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一年换了四个皇帝

分类:历史解密 2021-10-19

文/长安一叶

大司马乱入:自即日起,文史宴开始连载京兆府高士长安一叶撰写的罗马帝国的历史。

鉴于罗马帝国前后凯撒等“前三头”和屋大维等“后三头”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屋大维建立的朱里亚·克劳狄王朝又是太平盛世,故事精彩程度不够,所以本文决定从罗马帝国第二个王朝——韦帕芗建立的弗拉维王朝写起。

作者暂时打算写到西罗马帝国灭亡结束,不过要是大家喜欢看,大司马可以忽悠他写到东罗马帝国灭亡。大家如果喜欢文史宴的文章,请多帮忙转载和推荐,让更多读者看到,让我们有更大的动力寻觅和撰写好文章。

序言

“罗马帝国是从铁血中孵化出来的,如果哪一日,当帝国之剑不能渴饮鲜血之时,也就是他毁灭之际。”

罗马自公元前8世纪建城,先后经历王政时代、共和国时代,最终进入了帝国时代。

公元前27年,著名凯撒大帝的养子屋大维结束了罗马数十年的内战,夺取了国家最高权力。他被元老院授予“奥古斯都”称号,罗马历史也就以此为标志进入了帝国时代。

奥古斯都·凯撒

引章

闲来想写一本我所知道的古罗马帝国时代的故事,对于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本人才疏学浅,难免存在诸多纰漏,因此,署名是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时代,在此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现在就让大家跟随我一起回到那个开拓与征战,铁血与信仰的时代,去感受万千生灵各自不同的宿命。

自公元前27年至公元69年,罗马史称朱里亚·克劳狄王朝,共传5帝,

第一位皇帝屋大维(公元前27年~公元14年),在位41年;第二位皇帝提比略(公元14年~37年),在位23年。这两位皇帝在位期间,国泰民安,罗马赢得了60多年的宽松环境,国库日益充实。由此可以看出,贤君的出现,首先君主要具备长寿的特质。

罗马太祖屋大维

第三位皇帝卡里古拉(公元37年~41年),在位仅4年,在位时间过短,猜对了,主要是由于非正常死亡。这位皇帝是一个行为怪诞的人,不过在位时间不长,还没有犯过大错误的时候,就及时得到了纠正。

第四位皇帝克劳狄乌斯(公元41年~54年),貌似痴呆,实则有料,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克劳狄王朝可能会提前歇业。他对内对外都颇有建树,尤其对外,拓展了罗马领土,缓和了国内矛盾,在色雷斯、希腊等地设立了行省,并让罗马之鹰第一次徘徊于不列颠的上空。

第五位皇帝尼禄(公元54年~68年),西方暴君的代名词,他的出现,彻底终结了克劳狄王朝。最为著名的是公元64年,他火烧了罗马城,大火烧了一个星期。有传说,是为了建造他大名鼎鼎的黄金屋。他喜欢艺术,喜欢唱歌。不过属于“歌不醉人人自醉”的类型。

荒淫、嗜血、奢侈、弑母、迫害基督徒,重小人杀贤臣,致使众叛亲离,这段历史,相关史料汗牛充栋,尤其是克劳狄王朝第五任皇帝尼禄,更是家喻户晓,几乎成为西方君主的反面教材,书中不再复述。

火烧罗马城

在公元68年,由于克劳狄王朝最后一任皇帝尼禄无道,高卢(今法国地区)总督率先发难,他联合西班牙总督加尔巴共同起事。后来战火遍及北非、日耳曼等各处罗马行省,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罗马近卫军也加入叛乱,最终,皇帝在众叛亲离中被迫自尽。

尼禄死后,公元69年,近卫军宣布拥立加尔巴为罗马帝国皇帝。

此时,罗马近卫军已经变成一支可怕的力量,可怕到不正常,身为皇帝保镖,居然能私自更换保护的主人。

就这样罗马进入了多事之秋的四帝之年,之所以称之为多事,是因为加尔巴皇帝没有能控制住局面,导致很快被出身近卫军的奥托杀死。而奥托当皇帝后,又在同一年,被反对派维特里乌斯(后来的帝国皇帝)打败。总之,史料中的罗马皇帝在公元69年中,住的很是拥挤。

由于前面出现的三位皇帝加上将要出现的那位主人公,在这一年一共出现了四位皇帝,史称四帝之年。

本书是从公元69年开始讲述,尼禄皇帝自杀以后,群龙无首,各方军事贵族虎视眈眈,致使这一年共有四位皇帝登基,是罗马历史上有名的四帝之年,当时罗马形势有些类似于中国的战国时代。

当时罗马内忧外患,在内战不断的同时,对外还面临着自公元66年起,耶路撒冷地区爆发的犹太人反抗罗马征服者大起义,史称犹太战争,而指挥这场战役的罗马统帅正是本阶段马上要登场的主角——韦帕芗。

弗拉维乌斯·韦帕芗出身寒微,自幼丧父,由祖母抚养大。不过,他开拓进取,以赫赫战功最终升任犹太军团统帅。这为他后来的叱咤风云的人生,夯实了牢固的根基。这是后话。

让我们先来看看公元69年,罗马帝国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四帝之年

西元69年,史称:罗马四帝之年。

罗马城,三月飞雪。

素雪飘零,雪之美,浩渺清幽。

此时,距皇帝尼禄自杀后2年。罗马皇帝加尔巴败北自杀半年(加尔巴为近卫军所杀)。乱世争雄,迟到的光明终究会到来,尽管罗马人付出了太多。

罗马此时笼罩在血雨腥风之间,局势变幻莫测,似乎整个黑暗悬浮在帝国的上空转动。

在不里克赛鲁姆的军营之中,身为罗马皇帝奥托,在肃杀的氛围中,更是不堪战败的屈辱。自杀殉国。在位仅96天。

罗马著名历史学家——塔西佗曾经评价:“他完全可以不死,但为了帝国的和平,国王从容就义。”

奥托是近卫军出身,在罗马帝国皇帝中颜值算比较高的。不信可以参照雕塑。

奥托皇帝

但帅不能当饭吃,按史书观点,战败主要是因为皇帝屡次指挥错误。

注意这个屡次。不是一次。屡次!

不过,他很有气节的自杀,全军为之恸哭,乃至撼动天地。

此时,罗马城家家闭户,路上都是宝剑带血的士兵。美德在罗马军队身上已经很少了。

第一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的结束,标志着维特里乌斯派的全面胜利。

奥托自杀,维特里乌斯被元老院承认为罗马皇帝。

此时,正在叙利亚进行犹太战争的罗马总督韦帕芗,也默默地审视着形势。

看着军帐外,月光下远方高大的耶路撒冷城,阴森而冰冷。他摇了摇头,走进帐内。

总督穆奇阿努斯已经迅速占领了安条克(今叙利亚西北部重镇),他率先示意举事,似乎战局已经完全明朗,拥有6万身经百战的罗马兵团为后盾,离罗马城也只有风平浪静的地中海之隔,形势似乎一片大好。

这些人,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让韦帕芗起兵,失败是领导的。成功了,自己自然就是有拥立之功,将来富贵荣华自是不会少。

韦帕芗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面临些什么。他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地图,亚平宁半岛(今意大利)依然占据着地图的中心。

外表平静,内心如波涛汹涌的韦帕芗心想:如果走上了这条路,将无法回头。今后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都要小心谨慎,身边的每一个人将都是自己的敌人。

他当然有勇气面对,但不是现在,他抬起头看着帐外,“现在还不是时候。”

大争之世,贵在隐忍。

下面的众将领很是不理解。

精神领袖总是具备某些精神病的潜质,令人困惑。

“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如果非要做些什么?”他凝视着帐外乌云密布的天空 ,拿起了铅做的酒杯(罗马当时都好这口),他将手里的葡萄酒重重地放在了埃及(罗马帝国主要的粮仓所在地)亚历山大港(地中海南岸重镇)的位置。

吃货皇帝维提里乌斯

在韦帕芗的隐忍之中,罗马城里,于禁卫军盾牌方阵的簇拥下,维特里乌斯顺利登基。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吃饭人——吃货皇帝。

在罗马城的喝彩声中,他感觉无限美好。罗马是个奇怪的城市,任何人登基,罗马人都会表现出热烈欢迎的表情。

此时的罗马已经进入帝国时代,国家早已丧失了共和国时期,公民为国而战的勇气。

无数的英雄战功,渐渐消失在罗马的远方,早淡出了寻常百姓的记忆。

现在的罗马城,只是一件巨大的商品而已。皇帝只是最大的买家罢了。而军队就是最大的卖主。

看到这里,如果正准备吃饭的朋友,建议不要看了。

维提里乌斯是个吃货。他经常一天只吃一顿——从早到晚的一顿。也就是说他全天都几乎在吃饭。之所以吃饭时间这么长,是因为他在食物入口之后,会服用催吐剂吐出,所以可以不断地让自己享受每一次的豪华盛宴。

他不需要办公室和办公桌,餐厅和餐桌就可以代替,这却为罗马省去了一笔办公费用。

但看到他的食物清单后,却不得不为罗马纳税人捏一把汗。极其不重视精神文明。

皇帝派人在帝国境内搜寻各式美食,海鱼肝、野鸡和孔雀的脑髓、红鹤的舌头和鳝鱼的奶汁,他都十分喜好。老普林尼在《自然史》中记载,连他所使用的每只银盘价值,都达到百万塞斯特尔提乌斯。

而在他胡吃海喝的同时,对于战败的奥托军团——多瑙河军团,他进行了血腥清算,大量内战期间的敌方士兵惨遭屠杀。他在罗马城大肆屠戮,所做之事,和角斗士在竞技场上所做相当。

罗马城一片萧条,民众怨声载道,朝政更是混乱不堪。

很快,战役结束后没多久,失败又被清算的奥托下属多瑙河军团表示不服,他们很快在军团长安东尼的带领下,打出了复仇的旗帜。

并联合了未及参与第一次贝德里亚库姆(地址在意大利北部,意大利北部一条重要河流波河沿岸)的莫埃西亚军团,以及东方的叙利亚军团长官穆奇阿努斯共同起兵。

此时,韦帕芗的外交起了作用。

安东尼发来信件。表示愿意拥立手握雄兵的韦帕芗为皇帝。

叙利亚总督穆奇阿努斯也发来信件,表示愿意拥立韦帕芗为皇帝。

小亚细亚等等各行省的驻扎部队也一致推荐韦帕芗称帝。

各个东方盟国君主也对韦帕芗表示支持。

韦帕芗一如既往地沉默不语。静静地盯着地图。无论众将如何催促。

他知道自己还差最后一步,他还要等一个关键的人。

得埃及者得天下

这时,叙利亚,耶路撒冷。

徐风万里,两名罗马轻骑穿过地中海东岸茂密的树林,马蹄轻快。飞奔向罗马耶路撒冷大营方向。

他们带来了埃及方面的消息。

不久之前,埃及行省长官提比略·亚历山大也表态,公开支持韦帕芗。反对新皇维特里乌斯。

“是现在了。”在众将士诧异的目光中,他缓缓地起身,拔出了墙上挂着的罗马宝剑。感受着剑身的丝丝寒气。

埃及——罗马粮仓所在。

埃及——罗马帝国的粮仓

是啊,四十年间,沧桑雨露,富贵、荣华、羡慕、艳美,自己位极人臣,几乎享受到了人世间的一切。

可叹人生玄幻如水,却又孤独寂寞。缺少的,只剩下叱咤风云这一脉了。

是时候了,起兵吧。你没有明确支持哪一方,其实从那时起,你就别无选择。

淡淡的目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提图斯,告诉穆奇阿努斯(驻扎在叙利亚),由安条克向罗马进军。”

“卡提乌斯,告诉安东尼(驻扎在意大利北部波河流域),迅速向克雷莫纳进军!”(意大利北部重镇,克雷莫纳喜欢意甲的朋友,都知道这里。)

“全军听令,迅速向埃及亚历山大港,出发!”

“这次进攻,有进无退。战胜之后,大家共享天下。”

他平静地看了看众人,形势已经完全洞开,下面的都是老油条,无需再动员什么。

唯一能做的就是开打。

分配完毕之后,他大手一挥,示意大家退下,没有一句废话。之后,他便陷入了沉思。

冷静而坚定的面容,似乎以上的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干。

冷静地让众人感到阴森可怖。

韬光养晦多年,在面临四帝之年,巨大的诱惑——王位。他能够做到隐忍不发。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因为他知道自己将面临这一条什么样的路。对勇敢的他而言,勇气便是即使害怕也要去做。

第二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

69年7月1日,韦帕芗称帝,他迅速从叙利亚撤兵,大军横渡尼罗河,很快就进入了埃及亚历山大城(地中海南岸重镇)坐镇。

埃及帝国粮仓的沦陷,消息震惊了罗马元老院。顿时反对维特里乌斯派占了上风。血腥、杀戮、党同伐异再一次成为帝国的主流。

9月,正如一百年前,凯撒大帝率兵从杀入罗马,最终取得了希望却得的一切一样。

东方多瑙河军团由安东尼率领杀进意大利,

滚滚铁骑赛宇内,一鞭红尘渡疆峰。铁甲洪流之下,为帝国的秋季,又蒙上了一层凝霜。

很快,多瑙河军团与拥护维特里乌斯的军队在贝德里亚库姆(意大利北部重镇)接触(也称为“第二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

半年前,在这里,奥托战败。同样的肃杀,同样也是双方的宿命。就连开战的双方也没有变,前奥托多瑙河军团对战维特里乌斯军团,(谁让没事搞清算,惹怒了吧)。

没什么好说的。开打。

对奥托的多瑙河军团来说,这次战争只是复仇而已。

所谓哀兵必胜,而且皇帝维特里乌斯的所作所为,令人大失所望。

这样战争很快在没有任何悬念的形势下结束。以致大量失败逃亡的士兵逃到了克雷莫纳。

安东尼紧追至克雷莫纳(贝德里亚库姆的西南方向不远处重镇),很快克雷莫纳被攻下。

由于奥托多瑙河军团被清算期间,发配在这里的士兵受尽了当地人的折磨和鄙视,在攻克雷莫纳过程中,无论居民是否反抗,都被斩杀殆尽,4.2万人魂归天国。显然复仇已经令安东尼失去了理智,忘记了他屠杀的都是自己的同胞。

维特里乌斯来不及为克雷莫纳的遭遇而忧愤,因为当时他眼下的罗马城,也正遭遇着哗变。

罗马城变成了巨大的竞技场,双方各自的支持派,在城中大打出手,据说烧毁了罗马守护神圣殿。

很快,维特里乌斯在内乱中被杀。像几个月之前的罗马皇帝奥托一样,又一位罗马皇帝阵亡。

可怜的罗马皇帝维特里乌斯在位海吃,不到半年,就领便当下去了。

四帝之年最后一位黑暗盟主倒台,真的是最后一位。

此时,罗马皇帝的非正常死亡率已经远远超过了士兵—-可叹的罗马之殇。

说到内战,当时罗马城老百姓很是平静,但听到神殿被烧,大都唏嘘不已。

公元69年,在当时大多数人看起来似乎是帝国的最后一年。

第一个平民皇帝

此后,东方军团连战皆捷,并在12月进入罗马城。

韦帕芗是以一种帝国重建的保护者形象入城的,罗马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

他感到无限的荣耀在恢宏非凡的罗马城的欢呼和鲜花之中,一圈圈向周围弥散开去。

不过罗马的荣耀,永远只能在烈火中确认。他迅速重建了罗马守护神神殿,分封功臣。

而真正的第一大功臣,貌似应该说是炮灰——安东尼没有得到任何封赏。

看来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同样也适用于罗马。

对于不公的待遇,安东尼最终也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过去重视是因为有用,现在不重视也是因为没用。

无论怎样,内战即将过去,这是一个新时代了。

很快,韦帕芗展开了一连串社会秩序的重建与财政整理措施。他亲自任人事部长,大力提拔人才,惩处腐败,安抚民众,没有追究反对派责任,朝政为之一新。

夜晚,蒙蒙细雨,苍穹之下,

站在维纳斯女神雕塑旁的雕花窗台前,手拿着铅杯装的葡萄酒,看着窗外的帝国大街,浮华的尘世,以及窗外的长明街,一直通向天际。

自己出身平民,竟然当上了帝国皇帝,自己的罗马梦看似不敢相信,可现实宝座触摸起来,竟又如此真实。

这一路如履薄冰。想起当年,在尼禄执政期间,自己受尽猜忌。在一场皇帝本人唱歌的音乐会上打瞌睡,受到皇帝的驱逐。

战战兢兢,害怕面对明天,致使他整夜不能安枕。但他终究无法摆脱苦闷,哪怕只是一时,唯有隐忍。无数次落日余晖,身后的斜影渐渐加长。

想想最近这一年,总是在大喜大悲中渡过。

不过,在这个缺少名将、缺少栋梁的时代,舍己其谁。

至此,韦帕芗成了唯一的罗马皇帝。

欢迎关注文史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我们的宗旨是普及、趣味、新颖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7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