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东晋王朝被称为王与马 共天下 皇族与士族共治天下的时代 琅琊王氏为什么能够与司马氏共天下呢?

分类:历史解密 2021-06-10

“王与马,共天下”是说东晋时期琅琊王氏家族与当时皇室力量势均力效,甚至还有过之,当时百姓称之为“王与马,共天下”,琅琊王氏进入极盛时期。那么为什么琅琊王氏能够与司马氏“共天下”呢?

中国历史上的东晋王朝,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朝代,东晋政权虽然名义上司马家的天下,可东晋一百余年间真正掌权的皇帝并没几个,反而世人对于东晋政局还有着这样一句谚语,“王与马,共天下”。要知道古代君王对于自己的权利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也说过: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那么这东晋为何会形成“王与马,共天下”的格局呢?

所谓“王与马,共天下”,指的其实就是王家与皇帝司马氏共分天下,而这个王家正是魏晋南北朝时代,赫赫有名的琅琊王氏。王指的是王导王敦兄弟,马则指的是司马睿所代表的司马氏。那王家究竟是如何做到,能与皇族一起共分天下的呢?还得从头说起。三国后期,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统一了中原,魏、蜀、吴三国归晋,建立了晋朝,晋朝又分为西晋与东晋两个时期。265年司马炎自立为皇帝,国号大晋,定都洛阳,史称西晋,280年灭东吴,完成统一。此后是傻子皇帝司马衷接班,于是发生了“八王之乱”。

317年,晋室南渡,司马懿的曾孙司马睿在建邺建立东晋。跟随司马睿去南方的一些中原人,历史上称为“衣冠南渡”。而晋元帝司马睿本为琅琊王,琅琊王氏即在其封国之内,而琅琊王氏中的王导早已是当地知名的名士,所以司马睿便立即请王导为自己幕僚并委以重任。可见王与马的紧密合作关系,其实当司马睿尚在琅琊时就已建立,而这也为日后王导策划司马睿的南渡打下了基础。

307年九月,鉴于西晋政局的恶化,司马睿在王导的策划下离开了封国琅琊,与其他四位宗室诸王渡江来到了江南。十年后的317年,随着北方的沦陷,怀、愍二帝的被杀,司马睿也正式登基称帝,建立东晋政权。然而,司马睿的南渡与登位,绝非如文字记载般顺利,如果没有王导,王敦兄弟为首的琅琊王氏的协助与支持,仅靠皇族身份单家渡江的司马睿。恐怕也是凶多吉少,难得江南士族人心,并最终登临大宝。

刚建立东晋时,王导位高权重,一切事情都有他独断。他联合南北士族,运筹帷幄,纵横捭阖,政令己出,也就是相当于丞相一般。王敦则总掌兵权,专任征伐,后来又坐镇荆州,控制建康,相当于诸葛亮那个角色一般。

王氏兄弟权倾内外,司马睿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登基大典那天,皇帝司马睿突然拉住大臣王导同升御床,一同接受群臣的朝贺,表示愿与王氏共有天下的意向。但天无二日,这成何体统,王导吓了一跳,连忙推辞说:“太阳和小草岂能相提并论,君臣名分是有区别的,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应该尊卑有别”,晋元帝司马睿才没有勉强他。但司马睿对王导始终十分尊敬,称王导为“仲父”。

司马睿登基后,本就强势的王氏家族也以拥立之功获得更大的权势。随着王氏权势愈大,本身就权轻众寡的晋元帝司马睿也就愈难驾驭,而在这权力的此消彼长之下“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也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

为什么琅琊王氏能够与司马氏“共天下”呢?

王家行吕不韦“奇货可居”之事

琅琊王氏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周灵王的太子姬晋。到了秦汉之际分为琅琊、太原两望郡。《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太子晋后人既为王氏,至其十七世孙秦武城侯王离生子元、威,分别为琅琊、太原开基。“元避秦乱,迁于琅琊,后徙临沂。四世孙吉,字子阳,汉谏议大夫,始家皋虞,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生子骏,字伟山,御史大夫。骏生二子:崇、游,崇字德礼,大司空、扶平侯。崇生遵,字伯业,后汉中大夫、义乡侯”这是关于琅琊王氏远祖的详细记载。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王家自春秋战国特别是秦汉以来就已是全国性的名门望族,这为后来王导能和琅琊王司马睿结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据《晋书》的记载,司马睿为人“沉敏有度量”,故与之交好的王导看到西晋王室倾颓,便将宝压在了他身上,“遂倾心推奉,潜有兴复之志”。王导多次奉劝司马睿早点离开洛阳,回到封国,这显而易见是让他静静地等待机会。可以说如果司马睿没有听从王导的建议,星夜逃离洛阳回到就藩之地,他很可能会死于后来洛阳、长安和宁平城地的屠杀,就更没有后来的“一马化龙”的故事了。

王家帮助司马睿在南方建立了稳定的统治根基

司马睿虽袭封琅琊王,是皇族。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由于他的祖上仅仅是司马懿的一个庶子,且晋武帝为了保证自己这一脉能够在内部顺利传承,有意识地削弱家族旁支,故司马懿在西晋时一直是个边缘人物,官位仅是个没有实权的三品安东将军,毫无政治作为。所以刚刚“渡江”之时,南方的世家大族都对其非常不感冒。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南方大族内心深处对中朝权贵排挤南方士子的行为颇为不满,洛阳权贵则认为南方世族不是正统的大族,二者谁也看不上对方,更不要说谈合作了。

王导为了使司马睿能够在南方的豪族中树立微信,进而能够“划江而治”,建立稳固的统治根基,便心生一计,利用堂兄王敦在南北方世族中的微信和声望来抬高司马睿的威望。此时的王敦早已在官场春风得意,不但担任过中书令、中书监这样的显赫官职,而且还是晋武帝的乘龙快婿,所以他在南北方的世家大族中都有很高的威望。

王导便利用这个优势,在三月三日上巳节之时安排司马睿出城关禊会,同时自己和王敦则率领一众中州士族前呼后拥,骑马随行。并且王敦还对司马睿毕恭毕敬,以顾、沈、陆、周为代表的南方诸大族看见之后颇为震慑,开始从心里认同司马睿的领导地位。

王导乘胜追击,劝谏司马睿借机收拢南士之心,他说道:“古之王者,莫不宾礼故老,存问风俗,虚心克己,顺应民心,以此招徕四方俊杰。如今天下丧乱,九州分裂,大业草创,更为用人之机”。司马懿“颇纳其言”,这才实现了南北方士族的精诚合作,为东晋的建立打下了牢固的根基。

王家构建了建康朝廷的基本框架。

在王导劝司马睿尽收南方之士后,下一步他便亲自登门拜访顾、沈、陆、周四家望族,来争取他们对建康朝廷统治合法性的支持。正是在他三寸不烂之舌的努力下,吴地大族才逐渐放下架子,接受了司马睿的统治。王导主持东晋朝政期间,秉持“宁使网漏吞舟,勿以察察为政”的原则,一不整顿吏治,二不鼓动北伐,唯清净为务,无为而治。这有力地使刚刚成立不久的东晋朝廷能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更多士族的支持。

王家起到了稳定东晋朝政的作用

在外,王敦作为东晋初期军队的实权派,与陶侃、庾亮等当时的“各路军阀”相互制约,拱卫了建康朝廷的安全。尽管后来他发动叛乱,但是不得不说他仍为东晋的建立提供了军事的支持。在内,主政建康的王导则充当“离岸平衡手”,团结各派势力不让任何一方做大做强,稳固了司马家族在南方的统治。在后来的王敦之乱中,王导毅然决然与王敦划清界限,并毫不犹豫地派兵镇压,这也使王导能够保住晚节,王家得以继续主政朝廷。

晋元帝曾经对王导说过“卿乃吾之萧何也”,并称其为“仲父”,充分体现了他对琅琊王氏的充分信任,也表明了王家在司马睿的“光启中兴”之工中不可忽视的功劳。可以说没有琅琊王氏,东晋万不可能那么快便在南方建立稳固的统治,所以“王与马,共天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29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