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故事

历史故事

揭秘:大清帝国发生一次“灾难性的”火车事故

分类:历史故事 2021-07-11

一场被国际铁路界一直当做中国历史上首次重大铁路事故的惨剧,却似乎被中国正史完全忽略了。无论是《光绪上谕档》、《光绪朝东华录》、《清史纪事本末》、《光绪实录》、《李鸿章全集》,还是后人编撰的各类编年史、铁路专题史中,都找不到有关这一事件的记载。

后面内容更精彩

与同一时期发生在大清国的很多大事件相比,这一惨案实在太渺小了,以至于史官们不屑于记载。而对于大清国正在艰难起步的铁路大跃进来说,这一惨案的影响实在太负面了,没有人希望它被广而告之。

我们只能从当时的中外报纸中,去还原这一“小”事件,并将它放置到帝国崛起的“大”背景下,重现风雷激荡中那一道倏忽而逝的小小闪电。

大英帝国首都伦敦。

1889年3月27日,星期三,深夜。

《标准报》的编辑部收到了一则来自上海的电讯:中国天津至大沽的铁路津沽铁路发生了一起“灾难性的”火车相撞事故,伤亡惨重。该报立即刊发了这条消息,并指出,如果这一噩耗属实,那将是对大清帝国铁路发展计划的一次沉重打击。

噩耗总是比喜讯真实。两天前3月25日,光绪十五年二月二十四的夜晚,的确有两列火车在津沽铁路军粮城站迎面对撞,并引发大火,造成数十人伤亡,死者多数被活活烧死,十分惨烈。

一连串的违章

悲剧发生在军粮城,今天津市东丽区。

这是一座位于华北平原中心地带的千年古镇,从唐代开始,为了防备北方的奚部落,在此屯驻大兵,转运军粮,因此得名。津沽铁路从军粮城穿越而过,这令它再度成为京畿交通的要道。

<!-- shwc end -->

这一天傍晚,按照行车时刻表,将有两列火车在军粮城交会。

一列是从天津开往塘沽方向的,英文报道多称为“下行列车”,《申报》则称为“天津火车”。这是一列客车,共有4节车厢,司机是英国人Jarvis。《申报》的记者当时没搞清司机的名字,就用绰号“大鼻子”代之。据《申报》说,这列客车编号为“l1”。车上的司炉工是华人“阿尚”。

后面内容更精彩

另一列则是从唐山方向开来,经塘沽往天津的“上行列车”,《申报》称为“塘沽火车”。这是一列货车,装着20多节车皮的煤、砂石等,只在最后加挂了一节客车。根据多家英文报纸记载,撞车时,这列货车上的司机也是英国人,名叫Dawson。但根据《申报》报道,这列货车在塘沽站时换了司机,之前的司机姓名则不详。另有一名华人司炉工,名叫“马六”,3天前刚刚新婚,度完婚假回来上班。

为叙述方便,下文将这两列火车分别称为“天津客车”与“塘沽货车”。

按规定,“天津客车”从天津的发车时间为下午4:35时,“塘沽货车”从塘沽发车时间为4:40时,相向开行,于5:28时在军粮城交会错车。

“天津客车”准时发车,5:05时就到达了军粮城,停车等待。但是,等了近3个小时,还看不到“塘沽货车”的踪迹。《申报》记载,当“塘沽货车”在塘沽站装卸货物时,原来的司机居然擅离职守,端着猎枪去打鸟,却鬼使神差地伤了自己的手指,赶到医院去救治,耽误了发车。车站无奈,只好临时另外找了司机。“司机打鸟”,是导致大悲剧的第一个因素。

津沽铁路沿线,通讯并不落后。在大清国的改革开放中,电报几乎是唯一未受到激烈抵制的新生事物。早在1877年,李鸿章就修建了从天津机器局到城内总督衙门的电报线(“津衙线”),成为中国自主建设的第一条电报线。这一天也没有狂风暴雨等恶劣天气,完全可以排除通讯技术的问题。在塘沽车站延误发车的数小时间,塘沽车站和军粮城车站之间,居然没有进行联络沟通,这“疏于联络”是导致悲剧的第二个因素。

对面不来车,“天津客车”就只好等在军粮城,“大鼻子”司机Jarvis实在不耐烦了。终于,他等不住了,不顾条令的规定,在8:30左右启动了火车,开往塘沽方向。根据TheCelestialTimes出版的一份英文编年史记载,此时军粮城站的华人站长,试图阻止Jarvis违章开行,但没有成功。“违章开行”,成为悲剧的第三个因素。

更为恶劣的是,《申报》报道说,当“天津客车”在军粮城停车等候时,Jarvis百无聊赖,居然喝得酩酊大醉。“酒后驾车”这第四个因素,进一步拉近了这列客车与死神的距离。

于是,浑身酒气的Jarvis驾驶着“天津客车”驶向塘沽。此时,4节车上共有28名乘客,他们并不知道,一连串的违章操作,正在将他们带向不归之路。

<!-- shwc end -->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gushi/35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