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两晋十六国风云录:南燕慕容德(十六国)

分类:历史故事 2021-07-10

   中国十六国时期南燕的创建者。后增一字名备德,字玄明。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人。鲜卑族。前燕主慕容少子。慕容时封范阳王,为征南将军。

369年,东晋桓温率军攻前燕,德与兄慕容垂一道大败晋军于襄邑。慕容垂投奔前秦主苻坚后,德连坐免职。前秦灭前燕,他被徙到长安。淝水之战后,慕容垂称王,建后燕,都中山。慕容宝继位,以慕容德镇邺城,总管南境 。

  397 年, 魏军攻下中山,慕容宝奔龙城,后燕被截为两部分。

  398 年,慕容德率众自邶徙滑台(今河南滑县东),自立为燕王,史称南燕。滑台处于北魏和东晋之间,南北两面受敌,南燕所能控制的不到10 城 ,滑台还一度被魏军占领 。于是慕容德东进夺取青州,400年称帝。于广固( 今山东益都西北 )建都。下令检括户口,出荫户5.8万。南燕拥有步兵37万,铁骑 5.3 万。德死,兄子超继位,410年为东晋刘裕所灭。

  398年即位,在位8年,昌黎棘城人,鲜卑族,前燕主慕容之少子,后燕主慕容垂之弟,前燕时被封为梁公,范阳王,后燕时封范阳王,北魏陷后燕都城中山后,慕容德率众至邺,又迁滑台,398年称王,400年迁广固,称帝,405年病死。

> 慕容德帝陵

>   盘点历史时期青州潜在的考古资源,下落不明的十六国时期南燕皇帝慕容德陵墓、南北朝隋唐崔氏家族墓、唐代将相王敬武墓不时涌入我的心头,这其中的慕容德帝陵又最是令我魂牵梦绕。本文即是笔者多年来关于慕容德帝陵探寻问题的一个科研成果,业已钩沉揭示出整座劈头山主峰即是鲜卑人——南燕皇帝慕容德的秘葬陵墓。劈头山竖裂隙则是南燕亡国后刘裕势力出于加强统治的政治目的对慕容德帝陵所采取的破坏措施。这一结论是本人在严谨、求实的治学精神指导下,以历史、考古、佛教、堪舆多学科相结合的研究视角,从文献记载和实地勘察入手,通过对劈头山墓葬的位置地望、选址理念、墓葬性质、墓葬规格、墓葬形制、墓葬时代、历史背景、秘葬特征、薄葬内涵、墓主信仰、墓主葬式、墓葬毁因、旁证事例和民间谚语等十四个方面具体情况的详细考证,并根据劈头山墓葬位处青州山体巨佛头下颌的雄伟气势以及与青州元代以前尚存的慕容德虚葬陵——东阳陵和祭祀行宫在地理环境上南北正对的呼应、主从关系综合分析得出的。

  慕容德帝陵的发现,极大地拉近了我们与历史真相的距离,具有令人振奋的考古价值和学术意义:

  一、破解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千古奇谜。乱世雄杰慕容德是以安葬措施诡秘见称史册的著名帝王。史载他死后,“乃夜为十余棺,分出(青州广固城)四门,潜葬山谷,竟不知其尸之所在。”1600前即已被人为破毁的劈头山墓葬墓主人被聚焦锁定在慕容德身上,既印证了正史《晋书》和《十六国春秋》、《太平御览》等文献记载的真实性,又弥补了它们的严重不足,具有解开历史悬案和廓清历史迷雾的重大史学意义。

  二、这是国内考古发现的首例帝王秘葬墓,不仅填补了十六国时期帝王潜埋虚葬制度的一项重要空白,也填补了南燕墓葬迄今一无所见的空白。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慕容德“因山为陵,容棺而已”的薄葬举措是中国古代帝陵史上空前绝后的新发现。这种以往仅见于文献记载的帝王葬制,终于在慕容德帝陵中得到了体现和验证。而且墓葬形制显示出来的慕容德立棺葬式也为中国古代帝王安葬制度所仅见,从而极大地丰富了我国古代丧葬文化的研究内容。

  三、展示了中国古代帝王崇信佛法的一个直观生动的珍贵范例。慕容德秘葬青州山体巨佛头(1993年由青州市文化馆画家丁夫力先生发现),雄辩地表明他追随佛祖进入了涅境界,其独特的立棺葬式也正是死后重生的寓意。同时铁证了青州山体巨佛头至迟在南燕时已被人知的事实,从而改写了其发现史,将发现时间由北齐时期上推了近一个半世纪。由此引发了对青州山体巨佛头的全面认识和重新研究。这颗神秘巨佛头的真面目必将逐渐清晰地展现在世人眼前。

  四、反映了十六国时期高度发达的堪舆学水平,显示出古代堪舆文化的非凡成就。慕容德秘葬青州山体巨佛头,说明当时帝王潜葬制度已十分讲究选址问题,特别是由帝陵玄宫与竖裂隙在考古学上的先后打破关系可知,这道为破坏慕容德“天子气”而开凿的竖裂隙是目前可以确认的我国古代厌胜术的一个极其难得的典型实例。劈头山竖裂隙是人工开凿而非天然形成的考古学揭示,不仅使困扰已久的劈隙成因这一历史悬疑得以尘埃落定,更重要的是折射出了十六国时期民族大融合中汉族和鲜卑族矛盾尖锐的一幅镜像。

  总之,慕容德帝陵的发现和认定具有历史、考古、佛教、堪舆等方面的重大学术研究价值和以及由此带来的旅游资源价值与社会经济效益。颇值称道的是,皇帝是一国之君,佛祖为释教主宰。慕容德秘葬青州山体巨佛头,实现了至高无上的皇帝与“法力无边”的佛祖的完美结合,这是真正的“至尊至圣”,独一无二的人间奇迹,必将闪耀出震烁千古的中华文明之光!这份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是我们民族文化永远值得骄傲的一件幸事!

  清华大学资深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李学勤先生指出:“什么是重大的考古发现?不在于发现了多少珍宝,而是能否改变一个地区、一定历史时期一种考古学文化的认识。”大师所言极是!慕容德帝陵正是这样一种性质的重大考古发现。帝陵玄宫虽然早已被毁盗空,但其考古价值极高,学术含量极为丰富,具有十分珍贵的历史文化信息。>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gushi/67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