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资料网 > 历史解密

历史解密

殷商王朝灭亡根本是否是“纣王”的错?

分类:历史解密 2021-10-19

昨日笔者从称号、败因、抹黑、质疑四个方面,针对写了一篇《被误读的殷商”纣王“》。看到同道异道的不知所以。为此,今儿起,再更深入的剖析下那副真实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自古以来,无论是《正史》记载,还是口口相传。商纣王,帝辛一直是充斥着周人的污蔑与谩骂之中。

昏君也好,暴君也罢。读历史,笔者认为首先当有存疑的思想。在帝辛这方面,一直认为是一个伟大的误会。而这个误会成为了所谓历史的主流。

如果更为透彻的了解帝辛,或者殷商王朝。那么势必需要从当时那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说起。

“妻之子”与“妾之子”

众所周知,帝辛是在其父帝乙在位九年而崩之后即位的。

那么,帝辛作为帝乙次子能够即位,还是有说法的。

我们不难发现,殷商王朝继承王位最初走的是兄终弟及制。自帝祖甲的礼制改革后,兄终弟及已被嫡长继承制所取代。

微子启与帝辛本是一母所生,微子启为长子,帝辛为次子。按当时嫡长继承制而言,该即位的当是微子启。

但可能我们有个问题有所忽视。虽然微子启为长子,但其母生他的时候,地位尚低;而生帝辛的时候,其母已经为后。这也正是太史公司马迁所谓“妻之子”、“妾之子”的由来。结局就是这样的滑稽,本是同一个母亲,因为前后身份不同的问题,导致了嫡出与庶出的变更。

微子启的铤而走险

我们能想象的到,弟弟帝辛的即位,对微子启而言,打击是很大的。

即便微子启素有贤名,但终究难逃脱人性。他恨自己的弟弟,终其一生,微子启和他的朋党们都在与他的弟弟帝辛所抗衡。作为最坚决的反对派,他可以说是幽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有道是有来必有往,帝辛又岂能容忍他的哥哥颠覆他的政权?

于是就有了甲骨文中帝辛强力打压微子启;微子启铤而走险,通敌卖国,与周人勾搭而奸的事情。

礼制改革的坚决反对者

无独有偶,微子启不是唯一一个受到打击的。由于帝祖甲的礼制改革,箕子、比干也成为了坚决的反对者。

作为王族中的箕子、比干,如果没有礼制改革,按原来的兄终弟及制,他们是有很大希望登上王位的。但因礼制改革后,嫡长继承制成为主流,彻底断了他们人性中渴望的念想。如果说他们内心没有怨念,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成为了祖甲礼制改革的坚决反对者之一。

王族勋贵一派与微子派

从对待礼制改革上,以箕子、比干为首的王族勋贵们与王族最高代表帝辛哥哥的微子启是同仇敌忾的。微子启一派通敌卖国,王族勋贵虽不至卖国,但却是帝辛实实在在的反对派。这两股势力,力量很是庞大,即便帝辛是王族的最高代表。但涉及到王族利益,帝辛得到的支持很局限。

贵族们的宠宠欲动

殷商王朝不可忽视的就是贵族利益与君权王权的矛盾。早在商盘庚之后商族贵族离心离德,已然很是疯狂。无论祭祠、行政、军事,殷商王朝的商帝很难施展。

鉴于这样的局面,才有祖甲礼制改革。但杯水车薪的是,虽然废贵族公议,但终究是没有办法改变商代以氏族为社会基本组织单元的社会现实。说到底,贵族势力无法抑制。

于是自祖甲以来就有这样的现象。若商帝强硬,那么贵族势力可以被压制。一旦商帝软弱无能,贵族势力就各自作乱。到了帝辛继位的时候,已经是王族分裂、微子疯狂。贵族们又在蠢蠢欲动,数百年的兴盛,疲态尽显。

商族好酒之风

数百年以来,商族好酒之风甚盛。上到商帝、王公大臣;下到庶民,无不酗酒成风。周人日后说,帝辛“沉湎冒色”。可谁有知,这是商族整体的嗜好行为。那么,在商族这样的环境下,帝辛即便再英明,又如何能脱“俗”?那么,“纣为长夜之钦”终究也是可能,甚至是必然的。

诸侯方伯时附时叛

内部四分五裂,好酒之风。在外部,当时商王朝中央已对周边的诸侯方面失去控御能力。

那些诸侯方伯时附时叛,时时骚扰。闹的最凶的便是东夷集团。

众所周知,东夷集团原本是商王朝盟友。可惜的是当年帝武丁惩灭坐大的方伯大彭,埋下了隐患。帝武丁以来,商王朝多次对东夷用兵,从未停止。与此同时,西边的周人也正在崛起。商周两族,从《竹书纪年》来看,待到帝辛即位时,周已成商之大患。

帝辛继位后的局面

帝辛,就是在这样一个内部四分五裂、外部群强环伺的环境下,成为了商朝的大王。

千百年来,史料记载方面比较缺乏帝辛即位后进行的措施。但从《竹书纪年》及一些现有的简略记述当中,我们还是能够勾勒出当时那个大局面大环境的。

1——对内部驾驭

要拯救商王朝的没落,帝辛首先需要面对的事情便是四分五裂的内部庞大反对阵营。

为此,如史料记载,帝辛对反对阵营进行分化、打压,不惜采取高压手段,杀比干,囚箕子,逐微子。此外,利用费仲以对抗诸方势力。

2——以战功稳局势,树威望,凝人心

《左传》里面说,“帝辛为黎之菟而东夷叛”者,说的就是稳局势,树威望,凝人心的事儿。

他不仅以飞廉、恶来为 将,牢牢掌握军队,伐东夷。而且杀西伯昌解决西部威胁,震慑西部诸侯。

商与东夷之战

解决西北威胁,帝辛掉头东征、南伐,对东夷进行讨伐。想依靠全国之力,灭掉这个时常侵袭至王畿的集团。就这样,这场漫长的、消耗极大的苦战在数十年间才有胜负。

商王朝虽然胜利了,但连年苦战,商王朝所有的精华已消耗殆尽。即便是有俘虏、财货无数,帝国已然是空架子。为解决这个问题,帝辛只能尽力去消化战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抚平战争的创伤。

然而,周人西征与反对派的阴谋却给了帝辛致命一击。

在帝辛消化战果以期抚平战争创伤的同时,周人西征。无暇西顾的帝辛,在坐视周强大的同时,又遭到大夫甲、内史向挚、微子先后逃到周,引导周人乘虚而入。就这样,在被帝辛强势压制的反对派关键的致命一击之下,殷商王朝,终究在顷刻间倒塌。

而那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且无微不胜的“武王”帝辛,也壮烈殉国。

话到这里,难道还觉得帝辛是一个昏君,导致商王朝灭亡的根本吗?

相信,历史不可能抹灭那个本该给他的公道。

来源:历史资料网

本文地址:https://www.lishiziliao.com/jiemi/117597.html