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天津抗战:抗日中国军队对日主动出击第一枪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0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开始了全面侵华,近在咫尺的天津形势危急。在这种情况下,天津打响了对日主动出击第一枪。

7月27日,第29军军长宋哲元发出“自卫守土”通电。负责天津军政事务的国民革命军第29军38师副师长李文田当天上午即召集在津主要军政负责人7人,在其家中开会(即“七人会议”),决定主动出击打击日军。会议确定了攻击目标四处:东车站(今天津站)、海光寺日本兵营、天津总站(今天津北站)和东局子日本飞机场。同时,李文田向国民发布抗日通电:“我方为国家民族图生存,当即分别应战,誓与津市共存亡,喋血抗日,义无反顾。”

抗战名将宋哲元

7月28日,各部队进行紧张备战:发给每个参战人员大饼数个,并在军用水壶里灌满绿豆汤,以备持续作战和转移;负责进攻东局子飞机场的部队,每人还配发了一小壶汽油和火柴等物,准备烧毁日军的飞机。

7月29日凌晨2时,驻天津的第38师部队同时向海光寺日军兵营、火车站、东局子飞机场以及市区日租界等处发起攻击。起初战事进展顺利,至拂晓,中国军队进攻东局子飞机场的部队烧毁了十几架日军飞机;日租界的日军被三面包围,租界内的日本侨民也被日军推上了战场;海光寺兵营里的日军龟缩在工事内等待救援;天津总站被我军占领,东车站的日军被迫退到一座仓库里。日本驻津总领事在给北平的日本驻华使馆的电报中惊呼:“从29日起,由于中国方面的攻击,我方处于甚为畏惧的状态。”

资料图

29日下午2时半,数十架日军飞机对东车站、天津总站、市政府、电话局、邮务总局以及南开大学等数十处目标施行狂轰滥炸。中国军队伤亡惨重,天津市民遇难者达2000多人。

29日傍晚,从北平等地开来了大批日军部队,中国军队被迫撤出市区,转赴静海一带作战。7月30日天津沦陷。

延伸阅读:抗战趣闻:中国战场阵亡最窝囊的日本三将军

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挑起事端,在中国东北发动侵华战争。当时,日军被称为是“亚洲最精锐的军队”,用约克公爵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日军一个师团抵得国民党士兵3 个军。”但是,抗战中日军伤亡比中国军队多的战役也不少,符合“死得窝囊”的日本将军级别的军人也很不少。说到这,可能有人急着要举出例子来了:“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被咱八路军一迫击炮送上了西天。”可是至少他是在指挥突围的时候被打死的,算是死在战斗中,够不上“窝囊”的定义,抗战时被“土八路”做掉的日军将官不止他一个。下面“推举”的这三名日本将军,都死在非战斗时期,那才叫“死得窝囊”。

抗战资料图

饭冢国五郎:金光闪闪的钢盔要了他的命

日本将军饭冢国五郎,一0一师团一0一联队联队长,陆军少将。1938 年8 月来华参加武汉会战,满脸大胡子,凶狠残暴。在日本国内,他的名气不比阿部规秀小多少。有段日子,东京各大影院一个劲地播他的战场录影,把他称为“军神饭冢国五郎”。可谁会想到,堂堂“军神”,来中国战场不久就命丧西天,而送他命的,竟然是一顶再普通不过的钢盔。

抗战资料图

庐山一战,饭冢联队对阵国民党精锐部队160 师,庐山地势又险,守方大占便宜。饭冢虽勇,也无可奈何,双方对峙好久,都死伤惨重,却没个结果。饭冢正郁闷着呢,来了几个日本记者,要拍下军神大人的英姿回国内宣传。那饭冢杀红了眼,头脑又简单,被他们一吹,头昏到不知所以,居然挑了个离160 师哨所不远的地方作为拍摄地点。要说哨所在附近还不严重,毕竟阵地目标多了去了,但那些记者为了突出饭冢“酷哥”形象,给他扣了顶代表“大日本荣光”的头盔,偏偏那天太阳又大,头盔上的光折射得厉害,刚好射进了对面哨所国民党士兵的眼内。

饭冢这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记者的摄像机面前又挥刀又哇哇怪叫,一副“我是鬼子我怕谁”的样儿,对面的国民党哨兵可气歪了鼻子,你个小鬼子在我们眼皮底下牛哄哄的,明摆着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嘛。枪打出头鸟,崩了丫的。要是那天哨所就那几个哨兵倒也罢了,他们手里的老式步枪射程不够,只有干生气。但也是这饭冢该死,刚好几个国民党老兵经过,他们手里拿的可都是日本造的三八大盖(改进研制的一型制式军用步枪),射程和准心都好着呢。“砰”的一枪,子弹从饭冢后心钻进去,穿过了他的心脏,“帝国军神”还没明白咋回事就见阎王去了。

抗战资料图

酒井直次:拉整支队伍做肉垫子,却被死神“关照”

日本将军酒井直次,1937 年来华作战,人称“恶魔”中将。这家伙执行“三光”政策可谓不遗余力,他甚至怂恿部下奸淫中国妇女,并按其“功力”评选3 个等级,真是不折不扣的畜生!湘赣之战,酒井率部队从萧山出发,向衢州方向进攻,目的是“摧毁中国东南地区供美军使用的航空基地”。5月27日晨,他向兰溪进军。

抗战资料图

没想到,没走出多远,前面“轰”、“轰”响成了一片,被国民党士兵伏击了?不!是遇到日军最怕的“铁西瓜”阵了。原来国民党第21 军军长陈万,预先料到日军的行进路线,派兵在兰溪江东岸埋了几十个地雷群。日军没准备,顿时被炸了个晕头转向。酒井见势不妙,赶紧派出工兵联队去清扫地雷,哪知这些工兵也不是什么硬骨头,被炸死一大堆后魂都吓没了,没继续仔细检查就回来报告,称地雷已经清理完了。这个酒井中将虽然接到了工兵报告,可依旧不放心,把“安全措施”做到更绝:工兵小队在前边开道,尖兵分队跟进,最后才是师团本部。这还不算,他还命令,日军军官簇拥在他周围,像群星拱月一样。为了自己保命,拉了整支队伍给他做肉垫子,这酒井中将“求生欲望”可谓强悍。

人算不如天算,你怕死,死神偏找你!上午10 点多,日军通过兰溪路口的时候,前面工兵小队和尖兵小队全安安全全地过了,酒井以为没事,也大摇大摆地放马前行,哪知还没踏上两步,只听“轰”的一声,马蹄子不偏不倚,踩在“铁西瓜”上,酒井一命归西。这也算是恶贯满盈的他应得的下场吧。

楠木实隆:毙命于“反水”马夫之手

日本将军楠木实隆,日军驻“满洲国”最高顾问,陆军中将军衔。1943 年6 月12 日,楠木实隆在伪满军事大臣邢事廉的陪同下来到五顶山进行检阅。几千鬼子骑兵做他的仪仗队,在前面开路,他耀武扬威好不威风。上午10 点,楠木来到了五顶山的半山腰,这马上不去了,楠木都没正眼瞧马夫一眼,就示意扶他下去。马夫照办了,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抗战资料图

这个叫常隆基的马夫一扶楠木中将下马,立刻反手“啪”的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楠木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马夫会打他耳光,顿时懵了。常隆基没停手,顺手从马粪袋子里抽出事先藏好的手枪(这藏得可真有创意),对着楠木胸前的金色勋章“砰”、“砰”就是两枪,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发到地狱里去了。

别说楠木不知所措,当时在场的所有日伪军都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情况,一时全愣住了,常隆基趁机飞身骑上楠木的马狂奔下山而去。原来,常隆基本是东北贫苦农民,平日没少受日本人的气。他当兵也不是自愿的,是被抓壮丁强抓来的,那时日本军人对伪军像对狗一样,打骂是家常便饭,常隆基因为长得比较白,平时就被日本军官看不顺眼,没少挨毒打。日军对伪军考核相当严格,常隆基不笨,可被打怕了,一看到日本军官就腿软,原本准备好的东西一下全忘了,老是不及格,这自然遭到日本兵更加凶狠的暴打。他的长官黄凤祥一看,这样下去常隆基还不给打死啊,于是赶紧把他调去做了马夫,但常隆基的心里,早已深深地埋下了对日本人的无比仇恨,终于借机做出了这壮举。

抗战资料图

常隆基打死楠木实隆后,遭到大批日伪军的围捕。他拼命逃到松花江边,但那里早已被上千日兵包围。常走投无路,为了不被抓住,他毅然投江。

有人听见他在跳江前自言自语:“我就是要扇他一个嘴巴子!我他妈的扇死他!”残忍的日军把常隆基的尸体捞了上来,挖心祭奠楠木中将,并造谣被常打死的是一个伪军军官,楠木只是受了轻伤。但楠木作为抗战中死得最窝囊的日军将军之一的历史事实,永远也抹不掉!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48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