,借助酒色排解心中忧闷,完全一副浪荡子的形象。年少轻狂的同治苦于无法和皇后密爱,在载澄和王庆祺等人的带领下,逐渐走上了宋徽宗式寻花问柳的道路。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同治抚摸着娼妓的身体流连忘返的时候,才真正享受到了人生的快意,这才是他可以放情纵横驰骋、挥斥方遒的江山,在女人肉体组成的山河原野里,他找到了可怜的自尊和畸形的自信。

今天,我们往往看到腐败的权力背后,总是隐藏着难以启齿的作风问题,这固然与个人的道德修养不无关系,然而政治工作的程式化、制度化和沉重化,以及由此而带来的私生活的无聊单调,和内心世界的精神压抑,则很可能是使温柔之乡成为个人解压和发泄的一种渠道的主要原因。

同治驾崩时只有十九岁,他只顾得穿梭于大街小巷,在小姐身上下功夫,还没来得及留下半个子嗣。大清帝国碰到了开国以来的最大尴尬——皇帝断了根。慈禧感到揪心般的疼痛,儿子是不争气,可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更严重的问题是,她还不到四十岁,对权力的贪恋,可以说是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龄。现在,手中的遥控器没了,权力的舞台上不可能再按照自己的意思,变幻出炫目的图像,究竟何去何从?

本文选自《接班的战争》,李俭 著,九州出版社出版

内容简介:

清朝十二个帝王的权力争夺和交接班,如同一幕幕兄弟成仇、父子反目、功臣喋血、阴算阳谋、明枪暗箭、矛盾和情节跌宕起伏的莎士比亚式戏剧。作者运用哲学视角、政治维度、历史纵深的笔法,将笔触伸入社会和历史的脉搏以及当事人的心灵深处,还原一幅幅真实的历史图景,探寻权力更迭的斯芬克斯之谜,

:jzhpress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7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