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古代科举命丧考场轶事:清朝第一起科举舞弊大案

分类:历史故事 2021-07-22

一种制度的产生必是有利有弊。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产生在历史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同时也有消极的影响。如同现代的考试作弊,在古代科举舞弊这种现象也是经常发生的。在清朝的科举制度中,就有这样第一起的舞弊大案。这场舞弊答案的主角是谁呢?是考生作弊还是由考官主导的作弊呢?一起接着往下看。

科举制与科场案历来是相伴的。清朝开国以后发生的第一起科场大案,要算是顺治十四年(1657年)顺天(今北京)乡试时,因考官贿卖“关节”而引发的舞弊案了。按干支纪年,这一年是丁酉年,顺天乡试贡院又称“北闱”,所以此案常被人们称作“丁酉北闱大狱”。

顺治十四年(1657年)参加科举考试的有多少人?

这一年,参加顺天乡试想考举人的考生共有五千七百人。其中,直隶各府、州县送来的生员也就是秀才有四千人,国家最高学府太学也就是国子监的贡生、监生们有一千七百人。考生这么多,可是,正榜和副榜的举人名额算在一起总共才二百零六名,录取率还不到百分之四,竞争激烈的程度可想而知。

顺治帝派出的正主考官是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曹本荣,副主考官是詹事府右春坊右中允宋之绳。根据大清《钦定科场条例》,主考官之外,皇帝还要钦点同考官十几名,协助主考官阅卷。所有试卷,都先由同考官们分头批阅,然后择优向主考官推荐。这次顺天乡试,同考官共有十四人。而这次乡试酿成大狱,恰是由于充任同考官的大理寺左评事李振邺、大理寺右评事张我朴等疯狂贿卖“关节”引发的。

科场“关节”,是指考官与考生之间的一种幕后交易,具体讲,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关节,指在科场内外托人关说、行贿、干谒、攀援,历朝皆有。狭义的关节,指卷面上的暗号。

顺天乡试: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人谋私树党大发横财的动机

这次顺天乡试同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人,把充任同考官看成是谋私树党大发横财的良机。在入场前,他们或是巴结权贵,馈送榜名,或是使人招摇,贿卖“关节”。其中,尤其是李振邺甩卖“关节”最来劲,他嫌单靠自己卖的太少,还找来一个叫张汉的考生帮忙。 推荐

国考与古代科举有什么区别?深度解读科举等级制度

古代科举制度的创立:科举制度对后世的影响有多大?

古代科举透视:揭秘常有考生意外死亡的真相

古代科举趣闻:科举考生因名字谐音不好而丢状元

原来,李振邺与张汉早就有些交情。张汉一向景况不佳,便依附在李振邺门下。顺治十四年(1657年)的夏天,李振邺忽然接到家书,说夫人将来北京。这可叫李振邺慌了手脚,因为他在京城私养一妾,担心夫人到京后见他纳妾而撒泼,于是就把小妾转给张汉,但暗中两人仍偷情往来,藕断丝连。一天,那小妾向李振邺抱怨,没给她找一个富家儿郎而让她跟了个寒酸鬼,免不了一辈子都要忍饥挨饿。李振邺便答应让张汉帮他寻找三个想要贿买“关节”的士子,每卖出一个就给他们一千两银子的报酬。

张汉与这女子合算:与其为别人转卖关节,何不自己谋利呢?如果能多要一些关节,高价卖出,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实惠。过了两日,李振邺又来幽会小妾,那小妾便求多给张汉一些关节,李振邺一开始不答应,但经不住小妾撒娇纠缠,就答应了。

科考临近了,李振邺先为应考的张汉本人密订了关节,答应入场后凭条子找到他的卷子,极力推荐,绝对可以取中。然后,李振邺又一口气拟订了几十个关节条子,让张汉拿着去找买主。张汉日夜奔波于富豪子弟之中,四处叫卖。在开考前已卖出24个“关节”。

在李振邺炒卖“关节”的同时,其他考官也没闲着,竞相找买主,送条子。据说,另一个同考官大理寺右评事张我朴也卖了不少。

李振邺一伙同考官,在大庭广众之下叫卖“关节”,声名狼藉,议论不断。李振邺怀疑是张汉的嘴没有把门的,把他给出卖了。同时,张汉在为李振邺贿卖“关节”的时候,另打自己的小算盘,私自匿下了大把的银子,这事儿也让李振邺知道了。由此,李振邺对张汉反目为仇,记恨在心,想着如何报复他。

清朝第一起科举舞弊大案的过程

八月初六,各同考官入场后,便分房阅卷。可是,李振邺等考官不是评判考生答卷的优劣,而是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核对“关节”上,找那些与手中“关节”相符的卷子。

由于入场前的嘱托太多,众同考官卖出的“关节”很难说清有多少,而这一科乡试要录取的名额却是很有限的。由于同考官们几乎都有要照应的士子,他们彼此之间便频繁地把卷子换来换去,翻腾自己要找的人,把试卷弄得纷乱不堪。李振邺手里拿着二十五份“关节”条子,在几千本卷子里,他实在是难以对上号,就让家仆灵秀也去翻腾卷子,核对“关节”。经过一番折腾,与李振邺通“关节”的考生,最终也只是找到了5名,其余的20人自然都榜上无名了。李振邺对私下里多收受贿银两的张汉怀恨在心,把卷子翻来覆去找了几遍,终于查到了张汉的卷子,但李振邺并不是像当面许诺的那样向上推荐这本卷子,而是大笔一挥,在上面胡乱地涂抹一通,作为废卷丢在一边了。张汉怎么也没想到,为他打保票的李振邺反而把他死死地踩在脚下。

顺天贡院内的考官们,就是这样手持“关节”条子,完全凭着个人的恩怨好恶,来决定取谁,不取谁。

考试结束后,李振邺的家仆灵秀刚刚出闱,就把李振邺在场内交给他的写有二十五个“关节”的条子拿给同伴冯元看。冯元与李振邺一向不睦,便好说歹说,把这张条子要了去,想日后以此挟制李振邺。

再说李振邺也实在轻薄孟浪,九月间榜文发下后,本来已是众情汹汹,舆论大哗,而他却丝毫不知收敛,竟把自己通“关节”受贿赂当成神通广大,见人就说。李振邺的话被一些人添油加醋,在京城内外广为传开。一时间,怨恨李振邺等同考官的人更多了,特别是那些通了“关节”花了银子却榜上无名的士子,就好像火上浇油,一个个怒气冲冲。

那个与李振邺失和的张汉,听说日前口口声声答应要在批阅试卷时关照他的李振邺,实实在在帮了一把倒忙,致使他一心想当举人的美梦成了泡影。张汉越想越气愤,总觉得非出了这口恶气不可。于是,他愤然剪掉辫子,佯装狂徒,挥笔写了一堆帖子,把李振邺贿卖“关节”大肆舞弊的事情翻了个底朝天,先后向京师科道衙门投送了四份。

蒋文卓和蒋廷彦两位考生也听说是张我朴让他们落取,就对张我朴恨之入骨,两人写了大量的匿名揭帖,到处散发传播,对听说到的张我朴在科场内的不端行为进行揭露。

在这同时,有个杭州贡生叫张绣虎,原本是个光棍,拐骗一个妓女逃到京师住了下来,是个惯于讹诈兴风作浪的无赖。通过道听途说,他打听到李振邺、张我朴科场上徇私舞弊的一些事,便与张汉、蒋文卓合伙通谋,以公开揭露情弊为要挟,诈得李振邺、张我朴两位同考官一千二百两银子。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gushi/36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