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战史风云

战史风云

民航客机屡屡被军队误击,日、中、苏、美、保等国军队都有记录

分类:战史风云 2021-07-11

【军武次位面】作者:杨树

7月1日上午,我国台湾地区海军搞了个大新闻——在高雄左营港内停泊的金江号导弹艇由于操作失误,误射了一发“雄风三号”导弹,不偏不倚真好击中了正在外海作业的翔利升号渔船,尽管没有爆炸,渔船还是被打了个透心凉,并造成船长死亡和三人受伤的后果。“雄风三号”在导弹世界中并算不上多么厉害的角色,但在民用船只面前即使单靠动能也依然显得威力巨大,如果真炸了,别说是小小的渔船,就是一艘货轮也经不住。

军用武器就是为打击或坚固或灵活的军事目标而设计的,威力自然不会小,如果拿去攻击民用设施,那就简直如同屠杀一般。相比于民船,民用飞机则是更容易受伤的目标,因为飞机要飞上天就得尽量轻巧,军机为了安全还可以在设计时咬咬牙搞上一点装甲,民用飞机为了节省成本就不会考虑这些了,一旦遭到攻击就更难以生存。在真实的历史中,民机被击落的例子为数不少,有些属于误判,有的是蓄意,还有的则是扑朔迷离。

击落民机的先例——“桂林号”事件

首开击落民航客机先例的国家,正是近现代历史上罪恶累累的日本。1938年是中国进入全面抗战的第二年,这一年的8月24日上午,一架中国航空公司(chinanational aviation corporation)的道格拉斯dc-2客机“桂林号”(kweilin)由香港启德机场出发,持飞途经梧州和重庆,前往成都的航班,整个航程约1210公里。机上载有14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 飞行员为美国人伍兹(hugh leslie woods)。

▲根据史实分析,击落桂林号的日机应为九五式水上侦察机,该机装备两挺7.7mm机枪,在侵华战争也被作为战斗机使用,其母舰不详,可能是“能登吕”号(右上)或“神威”号(右下)

桂林号起飞半小时后,伍兹发现8架日本水上飞机排成进攻队形直奔桂林号而来,伍兹知道中日正在交战,判断日机肯定是来者不善,打算驾机进入云层躲避。但日机紧追而来,直接向桂林号开火,机上乘客当即有死伤,飞机也被击中要害,伍兹不得不紧急俯冲降低高度,将桂林号迫降于中山县境内的一条小河中。迫降后的桂林号并未立即沉入水底,但日机尾随而至,反复扫射二十余次之多,直至桂林号沉没后才飞走。机上人员中仅有飞行员伍兹、无线电员罗昭明及一位名叫楼兆念的男乘客幸存,其余乘客和机组人员全数罹难。

▲日本蓄意攻击桂林号的意图很可能是杀害时任立法院院长、原定搭乘此次航班的孙科(右)。但交通银行董事长胡筠(左)、浙江兴业银行行长徐新六(中)在这此事件中遇难,这使当时中国的银行业遭到冲击

日本创下了首例向民航飞机开火的“世界纪录”,也招至了国际舆论的一致谴责。美国当即以日本攻击民机,致死非战斗人员、危害美籍机组成员生命、毁坏与美国有关财产为由,向日本提出严重抗议,自知理亏的日本政府含糊其词,没有回应。《中央日报》发表文章:“夫中国航空公司商业性质之运输机关,所载人员除公司职员外,馀均为乘客,且该公司之成立,还在中日战事之前,其航行路线与飞机距离,为任何人所知悉,除有意残杀无辜、企图造成恐怖之动机外,敌机实无任何藉口。”从各种迹象看,日本此次行动确为蓄意攻击无疑。

▲桂林号被打捞的情境,曾参与建设钱塘江大桥的钱昌淦正是在前往视察滇缅路上一座桥梁损坏情况的途中,在重庆号上遭袭遇难的

对于抗战时期的中国来讲,每一架飞机都很宝贵,哪怕是桂林号这样一架被打烂的飞机也不能放弃。中国航空公司将桂林号打捞修复,更名为“重庆号”,继续运营。但这架多灾多难的飞机最后还是毁于日本人之手——1940年10月29日,正准备降落在云南沾益县的重庆号遭到日机扫射而坠毁,机上12人中的9人死亡,包括我国著名建筑设计师钱昌淦。桂林号是民航史上首次遭到军机攻击的客机,空难后中航及其他客运公司引进了德国的无线电导引系统,将航线改为夜间飞行,而日本的声誉则因此恶行而大跌。

与在地面上屡屡制造惨案一样,日本攻击民航客机的空中暴行自然不会只有这一起——1942年3月3日上午9时左右,荷兰皇家航空公司所属的一架道格拉斯dc-3也遭到日本零式战机扫射而迫降,机上3名机组人员和8名乘客中有4人遇难,包括一名儿童。

“卡莱瓦号”事件

1940年6月的波罗的海一片平静,此时苏芬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北欧地区又暂时归于和平。6月14日,芬兰航空运输公司所属的一架德制ju-52型民用客货运输机“卡莱瓦号”(kaleva),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起飞,前往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这架飞机载有九人,除飞行员维勒布兰德(bo von willebrand)和无线电操作员taunolaunis外,还包括两名德国商人,两名法国大使馆人员,一名美国领事馆人员,一名瑞典人和一名爱沙尼亚妇女。

▲使用两架轰炸机而非战斗机来击落客机,确实显得非同寻常

在卡莱瓦号起飞后的几分钟,两架苏联db-3t轰炸机开始接近。苏联飞机在这一带活动是常事,因此飞机没有规避,但突然之间这两架轰炸机上的机枪开火了,卡莱瓦号受到重创后起火,坠入了克里灯塔东北方向几公里外的海中,机上9人无一幸免。

▲Щ-301是1933年加入波罗的海舰队Серия iii级潜艇,它的突然出现使这一事件显得更加诡异

正在坠机地点附近驾船作业的爱沙尼亚渔民目睹了整个过程,并打捞了一些漂浮于海面的物品,但他们随后就被浮出海面的苏联Щ-301潜艇所控制,搜走了全部捞上来的东西,并将海面上的各种残片和物品全数捞起。在发现一架芬兰飞机前来查看情况后,这艘潜艇降下旗帜开走了。考虑到当时苏联的强大压力,芬兰选择了沉默,而西方国家也没有做出反应,因为这件“小事”被当天纳粹德国占领巴黎这一“大新闻”所淹没了。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国家海军档案馆解密了关于此事件的文件。苏军潜艇指挥官提交的报告显示,在打捞上来的各类物品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个重达一百公斤的外交邮袋——这很可能就是这次袭击的主要原因。今天的爱沙尼亚历史学者相信,在此次袭击前几天,爱沙尼亚总参谋部一位不知名的军官将一些关于苏联与纳粹德国所签密约的细节告知了美国领事馆——卡瓦莱号上的那名美国人亨利•安太尔(henry w. antheil),正是美国驻赫尔辛基大使馆的外交人员,据信他负责将这一信息以外交邮件的形式送往安全地区,但被获知情报的苏联半路截杀了。

▲苏联强行吞并了爱沙尼亚这个小国,这也造成了爱沙尼亚人在二战中自相残杀的分裂悲剧,对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参看爱沙尼亚电影《1944》

根据后来的事实猜测,安太尔要运送的信息正是苏德条约中关于划分势力范围的内容,因为就在两天后,苏军就侵入爱沙尼亚,将其完全吞并,苏联很可能是怕这一消息被提前泄漏而导致出现不可测的情况才下此毒手。那位不幸丧命的安太尔,直至2007年才被美国国务院公开表彰,并将其名字刻在了荣誉墙上。

以色列航空402航班事件

1955年7月27日,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所属的洛克希德“星座式”飞机从英国伦敦起飞,持飞402航班,按预定航线,它将经由维也纳和伊斯坦布尔飞往特拉维夫。这架飞机在凌晨2:53分飞离维也纳国际机场,然后就一去不返了。

这架“星座式”飞机不知何故进入了保加利亚领空,保加利亚空军派出两架米格15战斗机,从负责首都索非亚防御的布罗斯拉夫茨机场紧急起飞,对这个不速之客进行监视和侦察。但最终结果是这架完全没有防御能力的民航飞机被米格15开火击中,飞机在保加利亚离希腊和南斯拉夫边境不远处的一个小镇上空起火爆炸并空中解体,飞机上7名机组人员和51名乘客全部遇难。

▲402航班上的“失事邮件”,这是邮品收藏中的罕见品

据两名保加利亚飞行员报告,他们向“星座式”的前方空域进行了警告射击,这架飞机放下了起落架和襟翼,看上去像是要跟随米格15降落,但后来又很快收起,并向希腊方向飞去。这一情况被报告后,由保加利亚空军副总司令velitchkogeorgiev将军下令将其击落——“如果飞机不服从命令,试图离开我们的领土,那就无需更多的警告,直接击落。”

▲402航班失事的纪念碑

这一事件发生在冷战刚刚开始不久、东西方正紧张对峙之时,有关各方均视此为对方的严重挑衅行为。但显然保加利亚方面理亏一着,因为事后的调查表明,这确实一架民航飞机,而不是军用飞机或间谍飞机,而随便下令击落一架迷航的民航客机并不光彩(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偏航的原因至今也是个迷)。保加利亚最初拒绝承担责任,并指责以色列客机擅自穿越领空,但最终认识到这是一笔政治“负资产”,所以后来还是正式道歉,称导致悲剧的原因是战斗机飞行员“过于草率”,并同意向遇难者家属支付赔偿。两名飞行员也被判有罪,这在保加利亚军队内部引发了不满——明明是奉命开火,却还要为上级顶缸,简直比窦娥还冤啊!但为了“国家利益”,这两个倒霉蛋也只能把黑锅到底了。

利比亚114航班

以色列是402航班事件的受害者,但这个国家在后来也干过同样的事情。1973年2月21日,利比亚阿拉伯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27-224客机例行飞往的黎波里经班加西至开罗的国际航线,这架飞机载有113名乘客和9名机组成员,机长为42岁的法国人雅克•布尔热(jacques bourges),这是根据法国航空公司与利比亚方面的合同安排的。

▲波音727飞机与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波音造型不同,采用的是当时比较普遍的三引擎设计

这架飞机在途经埃及北部上空时遇到了麻烦——滚滚而来的沙尘暴让一切地标都隐形了,只能完全依靠仪表操作。但很快就发生了更糟糕的事——大约在13:44分,飞行员发现导航设备也出了问题,导致他不能确定飞机的位置。13:52分,飞行员接收到了来自开罗的信号后,开始下降高度,但他并不知道,在强风的推动下,飞机已经向东偏离了航线,飞到了苏伊士运河上空。

▲114航班被击落的想象图

这一偏离使114航班陷了巨大的危险之中,因为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这里就为以色列所占据,高度警觉的以色列军队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不速之客,派出了两架f-4战机紧急升空对其进行侦察和拦截。两名以色列飞行员试图以手势、摇晃机翼和警告射击等方式来告知客机,让其跟随f-4回到利非订(rephidim)空军基地。但这架波音727飞机的反应却是转而向西方飞去,这让以色列飞行员认为这是“企图逃离”。

▲114航班迫降失败,与普通人的想象不同,松软的沙地实际上并不适合迫降,因为这样容易使机体受力不均而折断

随后f-4上的20 mm航炮开火了,威力强大的机炮把客机打成了筛子。飞行员试图驾驶严重受损的飞机在沙漠中进行迫降,但不仅没有成功,还引发了爆炸,113名乘客中有108人死亡。据幸存下来的副驾驶员描述,机组人员知道以色列飞机想要他们干什么,但是一想到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血海深仇”,他们毫不犹豫地决定无视这一要求。当然了,这个事情一出,双方政府肯定是各说各话——利比亚政府声称以色列军机是在没有警告的前提下击落了客机,而以色列则声称这架飞机是一个“安全威胁”。

▲打掉民机在道义上是很吃亏的,在战争中失却一只眼睛、以强硬著称的“独眼龙”“达扬”事后也只能放出软话

嘴仗再怎么打也无法改变击落的是民用飞机这一事实,虽然联合国没有表态,但国际民航组织(icao)中有30个国家投票谴责了以色列,就连以色列的“老大哥”美国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在此压力下,以色列只好收起了一贯强硬的做派,国防部长摩西•达扬(moshe dayan)称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并表示以色列将对受害者进行赔偿。对于利比亚这样一个又小又弱的国家来讲,除了能要到赔偿外,也不可能得到更多了——这一不幸事件最终是以色列赔钱了事。

亚美尼亚空中撞击事件

1981年的中东地区正笼罩在两伊战争的阴云之下,此时的伊朗已经因为伊斯兰革命而与美国翻脸,两国已经断交,但暗中的来往却依然存在,因为伊朗继承了巴列维王朝时期的大批美制武器,要想继续使用就得有足够的零部件,而美国在许多中东事务上也需要伊朗的配合。这样一来,双方的暗中“合作”也就不奇怪了。其时的美国政府正在进行着一桩秘密交易——向伊朗出售武器,将所得款项用于支援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

▲cl-44是一种由加拿大康纳戴尔(canadair)公司研发的货运飞机,仅建造了39架,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机型,奇特之处是机尾可以向右打开来装载货物

这样一个事情自然是低调为好,为此美国政府找到了一个“白手套”,苏格兰裔的美国商人斯图亚特•艾伦•麦卡弗蒂(stuart allen mccafferty),由此人出面以商业运输的名义(假称是食品和药品)将总共360吨的坦克零部件和弹药从特拉维夫运到德黑兰。这一要在危险地区搞“商业飞行”的活在美国无人敢接。麦卡弗蒂只好到国外想办法,1981年6月,他来到了阿根廷,找到了一家由阿根廷空军高级人员幕后操作的航空公司transporte aéreo rioplatense,由于当时美国与阿根廷关系密切,这家公司自然好说话,同意出租一架加拿大产的cl-44货机。

▲苏-15是苏联七八十年代的主力截击机,形似我国歼八,其仅有的战绩全部是击落民用飞机

飞机问题解决了,麦卡弗蒂便带领着这架飞机以及三名阿根廷机组成员来到中东,开始执行从特拉维夫途经塞浦路斯拉纳卡到德黑兰的“商业运输”,头两趟还算顺利,但第三次倒霉事就来了——在从德黑兰返航途中,飞机偏离了航向,进入了苏联阿塞拜疆上空,这么一个大家伙苏联哪能探测不到?苏联防空军紧急起飞了一架苏-15截击机前往查看和拦截,据苏联方面的说法,这架cl-44没有对苏军飞行员的无线电呼叫和其它信号做出任何回应。

但cl-44机组肯定也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他们试图飞离这一区域。眼看这架飞机就要飞出苏联领空,急于拦截的苏-15不知为何撞到了cl-44的尾部,两架飞机均坠毁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附近。苏联飞行员跳伞逃生, cl-44上的三名机组人员和麦卡弗蒂全部死亡。此事发生后,西方媒体进行了报道,并且将美伊交易给抖了出来,但伊朗称这是“童话故事”。美国和阿根廷由于心虚没有深究,苏联也没有像过去那样大做文章——这很可能是因为这一次苏军飞行员的表现太过差劲,实在不值得夸耀。据这位飞行员描述,撞击是因为“拦截心切”而故意撞的,但西方的航空专家在分析了相关信息后认为,这名飞行员是因为操作失误才发生了撞击,为了掩盖这个事实他只好编出了一个“自我牺牲”的故事。从后来苏15的拦截民用飞机的狠劲来看,这位飞行员给自己编故事的可能性很大——在自己的领空里,居然不开火而是先撞击,实在不符合战斗种族的风格。

苏15“双杀”韩国班机

苏15战机除了“撞掉”这架阿根廷货机之外,还有两个击落民机的“战绩”,而受害者都是韩国——这就是著名的韩国902航班和007航班被击落事件。

902航班

1978年4月20日,韩国“大韩航空”902航班——一架波音707民航客机,载着97名乘客从巴黎起飞了,按正常航线,它将经由美国阿拉斯加安克雷奇(anchorage)前往汉城。如果没有意外,十几个小时后,乘客就将安全到达目的地。但在中途,机上一名多次乘坐该航班的日本乘客发现太阳的方向并不在他熟悉的右边,这说明飞机的方向似乎不大对头。

▲这架客机没有惯性导航系统,飞行员在设置航向时参照了错误的磁偏角,形成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弧形偏航,飞越巴伦支海进入了苏联领空

不久之后这位日本乘客的担心就变成了现实——一架苏联飞机出现在902航班的视野中,这是苏联防空军431航空兵团波索夫(a. boskov)大尉驾驶的苏-15战斗机,这意味着他们已经飞到了苏联境内!按照苏联一方的说法,波索夫确认这个不速之客为美国rc-135电子侦察机,在发出迫降信号未收到回应,并且还调转航向,向芬兰飞去的情况下,第10防空集团军司令德米特利耶夫中将下令攻击,而美国一方根据监听到的信息声称,苏军飞行员的报告是“一架民航机”,并试图说服上级不要攻击,但最后仍然接到了攻击命令。

▲苏15转至左后方发射了导弹

但无论事前怎样,以下事实都没有争议——21时42分,波索夫发射的k-8导弹击中了902航班的左翼,导致一部引擎停转以及左翼损坏,弹片击穿蒙皮致使机舱瞬间失压,一名韩国商人和一名日本游客死亡。曾经在朝鲜战争中驾机与苏联飞行员空战过的902航班飞行员金昌基此时大有重回战场之感,但是他的战争经验起了作用——他迅速降低高度,一方面提高舱内压力,另一方面利用浓厚的云层做掩护,使苏-15暂时失去了目标。

▲从现场照片来看,这架飞机基本完好,但左翼尖已经损毁,机身蒙皮上有为数不少的孔洞

902航班被下降至1500米左右又歪歪扭扭地飞行了约40分钟,在寻找到已经冰封的科皮亚维湖这一理想迫降地点后,继续在此湖上空进行耗油盘旋。此时四架苏-15先后赶到,但没有继续动武。23时05分,902航班在科皮亚维湖的冰面上用机腹迫降(此处正是苏芬战争的战场之一卡累利阿地区,爱玩坦克世界的小伙伴一定不陌生)。两小时后,苏军直升机赶到,将死难者遗体、伤员以及儿童送往附近的凯姆市,其他乘客被安置在军营。两天后苏方将95名乘客移交给了美国驻列宁格勒总领事馆和泛美航空公司的代表,他们最终都安全到达了汉城。

苏军对这架飞机进行反复检查,确定没有间谍设备后,还向韩国政府敲了一笔“照顾费”(果然不做亏本买卖)。在此次事件后,韩国改用配备有惯性导航仪的麦道dc-10来持飞巴黎到汉城的航线,飞行员由于这次迫降成功获得了波音公司的巨额奖金。902航班的乘客经历了一场惊魂之旅,虽说有两人不幸身亡,但其他人算是非常幸运了,因为就在几年后,一场震惊世界的更大惨剧同样发生在另一趟韩国班机上。

007航班

1983年8月31日,大韩航空007号班机于东京时间13:05分从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起飞,经由阿拉斯加安克雷奇飞往韩国首都汉城。这架1972年出厂,曾在德国运营的“二手”波音747-230b型飞机共载有29名机组员和240名乘客,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将一夜的飞行之后抵达汉城金浦机场。

▲007航班的偏航路线

在经过了阿拉斯加后,夜幕已经降临,多数乘客们在这架舒适的飞机上进入了梦乡,多次往返这条航线的飞行员也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对劲,但他们都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逼近。东京时间9月1日凌晨03:08分,一架苏联国土防空军第11防空集团军第40歼击机师的su-15战斗机出现在007航班附近,苏军飞行员格那蒂·奥斯皮维奇中校在昏暗的夜色中努力辨认着目标——原来007航班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苏联堪察加半岛上空,这已经是大幅偏离了航线。

▲击落了007航班的k-8导弹,在黑夜中辨认空中目标确实存在很大困难

以前也发生过客机迷航误入苏联领空的事,但都在双方沟通联络后“礼送出境”了,但这架偏航的007航班似乎有点不一样,因为它飞越的,正是苏联设在堪察加半岛的核潜艇基地。根据苏联的说法,007航班对苏-15发出的无线电呼叫甚至警告射击都没有反应,还有爬高躲避的行为。007航班在飞过了堪察加半岛后,又来到了库页岛上空,眼看就要飞出苏联领空了。东京时间9月1日03:23分,奥斯皮维奇接到了攻击命令。两分钟后,苏-15发射的两枚k-8导弹击中了007航班尾部,这架波音飞机在近万米高空爆炸,带着火光一头扎向大海,这一幕被正在海面上作业的日本渔船“第五十八千鸟丸”所目睹。

▲这是苏联向韩国移交的搜寻结果——一堆鞋子,这一爆炸性新闻也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

坠机的消息传到汉城,金浦机场顿时一片嚎啕——那些已经焦急等待了数个小时的人们再也无法见到他们的亲人了。坠机一个半小时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开始派飞机和舰艇搜救,美国也派出飞机协助,但只在一星期后发现了一具残缺的儿童尸体,这也是美日搜寻的唯一结果,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机上269人无一生还。

此次事件震惊世界,美国和韩国都爆发了大规模游行,要求严惩苏联甚至对苏开战,苏联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因此降至冰点,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更是直接称苏联此举“野蛮”。苏联则一直坚持认为,这架波音飞机是故意“迷航”来侦察苏联核潜艇基地的,可以无需警告而击落,事实上苏联也没有道歉和赔偿。而美韩等国则谴责苏联明知是民机偏航,却蓄意击落,而且还在细节上撒谎。

▲俄罗斯“道歉但不负责”,苏-15也因为连撞带打击落三架民用飞机而成为击落民航飞机最多的军用机型,这种“高空高速”截击机并不适合用来监视客机一类的目标,因为它不能飞得太慢,但既然装备了就得给它找点事干,也就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民航杀手”

双方的嘴仗一直打到苏联解体之后,直到1993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才正式向韩国道歉并交还了苏联率先寻获的“黑匣子”,国际民航组织最终判定,007航班的偏航是由于飞行员没有利用惯性导航系统,而是把罗盘方位固定在245度而导致的。虽然有了初步结论,但许多细节至今仍争论不休,此外还有许多千奇百怪的阴谋论说法。俄罗斯虽然“认账”并道歉,但认为这只是一个“冷战时期最大的悲剧”,自己不负有法律责任,因为按当时的程序,一切做法均属“合理”,韩国也没有收到赔偿。

新中国唯一一次击落民航飞机的“国泰航空”事件

1954年7月23日,香港国泰航空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imited)的一架道格拉斯c-54“空中霸王”客机载着6名机组人员及12名乘客,从泰国曼谷起飞返回香港。早上8:40分左右,在经过海南岛以东约30海里时,在约2300米的高度上遭到两架活塞式战斗机的突然射击,c-54机舱被击穿,两台发动机失灵,油箱起火。

▲c-54为dc-4的军用版,是美国在二战时用于跨洲飞行的运输机,战后作为剩余物资被大量改作民用,其四发的设计有一定的冗余度,这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作用。拉-11是苏联末代活塞式战斗机,在建国初期装备有一百多架,主要用于轰炸机的护航和侦察

这架由军用运输机改装的客机相对还算结实,在两台发动机失去动力,机翼损坏和机舱破漏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操纵。飞行员一面驾机躲避并用无线电求救,一面紧急降低高度,最终在海面成功迫降,幸存人员被美英法三国的水上飞机救起送往香港,经统计共造成9死10伤的后果。事后的调查表明,发动攻击的是驻海口的解放军空军29师85团的两架拉-11战斗机。此事发生时正值朝鲜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导致新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立即又紧张起来——英国发出了抗议,更有实力的美国则将“菲律宾海”号及“大黄蜂”号航母编队开了过来,中美双方在两天后还发生了空中交火。

▲前来救援生还者的美国sa-16水上飞机

为什么建国不久,又刚刚结束一场大战的中国要攻击一架没有还手能力的民航飞机呢?据事后调查,这主要是由于对飞行员的国际法教育不足,再加上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不认识国泰航班上的英文标识,进而将航班当成了“国民党反动派”或“帝国主义”的轰炸机,立功心切之下,击落了这架无辜的民航。在此事件的处理上,中国不同于“蛮不讲理”的苏联,在查明事实后,中国进行了道歉和赔偿——向国泰航空赔偿了251400英镑,向英方赔偿了367000英镑,对涉事飞行员和地面指挥员也进行了刑事和行政处分,并加强了对飞行员的相关教育。

由于英美等国当时的战略重点并不在亚洲,继续纠缠对其并无益处,中国的处理方式也合乎情理,此后双方也就没有再起冲突,紧张的气氛渐渐淡化了。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香港国泰航空至今仍在运营,已经发展为一家有着良好信誉与口碑的航空运输企业,主力机型已是波音和空客。最关键的是,在东亚已经实现了普遍和平的年代,大可以“放心去飞”,不用再担心有被军机攻击的危险了。

来自海面的攻击——伊朗655号班机

地(舰)空导弹发明后,民航飞机又多了一种威胁,相比于可以近距离接触和观察的军用飞机,从地面(舰)上判断是否应该攻击只能依靠并一定完全靠谱的雷达,事实上这也造成了不少悲剧,其中典型的代表便是伊朗655号班机事件。

伊朗航空公司的655号航班(ir655)是由伊朗航空公司经营,往返于伊朗阿巴斯港及阿联酋迪拜的定期班机。1988年7月3日,这架载有29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的a300b2型客机在德黑兰时间上午10:17离开阿巴斯港,因为距离迪拜很近,这趟航班只需耗时28分钟,但这短短的二十多分钟将成为他们永远也无法跨越的时间。

与许多因偏航导致的攻击事件不同,665号班机在飞行中并未偏离航线。此时的波斯湾上,正有三艘美国军舰在此巡弋——“文森尼斯”号巡洋舰(提康德罗加级vincennes cg-49)、“赛茨”号护卫舰(佩里级sides ffg-14)和“埃尔默·蒙哥马利” 号护卫舰(诺克斯级 elmer montgomery ff-1082),它们因为刚刚与伊朗炮艇发生了冲突而来到了665航班所要经过的海域。

上午10:24,悲剧发生了——在665号航班距离“文森尼斯”号巡洋舰11海里时,这艘装备有“宙斯盾”系统的“神盾舰”发射了两枚“标准”舰空导弹(rim-66),准确击中了这架毫无还手之力的客机。665号航班失控坠海,机上包括66名儿童和1名孕妇在内的290人无人生还。“文森尼斯”号上的舰员直到飞机坠海才发现这是一架民用飞机,然而世界上并无后悔药。

▲巨大的损失和惨烈的现场让伊朗人怒不可遏,伊朗多地爆发了反美大游行,本来就很紧张的美伊关系雪上加霜

为什么美国军舰要攻击一个特征显著、没有偏离航线,也没有“间谍”嫌疑的民航飞机呢?对于拥有“宙斯盾”这样先进装备的军舰来讲,要说是因为“不好分辨”似乎没有道理。伊朗也以此为由在国际上痛斥美国是“蓄意击落”。但反过来考虑,明知是民航而击落之,对于美国来讲,除了拿到一笔政治负资产外,也没有任何好处。事实上美国的确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指责,国际民航组织也认为美国是犯错误的一方。

▲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小布什在联合国为美军行为强力辩护,称这是一起“事故”,“文森尼斯”号“行动适当”,而下令开火的舰长威廉·罗杰斯三世(will c. rogers iii)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但美国有舆论认为是这位舰长一贯“行事鲁莽”的作风导致了惨剧发生

根据美方解释,发生这次“误击”是因为“文森尼斯”号正处于战斗状态,全体官兵过于紧张,并且665航班没有无线电应答,导致舰长将其误判为将要展开攻击的伊朗f-14战机。但伊朗并不接受这种辩解,坚持美军犯下了“国际罪行”的结论。在随后展开的外交角力中,经过长时间的拉锯谈判,最终以双方各让一步而告终——1996年2月,美国以“特惠金”的名义向伊朗赔偿了1亿3180万美元,但不承认负有法律责任,而伊朗则撤回了向国际法庭提交的诉讼。

离我们最近的一起民航被攻击事件是2014年7月17日发生的马来西亚航空mh17班机在乌克兰顿涅茨克上空被“山毛榉”导弹击落,相比于伊朗665航班,这起事件中的受害者更加冤枉——好歹665航班有美国这个跑不掉的责任方,最后也拿到了赔偿,而mh17事件至今也无人认领,美国、乌克兰和俄罗斯相互指责,都不买账,嫌疑较大的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也矢口否认。击落客机的导弹当事三方都有,各自也都存在动机,看来这桩事件还要等上许多年,才能最终水落石出了。

最逗比的“误击”

客机被军用武器攻击一般都后果严重,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韩国就发生了史上最搞笑的“误击”事件,不仅没“击”中,而且其过程之逗比,还可以博人一笑——2011年6月17日,在离“三八线”2公里的仁川市乔桐岛上,驻守在此的两名韩国海军陆战队员发现了一架“朝鲜战斗机”后,立即使用手中的k-2步枪开火。

▲打呀打呀打飞机……打了一架民航机……咦?怎么打不下来……

这两位执着的士兵向远在2公里以外的“战斗机”持续射击了10分钟,发射了99发枪弹也没能“击落敌机”,只能目送“战斗机”离去。但实际上这是一架由中国成都飞往首尔仁川机场的韩亚航空a320客机,乘客们既没有听到枪声,更没有被吓到,最后平安到达了。“受害者”韩亚航空公司大概也是觉得这二位实在是太逗比了,也没有对军方采取什么行动——能把硕大的民航机看成小很多,外形完全不同的战斗机,还用射程400米的步枪打两公里外的目标,这眼神和智商,也用不着到法院起诉了,要不别人会以为咱们和这二位一样呢……

不过说笑归说笑,回头看看那些“误击”事件,就能发现它们无一不是和战争或濒临战争带来的紧张局势有关,本来在交通工具中算是最安全的航空运输,也由此平添了许多危险。作为一个平民百姓,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多加小心,“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打仗的地方别坐飞机”。最后,还是让我们衷心祈愿,世界上多一些和平,少一些纷争,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谈,没事别动武,这样大家就都能安安稳稳地放心坐飞机了。

参考资料:

planecrashinfo.com

iran's view

每经网

新浪历史

————————————

发布会详情,请关注【军武次位面】:junwu233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zhanshi/35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