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纸马变宝马

分类:传统文化 2021-07-10

鸡足山下的寺前村,有户养马人家。所养的马当中,有一匹甚是乖巧,有如神骏一般,被人们称为"宝马"。

那时,宾川县令喜好骑马游玩,成天不问政事。有次上山打猎,竟将县印丢了,被放养"宝马"的小孩拾到。到了春节,主人家觉得小孩拾到的东西很好看,沾了沾墨,将县印盖于春联下方。

再说县令丢印后,差随从们四处寻找。有个老随从找到寺前村,看到养马人家那副春联下方的印章,不由得大喜,探得这家姓氏,拔马飞也似地回县城报告。县令大怒,要拿养马人问罪。

老差头连忙摆摆手说:"大人,这可万万使不得呀!大人丢失县印,如若声张出去,定然有损于大人脸面,依小人之见,不如……" 

老差头将口凑近县令的耳朵,低声地嘀咕什么,县令听着听着,紧绷的马脸松弛过来,连连点着头。

第二天,张老汉和他的儿子正准备去放养宝马,两个差役送来一张大红请柬,说是县令大人有请。张老汉心中疑惑,想道:"我与县令一不沾亲,二不挂戚,三不打官司,为什么请我呢?其中定有原因,八成是与拾到的县印有关。于是他也佯装不知,藏好印章,随差役径往县城而去。

到了县府,县令笑容满面,拉住张老汉的手说:"本官因公事繁多,未能与父老乡亲共叙,今日想与你畅谈畅谈,望老哥多多指教!"

说着,令人摆上酒菜,二人一边谈一边喝酒。忽听外面有人大声呼叫:"失火了!快救火呀!"县令脸色大变,忙立起身来,对张老汉说:"老哥稍等片刻,本官去去就来!"

屋内只剩下张老汉一个人,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只精美的印盒,打开一看,里面什么也没有,才突然醒悟到县令请他喝酒的缘故。心想:这县大人也真好笑,要县印明来就行,何必这样弯弯绕绕。对了,这里……今日我若不将印放回,日后他定会来寻老汉问罪,那时才是哑巴吃黄连……想着,便从身上摸出县印,放入印盒。不大一会,县令回来了,拿起印盒,觉得沉了些,心中明白过来,也不过多追问,只是微微笑了笑,又同张老汉寒暄起来。

张老汉回家来,却又见老差头用笼头套着那匹宝马,小孩哭叫着。原来,县令非常骏马,老差头为了讨好县官,便精心安排了酒宴索县印、笼头套宝马这出戏。张老汉酒醒了一半,什么都明白过来,走上前去质问,老差头却蛮不讲理,要把宝马拉走。吵声惊动了正在面壁的舂米和尚,他飘然来到寺前村,问明情由,决计要帮人们惩治一下作恶多端的县令和差老头。于是,运起法力,剪了一匹纸马,让它变得与张老汉那匹宝马一模一样,牵着急急走进张老汉家,对老差头说:"老爷,那匹马是贫僧的,这匹才是张老汉的。他听说县令大人要他的宝马,就用宝马换了贫僧的马,还望大人明鉴!"

老差头半信半疑,看看这匹,又看看那匹,不能分出哪匹是真的来,便说:"县令大人要征用张老汉的宝马,据我所知,宝马不但跑得快,而且还会飞!张老汉,你使唤一下,我要看看哪匹会飞。"

张老汉无奈,走近自己的宝马,用手拍了拍,却懒洋洋的不愿走动;再走进舂米和尚牵来的那匹马,用手拍了拍,便扬蹄嘶鸣,跃跃欲飞。老差头一看,满心欢喜,丢下真宝马,骑上舂米和尚的纸马走了。张老汉看着这一切,只发愣。

舂米和尚对张老汉说:"老哥不必发愁,你这匹才是真正的宝马,是老僧使法不让它飞的!"张老汉大喜,正想致谢,却不见了他的踪影。

县令得了"宝马",试骑一下,果然乖巧无比,叫跑就跑,叫飞就飞。有一天,县令和老差头来到洱海边,热得难受,二人便令宝马驮着他俩进洱海洗澡。宝马着了水,一会就变成了纸马,于是双双落水淹死了。

搜集记录:王云山 

文章来源:摘自《鸡足山的传说》一书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wenhua/44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