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林黛玉因何而死?林黛玉中毒计而死的幕后推手是谁

分类:历史故事 2021-08-01

黛玉病卧的潇湘馆门可罗雀,大观园的另一头,却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宝玉明媒正娶宝钗的仪式正在举行,证明黛玉想嫁宝玉的念头终究落空,彻底是一个破灭的单相思。昨天的甜蜜变成今日的苦酒,反差太大,她实在是喝不下去。她的嘴里是苦的,心里是苦的,泪水、汗水都是苦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命,是苦的。苦不堪言,她活不下去了。在整个红楼梦崩盘之前,首先是黛玉爱情梦的破产。梦的破产,使往日骄傲得跟公主似的潇湘妃子眨眼间一贫无洗。

那段时间,贾宝玉丢失了命根子般的宝玉,疯疯癫癫。黛玉也丢失了自己的宝玉:贾宝玉正是她的命根子啊。她体会到无枝可栖的凄凉与彷徨。相思病来如山倒,她的身心,从里到外都垮掉了。失去了宝玉,大观园也就没什么可留恋的。想回老家,身体又不允许。老家回不去了,眼前的现实又这么让人难以面对,黛玉只能以一死了之,来逃避锥心的疼痛与尴尬。

黛玉原本好好的,早饭后正散步呢,为自己解解闷,偏偏走到沁芳桥那边山石背后,以前曾同宝玉葬花之处,撞上那个叫傻大姐的丫头,傻大姐无意间泄露天机,道出了贾府让宝二爷娶宝姑娘的计划:“我们老太太和太太、二奶奶商量了,因为我们老爷要起身,说就赶着往姨太太商量,把宝姑娘娶过来罢。头一宗,给宝二爷冲什么喜,第二宗――赶着办了,还要给林姑娘说婆婆家呢!”黛玉心里顿时“油儿、酱儿、糖儿、醋儿倒在一处地般,甜苦酸咸,竟说不上什么味儿来了”。这个晴天霹雳把她给震晕了。那身子竟有千百斤重的,两只脚却像踩着棉花一般,早已软了,只得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走了半天,还没到沁芳桥畔,原来脚下软了,走的慢,且又迷迷痴痴,信着脚从那边绕过来,更添了两箭地的路……在自己家门口都迷路了,你说邪乎不邪乎?前来找她的紫鹃,“只见黛玉颜色雪白,身子恍恍惚惚,眼晴也直直的,在那里东转西转。”可以说听到贾母要宝玉娶宝钗的消息,黛玉就发病了,神情恍惚。她的心病发作了。也难怪,在此之前她还自作多情地认为嫁宝玉的人选已内定了自己呢。与自己的预想出入太大,她受不了这刺激。

当她让紫鹃陪自己去问问宝玉,已不太正常了,瞅着宝玉只管傻笑,只管点头儿,旁人知道“黛玉此时心中迷惑已不减于宝玉”。紫鹃催黛玉回家,黛玉回身笑着出来了,又一路傻笑着往潇湘馆走,离门口不远,身子往前一栽,“哇”的一声,一口血直吐出来。“原来黛玉因今日听得宝玉、宝钗的事情,这本是他数年的心病,一时急怒,所以迷惑了本性”。估计这也使她肺结核旧病复发:“黛玉颜色如雪,并无一点血色,神气昏沉,气息微细。半日又咳嗽了一阵,丫头递了痰盒,吐出都是痰中带血的。”

直到焚稿断痴情时,黛玉还在不断地咳嗽,吐血。传说中的杜鹃鸟鸣叫时是啼血的。黛玉也在啼血,一边把从前题在帕子上的情诗烧成了灰。她自己,也五内俱焚、身心俱焚吧?爱情的残酷,把这个外冷内热的苦命姑娘心中的海市蜃楼,烧得只剩下灰烬。《红楼梦》林黛玉最真实死因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黛玉死前,手先已经凉了,眼神也无光,目光都散了。直声叫道“宝玉、宝玉,你好……”浑身冷汗,身子渐渐的冷了。林黛玉,被爱情的高烧烧成了灰。灰烬是冷的。

黛玉究意怎么死的?可以说是生肺病死的,也可以说是害相思病死的。可以说是因为失恋伤心而死,也可以说泪水流尽而死。李纨探视她时,她已不能言,“只眼皮嘴唇微有动意,口内尚有出入之息,却要一句话一点泪也没有了。”后来直到死,除了挣扎着说几小段遗言,除了哮喘、出冷汗、翻白眼,却再没流过一滴眼的。该流的泪全流完了。她的心已枯死了。

当然,还可以说林黛玉是气死的。活活气死的。她挣扎着伸出手来狠命地撕那题有诗稿的旧帕子时,紫鹃早已知她是恨宝玉,却也不敢点破,只说:“姑娘何苦自己又生气!”黛玉临终前直声喊叫“宝玉、宝玉,你好……”也是带着怨恨的。她恨宝玉好狠心。觉得宝玉最终还是骗了自己,抛弃了自己。她是含恨而死。

在这一点上,用了偷梁换柱之计让宝钗与黛玉“调包”的王熙凤,知道得最清楚。黛玉死后,贾母跟薛姨妈谈论林黛玉:“我看宝丫头也不是多心的人,不比我的那外孙女儿的脾气,所以他不得长寿。”说着两人正落泪,凤姐闯进来讲笑话,逗她们开心些。贾母果然被逗笑了:“我在这里同着姨太太想你林妹妹,你来怄个笑儿还罢了,怎么臊起皮来了!你不叫我们想你林妹妹,你不用太高兴了,你林妹妹恨你,将来不要独自一个到园里去,提防他拉着你不依!”

凤姐笑道:“他倒不怨我。他临死咬牙切齿倒恨着宝玉呢!”贾母、薛姨妈听着,还道是玩笑话儿,也不理会。隔着书页,我却听明白了。王熙凤看人、看事、看问题,看得真够准啊。王熙凤的偷梁换柱之计达到什么效果?林黛玉死时确实只恨贾宝玉一个人。

悲愤的黛玉,为何不恨王熙凤,不恨情敌薛宝钗,不恨其他人,偏偏只恨贾宝玉呢?说明凤姐的机关设计得太深、太巧妙,把自己和旁人都撇清了,所有责任都落在无辜的宝玉身上,连聪明绝顶的林黛玉都信了,都被迷惑,还真以为是贾宝玉本人无情无义呢。她没想到幕后还有别的导演,在操纵着她的悲剧,别人的喜剧。她不知道贾宝玉跟她一样也是受害者,受骗者。她误解了宝玉,这种误会又造成不可理喻的怨恨。黛玉啊黛玉,你把宝玉想得太坏了,又把别人想得太好了。

还是她惟一的同性知已,紫鹃丫头看得透彻:“这些人怎么竟这样狠毒冷淡!”又想到黛玉这几天竟连一个人问的也没有,越想越悲。后来当贾府要调紫鹃去宝玉宝钗婚礼上使唤。正服侍垂危的黛玉的紫鹃心里火了:“你先请罢。等着人死了,我们自然是出去的,那里用这么……”说到这里却又不好说了,因又改口道:“况且我们在这里守着病人,身上也不洁净,林姑娘还有气儿呢,不时的叫我。”去奉命参予宝玉的婚礼,还是留下来预备黛玉的后事?丫环紫鹃坚决地选择了后者。她同情黛玉受的委屈,又看不惯贾府的无情:人还没走茶就凉了。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gushi/37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